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天堂最新版 交换温柔

  • A+
所属分类:课件

海克塞尔的惊骇,真不是伪装,她可是知道邪灵何等凶横,又是何等难杀。

灵魂教派身为职业者世界,三大教派之一,虽然没有四阶强者坐镇,但凭着诡异学徒,魇,邪灵(凶灵),这一条进阶路线,拥有远超同阶的实力,异能无数,繁复多变,又复拥有近乎不死之身,极难被杀死,仍旧让全球每个政府,每个跨国组织头疼,闻之变色。

尤其是灵魂教派虽然没有四阶坐镇,但三阶职业者的数量,却居于全球第一,教派的规矩又复酷烈,一旦有人招惹到他们,灵魂教派就会把仇家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曾经有一句话,在职业者中流传:得罪上帝,还可以托庇魔鬼,得罪魔鬼,还可以向上帝祈祷,但得罪了灵魂教派,上帝和魔鬼都会一起唾弃。

至今为止,海克塞尔就没听说,有人能够击杀邪灵。

周丘生微微一笑,说道:“好歹我也是四阶,消灭一个三阶的邪灵,还需要惊讶吗?”

“我刚才把一个无限不循环的无理数,送入他的识海,并且强行占据了他大脑的全部算力,没想到这小子脑子容量和运算力都不成,只算到一亿六千万位数,大脑就直接崩掉了。”

这一次,就算是拥有七百余年的智慧的胡欢,也顿感大开眼界,忍不住叹息道:“数据洪流!你居然把数学玩出这种花样了。”

“当年……这可还是理论上的东西。”

苏苏苏已经彻底呆滞了。

海克塞尔亦是大脑宕机。

周丘生用充满自信的语调,说道:“数学,就是这么的蔑视凡俗。”

“要不,你跟我改修自然哲学吧。我把毕生本事,倾囊相授,绝不藏私。”

胡欢呵呵一笑,用灵波传递了语音,这是古老的智慧,被称作传音入密,乃至古典法的方便法门,能够当面传递声音,却不为旁边的人听到。

他给了周丘生一句话:“你的自然哲学,我又不是不会,只是我不想练罢了。”

周丘生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也是,智商不够,修炼不到自然哲学精髓。”

若不是真有一百多年的交情,胡欢真的想翻脸了,他伸手拍了拍周丘生的肩膀,说道:“你还提醒我,不要招惹惊魂教派,自己却杀了他们什么十二法王,有没有想过怎么善后?”

周丘生呵呵一笑,说道:“需要什么善后?我这就启程,去灵魂教派的总部,跟他们好好商量一下赔偿事宜。”

“我都年纪这么大了,这小子差点把我心脏病吓出来,没有足够的赔偿,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顺带做个证人?”

胡欢断然拒绝道:“不去。”

周丘生轻轻一笑,也没有继续劝说,只是冲角落里,说了一句:“出来吧!去安排一下茶点。”

刚才被捏死的女秘书,惊魂未定的从沙发后伸出了一只穿着丝袜的脚,勾起了地上的高跟鞋,默默的穿好,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她的脸色煞白,显然还没从惊吓中恢复过来。

这却不是周丘生出手,是胡欢用戏法师的一个小技巧,换掉了提普米西手里的人。

胡欢进阶戏法师,虽然只觉醒了一个异能——驭物,但有一个辅助的,不算异能的异能,他同时精通了世上一切戏法,或者称作魔术也行。

大变活人,乃是戏法的经典曲目。

胡欢目送女秘书的背影离开,说道:“换了她吧!”

周丘生眯了一下眼睛,问道:“你想要了?”

胡欢愤然作色道:“我是正经人,莫要开这么不正经的玩笑。”

周丘生瞧了一眼海克塞尔和苏苏苏,忍不住鄙夷的反击道:“老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

“说的好像你跟我一样,不近女色。”

胡欢真想跟周丘生说:“老子这辈子,跟你一样都是处男。”

好在他总算有些理智,处男这个名称,其实并不怎么值得炫耀,尤其是年纪大了还是这玩意,更是个耻辱。

胡欢本来还有些担心周丘生,但在知道这个老家伙,居然掌握了当年还处于理论阶段的数学神技,也就不担心他了。

很快女秘书就进来,安排人手,重新清扫会所,周丘生和胡欢也转移了阵地,到了顶楼露台,换了饮品,继续闲聊。

周丘生还很贴心的,给胡欢弄了两坛子黄酒,一个是有两百多年的老牌子会稽山,一个是新兴酒厂的产品。

女秘书很有些忐忑的还解释了一句,因为太仓促,没法弄到老酒厂的陈年佳酿。

胡欢摆了摆手,让女秘书下去,并没在意这种事儿。

周丘生倒是特意,也换了黄酒,举杯祝福了一下,很舒服的靠在沙发上,笑道:“好久没有跟老朋友在一起了,还是老朋友一起聊天,比较愉快。”

“你都从新生长了,我晋升五阶的事儿怎么办?”

胡欢微微沉吟,说道:“你稍微等我几年吧。”

周丘生点了点头,说道:“一百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几年,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其他人我不太放心。”

两人是多少年的交情,有些事儿,真不用说的太清楚。

就算当年,在太平天兵内部,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信任,当年的幽神法之乱,摧毁了很多人

中文天堂最新版 交换温柔

之间的信任。

胡欢刚饮酌了一口酒,周丘生忽然说道:“你或者也可以参与灵泉眼的战争。”

“虽然你没法争夺到灵泉眼,但只要多弄一些灵泉,也能迅速提升实力。其他新法进阶都需要各种条件,但战士族系就简单粗暴的多,只要身体都硬就能晋升。”

胡欢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点了点头说道:“丘生,你说的很有道理。”

周丘生随手递给了胡欢三张卡牌,说道:“我还有事儿,老巢有个东西,需要我镇压,不能离开太久。这一次,争夺灵泉眼的事儿,帮不到你,给你留下三张物神卡,危急关头,能帮点小忙。”

胡欢瞧了一眼,发现是三道数学家的异能,分别是数学迷宫,数据洪流,以及宇宙方程!

他惊讶道:“你连宇宙方程都解了出来?”

周丘生一笑说道:“怎么可能!除非人工智能大爆发,不然凭碳基因生命的大脑,永远无法推算出来,这项好大的工程。”

“我给你的是简化版,你可以短时间内改变一小块地方的规则。”

胡欢微微沉吟,低声说道:“你还是修行了天演术。”

宇宙方程没有天演术的支撑,根本无法具象化,胡欢对太平天兵的十二新法了如指掌,故而一眼就看破了周丘生的宇宙方程根基。

周丘生叹息了一声,说道:“自然哲学,就如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一样,想要研究到高深处,必然需要工具的支持。所以我跟机械神教来往频繁,但是他们对天演术的了解,就还不如我了,这方面我只能自己研究。”

“科学就是不能故步自封。”

胡欢亦很明白这一点,如果当年不是大家齐心合力,创出了十二新法,只怕现在的地球,纵然元气复

中文天堂最新版 交换温柔

苏,灵力澎湃,也不会有如此修行盛世。

最少也要再多摸索个几百年,才能走到如今的地步。

当初的百年新法,虽然很多成果都佚失了,但也有很多成果流传了出去,这才有现在七阶十五族系一百一十七种职业,新法修行的繁荣。

只是随着新法的崛起,知识又如古老时代一样,因为种种原因,被封锁起来,很多知识被某些势力独占,互相交流知识变得困难重重。

知识爆炸,获得更容易,和顶尖智慧的被独占,各种教育资源化为特权,在这个世界并行不悖,看似矛盾,但却同时共存。

胡欢是真的无法评价,现在的社会,他毕竟是七百多年的老古董了,纵然接受了无数的新观念,除了转世这十几年,一直都走在世界的最新潮,仍旧有些事情会想不明白。

海克塞尔和苏苏苏,这会被彻底抛在一边,互换和周丘生的闲聊,并不需要这对花瓶在旁衬托。

海克塞尔大概从来也没想过,自己身为红日集团的执行官,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金花雀,如今却被人当成了花瓶。

周丘生虽然误会了,她跟胡欢有些暧昧,但也没把这个女人放在什么重要地位。

胡欢搞暧昧的女性多了去,周丘生丝毫也不怀疑,如果发生利益冲突,这个老朋友会毫不犹豫的辣手残花。

当年的胡欢,是出了名的没人性。

跟他是全球知名的老处男,名声有的一拼。

两人聊到一些私密的事儿,正在商讨,就又有骚动的声音,过了没多一会儿,那个女秘书就又被人拎着脖子卡了进来。

这一次,闯入者身材虽然不能说娇小,但也不能说高大,需要高高举起,才能把身材挑高的女秘书举起来。

“胡欢呢?”

“把胡欢叫出来。”

胡欢看到闯入者,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抓住了周丘生的双手,叫道:“莫要动手,真的不要动手,这个是我朋友,交情很不错,真的很不错的那种。”

胡欢真的担心,周丘生随手一个数据洪流,把闯进来的凌霄给杀了。

纵然是老朋友,他也要翻脸的,毕竟吃过凌霄那么多次饭。

周丘生呵呵一笑,说道:“我没那么大杀性。”

胡欢心道:“我信你个鬼。”

“糟老东西,刚刚才杀了灵魂教派的十二法王,叫什么提普米西。”

“不但杀了那玩意,还当场就挫骨扬灰,连个人渣都没留,骨灰盒都没给人一个。”

“这还叫没有杀性?我看你老东西是没有人性。”

确定了周丘生不会动手,胡欢才站了起来,对一脸愕然的凌霄说道:“凌霄姐姐,你怎么来了?”

“我这里没什么危险,及时跟一个网友,见个面,聊聊天,吃吃饭,没什么大事儿。”

“你是听谁说,我这里有危险,就这么慌张的跑了过来。”

凌霄的确是,从凌家的人嘴里,听到了胡欢被一个绝世大魔王抓走,她当时脑子一热,就偷偷跑了出来,直奔周丘生的公司,想要救回胡欢。

此时看到胡欢没事儿,凌霄忽然就背后一股寒潮,脑子里忽然就浮现出来,许多跟周丘生有关系的传闻。

什么不输五阶,杀人成性,残忍暴虐,异能诡谲……反正没有一个好词。

凌霄瞧了一眼,被她捏的俏脸青白,不住的蹬踹一双笔直修长大腿,两眼翻白,就快被捏坏的女秘书,急忙把对方放了下来。

女秘书一脸呆滞,大口喘息,脚上的高跟鞋也不知丢了哪里去,脸上涕泪横流,梨花带雨,把妆都哭花了。

凌霄越想,越是觉得脊梁骨发寒,暗暗叫道:“我怎么就这么冲动,居然闯了周丘生的公司?还差点把他的女秘书捏死?”

“这可是四阶顶尖,我们凌家的老祖,谈起来都深深畏惧的古老人物,恐怖如斯。”

“我是不是要死了?”

凌霄的脑子里,都是不祥的念头,此时冲动消去,后怕上来,忍不住趴在胡欢的怀里,放声大哭。

胡欢一面安慰凌霄,一面给周丘生一个眼神,周丘生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

是因为他名声太凶,还是因为他请客吃饭?

凌霄自己冲动了,又被吓成这样,他周丘生可没什么什么。

海克塞尔和苏苏苏,也差点就以为,凌霄会没命。

海克塞尔是什么都不敢做,生怕被周丘生随手一记数学迷宫,又或者数据洪流,反正两种下场都很惨,比较有区别就是一个要饱受数学的折磨,一个死的很快,但也并不安详。

苏苏苏是真不想再看到,提普米西的下场在凌霄身上重演,毕竟两人算是同学,鼓足勇气,正要跟周丘生求情,就看到下半场的剧情。

海克塞尔和苏苏苏,都没想到,拿了一样的剧本,换了演员,就有如此不同的效果。

提普米西当场灰灰,凌霄就没什么事儿。

女秘书还在委屈的抽噎,含着眼泪,四下打量地面,找自己的高跟鞋。

喜欢仙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