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407事件不建议观看

  • A+
所属分类:课件

师兄钟赤尘,看了一眼天幕,似在顾虑着什么,随后就选择飘然脱离浩漭。

他是时空之龙,他曾经翱翔天外星河,他为浩漭探知了无数的星域,他对诸天星空的了解,或许比现在的那些至高都深。

而且,他刚刚还收拢了一部分罗维的力量。

包括,罗维对外域星空的认知。

他走的很果断,也很从容。

由于他的离开,他所缔结的时空封禁,几乎在顷刻间破冰,静止状态的所有人和物,又猛地恢复了鲜活。

人和物,又重新动了起来。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一番鸡飞狗跳,巨大的喧哗和费解,四处张望的眼睛……

鼎中的虞依依,因斩龙台缩小之后,被虞渊握在手中,她和大鼎一起陡然坠落。

她在惊醒之后,立即稳住了煞魔鼎,旋即看了过来,惊叫道:“主人!”

她的记忆和认知,还停留在,刚刚钟赤尘将金色龙角递来……

没看到罗维,也没看到钟赤尘的她,满腹困惑时,突然发现虞渊手中的斩龙台,变得不太一样了。

身为那位的婢女,在那位征战天外时,她负责巡察斩龙台内部小天地。

她对斩龙台太熟悉了,所以看了一眼后,就知道分裂了数万年的斩龙台,恢复成了最初的模样。

她惊骇的说不出话。

嗖!

最后一扇空间秘门,就要合拢关闭前,从中飘出了谭峻山。

重返浩漭的谭峻山,看着所有空间光刃消失不见,一条条裂缝也合拢,脑海想着的,竟是刚刚倏地出现,给他指引出一条路,让他能回来的钟赤尘。

谭峻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选择沉默,先观察一下局势再说。

只不过,他的目光,却频频落向虞渊……

因为,在那个他被罗维丢过去的未知星域,他看到了星辰域界,被粗阔绯红剑光碎裂的画面。

他大抵上,知道了虞渊的真实战力,已能毁天灭地。

“咦!我族内的那位时空老祖呢?”

老淫龙一醒来,第一个搜寻的身影,并不是虞渊,而是化身为人的钟赤尘。

没看到钟赤尘的他,只好看向了虞渊,等虞渊解释一下。

也在此刻……

鬼巫宗的老祖袁青玺,颤颤巍巍地,跪伏在了幽瑀的脚下,先虔诚地叩头,然后才老泪纵横地喃喃道:“您,终于肯回来了。”

他和幽瑀手中握着的画卷,也存在着微妙连系,他清晰地感应出,画卷内原属于他主人的意识体,已成功融入主人。他侍奉了多年的主人,记忆融合以后,真正地醒了过来。

站在湖畔的幽瑀,稍稍弯下腰,以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按在了袁青玺的头顶,温和地说道:“辛苦你了。”

袁青玺泣不成声,“老奴不辛苦,一点不辛苦。老奴,做梦都想着有那么一天,少爷,不!主人您能回来!”

最早前,幽瑀是他少爷,在幽瑀晋升至高,成为鬼巫宗领袖后,他才改了称呼。

改称呼,是因为他也入了鬼巫宗,成了等级森严的宗派一员。

此刻,他因为太过激动,因幽瑀略显亲昵的举止,让他情绪受到的冲击太猛烈了,不由脱口而出了“少爷”。

不过,他也在瞬间更正了回来。

他的一声“少爷”,倒是让幽瑀也有片刻失神,回想起了还没踏入修行路前,袁青玺的

恶魔的玩物六男一女 407事件不建议观看

忙前忙后,多年来的侍奉。

数万年过去了,在许多人早已遗忘他,不知他是谁,不知他是死是活的时候……

有那么一个老人,一直在效忠他,一直在尽心尽责地,不惜一次次底轮回续命,渴望着他的苏醒。

物是人非的新时代,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可这个老人的初心从未变。

今天,这个老人终于等到了他的回归。

幽瑀眼中满是感慨,一边轻轻点头,一边亲手将袁青玺搀扶起来。

然后,他看着袁青玺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从这一刻开始,我们鬼巫宗无需躲躲藏藏,可以正大光明地行走于浩漭。”

一个“我们”,代表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承认了他是鬼巫宗的领袖。

承认了,他就是幽瑀!

他又突然看向天穹,补充道:“在地表世界,也该有我们鬼巫宗的一席之地!”

“地,地表世界?”

袁青玺讲话时,嘴巴在颤抖,忽然变得结巴了起来。

多少年了?

鬼巫宗的残存者,他秘密招揽培养的门人,只敢鬼祟地行走于阴影幽暗处,生怕暴露以后,会被五大至高势力抹杀。

他做梦,都在渴望着,鬼巫宗能亮起宗派的巫旗!

能够,堂堂正正地,告诉所有人,他袁青玺是鬼巫宗的一员!

“浩漭大世界,能摆脱龙族的统治,我们鬼巫宗出力甚多。也……牺牲的最多。”说这句话时,幽瑀看了一眼虞渊,才再次开口:“原本就该属于我们的东西,他们该归还。声誉,荣耀,还有本该属于我们的神位。”

“幽瑀!”

“幽瑀!”

地魔一族的煌胤,还有那木质墓牌中的清雅魔影,也忽然激动地望来。

幽瑀的这番话,令他们也跟着魔血沸腾,让他们也憧憬起来。

毕竟,地魔和鬼巫宗向来都是坚实的盟友。

“幽瑀,媗影呢?为何不见媗影?”墓牌内的魔影突然叫道。

“媗影……”

虚空处的陈凉泉,还有凑在一起的谭峻山,包括那龙颉、袁青玺的目光,瞬间又都聚集过来。

“媗影,不该去勾结虚空灵魅。罗维是外来的异族,她选择和异族联手,就坏了规矩。”幽瑀脸色冷漠,“至于罗维,胆敢踏足浩漭大世界,也该付出应有的代价。”

“所以,罗维已死。”

最后那句话,他是对着污浊世界的天穹说的。

不知不觉间,遮蔽着这方区域的浓稠污秽阴能,已消散了开来。

虞渊猛一抬头,仿佛看到了一面巨型的镜子,骤然消失。

“观天宝镜!”

虞渊立即就知道,兴许是受到各方关注的地下污浊世界,长时间被幽瑀遮蔽了起来,神魂宗和商会,包括五大至高势力的元神、妖神,也在担心下面出现大变。

师兄钟赤尘,看了一眼天幕后,还有些话没说,就匆匆离开。

应该是感觉出,有至高存在打算破开幽瑀遮蔽的阴能,要强行看一看下面了。

“罗维已死!”

“罗维,死了?”

此方世界的幸存者,还有执掌着观天宝镜的祖安,在不同的地方,因幽瑀最后的四个字,一个个如遭雷击。

“罗维,虚空灵魅的族长!传言,他迷失在深渊混洞中,居然死在了下面!”

临天峰,祖安和荒神轰然而起。

老猿先前吧唧吧唧,正抽着旱烟,此刻烟雾从他鼻孔,耳朵和眼睛内冒出来,他也不觉得呛,眼中尽是惊骇。

“我不敢相信。”

老猿摇头,好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不相信,不相信罗维死于地底的污浊世界,还是刚死不久。

“的确是,很难让人相信。”祖安皱眉。

“虞渊,我的那位老祖呢?”

一听罗维死了,龙颉瞬间化为人,刹那到了虞渊身旁,急切地喝道:“罗维死不死,我并不关心!他,没有和罗维同归于尽吧?”

“我那手腕通天的好师兄,岂会轻易死去?”虞渊想着钟赤尘离开前,让自己照顾龙颉的话语,心情复杂地说:“你醒前,他刚离开。他去了外域星空,他已得大自由。”

“这点,我可以证明。”谭峻山插话。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