海棠书屋 成版年快喵app破解版官网

  • A+
所属分类:幻灯片

秦统历2216年春,神州这场经济战从骂战开始到审判结束,共跨度一年半。

在西京那可容纳两千人陪审团队,以及数百个直播摄像头的公审讼庭中,公共审裁开始了。在陪审席位上,坐着的人不是高冠长衫的上流,而是身穿各行各业制服的代表。这些都是西经联组织的。故,此次审判的氛围,少了“高不可及”,而是有了‘面向全社会’的程序感。

审判开始初期,徐亘站在围栏被告席上,面对法裁席,以及检察席的公诉,一言不发,宛如面瘫。

由于这种不坦白不配合的行为,西经联将内阁的档案盒资料中,所有其内部决策,全部拿出来进行了全方位详细的罗列,在直播中,逐条逐条的揭露其是如何通过那些利益集团,对民财货殖交易进行攫取的。

并且在网络平台上,寻找了很多位口才良好的视频解说员,用更通俗的话描述上流是如何进行各种丑恶行为敛财,且又是在各个场合中是如何用优美的话术,将自己的行为描绘成了高端,优雅。

围观是神州的文化特色,对于曾经高高在上的名流!如何倒台,因为什么倒台?普罗大众有着旺盛的探知欲望,所以只要允许讨论,这要比以前任何一场教育都要来的深刻。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妄图狡辩,深挖到底。

作为经济战的参战者,自从东部曾经的联盟溃不成军,为了确保不被清算,各家相互之间揭发了大量的资料,而西经联这些资料整理后,比往届任何一任内阁对掌金界掌握的黑料都多。

随着这样的万民大探讨中,这样的扒皮扯的越来越多,纵然在目前的东西和解中,西经联“大度的”表示不追究,但是接下来的掌政中,庙堂上的在座都是炙火之上。

新内阁:“败家铿可是出了名的,只点火,不灭火。”

在几次隔着玻璃窗的探监中,内阁派来的人员(其实是皇室),成功的让徐亘等人改变顽固的态度,表现成了主动交代(也就是把所有的罪责揽到自身。)

而卫铿得知这一点,心里却是一沉:“守旧势力,竟然还能有能力让顽固的老头子突然自愿变成弃子,真的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卫铿老爷心里面升起了“不能彻底格式化的遗憾。”

……

经济战争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在东部多个摩天大厦上曾经价格高昂的广告牌位,现在已经熄灯空旷,街道上的垃圾堆积量也越来越多,原本一天一清扫,变成了一个星期雇一次工。

热战争结束后,带来的是一片废墟,而经济战结束,同样也会带来一片废墟。

曾经被高高捧起,没有与实体经济挂钩的产业,这时候全部如同海边的沙堡——轰然垮塌。

以服装和球鞋为例,在商私定义的经济活跃期阶段,往往是存在着大量溢价,除了劳动者的手工之外,还有必要的售后保障人工服务费用。定价的大部分是三七分成,三成是由那些制鞋的工人,保障产品质量的销售人员分,七成属于这贴着牌子的东家们。

除了服装业。还有各种化妆品行业,

从原材料上来说,这些都是化工行业成品,严格的讲道理,化工也的确需要从市场上回笼巨资进行研发。但是这巨资有几成是被投入研发呢?

影视行业一直是一个重要的经济指标,当经济繁荣的时候,其膨胀的速度非常快。原因无外乎为一种,借助这美人,才子的牌子,将巨额的资金经过一次“交易过程”转变成了合法财富。

所以啊,有时候,烂片越来越多的道理就是。大众的口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红利”能作为一滩浑水,让某些大鱼在其中随意游动。

但随着神州境内东部的大掌金们开始抽笼资金保住核心产业,这池塘干涸,鱼也不见了。

而这些往日流金的行当,就映了宋词中:“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的意境。

在紫金山,南都最著名的曲苑影坛现在已经如同鬼城一样关闭。

在南都繁华的地铁上多了那么一大批卖艺者。

在街头的小舞台上,简单着装的角拿捏着戏腔,在街头上凄婉的唱着: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

与东部的清明阴雨氛围相对的,则是西北在这次经济战中大获全胜的豪放派意境。

西京工业区,的入工率提高了百分之三十,二十年前,是西部的人才涌入到东部,现在由于各项物价,房居,医教等生活成本的降低,出现‘黄河鲤群逆上行的场景’。

商私大溃退后,西经联的轻工业产业大数据,是一一对接了东部的厂商,所有积压的货物,全部收购完毕后,分类储存。

西经济链的大数据评估中心,按照业内质量测量报备到货殖管理部,再由银业这给东部的厂商内一笔及时的资金链注入。

当然了,这资金链注入中百分之八十是积分,购买原材料继续生产的积分,剩下的宝钞资金,则是用来补齐工资。

无论神州顶层是否愿意让西经联改组宝钞局,大数据依旧是如同压路机一样前进。

……

故,在4月23日,西经联5月1号那个预备进一步鲸吞东部核心资产的总会召开之前。

兵事部的话事人冠毅岩找到了卫铿进行了谈话,双方谈论一下,五年内分为多个阶段对高原区域的人事进行调动的可能性。

在兵部这边敲定方案后,第二日神京方面宣布要构建总数据中心,邀请神州各地的人员,参与建设。官面文章是这样。事实上!

再让西经联以地方势力的身份吞下去,神州这盆水就要翻了了。

神京这帮新上位的人虽然不懂经济,但也知道,东部卡车,钢铁,等战略物资生产技术开始了大幅度转让。这些可都是战争必备的工业潜力啊。

在宝钞局的改制中卫铿的条件很强硬:“西经联必须占据百分之七十以上席位,并且在六年内有绝对人事任免权利。”

……

维度穿梭系统中。

在空间泡内,时空管理部门正在对卫铿目前的进展进行评判。

作为一个二十七世纪初期,第一次位面大战开始时,就进行的一个临位面任务。如果按照当时的标准来看,卫铿的任务完成的很完美,但有一些“很容易补上”的问题

卫铿是少有的,能拿到该位面神州全部科技的任务线。

虽然微观物理层面和主世界不同,但是机械材料方面的技术体系,非常有借鉴价值。如果是放在当年,卫铿完成如此成果是立了大功。

而卫铿做的任务不足点是:完成了这样的一个历史发展,却失去了可以再次进入利用的延续性。

也就是,卫铿把卫家给拆了,干的实在是太公正了。

主世界若是想要在后续时间线再次派入人员时,失去了在该位面上拥有可轻易调动大量力量的基点。

卫铿是按照文明开放未来目标先进,但有时候却不适合执行位面任务。

……

主世界有未来启用卫铿在神州位面的下游时间线打算!

原因很简单,在技术测量中,卫铿呆在的这个时间线上,下游的时间流速突然变慢了。这种时间线突然变慢,早期被认为是主世界的穿越者穿越的多了造成了大量任务时间线的扰动,但是后来采集了更多数据后,发现也存在别的条件。

在时震子时空区域(命令与征服时空群),凡是被穿越者扰动过的历史线,如果技术仍然发展,仍然保持繁荣,那么时间流速肯定变慢,而如果是该位面炸成一片废土,长时间不得回复,那么时间流速就快了。

主世界目前的理论是“可能存在一个特殊的物理常量决定着时间流速,这个物理常量也许就是意识参数。”

现在卫铿这条时间线后数十年时间内都会大幅度下降,最甚之时,流速降低到了只有主世界的三倍!(原来可是几乎十倍)。

据时空管理局的统计专家描述,就宛如卫铿后的这个时间中,仿佛突然堵入了“一大团”,将时间突然变缓下来。

【天上数日,人间千年,但是若若是将‘时间线固定的宛若天条’天上变为人间,谈何容易】

如此现象,根据过往的经验,卫铿这个神州位面下游历史,科学技术会出现一段高速发展期,因此产生一条非常有价值的时间线。

如今第二次位面大战,已经存在着爆发迹象,现在矛盾就集中在,这些上次时空管理局插手后,某些发展了数百年后,展现出高价值的时间线位面。

……

空间泡中,现在卫铿还在进行中的这个任务,已经被泰山时空中心的分管人员提了出来。

在空间集团中,十四位上卿对卫铿的这个时间线进行了论证。

孙翔(上卿):我觉得,能力一点问题都没有,在位面上最重要的三大项,组织能力,风险判断,还有坚韧,都具备了。可以让他暂时,我是说暂停一下。那最后那个步骤,他转不过来弯,就暂时别转了。

苏晟(上卿):“没人说让他退役了啊,碳基波动时空(潘多拉位面)还等着他去对比验证,我是说,必须快点安排‘调整任务’,转不过来弯就是问题。再派遣人员去完成本土锚点,难道不是派人吗?”

罗红星:“好了别吵了,确定位面调整的人选。”

他点开了界面,拉出了足足二十个士官的名单,这些士官,都是和卫铿、卫锵有关系的。当然最首要的人其实只有一个。

……

此时在在时空穿梭场中,正在返回穿梭中的卫齐贤顿了顿,他接收到了自己父上的留言。

在接受完留言后,迅速去泰山站,他最后一条已知时间线,即将完成了。

卫齐贤体格非常匀称,这是在某些个体武力位面中练下来的,鼻梁轮廓中继承了他父亲,当然更多则是母系基因,放在几百年前的地球,注定是校草级。

二十一世纪的男偶像,在台前的光线,往往是妆容和灯光配合出来,他那少年的面容,是真的生理调整。如同动漫一样的面庞,从内到外透着年轻的旺气。

在抵达泰山站后,时空系统,对他汇报了有关他出生的原位面现在改变的情况,在看完了这个位面的现在情况后,了解到“自己素未蒙面的大伯”在这条时间线上发癫的卫齐贤,哑然失笑。

“这都什么年代了,第二次位面大战都打了,竟然还有人,会对位面内的历史波折,带上了火气?”这是大部分当代穿越者的想法。卫齐贤呢,虽然不至于完全不在乎历

海棠书屋 成版年快喵app破解版官网

史,但是对于自己大伯这样的用力过猛,也是无法苟同。

只是,站在一家人的角度上,卫齐贤觉得自己在大伯的这个任务成果上改刀,是不好的。

卫齐贤能够感知卫铿改历史改的非常上心,自己要横插一手,无论做的多么小,都可能违背卫铿的意志。

……

卫齐贤:“请问,按照我们现在的技术,已经能完成血脉(遗传物质)定位,这个位面上应当也有意识挂接体系(超能),能不能?”

上卿:“这个时震时空区的异能体系过于苛刻,按照血脉定位,在下游几百年后的穿越者,初始超能之有轻微级(破坏力不足以超过手枪)。存留的超能天赋,不足以作为该位面未来影响力的锚点。”

时空管理局发布任务:必须要存留一个类似“卫家”的影响节点。

卫齐贤咬了咬牙:“这个任务,我可以做,但是我完成后,必须得让我大伯再次穿梭进行验收。”

……

神州位面。

这时,在高原上的卫齐贤坐在电动车中,正在对高原上的牧草田进行验收,自从卫家散了后,他分了一大笔钱。结合他现在三号勘探城的工作,年收入很充足。

关于那个大伯,他的情绪很复杂。

在16年前,自己父亲留下的家业,就轻飘飘的散给了别人,这种明明应当是自己的东西却飞走了的感觉,让他心里曾窝着一团暗火。

但是后来呢,随着一阵皮带的狂抽后,被赶着去自食其力后,不知不觉间就没有怨气了。

卫齐贤:也许广阔的高原,能让人重新开放吧。也许是少年的轻狂被洗去后,成熟了。

嗡的一声,他的车辆直接翻到一条坑道中。在摔入坑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光团在他上空出现。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看见身边有一个看不清面庞的人,和自己一般高,身形也差不多,当然,更略微匀称一点。

这很奇怪,因为一旦看到他的脸,瞳孔视觉中,就宛如直视太阳后留下的暗斑一样,被遮掩。

卫齐贤愣了愣:“糟糕,不是辐射吧?”

面前这个无法视面的人,开口了:“卫齐贤,秦统历2184年生,现在未婚,满脑子想着赚大钱。”

卫齐贤:“你是谁,我手上有枪?”说罢作势就要掏口袋。其实他口袋里只有手机。

无面人一脚踹翻了卫齐贤,卫齐贤想要翻身,但是一股道家真气直接从天灵盖中窜进来,让卫齐贤全身抖了个激灵。

无面人:“放心,我不是外国间谍,也不是神州其他势力的人,你也别搬出你大伯。你可以把我视作世界之外的人,现在——”卫齐贤扭头,被迎头锤了一下脑门,眼睛直冒金星。

无面人:“真的很弱,应当好好训练训练。否则你不配超越。”

【无面人,另一个时空上的卫齐贤,现在开始对最后的自我进行收束。】

喜欢出笼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