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黑大佬的365天在线高清 长日光阴

  • A+
所属分类:课件

寂静的地宫中心。

中心处的矿石颜色绘成金色花朵。

犹如曼陀罗花。

在那金花正中,盘坐着两人。

左边那人,尖嘴猴腮,身骨消瘦,骨若精钢。

低着头,怀里横抱着一支乌黑铁棒。

行者。

自玄奘法师坐化,行者离开长安。

已经过去六年时光。

当时行者向苏大为告辞,说是要返回故乡。

苏大为以为行者是回西域康国。

谁知,眼下竟在巴颜喀拉地宫腹心,再见行者。

此番相见,心中一时百感交集。

他抱着聂苏,轻轻走上去。

以苏大为今时今日的眼力,自然一眼看出,行者正在深沉的入定中。

似在参悟某种“东西”。

踏入地上纹绘的图案时,苏大为心里便是一凛。

地上那好似坛城的繁复图案,隐隐有能量在流转。

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像是某种阵法。

又像是契合了某种法则,某种天地至理。

以苏大为如今的境界,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参透其中奥理。

抱着聂苏,在行者一侧轻轻坐下。

苏大为的目光从行者的身上,又转向另一边的那人。

老鬼,桂建超。

上次长安一别,鬼叔你可是说要回出生的地方,觅地潜修,以期渡过“末劫”,也就是寿元大限。

但眼下,却在这苯教圣地里再见鬼叔。

莫非鬼叔你出生地在苯教吗?

苏大为起先想笑,但渐渐的,却笑不出来了。

如果鬼叔在这笨教圣地是巧合。

那行者呢?

为何两人不同时间离开长安,却都在这里出现?

都在入定中?

他们在参悟什么?

苏大为眼中星芒闪动,似是从眼前的一切,捕捉到某种玄妙的因果线。

不断回溯,不断追忆。

如果。

如果行者的故乡不在康国。

如果鬼叔的故乡,真的就在这巴颜喀拉山呢?

苏大为紧了紧怀里的聂苏,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寒意。

许多习以为常的事,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在线高清 长日光阴

一瞬间发生颠覆。

从当年在长安见到行者,苏大为就知道行者很强。

那时的他,还看不出行者的修行境界。

所以,苏大为也从未想过。

行者的身份。

玄奘法师身边怎么可能有异类?

但是以今时今日一品大能的眼光,行者他,分明是《百诡夜行录》排名二十,天产石猴。

五行为庚金之属。

天生神力,善幻巧。

有灵眼精眸,能看透人心。

与排名二十一的无支祁,以及幻灵,皆为猴妖属。

大意了啊。

从没想过行者师兄你,居然是诡异。

玄奘法师当年知道你的真身吗?

苏大为忽然一震。

他留意到,行者与鬼叔桂建超身上,都落着厚厚的灰尘。

行者身上更厚一些。

那些灰尘都连成蛛网般的尘丝了。

而在行者身上,有几处竟生出了蘑菇。

在这深入地下千百丈的地宫中,寸草不生,但竟有真菌孢子可活。

苏大为笑不出来。

他忽然想到,行者身上这些痕迹,说明桂建超来的时候,行者便已经是这般模样入定。

而鬼叔身上的灰尘,说明他也在这盘坐许久了。

那恐怕不是一天两天,而是经年累月的保持姿势不变。

闭死关?

这是苏大为第一个想到的。

但是有什么样的理由,令两个诡异中的大能,时隔多年,同时出现在这里,又同时做出闭死关的举动?

苏大为先前不敢打扰二人,但此时再也忍不住。

将自己的神识放出去。

先是扫过行者身体。

再扫过桂建超。

然后心神再次大受震动。

行者的身体,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犹如顽石。

死了?

桂建超的身体同样生机断绝,枯如朽木。

盘坐在这地宫核心的两名诡异大能。

全都死了。

只有两具躯壳,满身尘埃。

怎么回事?

怎么可能!

行者的境界,早就是异人三品。

怎么会突然死在这里?

鬼叔也是三品境界。

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

苏大为的心不断下沉。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泛起。

这地宫,似乎有些不对劲。

地下这金花图案,莫非……

嗡~

地宫似发生微微震鸣。

地下那朵巨大的金色曼陀罗花,突然旋转起来。

犹如盛开的金莲,层层绽放。

那种旋转,仿佛带着整个空间一齐转动。

令人头晕目眩。

旋转越来越快。

地下繁复的花纹似乎化为电影,一幕幕闪现。

金色花朵,不断绽放,犹如某种神秘的门户渐渐打开。

将人心神吸入。

苏大为隐隐有一种明悟。

如果自己的意识不断沉没。

魂魄都会被这妖异金花吞下去。

很可能招致如鬼叔和行者一样的命运。

“醒来!”

苏大为一咬舌尖,低喝一声。

一品真仙,言出法随。

出口成咒。

澎湃的真炁猛地张开,笼罩整座地宫。

飞旋的地宫纹绘,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按住。

硬生生停住。

空气里,隐隐听到某种破碎之音。

金花破碎。

苏大为诧异发现,面前的空间,像被打破的镜子。

一块块金色碎片脱落。

如脱掉了一层外壳。

还是方才的地宫,还是方才的繁复纹绘。

七彩的矿石颜料,布满整个石室。

金花图案上,盘坐在地,怀抱铁棒的行者,与面容枯瘦,两眼闪动着宛如鬼火幽光的桂建超,一齐向他看来。

“阿弥,你怎么来了?”

“小苏她怎么了?”

两人脸上的诧异掩饰不住。

言语中透着关切。

“鬼叔,行者师兄,你们刚才有没有发现……”

“发现什么?”

行者与桂建超一脸迷惑。

似乎根本没注意到,苏大为险些被金花吸入。

或者,方才是苏大为一人受到金花的影响,产生幻觉?

苏大为眉头微微皱起。

神识犹如大海潮汐,不断扫过整个石洞。

那曲折往复的地宫甬道。

细密如蛛网蚁穴的地宫布局。

完整的呈现在他的脑海中。。

“阿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桂建超眼中更添疑色。

看向小苏时,脸上闪过一抹担忧:“小苏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对。”

苏大为缓缓收回自己的神识探查,向着桂建超苦笑道:“鬼叔,你也看出来了?”

“废话,小苏是我看着长大的,她的身体我还能不清楚吗?”

“鬼叔,你这话说的……”

苏大为一时无语。

“让我看看小苏。”

桂建超身子一抖,抖落肩上头上的灰尘,隔着数丈远,一伸手。

那手臂忽地延长,三根枯瘦如鸟爪的手指,搭向聂苏手腕脉门。

手指眼看要搭上聂苏手腕。

苏大为的手突然伸过来,一把将其抓住。

“臭小子,你这是做甚?”

老鬼怪眼一翻。

眼瞳中冒出幽幽绿芒。

“鬼叔,你的腿是断了吗?”

苏大为突然一句话,噎得桂建超两眼翻白。

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臭小子你咒我?”

“如果你腿没事,为什么不能站起来,走过来?”

苏大为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扭头看向行者:“还有行者师兄你,好像也不能起身,对吗?”

这话一出,行者与桂建超脸上一齐大变。

那是一种惊骇、震怒,与被人戳破心事的恐惧。

吱吱吱~~~

不知名的尖叫声。

从桂建超的嘴里发出。

从行者的嘴里发出。

尖利的,仿佛在咒骂。

苏大为眼中亮起血红戾气。

握着老鬼手爪的手轻轻一翻:“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怪物,想暗算我,统统去死。”

狂怒的真炁化作无边无际的大海。

整座神女峰在一品大能的怒火下,剧烈颤抖。

山头积雪不断崩落。

印证这可怕的异人之威。

地宫深处。

随着具象化的巨鲸张口发出怒吼,如潮水般的音波,不断轰鸣震荡。

四周的景物再一次发生折叠扭曲,直至崩碎。

所有的颜色,所有的画面,如潮水般退去。

苏大为的心,也不断沉入海底。

地宫。

没有什么地宫。

没有什么瑰丽繁复的彩矿纹绘。

只有一个粗糙简陋,怪石嶙峋的石窟。

当中一个大大小小石碟排成的圆阵。

这是巴颜喀拉山传说中的“杜立巴石碟”。

此时苏大为正抱着小苏盘坐在中心处。

而在他对面,方才端坐着行者与桂建超的位置,此时只有两具骸骨。

这两具尸骸不似人形。

也不是诡异。

似人非人。

身上披着一些衣料。

早已腐朽不堪。

化为丝丝缕缕的碎布挂在骨头上。

蜷缩的身子,看上去并不太高。

生前大概只有一米四上下。

怪物?

不。

苏大为猛地记起,关于巴颜喀拉山中石碟与矮人的记载。

杜立巴石碟。

后世他的灵魂,记得关于这个传说。

传闻在上万年前,曾有外星异物降临在巴颜喀拉。

从飞行器中走出一些矮小类人生灵。

后来招揽当地原始部落,为他们做事。

并给予报酬。

再后来,那些小矮人便不见了。

巴颜喀拉山中只留下一些矮小的骸骨,神秘的石碟,以及光怪陆离的壁画。

在苏大为来的那个世界里,有不少关于石碟的传说。

有的说前苏联做过实验,说那些碟带着磁性,写着信息。

有的说在特定频率,那些石碟可以跳舞。

但是后来这些石碟因为战乱散秩了。

再也没人见到石碟的真正模样。

但是苏大为见过。

上一次在巴颜喀拉山,他与安文生取过一个石碟。

一直放在家里,参悟不透。

后来,石碟似乎成了聂苏的玩物。

苏大为曾数次看到聂苏把玩。

不过这东西,他参悟多年,也没看出有什么蹊跷,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说起来……

聂苏好像就是从接触这石碟,才开始昏迷?

苏大为心头一动。

手掌一伸,从聂苏袖中内绣的口袋里,摸到了那枚石碟。

这石碟就像是一枚圆玉,中间有孔,上面绣以星图。

有日月和看不懂的星辰图案。

据说后世中原人所佩玉璧,便是仿石碟的形状。

叫苏大为来看,这石碟更像是唐镜。

大小也正好一手抓握。

他原本以为,小苏是因为失去唐镜,把此物当做唐镜在手里盘玩。

石碟入手,一种凉意沁入肌肤。

同时某些若有若无,奇怪的波动,也被苏大为捕捉到。

那是一种声音。

这石碟上,仿佛记着古老的韵律,有人在耳边呢喃。

那是法则?

是规则?

还是记录着某种上古的秘密?

苏大为心神猛地注入石碟中。

过去,他不是一品大能,许多东西无法参透。

但是现在不同。

他是当世最强的存在。

站在生灵顶点。

精神意识汇聚在石碟上时,耳中听到卡嗒一声响。

那是,开锁的声音。

空间产生波动。

好似有一扇看不见的大门被缓缓推开。

不是错觉,确实有一扇门。

门那边的世界,就像是镜子。

镜中的画面——

赫然是盘膝而坐,抱着铁棒的行者。

枯坐如禅的老鬼桂建超。

还有……

苏大为看到了自己。

他看到自己,正抱着聂苏,坐在金花图案上。

一股毛骨悚然之感,从后背升起。

他打破了方才的幻像。

幻像之后,是现在看到的,疑是外星人的骸骨和石碟排成的阵。

于是联想到聂苏手里的石碟。

将一品大能的神识注入后,发现这石碟疑似钥匙。

打开了隐秘的空间门户。

但这镜像一般的世界里,他却看到了自己与聂苏。

孰真?孰假?

如果我是真的。

那镜像那一面,是谁?

就在此刻,他注意到,镜子里面的行者和老鬼,肩膀一抖,肩头灰尘簌簌抖落。

两位诡异大能醒了。

这一切,就宛如方才的翻版。

更匪夷所思的是,镜子那边的自己,突然转头看过来。

好像“他”的视线,能穿透镜子,看到这边。

卡卡卡~~

空间里,传出一种机括和锁芯转动的声音。

好似那看不见的大门,彻底打通了。

另一头镜像中的苏大为,目光与这边的苏大为交汇。

轰~~

两股洪流汇聚成涡漩。

镜像两边的空间,在这瞬竟融合为一。

苏大为怀抱着聂苏,只觉得自己身体好似多了些什么。

他的真元散布身周。

心中万分警惕。

但神识扫过全场。

全骇然发现,整个空间,又回到方才那绘满繁复矿色颜料纹绘的地宫。

两个空间,重叠了。

这种体验,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但做为后世人,苏大为脑中在这一刻,竟想到了某种解释。

平行空间?

平行世界?

很难理解。

但是达到一品大能之后。

时间与空间,并非绝对唯一。

时间在某种程度上,对大能来说,只是空间的延伸。

无数个时间,就有无数种可能,无数的平行空间。

犹如切片面包。

“阿弥,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苏她,怎么了?”

刚刚苏醒的老鬼叔和行者,一脸关切,一齐向苏大为看过来。

贼你妈。

纵是一品大能,此刻也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

这要换一个人,只怕已经被弄成精神分裂了。

但是苏大为身为一品,天视地听扫过整个区域,已经可以确定。

这一次,是真的。

眼前的行者和鬼叔不是幻觉。

当然,方才看到的那些“东西”也不是幻觉。

在地宫之中,已经多出排成一圈的石碟。

还有那两具似人非人的遗蜕。

“空间重叠?”

苏大为喃喃自语。

“阿弥,小苏到底怎么了?”

桂建超振衣而起。

掀起一股尘埃。

行者在那边,嘬唇一吹。

咻地一声。

所有的尘埃被蚀骨金风吹灭。

消逝无踪。

苏大为看在眼里,再一次确认,眼前两人是真的。

他没急着回答,而是反问:“先回答我的疑问,行者师兄,还有老鬼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行者轻抚铁棒,眼中金芒闪动:“我不知道他是何时来的,当年法师圆寂,我便回到这里。”

“这里是哪里?”

苏大为继续追问。

这个问题,有些无稽。

这里是哪里?

不就是巴颜喀拉山?

不就是苯教圣地?

苏大为明知如此,却问的很认真。

“这里。”

行者向苏大为深深看来,眼中若有两团火焰跳动:“这里是……灵山啊。”

佛在灵山莫远求。

灵山只在汝心头。

人人有个灵山塔。

好向灵山塔下修。

四句偈语,依稀回荡在苏大为耳边。

有些熟悉。

他猛地记起,那是玄奘法师圆寂那日,在嘴边吟出的偈语。

“行者师兄,我听不明白,请指教。”

苏大为坦然承认。

虽然自己在境界上已是一品真仙。

但对于行者所说,此地是灵山,依然参悟不透。

他所知道的灵山,是沙门佛陀想像中的理想国,幻想的西天佛门世界。

也是传闻《西游》中,师徒四人最后取经的地方。

行者用铁棒轻轻点地,站起身道:“法师生前说过,灵山,是人的初心之地,这里是我出生的地方,便是我的灵山。”

呃……

原来是这个意思。

苏大为一时无言。

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个佛陀灵山,没什么惊天大秘密,就……也还行吧。

“行者师兄,你说,你是在这里出生?”

苏大为突然意识到不对。

做为石猴的诡异大能,为何会在苯教圣地中出生?

桂建超轻咳一声:“不止是他,老夫也是生于此。”

苏大为心中一震。

他的瞳孔微缩:“老鬼叔,你也是在这座山里出生的?为何?”

他记得《百诡夜行录》上曾记载,诡异者,禀天地阴气而生,乃至阴至邪之气汇聚。

桂建超脸上露出讥讽之色,似乎是猜到苏大为在想什么:“你看过《百诡夜行录》吧?你以为,那书是谁写的?”

谁写的?

自然不是诡异写的。

就像是人类不会写出人类图录,猿猴不会写猿猴百科一样。

所谓行录,那是一种生灵,对另一种生灵的记录,一种高高在上的俯瞰。

“所谓诡异禀天地之气而生,不过是人族无知附会。”

桂建超伸出枯瘦的手指指了指脚下的金花图案:“我与行者,还有千千万万诡异,就诞生在这山里,就在此洞中。”

“怎么诞生?”

苏大为感觉信息太多,纵是他的头脑也有些混乱:“难道都是像行者一样,从石头中生出来的?”

这话出来,行者和桂建超都向他投来古怪的目光。

老鬼手指了指四周:“你看看四周。”

行者也道:“不要用肉眼,擦亮眼睛好好看。”

不用肉眼,便是用心眼。

苏大为缓缓闭上眼睛。

而代表阳神的眼睛,在头顶上方,猛地张开。

金光闪烁。

阳神之阳,如万丈光箭,透过四周。

层层叠叠如蛛网般的地宫,在这双眼睛的照耀下,纤毫毕现。

我和黑大佬的365天在线高清 长日光阴

隆隆隆~~

整个地宫,整个神女峰,都似在微微颤抖。

仿如活物一般。

神女峰山顶。

那座沉寂破败许久的苯教大庙,随着山峦积雪一起颤抖起来。

伴随着一阵簌簌剥落之声。

大雄宝殿上,丰饶佛祖手拈佛印,面上金身开始一块块剥落。

被灰尘堆积的大殿四周,那密密麻麻,排列成阵的佛龛,也不断的下泻着灰尘。

不知过去多久。

佛龛上的灰尘散尽。

以阳神心眼看世界的苏大为,心中一震。

那佛龛上所供。

哪里是什么罗汉菩萨。

分明是……

诡异!

一个个奇形怪状的诡异,层累相叠。

充满着大雄宝殿。

而正中的那尊丰饶佛祖相。

金身脱落后,露出下面的脸,乃是一只血色妖瞳。

腾根之瞳!

苯教大雄宝殿上供佛祖,真身,乃是腾根之瞳。

四周罗汉菩萨,全是诡异!

这一瞬间,苏大为真有一种求佛上灵山,结果错入了小雷音寺。

参拜佛祖,结果错拜了黄眉老祖的感觉。

“所以,苯教和你们诡异,是什么关系?”

苏大为阳神再扫地宫。

已经发觉,这地宫看似简单,实则有无数重叠的空间,累加而成。

说人话就是,若用排在地上的石碟,以某种方法,有可能打开平行空间。

犹如乾坤内藏,又或者是须弥小世界一般。

苏大为的力量隐隐可以触摸到空间那一层。

已经感知到,每个空间里,都有不同的情状、法则。

甚至有几个空间里,似乎堆满了妖卵。

当年倭国神道教苦苦追索的“圣卵”,原来就来自于此。

难怪圣女雪子,前几年会跑到蜀中四处查探。

圣卵,即妖卵,即为诡异之卵。

可是这卵,又从何而来?

不可能凭空出现在这圣地地宫里吧?

许多疑问,盘踞在苏大为心头。

但他顾不上问那些,而是问出一个自认为最关键的问题。

“行者师兄,鬼叔,我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腾迅在哪?”

腾迅?

桂建超的眼中陡然爆出幽幽绿芒。

几乎同一时间,行者的眼中,金芒乍闪。

“你为何要找腾迅?”

桂建超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阴沉。

听不出喜怒。

但那绝不是一种正常状态。

苏大为抱紧聂苏,向着桂建超露出一个无奈的笑:“鬼叔,明人不说暗话,聂苏的事,你难道不清楚吗?”

“若说不清楚,那是在骗你。”

桂建超肩膀一塌。

背脊佝偻起来。

他剧烈咳嗽数声,抬起头来,眼神透着某种幽微和隐秘试探:“你知道些什么?”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苏大为抬头看了看上面:“既然苯教所供的不是佛,而是诡异,既然佛陀可以是腾根之瞳,那么,圣女,也可以是……腾迅吧。”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