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玉女心经

  • A+
所属分类:课件

火炼焚烧,剧痛席卷全身上下,弥漫每一处。

燃烧!

不断的燃烧、疯狂的燃烧、无止境的燃烧。

这种痛苦和灵魂提炼时的煅烧有区别,但也十分痛苦,好在经过灵魂的煅烧,承受过那般惊人的痛苦之后,林霄对这样的炽热焚烧所带来的痛苦有了更大的抵御能力。

一缕缕的黑色气息不断从燃烧的混沌虚炎之中飘起,如同袅袅炊烟。

林霄被烤熟了?

不,那只是杂质,原初神体内的杂质。

果然,混沌虚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出众,能够提炼材料,能够提炼灵魂,也可以提炼身躯,简直就是全能的。

林霄觉得先前自己对混沌炼物法的使用实在是太片面了。

要是更早发现,自己就能够更早知道其功效,更早给自己带来好处。

不过……现在知道也为时不晚,修炼之路仿佛没有止境,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能够发现,那就是好事。

不断融炼,林霄如今融炼五十八种规则,无形当中显得臃肿,显得驳杂,没有整体整理过。

但现在,在混沌虚炎的焚烧之下,杂质不断的去除,越来越少,林霄在痛苦之中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凝练,也越来越轻盈,就好像是卸下重担似的。

这种感觉,十分美妙,痛并快乐着。

没有在意时间的流逝,只是不断的灼烧、提炼,原初神体内的杂质越来越少,当没有杂质被提炼出来时,林霄也收起混沌虚炎,感觉一阵疲惫,源自于灵魂的疲惫。

施展混沌炼物法激发出混沌虚炎是要消耗灵魂层面的力量,以往持续时间不长,不会感觉到什么疲惫感,但这一次坚持时间太长了,主要是原初神体都不曾淬炼过。

一次淬炼,直接淬炼到现阶段的极致。

通透!

林霄只感觉自己的原初神体无比的通透,就像是无暇水晶一般的通透,一根根骨骼晶莹剔透般的,一条条大筋弥漫着一阵阵绚烂光芒,流淌的血液蕴含着独一无二的神韵,一滴滴明明看起来是红色,却仿佛又晶莹剔透似的。

五脏六腑各司其职,每一种都无比的坚韧,充满了旺盛至极的生机。

林霄感觉自己简直成仙成神了。

美妙!

真是太美妙了,极致的美妙,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比的美妙。

同时,原初神体当中也蕴含着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这力量让林霄觉得自己可以轻易的摧山毁岳。

更仔细的感应,奔涌在原初神体内的原初神力也同样变得更加精纯。

“威力起码增强一倍。”林霄暗暗说道。

换言之,自己的实力更强了,当然,实力的提升其实不是很明显,然而最主要的并不是实力的提升,而是根基的夯实。

去除一身杂质,神体通透无暇,无形当中根基更扎实了好几倍。

“饱胀的感觉彻底消失……”

林霄双眸放光,这意味着自己的潜力进一步提升了。潜力提升,那就可以融炼更多的规则之力,而熔炼更多的规则之力则会进一步的增强原初神体提升在神体境的根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最终突破之后的质变会更加惊人。

突飞猛进!

“可惜,规则结晶又没了。”林霄暗暗可惜,否则,继续参悟,便可以融炼更多的规则,将自身的实力和根基进一步提升起来。

“我现在的修为层次,应该还算是登天级以下,剑意也达到第四重,极意一剑也更进一步完善,不知道实力到底如何?”林霄自言自语说着,将自身所掌握的种种整理一番。

总而言之,十阶层次能够与自己匹敌的应该是极少极少的吧,就算是监牢统领那等实力,堪称是十阶巅峰,比起玄妙山主之流都要强了好几倍,也不是自己现在随手一剑之敌了吧。

就问,登天级之下,谁能挡住自己一剑?

林霄不由哈哈大笑。

“主人,你膨胀了。”流氓鹤说道。

“我膨胀了吗?”林霄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表情看着流氓鹤,漫不经心的反问道。

“对啊,您膨胀了,每次都是觉得自己无敌,结果又遇到一个强敌,不得不躲入内天地避难……”流氓鹤比叨逼叨的说着,越说越兴奋,话还没有说完立刻挨了一巴掌,瞬间飞向遥远的天际,消失得无影无踪。

“瞎说什么……话。”林霄甩了甩巴掌冷冷笑道,别提,手感还挺好的。

冷冷一笑,林霄开始拿起长夜城那三大供奉的须弥器仔细的检查起来。

除了规则结晶之外,可还是有一些东西的。

能够被强大的十阶强者所收藏的东西,指不定都有些价值,可不能看走眼了。

仔细检查之下,大多数东西都没有让林霄感到新奇,似乎都很普通的样子,不过林霄最后却是拿起一块似乎令牌状的黑色之物,看起来就像是黑色晶石所铸就。

这一块奇特的令牌让林霄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玉女心经

看不透奥秘。

仔细研究片刻,林霄还是没有研究出什么奥秘来,但,林霄却没有认为此物无用,相反,从这一块仿佛黑色水晶铸就的令牌当中,林霄隐约能感觉到一丝丝属于灵魂气息的波动。

与灵魂有关系,那就更加不一般了。

先收着。

念头一动,林霄顿时离开内天地出现在外界,再次前行。

……

读万卷书、练百年剑、行千万里路。

丈量大地游戏红尘,那都是一种历练,时间流逝,林霄不断的往前而去,越来越接近明道宫的明道州。

太玄州数千万里方圆,地域辽阔至极,林霄也没有急惶惶的赶路。

若是急惶惶的赶

高级贵妇交换俱乐部 玉女心经

路,现在估计已经抵达明道宫了吧。

但,却要丢失沿途上的许多机缘。

没有那些机缘,自己多半也无法提升到现在这一步,当然,抵达明道宫之后可能会有其他的机缘,不管如何,任何对自己有用的机缘都要把握住,不容错过。

“快一年了吧……”林霄停在一座山脚下,一边优哉游哉的饮酒,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回首这一年,自己认识了不少人,也杀了不少人,喝了不少酒,走了不少路,时间并没有白白浪费。

收起酒葫芦,林霄继续赶路。

有城入城、有山翻山、有水渡水,就像是一个苦行僧般的砥砺前行,不畏任何艰难险阻。

一往无前。

“此地何故?”林霄翻阅大山至中间时,看到一片死寂的山谷,有些诧异。

毫无生机,死寂一片。

这种死寂不单单是草木枯萎消失的死寂,而是一种让林霄从灵魂感到不安的死寂,仿佛这里潜藏着什么危险,致命的危险。

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林霄竟然有点好奇,但很快就将那一点好奇给压制下去,因为有时候好奇心会害死猫啊。

“不过,害死猫关我林无命什么事?我又不是猫。”一边嘟囔着说道,林霄却是没有真的冒险行事,而是打算直接离开。

只是在离开的刹那,林霄却感觉到一阵异动。

什么东西在异动?

仔细检查一番,发现竟然是一块如黑水晶铸就的令牌在异动。

念头一动,林霄的手中出现了那一块黑水晶铸就的令牌,令牌轻轻的动着,一缕缕的光芒也随之弥漫,一丝丝的气息也随之蔓延而出。

旋即,林霄只感觉那令牌在刹那散开,化为一团黑光将林霄覆盖,快得林霄都来不及反应就被那一道黑光所吞没。

紧接着,黑光冲天而起,仿佛要冲破九霄似的,一瞬间就冲起数千米,随之猛然一转,立刻朝着下方击落,就像是一道黑暗流星般的撕裂长空划过,留下一道清晰无比的黑色痕迹。

极致的快,不可思议的快,一瞬间,黑色流星落下仿佛要将这一片死寂山谷击碎似的,然而就在黑色流星极致山谷的刹那,无声无息的仿佛视山谷如无物般的没入山谷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霄全程都在懵逼,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也不知道过去多久,黑光停顿下来,旋即消散,林霄便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封闭的地方。

四周一片昏暗,昏暗得近乎黑暗,之所以还没有彻底黑暗,是因为四周有烛火燃烧着。

八只烛火安安静静的燃烧着,让林霄感觉有种诡异,尤其是那八只烛火分别排列在四周,刚好形成一道规则的八棱形,八只烛火正好对应了八棱形的八个角。

并且在八只烛火中间盘腿坐着一道人影,那是一道一身黑色长袍从头部覆盖全身的身影,十分神秘的样子,让林霄无法看透,甚至连神念释放而去时,就有一种石沉大海的感觉。

那到底是谁?

“还活着么?”林霄自言自语,移动脚步换一个角度看去时,眼眸不禁在瞬间收缩。

那不是人!

黑袍底下不是人,而是一具骷髅,一具骸骨苍白的骷髅,看起来似乎已经死去多时。

霎时,骸骨骷髅黑洞洞的眼眶骤然亮起两道赤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