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sese

  • A+
所属分类:课件

若换作以前,许恭还是本县县令时,两位佐贰官是绝无可能就这么在门外等上半个时辰的,当然,以许县令的胆子,也不可能这么做就是了。但今日,李凌面都未露,只让手下传了句话,两个下属官员就只能乖乖等候,脸上还不敢有半点不满。

只此一点,就可看出李凌在他们心中已经树立起了极大的威严。

本已等得双腿发酸的二人在见到李凌后,更是面露讨好的笑容,立马弯腰施礼:“下官见过县尊大人,大人此去府城实在是辛苦了。”

“呵呵,只是去趟府城,几日工夫,算不得辛苦,哪比得了二位,刚病情好转就来衙门听差了。”李凌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不在意两名下属脸色的变化,已自顾推门而入,坐到了每日都有人仔细擦拭过的书案后,这才点头让有些尴尬的两名下属进门说话。

温轩显得更圆滑些,此时已恢复过来,赔笑道:“下官惭愧,之前县衙出了这么多事,都不能在旁出把力,还请大人处罚。”

田主簿也赶紧跟上:“下官也是这么想的,只是这年纪大了,身子骨就弱些,那几日得了风寒便……咳咳咳……”说着还咳嗽了两声,以表示自己其实病情还没有痊愈呢。

李凌又是讥诮一笑:“好了,人有旦夕祸福,吃着五谷杂粮,总有生病的时候,本官又岂会真怪你们得病不是时候呢?不过,本官只希望今后你们的身子骨能强健些,莫要再在某个节骨眼上又抱病不能到衙了。”

“这是自然,自然……”两人讪笑答应,倒是稍稍松了口气。要是县令大人死抓着这一点不放,二人处境可依然不妙啊。

“既然回来了,有些事本官也不好不作通知,徐家犯事的事情,你们也该听说了吧?对此,你二人有何看法啊?”

李凌如此开门见山,还真让两人有些措手不及,迟疑了一下,温县丞才试探着道:“下官听说了那徐家居然伙同什么大江帮的贼匪欲对大人不利,这……这事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啊。徐家纵然平日里有些胆大妄为,可也不至罔顾律法,干出刺杀朝廷命官的事情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李凌不动声色地扫了二人一眼,又问田主簿:“你也是这么想的?”

“正……正是。”感受到压力的田主簿咽了口唾沫,然后才点头,“那徐老爷子为人还算正直,应该不会干出如此事情来……”

“所以你们想趁本官不在,就把案子给接过去,自己审理?”李凌突然脸色一沉,盯着二人问道。这话虽然不甚大声,但语气却相当严厉,让两名佐贰官的身子都为之一颤,同时陷入了沉默。

见二人不回话,他又是一声冷笑:“若我所料不差,你们想做的可不光只是为徐家开脱一事吧?你们是不是还想趁着我不在县衙,再把那些被开革了的家伙都重新招回来啊?还想把本官才招入衙门的人手全部踢出。嗯?老实回答!”

最后一句声音陡然提高了把度,让两人脸色唰的一变,差点跪了下去,强大的气场压得二人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只能是嗫嚅着道:“不……不敢……下官,下官绝无这

麻衣神算子 sese

样的心思。”

“有没有这样的心思你们心里清楚,你们之前都做过些什么,你们清楚,本官也心里明白。之前我只是把那些只知道趴在县衙和全县百姓身上的蠹虫踢走而没有动你们二人并不是本官掌握不到你们的罪证,或是有所顾虑,而是还想给你们一个机会。毕竟说到底你们和本官一样,终究不是徐家或方家的人,而是朝廷所任的地方官。既然是一地官员,我们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为民做主,而不是为为区区一两人,一两家的利益做事!

“本官原以为有了这次的事情,你们两个会明白其中道理,会有所改变。可没想到了,到了这时,你们还如此冥顽不灵。又或者,你们这次又得了徐家的什么好处,所以才会大起胆子来与本官争上一争?”

李凌的双眼似能洞悉人心般在两人面上来回扫动,直让二人一阵阵的心慌,这才知道这位新来的年轻县令有多么的强势,远不是自己二人所能应付。

本来嘛,他二人在如今的位置上安分守己,听从徐方两家的吩咐行事,就证明了他们也不是什么强硬角色,和许恭这位前县令也没什么差别。或许仗着身份还能压一压底下的差吏,可真对上了李凌,却是连一回合都招架不住。

不断袭来的威势让两人再顶不住,竟先后扑通一声跪在了李凌面前:“大人恕罪,下官,下官知错了。我们再不敢为徐家说话……”

“这就最好不过了,本官也不想亲手把你们两个入罪革职。我也不怕告诉你们一些内情,徐家一事已是板上钉钉,任谁来也救不了他们,改不了案情了。还有,府衙那边也已经认同了本官的判决,不光是徐家几人,就是那经历杨天佑,还有他背后的几名府衙官员,也都难逃罪责!

“若是你们再敢多嘴过问,那就可以被认定为同谋!谋害朝廷官员是个什么罪过,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即便你们只是合谋,怕也人头不保!”

这番说下来,更是吓得二人面如土色,跪那儿两具身体颤抖不止,直到这时,他们才真正明白了此事的严重性,以及李凌的可怕实力。他居然……居然连府衙都给摆平了?

要知道,他们这次所以还敢拿徐家的好处,想着为徐紫洋他们开脱,还是在于认为事情依然有着转机。因为徐家在府衙是有靠山的,哪怕李凌亲自带人去了那边,依旧难以成事。

甚至在他们想来李凌这一去很可能是送羊入虎口,都未必能回得来了。他们虽在县里,但府衙杨李二位是个什么风格,他们也是清楚的,只一个小小县令跑去让人给徐家,给杨经历定罪,那不是异想天开吗?

可结果,现在李县令居然告诉他们府衙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徐家案子已然被定性,就连杨经历都被定罪,这对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心中除了惶恐外,还有一丝疑虑,难道这李县令和杨同知或李通判有着什么交情,所以才能如此无所顾虑地对付徐家?

他们压根就想不到李凌会把杨李二人都给解决了,哪怕他话里已经有了这样的提示。毕竟在这两个县衙佐贰官眼里,府衙的两位大人,是完全无法击败的存在啊。

就算只是想到这一层,二人对李凌已极其敬畏,再不敢有其他念头,先后说道:“多谢大人提醒,下官知错,今后再不敢过问徐家之事了。”

李凌也没有趁机拿下他们的意思,虽然他把县衙的差吏几乎全换了,但两个佐贰官到底是朝廷命官,无法随意处置,所以只要收服便可。当下便点头:“你们能有此想法,本官也就放心了。今后县衙内不少事情还需要你们帮着出力呢,到时可不要再让本官失望了。”

“是是是,下官遵命,我等今后一定尽心竭力辅佐大人,不敢有丝毫懈怠。”

“希望你们能说到做到,那就退下吧。”李凌满意点头,摆手说道。

听到这话,两人才感到一阵放松,忙又称了声谢,这才缓慢起身,因为心中慌乱,身子都有些发软,需要互相搀扶着,才能走出公房。

可就在二人走出门的时候,李凌又突然叫停:“慢着。”

这让两人心头又是一紧,险些摔个跟头,颤抖着转身:“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心里是真怕他改变主意,然后把二人也给带进徐家一案里去。

李凌却只是一笑:“后衙,还有这公房的墙壁与屋顶多有破损,本官想着要请人来修缮一番,但我来此也没几日,不知哪个工匠好,你们可有好推荐吗?”

原来他是打听琐事,两人这才松了口气,田主簿稍微迟疑了下,才道:“这个下官倒真知道有两个本县的工匠活计极好,大人要修缮屋子,下官这就让人去找来……”

麻衣神算子 sese

“唔,如此最好不过,那就有劳你了。”

“不敢,能为大人出点力,也是下官的福分。”田主簿是真被李凌给吓到了,现在只一心想要巴结这位上司,哪还有其他念头。

“还有一点,也需要你们帮着出把力气。”李凌突然又想到一点,见二人这么听话,正好差遣过去,“徐家在本县为非作歹多年,百姓受他们戕害者无数,本官打算张贴告示,让所有人来衙门告状,我会还他们一个公道。此事就也交你们二人处理了,尽快把消息传出去。”

温县丞和田主簿又是一愣,在对视一眼后,却也只能再度答应。好嘛,自己这回不但没能帮徐家脱罪,反倒要把更多罪名加到他们头上了。可如此形势下,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喜欢寒门巨子请大家收藏:

  • 版权声明:本站网络整理文章,于2021-08-0309:21:41,由 叉子网赚 发表,共 3045 字。
  • 转载请注明:麻衣神算子 sese | 课件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