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晚宁墨燃所有肉车微博截图 公车小说林蔓蔓

  • A+
所属分类:课件

第一天的试探性攻防,短促而血腥,就这样随着夜幕的降临而结束了。

太史慈和周泰都严格遵照了李素最后的战略部署,摆出一副主力连夜往下游追击周瑜有生力量、同时分兵封堵上游那些还没攻破的水寨的样子。

而且周泰连细节要求都做到了、当晚装作酗酒吐槽、向全体下属展现了他的“立功心切”。

同时,周泰还催督士兵们在虎林港下游大约二十多里处、长江南岸选了一处江滩相对水位较深、淤泥较少的位置,在那儿扎一个临时锚地营寨——

毕竟,周泰要监视堵截黄盖,不给黄盖将来走水路撤退与周瑜会合的机会,总不能让自己的船队在长江江面上漂着吧?

所以,周泰也是要立营扎水寨的,只不过他的水寨可以稍微简易一些,不用要塞化,不用考虑被敌人攻坚的问题。周泰营地跟黄盖的虎林港水寨的坚固程度差异,大致就相当于攻城方围城营地和守城方城墙的区别。

不过,虽然周泰一切的一切准备都做好了,演得非常完美,李素被打脸的时刻还是很快就到来了——

李素本人坐镇舰队中军,他的部队规模大、在长江上本来就拖成了长蛇阵,所以太史慈、周泰接敌的第一天,李素的座舰还没抵达虎林呢,倒是不存在“为了演戏得走过头”的问题。

他是二十二日一早,才施施然抵达虎林港的,结果备战了一夜、就等着黄盖来劫营放火的周泰,顶着黑眼圈来向李素禀报:

昨晚白等了一夜,黄盖就龟缩在虎林港里,压根儿没任何动作。周泰麾下的水兵们,因为昨天下午就打了一下午仗,夜里还要加好几倍巡夜船,好多都没睡好觉,精力士气有些低落。

“媚眼抛给瞎子看了?还是黄盖太迟钝?还是……他也意识到这种天气飞火神鸦用不了,只剩下火船一种单一放火手段,所以有合适的风向都不来袭击?

又或者……黄盖只是基于兵法的一般认知,觉得‘敌人刚刚远道而来的时候,总是警觉性最高、最提防劫营放火,得稍微相持多等一阵子,才能让敌人放松、麻痹大意’?”

李素小小丢了个人的同时,倒也反应很快,立刻把“黄盖为什么没立刻中计”的种种可能性,基本上都罗列了出来。然后,招来徐庶张松等幕僚头脑风暴、开会讨论排查。

张松比较会做人,还没出主意呢,先安慰李素:“司空休要自责,天下岂有掐指一算、对敌军动向预测精确到每一天的神算之辈的?黄盖没有来劫营放火烧船,说不定只是他犹豫谨慎了。

我军继续演下去,对虎林港这边的围攻速度不疾不徐、不故意拖沓,但也不为了速取而不计伤亡,重型投石机该在陆上营寨部署组装的,全部照做。

这样算来,要水路并进攻破黄盖营寨,怎么也得准备四五天。如果他负隅顽抗、誓死坚守,以周将军目前探明的敌人一万水军来估算,再加上周瑜留给黄盖的陆路士兵,他再多死守三天也是可能的。”

张松先把对李素方依然有利的情况分析盘点了一波,让大家意识到还有时间,不求速灭黄盖。

另一旁的徐庶看李素表情也释然了些,没有再因为“敌人没有立刻中我的计”而有智力优越感受挫。他就借着张松的话头往下分析、说些有建设性的建议:

楚晚宁墨燃所有肉车微博截图 公车小说林蔓蔓

“司空,您之前一直说,周瑜如果留人断后迟滞、死守水寨不战。那么他们想活着水路回去的唯一机会,就是火攻突围。

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黄盖只是在等一个风更大、风声也大,便于他快速航行又遮掩其船队动静的夜晚。最好雨也彻底停了,便于把火箭这些放火兵器也用上。”

李素摇着折扇凉爽了一下心情,顺便也用折扇示意大伙儿挑重点讲,少客套少安慰。

梅雨已经连着三四天了,第一波大雨确实越来越小,在梅雨期里,也不是天天都下雨的,本来就有间歇。只是间歇期里,天气就又开始炎热,让李素都有些焦躁不耐烦:

“你们说得都对,刚才整理出来的思路都总结一下,凡是便于我们平稳地继续演下去、让黄盖坚定尝试水路突围决心的氛围,都保持住。现在咱就等个大风的阴天,再给黄盖一次机会!”

……

后续数日的情况,倒也没什么好多说的,李素才不会去“亲理细事、汗流终日”,关注部队的演技问题和日常作战。

这些是前方将领要关心的事情。

周泰的姿态,也变得越来越“贪功求战”,甚至在五月二十五这天、也就是黄盖被从水路包围后两天,周泰又对黄盖的水寨发动了一次水路登陆战尝试,也就是把船直接开进被砸破了缺口的虎林水寨航道、强行登陆。

这种尝试,当然也是被黄盖击退了——主要是李素一开始给周泰的任务就是监视,断绝黄盖与外界的往来,没让周泰出击,所以没给周泰留太多兵力。

李素的水军主力,这几天表面上看,是绕过黄盖直扑周瑜,如今已经把下游的南陵港水寨的长江江面一侧都包围了。

而且这个信息也是公开的,连黄盖也知道李素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真真切切通过水寨望楼的瞭望手,远远地影影绰绰看到李素那艘汉军中最大的五牙战舰、旗舰,航行通过了虎林一带的江面,往下游而去的。

黄盖的防守力量比北岸的李典强不少,水陆并御夹击周泰的纯水路进攻,当然还有余力。连带着听命于黄盖的曹军将领朱灵、路招都打出一点信心来了。

五月二十六日,梅雨开始后的第六天,终于等到了一个彻底无雨的阴夜。而且这个无雨,也不是说雨彻底下完了,而是梅雨时节向三伏天过渡的一个特征——

到了最酷暑的盛夏三伏天,也不是完全没有雨,只是都是短促的暴雨,一下子就下完了,因为云太小,集中某个位置下,风一吹把云吹跑到别处,原本有雨的位置雨就停了、原本旁边没下雨的地方就又突然开始下了。

江浙一带的人,都知道一句谚语,叫“夏雨隔牛背”,这个说法夸张,却也贴切地形容出了江南夏雨的特点:有可能隔了一头牛的背脊的面积,牛的左背对应的天空在下雨

楚晚宁墨燃所有肉车微博截图 公车小说林蔓蔓

,牛的右背却无雨。

黄盖今晚等到的,显然也是这样一个天气,不是突然没雨了,而是雨云的面积越来越小、从原先覆盖数郡的大雨,变成覆盖数县的小雨。雨云一吹偏,至少虎林港这地方就没雨了。

这让几天来一直忧心忡忡如履薄冰的黄盖,终于松了一口气。

当天傍晚,黄盖把朱灵、路招召集到一起,请他们喝了一顿准备出兵前的壮行酒,同时为二人讲解战机、勉励其信心:

“天助我也,跟敌军相持守战四天,周泰要是一开始就想好了水陆并进合围我,现在怕是我都得跑了。

但他偏偏沉不住气,看着太史慈甘宁在下游追击大都督、围攻大都督的主港,他在这儿监视我没机会立功。

结果举棋不定,把兵力精力白白浪费了一部分在水路独攻我虎林寨的无用尝试上,结果耽误了全局围攻的筹备速度。

所以,要破周泰,就在今夜,只要火攻突破周泰、让其大乱,我们就可以不用走陆路翻黄山后撤了,可以直接保住我们的战船、把周泰的截江巡逻船队斩为两截!全师而退!

而且临近月底,月黑风高,不比前几天、后半夜下弦月还很明显。今夜又能用火箭,又能用火船,风声还大可以掩盖战船破浪之声,月黑风高也能遮掩船队被远远发现的可能——今夜再不战,就只有弃船弃寨了。诸君随我努力,成败在此一举!”

很显然,黄盖心里早就憋着“火攻”的想法了,不是李素黑他、恶意揣测。

这也不奇怪,半年前那场孙策本人都战死的血战,说实话,东吴诸将输得最冤的就是黄盖了。

当时黄盖就不在场,被孙策分配固守江津到汉津一线的水上防线,外加承担汉水一侧的航道封堵任务。

所以,黄盖是稀里糊涂听说长江一侧主战场吴军惨败、大半覆没,然后他留在汉水航道的两万水军,也因为夏口这个河口被夺、被白白堵死在汉水里。最后弃船翻山走大别山区才逃回来。

冤呐!败仗根本不是他亲自参与的!他是因为主公和其他同僚拖累的!

黄盖心里也一直憋着一口气,这次周瑜让他断后时,说“必要的时候可以弃船走陆路、从虎林沿着秋浦河翻一段黄山撤退”,黄盖心里却一直有点排斥。

他更希望自己有机会、趁着一个夜晚,利用航速优势和突然性,突破周泰,全师而退!不但能带走船,士兵们肯定也能活下来更多,还不累不用爬山。

四个月前放弃战船翻大别山回到庐江的经历,太痛苦了!部队不擅爬山、又担惊受怕,全程疲劳行军摔死的士兵都有百人数量级,还丢掉了全部的船。

黄盖的内心,一想到要再爬一次黄山、像爬大别山一样爬黄山,就有心理阴影。

活下来也窝囊。

更何况,周瑜这几个月也不是闲着,周瑜也知道夏天东南风多、适合江东一方火攻,所以提前对火攻兵器做了很多优化改良。

火船,火箭这些自不必说,孙权军如今甚至也通过外形仿制、做出了土法的“飞火神鸦”——外观结构,主要是从之前跟汉军交战时,汉军射到吴军战船上的哑弹,来逆向模仿的。都已经被火药兵器痛揍过了,想到要模仿,这也不算开挂。

只不过,这种模仿有形无神,火药配方是化验不出来的,加上哑弹本来就是火药受潮才哑,所以吴军拿到的用于仿制的样品,本来火药都是板结状态了。

周瑜军中的工匠,拼死拼活也只是揣摩出了“汉军用的火药里面还有木炭硝石和硫磺”这个成分构成,但比例一无所知。

所以,以这个时代落后的化学,只要李素的生产环节不泄密,对方靠战场被哑弹射来逆向模仿,终究是模仿不出有明显爆破威力的火药的。

但是,这种火药要稳定燃烧、能够喷射气体推进,这两点已经可以做到了。所以吴人虽然弄不出水雷地雷、搞不了攻城爆破,但造造放火兵器和毒烟兵器还是做得到的。

周瑜走的时候,给黄盖留了一批这些装备。黄盖等的就是一个无雨的夜晚,让他的全部放火武器彻底大展神威。

是死是活干一波!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