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小说 宝书网

  • A+
所属分类:课件

此时大夫人的那张脸早就失去了以往的那种雍容高贵,有些扭曲,身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煞气。

二夫人那张脸同样难看至极,眸子里闪烁着不加掩饰的寒芒。

只有三夫人那张脸是正常的……当然,在李泽道看来,三夫人这一张脸其实也极度的不正常。

包括东皇灵儿以及东皇梅儿在内十一名核心子弟皆命丧这次雪宴,没能从雪域出来,东皇家族上下本应该被一种哀伤的气氛所笼罩才对。

但是你三夫人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丝欣慰,甚至还有一丝得意,这算什么?

大夫人跟二夫人也只有愤怒,只有不甘,看不到任何一丝悲痛,这又算什么?

李泽道打心底发寒,就觉得这座长年累月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庄园跟地狱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里似乎不存在任何亲情,只有冷冰冰的各种利用。

李泽道依旧一副在雪域之中严重惊吓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哆嗦着身躯分别对着三位夫人揖手行礼。

“大夫人,二夫人,母亲大人。”

大夫人跟二夫人皆眼神冰冷的看着这个在她们向来都当其是窝囊废,甚至还时常拿来嘲讽那个贱女人的窝囊废,依旧无法相信说只有这个窝囊废从那雪域之中出来。

他凭什么?

就凭他是窝囊废一个所以运气眷顾于他了?

三夫人满脸欣慰的看着自己儿子,说道:“好,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李泽道忍不住在心里诽谤,你妹的你什么时候对你那个窝囊废儿子抱过希望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甚至恨不得他赶紧去死,

三级小说 宝书网

免得丢你脸面。

三夫人又勉励了这个此时让她相当有面子的儿子几句,还用充满嘲讽的目光瞥了一旁的大夫人跟二夫人一眼。

大夫人跟二夫人那张脸再次扭曲了几分,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贱女人那张脸给抓破了才好。

素银轩的那几个强者自然不敢对大夫人跟二夫人无礼,但是他们却是敢用相当得意的目光看向落雪轩跟寒梅轩的强者。

此等得意眼神只是让落雪轩跟寒梅轩的那几个强者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立即拔剑杀人。

大夫人若是继续待在这里,那冷冰冰的地上怕是要多出几具尸体了。

东皇家族刚没了如此多的核心子弟,老庄主自然不允许山庄里在多出任何一具尸体,于是冷哼一声,拂袖走人。

二夫人深深的看了李泽道一眼,眸子里有着不加掩饰的杀气。

随后转身离开,更是加快了速度追上大夫人,并排跟大夫人走在一起。

破天荒的大夫人不过是扫了二夫人一眼,并没有任何排斥。

三夫人看着那两个贱女人离去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流露出可怕的寒芒。

看来这次雪宴的失利,这两个贱女人这是要狼狈为奸勾搭在一起了。

算了,这也无所谓。

小尘在这次雪宴上大放异彩,成为唯一一个离开雪域之人,父亲大人之后自会将荣耀令牌交到他手中。

而小尘还小,自然没办法保管好荣耀令牌,所以自是要将荣耀令牌交到她这位母亲大人手中。

一旦得到代表着身份的荣耀令牌,自己也将成为这东皇山庄的绝对掌控者。

到那时候,这两个贱女人不得老实的蜷缩在自己的窝里?

看着三夫人脸上浮现出的那一抹显得如此诡异的笑容,李泽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觉得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些。

三夫人看向李泽道,仿若变脸一般,已然满脸关切,柔声说道:“小尘你也累了,娘亲这就带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李泽道再次揖手行礼:“多谢母亲大人。”

……

二夫人竟然主动跟大夫人肩并肩走在一起,而大夫人竟然没有相当嫌弃的让其滚开,还相当主动的开口闲聊几句,两人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此等画面无疑相当的诡异,诡异到跟在大夫人以及二夫人身后的那些强者,都严重怀疑自己的眼睛怕是出了问题。

然后一时间还相当无措,各个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僵硬。

在以前,落雪轩跟素银轩彼此之间相遇时自是针锋相对,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两眼,你问候我爹,我问候你妈,就差打起来。

特别是落雪轩的人,仗着东皇圣君掌管着荣耀令牌,更是绝对霸道的存在,就比如之前的唐山,遇到寒梅轩跟素银轩的人,那都是直接往死里欺辱的。

现在,大夫人跟二夫人在那边姐妹情深,所以他们自然不能如同以往那样针锋相对,但是他们自认为不像大夫人跟二夫人那样,心急如此深沉,可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所以这些人的只能僵着表情,即便露出点微笑,那也是相当的吝啬。

“你们先下去。”大夫人摆了下手。

二夫人也摆了摆手。

于是这些来自落雪轩跟寒梅轩的强者皆微松了口气,赶紧离开这个让他们极度尴尬之地。

等这些闲杂人都离开之后,二夫人破天荒的对大夫人盈盈一礼,说道:“姐姐就如此容忍那个该死的贱女人如此的得意放肆?”

这一声姐姐叫得大夫人胃有些扭曲,着实被恶心到了。

该死的贱女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大夫人心里冷笑不已,却是淡淡开口说道:“妹妹不也可以容忍那个该死的贱女人放肆得意?”

说到“妹妹”这两个字,大夫人还加重了下语气。

于是二夫人也被恶心到了。

她淡淡一笑,说道:“我自是容忍不得,只不过在我心里,姐姐你才是这偌大东皇家族的掌控者,姐姐你都没说话,我自然也不好说啥。”

大夫人相当谦虚回应:“妹妹说哪里话?姐姐可从来都不是这个家族的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者,否则这山庄里又怎么会存在什么素银轩,什么寒梅轩呢?”

二夫人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僵,本想刺激一下这个贱女人,谁想反过来被她给刺激到了。

调整了下心情,叹了叹息说道:“谁曾想这么一个窝囊废竟然会是唯一一个从那雪域出来的?姐姐当日若是不出手帮那窝囊废提升修为,现在也没这么多事。”

大夫人显得如此心胸宽广的看了仿若小丑在那边做着挑拨离间举动的二夫人一眼,理所当然的说道:“小尘是他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半个儿子,我帮他不应该吗?”

“倒是妹妹你自始至终就当小尘是个笑话,好像有些不应该啊。”

二夫人面色再次一僵硬,看不出来这个该死的贱女人非但心肠恶毒,手段残忍,嘴巴竟也如此的利索。

之前还真是小瞧她了。

于是二夫人也不装了,冷冷道:“我咽不下这口气。”

大夫人抬头看着前方那纷纷落地的雪花,冷笑道:“咽不下这口气你可以去找她,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联手。”

二夫人冷冷道:“当然,你若是当真能容许那个贱女人今后在你面前耀武扬威,就当我没说。”

大夫人冷冷的回应:“你我还能改变父亲大人的决定不成?”

“你我自然改变不了父亲大人的任何决定,但是却是足以保证那个贱女人不敢在咱们面前太过放肆,即便荣耀令牌落入她之手。”

“妹妹,观雪阁的景致着实不错,你我一同去赏雪如何?”

大夫人发出邀请,那表情那语气,好一幅姐妹情深。

二夫人脸上流露出显得如此亲热的笑容,说道:“妹妹正有此意,姐姐请。”

“妹妹请。”

……

东皇别院。

东皇太一那双浑浊老眼看着青龙先生,说道:“你是对的,那个年轻人的确拥有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运气。”

就连最强东皇灵儿跟东皇梅儿也没能从雪域出来,但是他却是安然无恙的出来了,还是唯一一个,此等运气当真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青龙先生说:“对于他能离开雪域这件事,自始至终我都相当的有信心,甚至即便进入雪域的是我跟他,并且最后只有一个能够活着离开雪域,那么最后活着出来的,应该也是他。”

东皇太一微微摇头,他不理解青龙先生为何要如此看不起自己。

谦虚?

他问:“你以为他已经将那东西带出来了?”

青龙先生微微低头看着那水潭,一副鱼儿即将上钩的模样,极其淡然的说道:“我以为带出来了?”

东皇太一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就如此肯定?”

十二名核心子弟,只有他活着出来,东皇太一自然相当诧异,不得不承认青龙先生所挑选的这个年轻人的运气真的很好。

但是活着出来跟活着将那东西带出来,那是两回事。

在事先没有告诉他说要找到那样一件东西然后将其带出雪域的前提下,要找到那东西然后带出来,这种概率有多小?

甚至,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一件事情。

但是青龙先生偏偏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情,青龙先生此等想法,同样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在你我都不敢进入雪域的情况下,咱们只能相信他,不是吗?既然只能相信他,那便要完全相信他,否则这件事情就没有任何意义。”

这是青龙先生的想法,他向来都是如此。

他相信一个人,便会无条件相信他,而且无论受到何种干扰,他都不会动摇。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