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一19GAy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

  • A+
所属分类:课件

最快更新永恒之门 !

“你之躯体,归我了。”

恶王狞笑,一手隔空探来。

见他掌心有符文刻画,掌指间还有秘纹流转,显然是与恶灵魂禁,遥相相呼应的,一个从里锁魂魄,一个从外夺肉身。

“我怕你消受不起。”

赵云淡道,在大手临身的前一秒,瞬间脱身,一道玄黄剑气,劈翻了恶王,不等其定身,又是一道天雷剑芒,差点儿将其胳膊卸下来。

“怎么可能。”

恶王眉头紧皱,一步飞身后遁,双目微眯的盯着赵云,好似能透过体表,望穿赵云武魂。

这般一看,他顿的一愣。

那小子的武魂中,竟藏着一颗紫色灵珠。

应是仙家之物。

正是那紫色灵珠,破了他的恶灵魂禁。

他看的一点儿不差。

那是赵云的紫魂珠,得自云幽谷。

此珠很实用,有洗练魂魄之效,平日藏在武魂中,以做守护,关键时刻从没掉过链子,没有这颗珠子,他此番还真难破恶灵魂禁。

“仙法:恶灵海。”

恶王被惹毛了,大手一挥,一片万丈波涛席卷,潜藏了无数恶灵,也不知是挣扎,还是哀嚎,叫声凄厉,祸乱心神,听的赵云都心境不稳,鬼晓得恶王,究竟用了多少生灵血,还祭炼这片恶灵海。

他是一个猝不及防,被吞了进去。

进来才知,比恶灵空间还诡异,竟他娘的能吸噬血脉之力,连他的气血和真元仙力,都被吸走不少。

“逼我开大。”

赵云一声冷哼,瞬开绝境。

有强大的力量加持,他一道诛仙诀劈开了恶灵海,宛如一头蛟龙,自内腾身而出,一记大罗天手从天盖下,掌指间雷电撕裂。

唔...!

恶灵海被破,恶王一声闷哼。

恰逢大罗天手降下,有被压的一阵趔趄,飞窜于周身的恶灵,都被碾灭了大片,还有他的恶灵异象,也是一副接一副的枯败化灭。

更恶心的,还在后面。

也不知是哪个人才,斩出的一道剑气,迅如闪电,快的连他都反应不及,被当场命中,脊背被撕开一道裂痕,森然脊骨曝露。

回眸一瞧,才知是大夏鸿渊。

赵云早有感知,也早有预料,他与恶王干的热火朝天,如此大动静,同在南域的鸿渊,哪能听不到,又哪能不杀过来助战嘞!

局面,大有好转。

赵云和鸿渊一前一后,将恶王堵在了中间,他们俩任何一个,杀恶王都费劲,甚至还可能被灭,但若联手,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该死。”

恶王咬牙切齿,魂力也是极尽散开,未见魔君,若连魔域主宰也来了,那今日就不用打了,纵有恶灵护佑,也架不住三人围攻。

“给吾灭了他。”恶王一语冰冷枯寂。

令下,成片的恶灵扑向了鸿渊。

恶王的目的很明显,要以恶灵牵制一人,他好腾出手来灭杀赵云。

铮!

鸿渊不语,提剑而来。

恶灵拦不住赵云,自也拦不住他,成片的被诛灭。

杀!

恶灵嘶嚎,席卷滔天恶念攻向赵云。

赵公子自不怂,金色气血成海洋,顶住了恶念之力,一拳轰翻了恶王,为此,他也挨了恶王体内斩出的一道剑光,该是恶灵祭炼的,威力极恐怖,差点儿给他生劈了。

灭!

恶王一步杀回,一指幽芒戳了过来。

此乃必命中的一击,无视肉身专攻武魂。

铮!

剑鸣声突起。

赵云一个瞬身避过,出了绝杀一剑。

只可惜,瞬身绝杀对恶王无效,被其体表淌溢的神秘力量挡下了,该是一种守护秘法,遭遇绝杀一击,便会在第一时间显化。

吼!

龙吟声响彻,恶王周身有黑龙盘旋而上,乃一种类似神龙摆尾的玄法,将赵云甩翻了出去,而他则如影随行,还是绝灭的一指。

血光随之乍现。

这一指,恶王戳的板板整整,给赵云的眉心,戳出了一个血窟窿出来,虽未杀灭赵云,却是一击重创,打的赵云七窍流血。

“还你一记。”

赵云一喝铿锵,雷神怒与武魂成共鸣。

恐怖的音波,也是无视肉身,直袭武魂。

恶王一声闷哼,被震的翻了一个大跟头。

嗖!

赵云见缝儿插针,三两步追了上来,随手拎出了石琴。

恶王反应倒是不慢,豁的定身,眸中蕴养闪电,即将劈出、

光明身!

赵云心中一语,周身光芒大盛。

好嘛!这个光芒来的让恶王真措手不及,当场被晃的俩眼一抹黑,连眸中的闪电,也顷刻间崩灭,炸的他双目,都鲜血淌流。

此一瞬,赵公子杀到。

完了,便是哐当一声响,他手握的石琴,结结实实砸在了恶王脑门儿上,头盖骨都给人砸裂了,可怕的不是石琴,而是石琴上的气蕴,哪怕准仙挨了,也是从里到外...酸爽到极点。

啊....!

恶王震怒,引爆了周身恶灵,换来了一股强大力量。

赵云被震翻,一条手臂炸成血雾,手中石琴也跌落了出去。

待定身,已不见恶王踪影。

那货竟跑了,如一道流光窜入了死海。

接连受创,他得喝杯茶压压惊了,顺便再疗疗伤,这是他的地盘,没必要亲身上阵,操纵恶灵,一样能耗死赵云和鸿渊。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扯淡的。

赵公子是个狠人,竟也跟着杀入了死海,这地儿他来过,知道藏有杀阵,还是仙级诛杀阵,但这杀阵不完整,有裂缝潜藏其中。

而他,就是从那个缝儿...钻进来的。

他进去了不要紧,死海热闹了。

自外去看,不见他与恶王的身影,就听见轰鸣声响彻。

除了轰鸣,便是恶王的怒嚎,本想疗伤的,可赵云不让,非但不让,还玩儿了命的攻伐,打的死海波涛万丈。

轰!砰!

禁地内战的热火朝天,禁地之外,也干的如火如荼。

鸿渊战力全开,杀的恶灵军团溃不成军,恶灵天武都斩灭了十几尊。

期间,他曾看了一眼死海,倒是想进去助战。

可惜他不是赵云,不知死海乾坤,进去便是添乱。

“你该死。”

伴着一声嘶嚎,恶王遁出了死海。

他是真被打毛了,战了一场竟干不过那小子。

“哪跑。”

赵云如影随形,也跟着杀了出来。

鸿渊打灭一尊恶灵,也一步冲天而上,挥剑划出了一道璀璨星河,遁走的恶王撞了个板正,被劈的横翻出去。

不等恶王定身,赵云的玄黄剑气便到了,卸了他一条胳膊,后到的天雷剑芒,则削去了他半颗头颅。

准仙级的底蕴,自然不是盖的。

接连重创,恶王依旧活蹦乱跳,不止活蹦乱跳,气势还更强,或者说,是开了一种禁法,不知血祭了多少恶灵,以加持自身战力。

“来。”

赵云与鸿渊一左一右,联袂杀到。

双方一南一北,开了秘术的对轰,刀芒剑光肆意飞舞,掌印拳影漫天崩飞,每有一次碰撞,必有一片火光炸出,余威造出的光晕,一道接一道的蔓延,四面八方的恶灵,成片成片的被撞灭。

看战局。

恶王彻底落了下风。

他是准仙不假,可他对上的这两位,皆非一般天武。

如鸿渊,曾经也登临过准仙。

如赵云,那是一路打出逆天战绩的盖世狠人。

两个时代的天下第一,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联手,自是霸天绝地,最主要的是,配合极尽完美,互为主攻,同样也互为助攻。

“本神都替你尴尬。”

月神是看客,看的唏嘘不已。

此乃南域,满大海都是乌泱一片的恶灵,这是绝对的主场啊!可偏偏就是这么个主场,恶王被锤的抬不起头,逃到哪都被打回来。

灭!

赵云一剑贯长虹,摧枯拉朽。

恶王一步踉跄,单手掐了印诀,欲在身前,聚出一道守护的盾牌。

奈何,鸿渊不给他机会,施了封禁之法。

虽只禁了一瞬,却足够赵云杀到,一剑洞穿了恶王命脉。

就这,都没弄死他,天晓得施了啥个秘法,竟是一步遁出了天地。

铮!

鸿渊手中杀剑铮鸣,如惊鸿直插天宵。

换赵云打配合了,一道束缚之法加持在了恶王身上。

噗!

这道血光极为刺目。

鸿渊足够快,一剑命中恶王眉心,连带其头颅,也一并洞穿。

啊...!

恶王的嘶嚎,同样也是哀嚎。

命脉被斩断了,命门也被洞穿了,这是两个绝杀。

“结束了。”

赵云一语冰冷,鸿渊一语枯寂,皆以血脉力量,凝出了一杆战矛,两杆战矛如惊芒,皆携有毁灭之力,一前一后划过了天穹。

“不...不不....。”

恶王临死前的神态,与殷昼如出一辙。

这两杆战矛,他避不过也挡不下,命中便是丧命。

噗!

赵云的战矛,自前胸洞穿到了后背。

鸿渊的战矛,则自后背洞穿到了前胸。

堂堂一尊准仙,被两杆战矛,生生钉在了天穹,无论是肉身,还是武魂,皆寸寸崩灭,任他仙力如何汹涌,也止不住溃败的体魄,映着昏暗星光,炸成了一片血雾,只哀嚎声残留在世间。

他死的郁闷。

他死的很郁闷。

明明占尽了优势,愣是被两个天武境,在自个的主场强行击杀了,他攒了无尽岁月的根基与底蕴,都在这一战,彻底灰飞烟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