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4 第二书包网h

  • A+
所属分类:课件

望着凉亭中那道身影,女子急切的心情慢慢舒缓,深吸一口气,徐徐上前。

待到那人面前,女子敛衽一礼:“婢子见过主人。”

那人恍若未闻,只是看向一个方位,怔怔出神。

女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只看到一望无际的白云。

她安静地站在旁边等待,低眉顺眼如一只家猫,收敛了所有锋芒。

过了许久,杨开才忽然开口:“如果有一天,你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是虚妄,甚至你生活的这个世界都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该怎么做?”

血姬心思急转,脑海中斟酌着措辞,谨慎道:“主人指的是什么?”

杨开摇摇头,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她:“你是个聪明的女子,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在那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血姬立刻跪了下来:“主人但有吩咐,婢子自无不从。”

“带我去一趟墨渊!”

墨渊是墨教的起源之地,玄牝之门便在那个地方,墨的一份本源也封镇在那,只不过杨开初来乍到没几日,墨渊具体在什么位置他并不清楚,思来想去,还是找血姬带路比较方便,这才借助血脉上的一丝丝感应,找到此女,在这小城外等候。

血姬身子微微一抖,抬起的面容上明显浮现出一丝惊恐,迟疑道:“主人去那地方做什么?”

杨开淡淡道:“不该你问的不要问,你只管带路。”

血姬垂首应道:“是。”

她复又抬头,目光迷离又期待地望着杨开,红唇蠕动,欲言又止。

杨开顿时没脾气,割破手指,弹了一丝龙血给她。

血姬如获至宝,吞噬入腹,很快化作一片血雾遁走,远远地声音传来:“主人请稍等我半日,婢子很快回来!”

半日后,血姬浑身香汗淋淋地返回,但那一身气势明显提升了许多,甚至已经到了自身都难以压制的程度。

前后三次自杨开这里得了好处,血姬的实力无疑获得了极大的成长,而她本身原就是神游境顶峰强者,若不是这一方天地难以出现更高层次,只怕她早已突破。

这女人在血道上有极高的天赋,

年轻的母亲4 第二书包网h

她本身甚至有极为契合血道的特殊体质,只是时运不济,出生在这原初世界中,受时空长河的束缚,难以摆脱乾坤的压制。

她若生活在别的更强大的乾坤,一身实力定能突飞猛进。

“我传你一套压制气息的法门,你好生参悟。”杨开道。

血姬大喜,忙道:“谢主人赐法!”

一套法门传下,血姬施为一番,勃发的气势果然被压制了许多,这一下,本就神秘莫测的杨开在她心目中愈发难以揣度了。

一行两人上路,直奔墨渊而去。

路上,杨开也询问了一些使徒的消息,然而就连血姬这样身居墨教高层,一部统领之辈,对使徒的了解也极为有限。

“主人有所不知,墨渊是我教的起源之地,那个地方在我们墨教中人的眼中是极为神圣的,所以等闲时候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墨渊,唯有为墨教立下过一些功劳之人,才被允许在墨渊旁边参悟修行,另外就是如婢子这般,身居高位者,每年有例定的份额,在一定时间内进入墨渊。”

“墨之力诡谲莫测,及容易影响扭曲人的心性,所以在墨渊中参悟墨之力的奥秘,既是一种机缘,又是一次冒险。运气好的话,可以修为大进,运气不好,就会彻底迷失自我。墨教之中其实有很多这样的人,甚至就连统领级的人也有。”

杨开微微颔首,之前与墨教的人接触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些墨教教徒虽然体内也有一些墨之力,但极为淡薄,而且似乎没有彻底扭曲他们的心性,就比如说血姬,她还能保持自我。

这跟杨开曾经遇到的墨徒完全不一样,他以前遇到的墨徒无不是被墨之力彻底侵蚀,变得唯墨是从。

血姬说话间,眸中浮现出一丝丝惊恐:“那些迷失了自我的人,从外表上看起来跟寻常时候根本没区别,但实际上内心早已发生了变化,婢子曾有一次就差点如此,幸亏退出及时,这才保全自身。”

杨开道:“如此说来,你们在墨渊之中修行,便是在保持自我与参悟墨之力玄妙之间寻求一个平衡?”

血姬应道:“可以这么说,能维持住这个平衡,就能增强自身实力,可若是平衡被打破了,那就彻底沦陷了。使徒,应该就是这种存在!”

“怎么讲?”杨开眉头一扬。

“根据婢子这么多年的观察,每一年都有许多教徒在墨渊之中修行迷失了自我,他们中绝大部分人会退出墨渊,继续以前的生活,看似没有任何变化,仅有极少的一部分人,会深入墨渊之中,从此再也不见踪影,那些人,应该就是使徒!”

“既然不见踪影,使徒这个存在是怎么暴露出来的?”杨开皱眉。

“虽然不见踪影,但墨渊深处,时常会传出一些类似兽吼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所以我们知道,在墨渊深处还有活物,就是那些曾深入墨渊的人,只是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杨开微微颔首,表示了然。

这么说来,使徒就是真正的墨徒了,他们被墨之力彻底扭曲了心性,深入到墨渊之中,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虽然还活着,却再不出现在世人面前。

“听说使徒从来不会离开墨渊?”杨开又问道。

血姬回道:“确实如此,墨教创建这么多年,有记载以来,从来没有使徒离开过墨渊。”

“研究过为什么会这样吗?”杨开问道。

血姬摇头:“甚至没有多少人见过使徒的真面目,更不说研究了。”

杨开不再多问,血姬这边知道的情报也及其有限,看样子想搞明白使徒的真面目,还得自己亲自走一趟。

“光明神教已经发兵墨渊,两教一场大战势不可免,你身为宇部统领,不需要坐镇前线?”

血姬轻轻笑道:“主人有所不知,我宇部主要负责的是暗杀刺杀,人手一直不多,所以这种大规模战事一般轮不到我宇部出头,自有其他几部统领商议解决。”她问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人应该是站在光明神教这边的吧?”

“若是,你该如何自处?”杨开反问。

血姬欣然道:“自当追随主人,鞍前马后。”

“很好。”杨开满意颔首。

一路前行,有血姬这个宇部统领引路,便是遇到了墨教的人盘查,也能轻松过关。

直到十日之后,两人才抵达那墨教的起源之地,墨渊所在!

墨渊位于墨原之中,那是一处占地广袤的平原,这里更是整个墨教最核心的地带。

此地常年都有大量墨教强者驻守,只不过因为眼下要应对光明神教发起的战事,所以大量人手都被调集出去了,留下的人并不多。

初入墨原,还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景色,但随着往深处推进,草原逐渐变得荒凉起来,似有什么神秘的

年轻的母亲4 第二书包网h

力量影响着这一片大地的生机。

直到墨原正中心的位置,有一道巨大而宽广的深渊,那深渊仿佛大地的裂痕,直通地底深处,一眼望不到尽头,深渊下方,更是黑黝黝一片。

这就是墨渊!

站在墨渊的上方,隐约能听到风声的咆哮,偶尔还夹杂这一些沉闷的吼声,仿若猛兽被困在其中。

墨渊旁,有一座恢宏大殿,这是墨教在此建造的。

所有前来墨渊修行的教徒,都需得在这大殿中登记造册,才能准许进入其中。

不过由血姬亲自引领而来,杨开自不需要理会这些繁文缛节,自有人替他办好这一切。

站在墨渊上方,杨开催动灭世魔眼,朝下观望,面色凝重。

他隐约察觉到在那墨渊深处,有极为诡异的力量在逸散,那是墨的本源之力!

一个墨教教徒走上前来,站在血姬面前,恭敬地递上一面身份铭牌:“血姬统领,这是您要的东西。”

血姬接过那身份铭牌,略一查探,确定没有问题,这才微微颔首。

那教徒又道:“另外,其他几部统领曾传讯过来,说是见到了血姬统领的话,让您立刻赶往前线。”

血姬不耐烦地道:“知道了。”

那教徒将话传到,转身离去。

血姬将那身份铭牌交给杨开,悄悄传音:“墨渊下有许多墨教的执法者巡视,大人将这铭牌佩戴在腰间,他们看到了便不会来打扰大人。”

杨开颔首:“好。”接过铭牌,将它佩戴在腰间。

“大人千万小心,能不深入墨渊的话,尽量不要深入!”血姬又不放心地叮嘱一声,虽说她已见识过杨开的种种奇妙手段,更因为龙血被他深深折服,但墨渊深处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杨开若是死在墨渊深处,或者深入其中回不来了,她去哪找龙血吞噬?

这番叮嘱虽有一些真心关怀,但更多的还是为自己的未来考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