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12一13videos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 A+
所属分类:课件

“官爷!”

竺赖谦卑的点头哈腰,凑上前去,摆出乖顺姿态,解释道:

“我们是去半月城做生意的,请问有什么事?”

那名守卫拎着一根长矛,冷冰冰的问道:

“路引呢?拿出来!”

路引.......竺赖愣了一下,半月城距离此地只有四十里路,往来不需要路引,只有超过百里之遥,行人和商队才需要出示路引。

而路引是城主府签发的。

竺赖这支商队是伪装的,根本得不到城主府签发的路引。

见竺赖沉默,那名拦路的守卫目光变的锐利,而边上三名守卫冷冰冰的望来。

竺赖心里一凛,回头看了眼露出紧张之色的同门,谦卑的笑道:

“这,这事儿我可没听说过........为何去半月城也需要路引?”

他是乞丐出身,天生就会点头哈腰,用卑微的姿态讨好人是职业技能。

那名持锐守卫很满意竺赖的态度,解释道:

“这是上头的规矩,不要问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知道。

他的回答,反而让竺赖松了口气,因为他刚才想的是——莫非我们中出了叛徒!

把大乘佛教迁徙的事举报给城主府。

要知道大乘佛教徒人数众多,总有不愿意东徙的,自身不想离开西域,又不愿意看到别人走,心态扭曲之下,把所有人都举报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大乘佛教上层许诺,对留在西域的信徒采取不抛弃不放弃的做法,并鼓励留在西域的信徒继续传教。

这一定程度上安抚了信徒。

但竺赖是乞丐出身,见惯了人性的丑恶,第一时间就怀疑师门遭遇背叛。

好在看起来,似乎是别的事?

“官爷,能否行个方便。”竺赖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悄悄递到守卫手中。

“混账东西!”

守卫大怒,训斥道:

“我们是忠于城主的勇士,城主府的命令,就是我们的信仰。”

竺赖想了想,忍痛又摸出三锭银子,毕恭毕敬:

“官爷,您看.......”

那守卫想了想,沉声道:

“佛陀说过,佛不会让信仰祂的人困顿,想来城主也是。”

他看向身后的三名守卫,问道:

“你们说对吗。”

三名守卫脸色严肃的点头。

疏通关系后,竺赖松了口气,转头吩咐道:

“出发!”

商队得以顺利出城,在城外坑坑洼洼的官道上缓缓前行。

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每一个人都脸庞都焕发着光彩,就像奔赴新的人生。

西域禁止大乘佛法,他们便去中原,去土地肥沃的中原传播他们的信仰。。

同一时间,在西域的各大城邦、国度,都有类似的队伍离开自小生活的家园,奔赴荒野,奔赴信仰。

他们就如同一条条细流,向着大海汇聚而去。

..........

阿兰陀。

琉璃菩萨站在山巅,俯瞰着山脚密密麻麻的人流,西域但凡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差不多都来了。

圣山脚下的平原,扎着一顶顶泾渭分明的帐篷。

“山海关战役结束后,我佛门气运便如烈火烹油,如果能融合神殊,佛陀将是九州最强的超品。”

身后传来难分男女老幼声线的声音。

少年僧人穿着袈裟,双手合十,信步而来。

“即使不融合神殊,佛陀依旧是最强大的超品,只要西域的气运不损。在我看来,佛陀镇压神殊头颅,因此沉睡五百年,反而错过了很多机会。”

琉璃美眸空灵,嘴唇丰润性感,她的肌肤白皙细腻,与肤色粗糙的西域人大相径庭。

广贤菩萨叹息道:

“那可是半步武神啊。”

佛陀创立禅武双修体系,为的是什么?

先成超品后成半步武神,那便是真正的天上地下无敌手。

只是中原人族出了一位儒圣,把九州所有超品尽数封印,彻底打乱佛陀的计划,逼祂不得不另辟蹊径。

而后便诞生了神殊这个不受控制的“分身”,再之后,为了让计划重回正轨,佛陀分尸封印了神殊,原本打算先消化神殊的头颅........

“半步武神不死不灭,便是超品,也只能封印,难以杀死。”广贤菩萨又叹了口气。

顿了顿,他与风华绝代的琉璃并肩俯瞰,望着平原上难以估量的庞大信徒,挑起嘴角:

“无论如何,我们都比蛊神、巫神快了一步。

“对了,听说许七安出海了?”

琉璃菩萨微微颔首,“他既没有杀死伽罗树,那么就只剩出海这个机会。可惜那只远古神魔早就先他一步吞噬了海外神魔后裔。

“此行注定是徒劳无功。”

广贤闻言,顺势东望,笑道:

“待佛法大会之后,便一举吞下大奉。”

话音落下,阿兰陀响起了悠扬高亢的钟声,一声声回荡在天地间。

阿兰陀山脚下的平原,一位位信徒走出帐篷,望向圣山,然后,他们不约而同的原地盘坐。

不管男女老幼,纷纷盘坐在地,双手合十,露出虔诚的神色。

“当!”

空灵悠扬的钟声回荡于信徒们的心中,响在了每一位听闻者的耳畔,仿佛能洗涤他们的心灵,带来对生命最真切的感动。

对佛陀最虔诚的信仰。

广贤和琉璃不再废话,各自盘坐。

主殿方向,伽罗树盘坐在广场上,他的声音伴随着钟声,回荡在每一位信徒耳边:

“自开天辟地以来,七十二万三百六十八年,无人成佛。佛陀之后,三千四百九十一年,亦无人成佛,佛陀便是唯一,是三千世界唯一真佛.........”

信徒们默默听着,虔诚祈祷。

渐渐的,伽罗树的声音在他们耳畔,变成了似有似乎的诵经声。

起先,他们是默默的听着,再后来,他们不知不觉的跟着诵经声一起念诵。

于是,天地间便回荡起宏大的梵音。

梵音不绝于耳,带着莫名的力量,牵动着每一位西域信徒的心,牵动着这群象征着西域上流社会人士的心。

没有人注意到,雄伟高大的阿兰陀,似乎活了过来,像生物那般被赋予了生命。

..........

“法不传六耳,您稍等!”

许七安扭头,扫了一眼魁梧高

tube12一13videos 今天拍照识图了吗

大,鬃毛微霜的龙人,以及他身边娇美动人的女王珍珠。

“你们俩先离开这里。”

他以神念传音,把自己的想法灌入两位神魔后裔的识海。

怒浪岛主和鲛人女王对视一眼,没问原因,顺从的跃入海里,“噗通”两声,消失在波涛中。

许七安再看向九尾狐。

后者秀眉倒竖,凶巴巴的瞪着他。

许七安就说:

“国主可以留下,监正,她是自己人。”

监正恍然大悟:

“哦,已经成为你的红颜知己了?”

难道在你心里,我是个风流好色之人?我说的是情谊,出生入死的情谊.........许七安觉得监正对他一定有什么误解。

九尾狐扭过头去,“啐”了一口。

等怒浪岛主和鲛人女王游远,许七安撑起一道气机屏障,隔绝声音的传播。

接着,他和九尾天狐在船头排排坐,看向监正。

监正没看他们,招了招,把太平刀摄入手中,一边观察着它,一边说道:

“要消化那道门,还需要些时间。”

许七安顺势提出心里的疑惑,道:

“为何我看到的是刀!”

监正笑呵呵道:

“因为你是武夫。”

武夫怎么了,武夫吃你家大米了?!许七安没好气道:

“别卖关子,把话说清楚。”

怼了监正一句后,他心里灵感喷涌:

“这就是武夫和所有体系不同的原因?”

监正笑着点头:

“原因之一,待会儿我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

许七安接着问道:

“那把刀,就是你说的门,在我的感知里,它固然神异,却不足以让神魔发狂吧。另外,融入了它之后,太平刀会有什么变化?”

监正抚摸着太平刀,道:

“拥有这把刀,你才有成为守门人的资格,它是守门人的武器。

“你说的对,它现在确实失去了最核心的能力,因为第二次大劫和第一次大劫是不同的。”

果然是这样,我猜的没错.........许七安正要再问,边上的九尾狐拿尾巴抽了他一下,怒道:

“废话太多了。”

她不想听许七安废话,她只想听监正说大劫的秘密。

许七安当即保持沉默。

监正盘腿而坐,太平刀横在膝前,缓缓道:

“在说大劫的真相之前,我要问你们一个问题。

“你们觉得,何为天,何为地?天是怎样的,地是怎么样的?”

一言不合就搞哲学,我只知道何为孝,何为爱.........许七安侧过脑袋,望向了九尾狐:

“监正考你呢!”

.........

PS:下一章要填坑了,思虑好久,决定先断在这里。因为填坑要连贯,不能断章。这样你们看着才有意思。

PS2:推荐一本书《仙狐》,作者:流浪的蛤蟆。挺有意思的一本书,我看过了。

不过这书名总让我想起仙葫。书荒的大佬可以取看看。

另外,打更人应该是这个月完结了。

喜欢大奉打更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