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ssexotv极度另类 家庭乱

  • A+
所属分类:课件

在岩浆之间不断缩小的空间里腾转挪移,恰似在烧红的刀刃上翩翩起舞。

稍有不慎,一脚踏入岩浆的话,孟超就将落得灰飞烟灭,血肉和灵魂都焚烧殆尽的下场。

他的应对之策,是主动出击,暴露一个接一个“破绽”,诱惑起源武士在他计算好的落点,重重轰下岩浆。

用这种方法,精确规划起源武士的岩浆落点,以便于在岩浆之间,找到一条险之又险的逃生之路。

要做到这一点,当然极不容易。

他绝不能距离起源武士太远。

那样的话,起源武士绝不会轻易出手。

也不能规划太过宽阔的逃生之路,那样的话,起源武士也不是傻子,自然会在逃生之路上,再补上惊天动地的一锤。

是以,他只能将速度飙至极限,不断围绕起源武士打转,并且眼睁睁看着熊熊燃烧的战锤,呼啸落到自己头顶,在熊熊烈焰即将渗入自己头盖骨的缝隙之前,才进行疯狂的闪避。

距离最近时,火焰战锤上的火星,都要溅射到他的眼睛里。

图腾战甲的尖叫,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停息。

代表头盔、胸甲、臂铠和呼吸的部件,全都散发出极度危险的红芒。

各种急促闪耀的楔形文字,如倾盆暴雨般从孟超的视界上方滑落。

这意味着图腾战甲受到极度高温的侵袭,性能参数大幅下滑,不少部位已经失去了不断变化和自我修复的能力,即将被烧出一个个透明窟窿!

孟超隐隐能闻到自己的血肉,在滚滚发烫的图腾战甲下面,发出焦臭的气味。

每次极限闪避,都能感受到血肉撕裂,锥心刺骨的痛楚。

但他只能咬牙坚持,一次次引诱起源武士出手。

以便拖延时间,并且将对方调动到自己预设的位置。

这一幕看在冰风暴的眼中,就是孟超化作一名技艺精湛的傀儡师,将体型远远比自己更加庞大的战斗傀儡,玩弄于鼓掌之中。

有好几次,她都以为孟超即将被火焰战锤砸个正着,从血肉到骨骼统统化作岩浆。

但孟超却一次次从岩浆之间腾空而起,绕到起源武士身后,继续实施在冰风暴看来,和自杀无异的骚扰。

直到此刻,冰风暴终于认清楚了孟超的实力。

原本她还以为,就算这个自称“收割者”的家伙,来历再怎么神秘,他的战斗力也绝不可能比自己更强。

现在,冰风暴才知道,胜负乃至生死,取决于上百个不同的因素。

所谓“战斗力”,仅仅是其中之一。

就算自己在竞技台上,是百战百胜的王牌角斗士。

在真正的战场上,遇到“收割者”这种诡谲叵测的敌人,彼此殊死搏杀的话,最先倒下的那个人,绝对是她!

“这家伙……究竟是谁?”

冰风暴心中骇然,“无论是我以往接触过的,最神秘莫测的巫师,还是追逐了我和妈妈整整十年,猎杀过上百名巫师的守夜人,貌似,都没有他这样的手段!”

“冰风暴,我快要坚持不住了!”

孟超的喊叫,打断了她的思绪,“倒数三个数,竭尽所能,朝起源武士刺出你的冰锥,能办到吗?”

“能!”

冰风暴收摄心神,咬紧牙关,掌心满是晶莹剔透,冰寒刺骨的幽蓝灵能。

“收割者”如此强大,同时拥有双重力量的她,也绝不会被这家伙小看的!

“三!”

孟超猛地一缩脖子,火焰战锤正好从头盔上方划过。

虽然没有正中他的面门,却和头盔摩擦出了尖利的噪音,令头盔融化了大半,里面的头发也被燎着,一蓬蓬蜷曲起来。

“二!”

孟超向后腾空而起,躲过另一柄火焰战锤朝他胸口发起的致命一击。

岂料火焰战锤在半空中突兀地拐了个弯,仍旧狠狠撞在他的左肩上。

液态金属材料凝聚而成的左侧护肩,顿时被岩浆包裹。

为了避免岩浆从甲胄缝隙中渗透进去,烧伤里面的血肉和骨骼。

图腾战甲自动将熊熊燃烧的左侧护肩分解,弹射出去,保住了其他部位的安全。

但如此一来,孟超的左肩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立刻被数百度高温的灼热空气,燎出了一串串的水泡。

倘若在正常环境中,图腾战甲的其他部件应该重新液化,流淌过来,弥补左肩上的空洞。

但在起源武士的岩浆威胁下,孟超的图腾战甲已经损毁到了崩溃的边缘,自主修复机能,降低到了极限。

“三!”

孟超强忍头顶和左肩的剧痛,双腿骤然膨胀一轮,拖曳出了一连串的残影,躲开了起源武士的第三次轰击,一个鱼跃前滚翻,从两片岩浆之间,比头发丝粗不了多少的空隙里闪了过去。

“就是现在!”

他和冰风暴同时发出咆哮。

冰风暴的双手拖曳出了一片晶莹而瑰丽的残影。

图腾战甲由银白色变成了近乎透明的冰晶。

无数楔形文字从战甲内部浮现出来,化作一束束幽蓝色的光线,瞬间汇聚到了她的掌心和指尖。

伴随着十指飞快跳动,在虚空中绘制成了一座座玄奥繁复的古老符阵,起源武士的周围,浮现出了几十根巨大的冰锥。

唰唰唰唰!

几十根冰锥争先恐后,劈头盖脑地射向起源武士,撞在他流淌着岩浆的甲胄之上。

虽然这些冰锥没能贯穿起源武士的甲胄。

但连续十几根冰锥的自杀式攻击,却令后者的甲胄上流淌的岩浆,稍稍冷却下来,变成半固体,半流质的状态。

接下来的冰锥一根根撞击上来,顿时在起源武士魁伟如同堡垒的身躯外面,包裹上了一层越来越厚实的冰壳。

昔日的王牌角斗士,被今天的王牌角斗士,彻底冻住了。

就像是从一座黑黢黢的钢铁雕像,变成了一座华丽的冰雕。

冰雕里面,还封印住了一束束橘红色的光芒,透过冰晶的折射和反射,如同万花筒般灿烂。

一时间,片刻前还危机四伏,杀气腾腾的战场,却沉浸在美轮美奂的诡异平静中。

但这平静最多维持三次呼吸的时间。

事实上,冰风暴刚刚因为灵能透支而单膝跪地,开始大口喘息之时。

从微微闪烁着橘红色光芒的“冰雕”深处,就传来“咔嚓咔嚓,咔嚓咔嚓”的皲裂声。

冰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化作热气腾腾的白雾。

橘红色光芒变得越来越明亮,重新汇聚成了刺眼的岩浆。

当冰风暴开始第二次呼吸之时。

起源武士的十根手指,已经挣脱了冰壳的束缚,重新攥成比流星锤还要庞大的拳头。

眼看就要砸碎周身冰壳,重新恢复自由行动和杀戮的能力。

就在这时,孟超冲过十几臂的距离。

犹如龙威巨炮发射的列车炮弹,朝起源武士的胸口狠狠撞了上去。

这次撞击凝聚了他全部的力量。

灵磁力场在右肩之上,疯狂激荡和旋转,甚至形成了一圈好似陨石突破大气层,超高速摩擦,熊熊燃烧而成的弧形光圈。

轰!

饶是起源武士的身形比他庞大一轮,体重是他的三五倍。

但周身关节都被冰霜之力冻结,犹如砧板上的鱼肉般难以发力,仍旧被孟超撞得高高抛飞出去,落到二三十臂开外,砸出惊天动地的声浪。

当然,仅凭这样的撞击,不可能干掉起源武士。

反而,因为撞击导致周身冰壳的加速皲裂,令起源武士瞬间恢复了移动和杀戮的力量。

起源武士单膝跪地,被疯狂增殖的血肉顶得不断蠕动的甲胄下面,传来既轻蔑又残忍的笑声。

“这样是不可能干掉他的!”冰风暴叫道。

“我知道。”孟超冷冷道。

随后,朝起源武士弹出了几十道呼啸的破风之声。

那是他刚刚震裂指尖,从自己体内逼出的鲜血。

化作几十枚晶莹剔透的血滴,不偏不倚,正好弹到了起源武士周围。

直到此刻,冰风暴才发现,通过刚才一连串巧妙的骚扰,牵制和调动,孟超在不知不觉中,将起源武士的位置,引导到了背靠第三道关卡,“死亡射线迷宫”的边缘。

而当自己将起源武士暂时冻住,孟超拼尽全力的一撞,便将起源武士撞进了死亡射线迷宫的深处!

死亡射线依靠检测闯入者的生物信息来激活。

因为起源武士并不属于“闯入者”的行列,所以,就算他无意间跌入迷宫,也不会触发机关。

但孟超恰到好处地往死亡射线迷宫里面,激射进去几十滴鲜血,顿时令机关误以为,新的闯入者到来。

古代图兰人设置的死亡陷阱,立刻开始忠实可靠地隆隆运转起来。

成百上千束粗壮如同手臂的乳白色、幽蓝色、橘红色、墨绿色和深紫色的射线,先是精确命中了孟超激射进去的血滴,令几十枚血滴瞬间蒸发殆尽,连半个细胞都没留下。

随后,就一视同仁地命中了起源武士,在他如同钢铁堡垒般厚重的图腾战甲上面,溅射出了一朵朵无比瑰丽的毁灭之花。

--------

不好意思啊,各位兄弟姐妹,老牛白天一直在医院。

没大病,牙疼,牙疼并不是病,疼起来真要命,口腔科人又多,补牙什么的又挺细致,挺麻烦的,耽搁了整整一个白天。

好消息是两颗烂牙总算补好了,坏消息是发现有颗智齿也烂了,还是颗横着长的,医生说过几天还得去拔……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