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 A+
所属分类:课件

明昭抿嘴笑,“这是又出了第十三属相?”

周承颐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若非顾忌着人多眼杂,都忍不住要抱抱她了。连说出的话都这般俏皮,勾的人心痒痒。不能有扎眼的动作,只能用手指在她掌心刮了两下。

明昭被挠的痒痒,抬头看他,“有话对我说?”

周承颐看了看四周,这里也不会是说话的地方啊!“那个,大齐的使团已经快到齐都城了。”

明昭哦了一声,“行程够慢的!比着来时,人有没有少?”

就是想知晓吴韵珊还活着没有。

这才几天啊,竟是连个名字都懒得挂在嘴边了。

周承颐道:“肯定是少了的吧!听闻临近都城的时候,遇到了劫匪,马当场受惊,车跟着翻了不少。就算是公主也没有得到上天的庇护,摔断了腿不说,一张脸都摔烂了。”

明昭倒吸了口凉气,脚步顿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承颐哥哥知道的可真清楚。说得这般详尽,好像亲眼目睹了似的。”

周承颐扯动唇角,“我有眼线跟着他们呢!所谓的送佛送上天,为了防止他们去而复返,我不能不派人盯着他们啊!”

明昭道:“那承颐哥哥派去的人可都冷心肠的,那么惨烈的现场,都没有站出来英雄救美呢!”

“那肯定不行。一旦跳出来,岂不是暴露了行踪?”周承颐抬手摸了摸鼻子。

“究竟是不是承颐哥哥做的?”明昭干脆舍弃了绕弯子,单刀直入的

骑蛇难下(双)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问。

周承颐脸上绷不住,笑了起来,“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明昭小小的叹气,“你这也太冒险了!那可是大齐的地界,而且还是靠近都城了,万一……”

周承颐将食指压在她的唇上,“没有万一的。又不是我亲自去做的,你别瞎担心。齐境之内,虽然战事歇了,但是山匪还是横行作乱不断的。放心吧!我心中有数,之所以等他们靠近了齐都动手,为的就是让齐帝有苦说不出。哪怕明知道是我做的,也是抓不住我的把柄的。山匪是真的山匪,我不过是让人怂恿着引导了一番。”

明昭拉下他的手,“为了我才对李婉妙出手的?”

周承颐道:“已经晚了三年动手了。”

明昭心下感动,“以后不许再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去冒险了。你是瓷器,她是瓦罐,跟她碰什么?”

就算他不出手收拾,李婉妙这次回去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跑一趟北地,奔着和亲来的,却没把自己推销出去,灰溜溜的回去,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

还是项羽霸气,无颜见江东父老就举剑自刎了。

周承颐低笑,“好!”

他就是心里憋了口气,不出不快。

李婉妙虽然还活着,但往后余生却是生不如死了。

至于崔雅纯却是被劫匪掳走了的,老崔家怎么处置这件事也是可以预见的。因为牵扯到崔氏,还是不要说了的好。

明昭狐疑的看着他,“你可别敷衍我啊!”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周承颐一脸的委屈,“啊,对了!先生的那个侄女倒是活着,发生了那么大的变故都顽强的活着,生命力可真够顽强的。”

明昭深感意外,吴韵珊当时摔得那么重,这一路上颠簸就算遇上了劫匪都能够活着,简直可以说是奇迹了。

转又一想,真的是她生命力顽强吗?

依着吴韵珊的骄傲,得知自己从此大小便失禁的瘫痪了,难道不该一心求死吗?所以,就算不因为伤痛而死,也该自己把自己了解了才对。

还是说,不是她不想死,而是

骑蛇难下(双) 全高清录播系统直播

想死死不了?那可就悲催了!有时候死并不可怕,活着才是折磨。

吴韵珊这般,已经是得到了报应。就是不知她心心念念的魏世子,见到她这副样子,还会不会对她心生怜惜了。

明昭反握住他的手,还稍稍用了些力道。

“怎么了?”周承颐盯着她的眼睛看。

明昭冲他笑笑,“就是觉得有你在身边真好!赶紧走了,再不走,等着我干爹拿笤帚赶你吗?”

她知道他在背后为她做了许多,心中除了感动,都不知道怎么回报他了。

好在还有以身相许。

周承颐厚脸皮的笑,“若是可以,我可真想留在你家过年。”

越来越没有个正形了。

明昭干脆推着他往外走。

进入冬月下旬,天愈发的冷了。后院的水塘都可以踩在上面溜冰了。

若非必要,明昭是一步也懒得出门。崔氏更是免了她的晨昏定省,勒令她一门心思的准备嫁妆。

明昭觉得自己那绣荷包还勉强的手艺,实在拿不出手,便干脆撂了针线,一心为学院筹谋。

周承颐来接她去别院,她是真的舍不得屋里的火炉。但要是不去吧,又生怕那家伙半夜来爬墙头。

镇北王府的马车里,宽敞而舒适,尤其是当中还放了个小巧的炭炉。

明昭坐进去后很是惊奇,“就不怕有什么安全隐患吗?”

车子里不是木头,就是皮子和布料。

周承颐道:“没看到是放在瓷盆里的吗?除非马车翻车,不会有事的。”

明昭道:“我都听干爹说了,虽然天寒地冻的,但别院那边的工程也是没有停的。有着凤凰学院的先例在,悠州学院这边无论是教舍还是宿舍全都比照着那边来就是。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藏书阁一定要大,要气势十足,最好能建成天下第一阁,囊括了天下间所有的藏书。”

周承颐嗯了一声,“理想比较远大。”

明昭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承颐伸手,将她拉坐到自己腿上,哈着热气问:“有没有想我?”

明昭觉得半边脸都被他哈热了,不肯先低头的反问:“那你有没有想我?”

两天前才见了面,她去王府见岳氏的时候,他就巴巴的找来了。所以,婚前不相见的规矩在他这里完全行不通。

周承颐道:“我每天都在想,婚期怎么就那么远?”

满脸的幽怨,恨不立娶的脸原来是这样的!

喜欢我在古代当团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