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人的滋味

  • A+
所属分类:课件

在发现麻生邦彦和日上山有关系之后,雫和雏咲深红也对麻生邦彦的遗物进行了读取,对于日上山的情况多少有了些了解。

传说,自古以来,日上山就是自杀圣地,或者说,它会吸引那些渴望自杀的人来到日上山。那些人自杀之后,他们的灵魂就会融入日上山的夜泉之中,从而获得超脱。但是凡事过犹不及,夜泉如果吸收了太多的冤魂,那么就会原地爆炸,直接来一波决堤,到时候就和黄泉之门一样,要为祸人间了。

于是日上山也有负责镇压夜泉的巫女。

当然了,这些巫女都拥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影见”,这是一种能够通过其他人残留物品读取思念的能力。

嗯,说实话,看到这里,雫就确信皆神村那个黑泽家应该和日上山的巫女一族脱离不了关系了。因为雏咲深红就具备这种能力,她的外曾祖母是黑泽八重,从这层血缘角度来看,黑泽八重一家以前应该就是日上山的巫女一族中的成员。

反过来,天仓茧和天仓澪就是很普通的灵能力者,她们能够感应到亡灵的思念,但是并没有这种碰触物品读取过去的能力。从某个角度来说,她们其实和原真砂子属于同一类的灵媒。

好吧,废话不多说,重回正题。

日上山为了镇压夜泉,也采用了几种献祭方式———不过相对于冰室邸,皆神村和久世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人的滋味

家来说,日上山的献祭就显得温和多了。

首先,巫女会对上山自杀的人进行“看取”,就是读心,以读取他们的记忆和痛苦。毕竟来自杀的人嘛,内心肯定各种绝望痛苦,而日上山的巫女就是用这种方法读取他人的痛苦,然后代替他人承受这种痛苦,接着那个人就可以了无牵挂的自杀。

嗯………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与久世家的刺青之女仪式很相似,或许是因为久世家没有日上山巫女这么牛逼,只能够通过这种方式来转移痛苦吧。

当然,这只是一种类似“消毒”的仪式,为了镇压夜泉,日上山还会准备多个木箱,然后把巫女放进去当人柱,浸泡在夜泉水之中———当然,如果是普通的水,那么人进去早就淹死了。但是夜泉水不同,正如之前所说,夜泉汇聚了亡者的灵魂,是一种特别的水。而巫女所要做的,就是浸泡在夜泉水里,用自己的力量来压制亡者的痛苦和怨恨。

当然,这也是有极限的,一旦到达了极限,巫女就会被夜泉腐蚀,然后悄然消失。到那个时候,就要再找新的巫女放进箱子,沉入夜泉,继续镇压。

从形式上来看,这个仪式明显比其他几种献祭人道的多,不仅如此,这些被作为“人柱”沉浸到夜泉之中的巫女还是有“福利”的。

在被做成“人柱”之前,这些巫女会被人画像,然后当她们浸泡到夜泉里之后,她们就有可能参加幽婚仪式。

所谓的幽婚仪式,就是从上山寻死的男性之中选出,如果有男性想要参加这种幽婚仪式,那么日上山的巫女们就会给他们摆出那些被作为人柱的巫女的画像,让他们选择,一旦选中,就可以把被封印在箱子里的巫女灵魂召唤出来,进行幽婚。

嗯,这有点儿像那个………大家都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

但是,幽婚仪式也并不是没有危险的。

虽然巫女们都是很漂亮的,但是在幽婚现场,她们会显露出自己被夜泉侵蚀后的一面,如果男方能够接受这样的巫女,那么他的灵魂就会被巫女的灵魂带走,一起回到那个沉在夜泉的小箱子里过上………什么样的生活我们就不知道了。

但是如果男方被吓到了,不愿意接受被侵蚀的巫女,那么幽魂仪式就失败,接着男方就会被打断四肢,塞到一个小箱子里,作为最低级的人柱来使用。

虽然很惨,可是来日上山的人本来就是来寻死的,都差不多了不是?

但是时代在进步,科技在发展,在那之后又过了十几年,日上山的巫女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了麻生邦彦和他发明的射影机,所以她们便邀请麻生邦彦上山,为一位即将成为大柱的巫女拍摄照片———毕竟画画这种事情,还是不如照片来的方便嘛。

于是麻生邦彦便接受了邀请,前往了日上山。

但是他并不是来和童年那个女孩完成幽婚仪式的,因为………麻生邦彦已经把她给忘了!

忘了!

这尼玛就离谱好吧!

不仅如此,麻生邦彦还在给那个名为黑泽逢世的巫女拍摄照片的时候,因为其美貌,而对她动心了!

虽然两人之间并没有产生什么刻骨铭心的爱情,事实上在拍摄完照片之后,麻生邦彦就下了山,但是对于得知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少女们而言………

“真是太差劲了!”

“没见过这么差劲的男人!”

“他怎么能够忘记呢?那个女孩一直在等他啊!!”

坐在车上,雏咲深红,天仓茧和天仓澪针对麻生邦彦展开了一场批判和控诉,她们原本还觉得发明能够驱逐恶灵的射影机的麻生邦彦应该是个非常伟大的人,没想到丫居然是个三心二意的陈世美?!

有你这样的吗?不但忘记了童年的青梅竹马,甚至还转头爱上了其他女人?

再一想到麻生邦彦虽然喜欢那个叫黑泽逢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女人的滋味

世的巫女,但是他转头下山就去胧月岛结婚生子………呜哇,这下少女们对麻生邦彦更是没什么好感了。

这简直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间之屑!

这种人就应该打碎四肢塞到箱子里去做人柱才对!

正是因为这种愤怒,使得三个少女一路上几乎都在批判麻生邦彦,以至于她们都没有在意雫那超乎常理的车技———嗯,就和现代人看了三流情感剧之后会对里面的剧情大肆批判一样。

当然,这个时候雫就不去凑热闹了。

反正错的是麻生邦彦嘛。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日上山下的小镇,和等在那里的黑泽怜汇合。

“啊,雫小姐,你来了。”

看见雫的出现,黑泽怜也是急忙对她打了声招呼。

“嗯………你这边已经处理好了吗?”

“是的,我还准备了一些日上山的资料,而且我也联络到了我的亲戚………呃,她们是怎么了?”

看着后面三个少女同仇敌忾的样子,黑泽怜一脸懵逼。

“没啥,只是被渣男给气到了………我们走吧,现在要去哪里?”

“先去咖啡店吧,到那里我们再说。”

黑泽怜也是很快点了点头,随后带着众人向着咖啡店的方向走去,而在路上,她也对雫等人介绍了一下自己的亲戚。按照黑泽怜的说法,她有一个远方表亲名叫黑泽密花,在这里开了一家古董咖啡店,同时负责找人。

当然,这和私家侦探的找人是不太一样的。

正如之前所说,日上山会吸引那些一心想要寻死的人,但是这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一点。因此经常会有那些失踪者的父母家人寻找自己前往日上山的孩子,而黑泽密花就是专门负责接受他们的委托上山去寻找那些自杀者的。

一方面黑泽密花是本地人,对日上山很熟悉,另外一方面她似乎也拥有类似雏咲深红那种“回溯”的能力,所以她去找人,大概率还是生能见人………死能见尸的。

说话间,众人就来到了那家名为“古董.咖啡黑泽”的咖啡店,这里从外表看起来和普通的古董店差不多,如果不是靠墙摆放着几张桌子的话,恐怕谁也不会把它当成咖啡店吧。

“欢迎光临。”

推开店门走进其中,众人就看见一个少女正站在柜台前发愣,似乎是门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少女急忙抬起头来对着众人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是之前打电话的黑泽怜,请问密花在吗?”

“啊,是的,请稍等片刻!”

听到黑泽怜的说话,少女急忙点了点头,然后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后面,很快,在过了片刻之后,一个穿着打扮相当时髦的披肩发女子走了出来,她的身材看起来和模特一样,长的也相当漂亮。

“你好啊,密花,好久不见了。”

“怜姐………”

看到黑泽怜,女子也是露出了一丝苦笑。

“你怎么会想到来这里?而且你之前说日上山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先喝杯咖啡再谈好了。”

很快,众人都点了咖啡和甜点,接着黑泽密花也坐了下来,疑惑的望着黑泽怜,后者则摇了摇头。

“别看我,来这里不是我的主意,其实是这位春日野雫小姐的提议。”

“春日野………小姐?”

听到这里,黑泽密花疑惑的望向雫,而后者则点了点头。

“你好,初次见面,黑泽密花小姐,我是疑难事件调查事务所的所长春日野雫,其实,我这次来到日上山………”

一面说着,雫一面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黑泽密花面前。

“………是受到警视厅方面委托,调查并解决日上山的问题。”

“哎?!”

听到雫的回答,看着眼前的文件,黑泽密花顿时大吃一惊。

喜欢次元法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