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采潭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 A+
所属分类:课件

“队长……”

在这一幕发生的时候,壁虎猛得转头向陆辛看了过来。

陆辛也正看着那边的热闹,若有所思。

韩冰看了陆辛一眼,快速道:“那个男人穿着白衬须,遮住了领子上的纹身,应该不是走正路子的。他说太躁了,应该是因为失眠,女孩的歌声会让人听起来感觉安静,能对精神形成一定的镇定作用。但是他情绪已接近失控,反而把这种安静,联想到了另一个方面……”

壁虎双手撑在桌子上,低声道:“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再不动手女孩要吃亏了……”

韩冰看了壁虎一眼,道:“你没有发现另外一件吗?”

“嗯?”

壁虎不满的说着,猛一转头,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在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将抱着吉他的女孩摁在了桌子上时,周围的人纵然迟钝,但也有不少人注意到了这边发生的事情,表情愤愤的看了过来,甚至还有人直接摸起了酒瓶。

但没想到,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发着疯时,他同桌的人都不阻拦,还笑的前仰后合。

仿佛看到的不是同伴在欺负一个小姑娘,而是看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

他们的笑声,无形之中,居然也影响到了其他人。

旁边桌子上,有表情木讷的人,静静坐着,脸上忽然也露出了笑容,然后越笑越大声。

笑声像是有某种强烈的感染力,更多的人跟着笑了起来,还有的跟着起哄。

在这种哄堂大笑的场合里,那些一开始表现的有些愤愤不平的人,也渐渐的迟疑了。

在这种大笑的人群里,他们感觉自己好像成了不正常的一个。

于是,他们手里的酒瓶子慢慢的掉在了地上,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末了,连那个被一脚踢倒在地上的小男孩,也目光迷茫的看向了周围的人,他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渐渐的,仿佛被笑声淹没,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痴傻的笑容,越笑越开心。

他甚至拍起了手:“咯咯咯,好玩,姐姐加油……”

画面顿时变得疯狂且病态。

一看受人欺负的女孩,仿佛成了一场热闹,他们大声笑着,拍着手,起着哄。

甚至要围着他们跳起舞来。

而那个摁倒了女孩的白衬衫男人,则在这种笑声里,越来越亢奋。

……

“因为睡眠被夺走,他们的意志,思维,都受到了大幅度的削弱,自身的理智本身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再加上他们无节制的饮酒,甚至还有可能用过黑草,所以他们非常容易受到周围人的影响,就像是没有了防火墙的电脑一般,随时爆发出病态的无意识的狂欢……”

韩冰低声说着:“换句话说,这座城,已经是精神污染的天堂……”

“他们内心里的狂躁情绪,本来就需要一个渲泄口,所以,那个女孩,就成了祭品。”

“……”

陆辛听明白了韩冰的话,望着那片癫狂的人群看了过去。。

这时候,他看到的是那个呆呆傻傻,跟着人群欢呼的小男孩,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现在这不重要吧?”

壁虎已经站了起来,转头看向了陆辛,道:“队长,咋办?”

陆辛先是看了韩冰一眼。

韩冰点了下头,道:“若是以完成任务为首要原则,我们这时候就不能做暴露身份的事。”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顿:“但是……”

没有说下去,目光轻轻落在了陆辛的身上。

“我们确实是过来调查这个城市受到的污染的,任务自然是很重要的。”

陆辛明白了她的意思,若有所思,轻声道:“但我总觉得,这事好像比任务重要……”

说着,他轻轻向壁虎点了点头。

壁虎听着呆了呆,忽然就兴奋了起来,“嗖”一声站起,快速的叼了根烟在嘴上。

笑道:“队长,需要打到什么程度,给个标准。”

陆辛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慢慢道:“我也不太懂,我很少跟人打架的,不过……”

他点了下头,笑道:“总之你是不能吃亏的。”

“好来!”

壁虎顿时大喜,十指交叉,狠狠一掰,噼啪作响。

“哎……”

韩冰急忙提醒:“他们这时候多少状态都有点不正常,你下手也记得留情呀……”

“不正常?”

壁虎奇怪的看了韩冰一眼,笑道:“这话说的,就跟谁正常似的……”

说着话,已经“嗖”一声跳了过去。

他浑身充满了干劲,走起路来,短距离内,居

李采潭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然和人奔跑着差不多。

明明中间还隔了好几张坐满人的桌子,但他身子一扭就穿了过去,几步来到了那个抓着女孩头发

李采潭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的男人面前,伸手一勾,胳膊从这个男人双手中间穿过去,揽着女孩肩膀扶了起来。

那个醉熏熏的男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趔趄着退了两步。

再看时,壁虎已经将女孩拉到了自己身后,还将一张五十元的纸币塞进了她手里。

“小妹妹,看到那边没有?”

他弯着腰,脸上挤出温柔的笑容,指向陆辛:“我大哥爱听唱歌,去他那里。”

女孩不知所措,脸上还满满都是泪痕与酒液。

那个被壁虎挤开的醉汉则反应了过来,忽然暴怒:“你他妈是哪个啊,敢过来抢?”

壁虎转身,抄起了他桌子上的酒瓶子,反手闷了下去。

“我是你爹!”

“呯!”

瓶碴四溅,男人喝骂的声音也消失了,过了好几秒,才有殷红的血液流了下来。

周围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就连周围酒客吵嚷的声音都消失了。

“王八蛋,敢动手……”

看到那个男人额头上殷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时,他桌子上的同伴,才意识到自己人挨了打。

顿时纷纷暴怒的起身,掳袖子的掳袖子,抓酒瓶的抓酒瓶。

他们都有些醉意,大脑更是浑浑噩噩,无论什么反应,看起来都比正常人慢了两拍。

但壁虎可不慢,一步走到了桌子前面,两只手快的几乎看不见。

“啪啪啪啪……”

飞快的将桌子上的瓶子、杯子,抓了起来,向着他们脑袋上一人来了一下。

于是,这一桌刚刚站了起来的人,也都懵了,顶着玻璃碴站在原地,头上鲜血慢慢流下。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突兀,壁虎的动作也太利索了一点。

一桌子上五个人,都被打懵了,周围的人也像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定在了当场。

挨打的人鲜血一直在往下流,他们也忘了擦,很快流的满头满脸,看起来触目惊心。

周围的人大都是怔了一会,然后有些迷茫的醉眼,才忽然看到了这五个鲜血流满头脸的人,效果就跟迷迷糊糊一睁眼,忽然看到一个鬼脑袋一样,忽然就有人尖叫了起来。

“哗啦啦……”

一个人的尖叫引发了一群,无数人清醒了过来,眼睛里的血丝瞬间加重。

被打的人也嗷一声反应了过来,忽然破口大骂,迷迷糊糊的就向着壁虎抓了过来。

而他们这种切牙切齿,拼命向着壁虎围着冲了上来的人模样,居然也影响到了其他人。

纷纷抄起了酒瓶,向着人群中间的壁虎和那个小姑娘打了过来。

刚才那种影响仍然存在,壁虎的出现,像是打断了他们的狂欢,成为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浑球们,既然睡不着,那就给我醒醒……”

壁虎也是异常的彪悍,迎着四面八方向自己拿过来的折凳还有酒瓶子等等,先是一个转身,将卖唱的小姑娘护在了身体下面,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然后双手用力向前一推。

小姑娘身不由已,居然被他异常精准的推过了人群,跌到了陆辛的桌边。

“事情闹大了……”

韩冰起身,将小姑娘扶住,快速的拉到了桌边。

与此同时,红蛇也刚刚回到了座位上,怀里却抱着那个被疯狂人群淹没的小男孩。

小男孩还在疯狂的拍着小手叫好,仿佛还在因为自己的姐姐受欺负而开心。

红蛇悄悄在他大腿里子上拧了一把。

于是这个小男孩很快就从狂热的叫好,变成了号陶大哭。

“确实闹的有点大了……”

陆辛看着这一场群架迅速的蔓延,无数人被打倒在地,踩的吱哇乱叫,头破血流。

心情莫名变好了些,笑着向韩冰道:“但没关系。”

“壁虎是蜘蛛系,应该吃不了亏。”

“……”

韩冰不知道说什么,有些无奈的看了陆辛一眼:“你就宠他吧……”

也就在这时,那个疯狂的人群里,居然有人还没放过这个卖唱的小姑娘。

嗷嗷叫着,挥舞着手里的酒瓶子冲了过来。

他们的脸上,都有着因为长时间缺觉而形成的疲惫苍白,又有酒精发挥涌现的红晕,眼睛血红,肌肉扭曲,再加上那充斥着兴奋与凶狠的表情,看起来简直就跟恶鬼一样。

卖唱的小姑娘已经被吓的哭都哭不出来,抱着脑袋大叫起来。

“唰!”

韩冰站了起来,顺手提起了一把折凳,抡圆了胳膊狠狠甩了出去,将冲在了最前面的一个人砸倒,然后身形半转,伸脚低踹,穿着硬底皮鞋的脚就踹在了第二个人胫骨上,对方“嗷”一声惨叫就扑倒在了地上,她动作不停,脚尖迅速的地上一挑,一个酒瓶飞在了空中。

她随手接过,将第三个人砸倒在地。

动作干脆利落的解决了对手,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坐了回来,迎着陆辛惊讶的眼神,她也有些不好意思,道:“无意识狂欢,有可能表现出好的一面,也有可能表现出坏的一面。”

“具体要看这些人内心的本质。”

“这座城市里的人轻易的就把欺负一个小女孩当成了狂欢,说明他们还是坏的居多。”

“所以,壁虎先生说的也没错,他们确实该教训的。”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