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妃小说 与鸭共舞

  • A+
所属分类:课件

王城巨壁吊桥入口,这是城区通往王宫的唯一通道,已经彻底被国王亲兵「御前侍卫」戒严。

迪妮莎作为首席御前侍卫,正在此处督职。

说是督职,其实就是别人干活,她在摸鱼。

此时,迪妮莎正在阴影处站着,以手扶剑,看似身形挺拔毫不懈怠,实则是发挥了自己的专属能力——站着睡觉。

睡着睡着,耳边突然传来呼唤:“嘿。”

迪妮莎脑袋一点,惺忪地睁开眼,迷糊地摸了摸后脑勺,看清来者后笑道:“呦,斯汀,许久不见,你的白头发又多了。”

斯汀刚从巨龙栖台

黛妃小说 与鸭共舞

下来,带着雷格诺姆的人通过检查哨,他跟迪妮莎握了个手,问道:“洛娜这几天乖吗?”

迪妮莎故意卖关子:“你猜小龙崽乖不乖。”

斯汀:“我猜不乖。”

“那不就是了~你女儿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迪妮莎伸了个懒腰,没好气地笑道,“小龙崽这几天脾气大着呢,忙里忙外,跑东跑西,有事就冲我发火,没事也冲我发火,我都快被她骂自闭了。”

斯汀拍拍她的胳膊,打趣道:“有事冲你发火,那是你真的惹到她了。没事冲你发火,那说明你在她心里有地位,她发自内心把你当自己人,才会毫无保留地对你展露情绪。”

“那我还真是谢谢她啊...”迪妮莎被斯汀整无语了,她往身后的王宫方向一指,“好了,你快进去吧,等着你去开会呢,别让国王等急了。”

斯汀反叮嘱道:“你也是,人到齐后立刻来会议现场,别睡过头,在全体会议迟到可不像话。”

迪妮莎靠着墙打了个哈欠,随手在空中挥了两下,示意知道了。

...

王宫内部,主会堂外围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戍卫此处的都是御前侍卫,没有任何其它军团的兵员,这些国王亲兵都是万里挑一的精锐,鹰隼般锐利的眸子不停扫视着周围,搜寻任何可能出现安全隐患的地点。

参与王国全体会议的议员都是各方实权人物,王室大臣、行省总督、精英贵族...不容有任何闪失。

斯汀刚进入会堂正门,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斯汀大人。”

斯汀看了过去,回以礼貌的微笑:“蓝贤大人。”

蓝贤·赫奇,当今多古兰德「王之右手」,赫奇家族魁首,在政坛上总领国事,对国王直接负责,可以在特殊时期代施号令,见右手如见国王,地位与斯汀平起平坐。

而在炼金领域,蓝贤同样是个奇才,他是第6序列的「大师级」炼金术士,不仅掌握着所有记录在书籍上的炼金术,且凭自身学识探究出了大量存在于上古时期的未知炼金术。

当初,那把从轮回者身上获取的巴雷特M82A1,正是由蓝贤在「群星堡」领衔破解。

蓝贤是一位面目和善的长者,今年虽然已经64岁了,但看上去依旧容光焕发,他身穿纹绣赫奇家族金雀标志的炼金长袍,走上来和斯汀用力握手,笑着说:“分别许久,新年大宴也没时间赶来,我以为得明年才能见到你了,想不到会在这种机缘下相见。”

斯汀叹声说:“这可不是个好场合,你我都明白王国全体会议的意义,我宁愿我们是在哪个酒馆喝酒时遇上了。”

“斯汀大人这么说,莫非是嘴馋了?等会议过后,一起找间酒馆喝两杯?”斯汀身后传来浑厚的笑声。

斯汀眼中的笑意发生了某种微妙的转变,但确实还在笑,他转身和来者握手撞肩,微笑说:“爱德华总督,小女这次在薄暮城给你添麻烦了吧?”

爱德华以手扣胸,语气恭敬:“怎么能叫添麻烦?您是没看见令爱有多勇猛,我都不敢冲锋的场合,她直接二字龙语镇住雷萨克哈尔执政官,提着剑就朝天外来客冲去。还好最后有惊无险,她没受到什么伤害,不然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斯汀大人了。”

“好了,这些令人心悸的往事,就先别提了。”斯汀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也不客气,带头向内场走去,“走吧,别让国王陛下久等。”

内场会议堂已经坐满了人,来自各地各家族的议员们此时都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他们看到斯汀等人入场,纷纷起身,行注目礼。

爱德华坐到了主会议台前的第一排座位,和同级官吏并列,地位更高的斯汀和蓝贤则是走上台,在国王珀修斯的左右手位置入座。

国王陛下上一次与自己的左右手汇聚一堂,恐怕都得追溯到前年的新年大宴了,让人不禁感慨时光荏苒。

斯汀和蓝贤刚想向珀修斯问候,珀修斯直接抬手打断,示意无需多礼,他默默注视着台下交头接耳的议员们,眯起深邃的眼睛,说:“废话就免了。在全体会议开始前,关于奇诺这件事,我想先私下听听你们的意见。”

斯汀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颔首说:“我正要说这件事。国王陛下,如果可以,请允许我在这

黛妃小说 与鸭共舞

次全体会议上保持沉默,我只做旁听,不参与任何议论或表决。”

珀修斯侧目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斯汀:“您应该知道,奇诺行政官是我弟弟雷萨克哈尔一手提拔上来的,我的女儿洛娜又和奇诺走得很近,这里面牵连的关系与我纠葛甚多。为了不影响表决的公正性,我申请沉默。”

珀修斯什么都没说,只是面无表情用手指在桌上点了两下,以示默许。

斯汀:“谢陛下。”

珀修斯扭头看向蓝贤:“你呢?蓝贤,你不会也要学斯汀保持沉默吧?那一会台上可就只有我能说话了。”

蓝贤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说:“奇诺行政官和我并无牵扯,我自然会为国王陛下分忧。但具体情况我现在了解得不多,我还是想等会议上复盘完毕后再做表态。”

“两个老狐狸,嗯?一个要沉默,一个不肯现在说,怎么都变得这么畏缩?”珀修斯各看左右一眼,冷声说,“当年跟我征战的时候,你们有什么话都直言不讳,现在是怎么回事?怕我?还是怕奇诺·凡·海尔辛?”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