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课件

“什么,战场附近决河了?”

第五伦带着河内、魏郡兵方追至元城以东,便惊闻此讯。

他毕竟在新秦中、魏郡与黄河亲密接触过几年,不会问出“春天枯水期怎会决河”这种话。

黄河是条怪脾气的河流,不可以常理揣度,第五伦让管理河渠事务的技术型官员杜诗统计过它闹腾的次数,发现两百年内,一共有九次大的泛滥。

除了一次是楚汉之际季节难以确定外,其余八次,呈现春、夏、秋、冬各两次的平均分布,由此可见黄河有多么“作”。

秋水时至,下雨大涝时它泛滥决口,深冬之际,在下游比上游偏北的河段,凌汛期偏北先冻上,偏南后冰封,上游的水过来时,下游已经形成冰坝了,于是往往河水漫滩,河边几里的人都得跑。

第五伦回想起当初在新秦中初见凌汛时的壮观景象,黄河冰线如土黄色幕布上划开的蜿蜒刀痕,清晰明快。从堤岸向河中望去,朵朵盛开的巨大莲花冰团已不见踪影,竖立插塞、犬牙交错的零碎冰块霸占了整个河道,冰盖被水流顶托抬高。有些冰块尖利如剑、有些冰块大如房顶、有些不堪拥挤的薄冰已经爬堤上岸。

“开春时就更了不得了。”

经历过类似场面的人,想起那情形都哆嗦,这时代水流量较后世稍大,冰封的黄河水位起码抬高了一丈之巨!融化时,上游已经滔滔不绝,分解的冰块随河水向下流动,但下游还冻着,冰块受阻上爬下插,大量堆积形成冰坝。但这大坝却不可靠,在炎炎烈日照射下,在温暖春风抚慰下,仍在不断崩塌。

“若是融化较慢,那就是‘文开河’,顶多淹没沿岸几里。无知无觉,往往第二天觉得冷,推开门发现,一里外的数百亩农田已盖在冰水下,麦苗全毁了。”

“而若是春日天气好,温升得高……”

就比如今年,才一月中下旬就颇为暖和,也没有倒春寒的情况。

“那就是武开河!水鼓冰开,冰水齐下,冰摧浪涌,冲堤溃坝,势不可挡!”

今日发生在东武阳县境内的,便是“武开河”,那一带河流南北走向,又有一个向东的大转弯,最容易形成冰坝。

而等傍晚时分,第五伦率军靠近战场时,场面已经惨不忍睹。

一路上最先遇到的是“溃兵”,他们都是耿纯麾下的冀州兵,刚平定了幽州的叛乱,又匆匆南下参战,与赤眉遭遇,本以为捡到了大军功,不曾想却遇到了这种事。

听说早上决河时,河边冰坝积冰如山,直插河底,水无去路,暴涨如沸,漫溢而成灾,短时间内就席卷岸边十余里土地。

这谁顶得住?他们的建制全散了,师找不到旅,旅找不到营,三五成群聚拢,寻觅了柴火,团团坐在一起取暖。必须尽快将衣裳烤干,否则到了晚上更加难熬,有的人还受了伤,因为逃得慢了点,被水追上,虽然没被卷走,但冰块撞到腿上像刀割一样,留下了深深的伤口,正在哭爹喊娘地嚎。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劫后余生的侥幸,同时再不肯靠近大河半步。

再往前,当第五伦登上稍高的小丘,目光所及,只有一片冰冷死寂的世界……

冰凌所到之处树木被冲倒,房屋墙垣被推平,有的地方重又冻上了,一具具僵硬的尸体,一张张凝固的面容泡在冰水中,其中有冀州兵,也有赤眉军,交战双方都在自然的袭击下,遭受重创。

正在忙碌安排搜救和收拢军队的耿纯也颇为狼狈地过来请罪,还没开战,他们就损兵折将。

第五伦只对他道:“在新秦中时有一句话,伏汛好抢,凌汛难防。凌汛决口,河官无罪,汝只是凑巧赶上了,何罪之有?”

新秦中,也就是后世的宁夏一带地广人稀,没有堤坝,如今黄河改道,远离了战国诸侯和汉朝修的堤坝,下游千里河道,也再无限制,母亲河发起飙来越发肆无忌惮,防不胜防啊。

“此乃天灾,不是人祸。”

“对我军,对赤眉而言皆如此。”

第五伦瞪了那几个还想将这件事说成是“此乃天灭赤眉”的家伙,这舆论可得把握住了,别搞到最后,各种野史里给他扣一个“以水代兵”的黑锅。

“赤眉也损失惨重。”

耿纯禀报道:“彼辈遭逢大水,也散作一团。”

大水来的时候,赤眉、魏军都跑一块了,为了争夺稍高的屋顶、小丘打作一团,最后又仓促停手,恍若蛇鼠挤到了一个洞里,等危险过去后才反应过来,再度交战,但都是散乱的狗斗,魏军靠着甲兵优势,基本都能占上风,被俘者、投降者不计其数。

勉强算是惨胜,可若是真正面交战,耿纯有把握将损失压到最低,可这大水一冲,冀州兵起码减员一到两成,心疼啊。

“陛下,这些俘虏,如何处置?”

自去年冬天的敖仓大战后,赤眉俘虏已经成了让魏军将率颇为头疼的对象,一旦被俘动辄数万,又特立独行惯了,不像一般流贼容易整编,养着又浪费粮食,可要全杀了吧,也不太好……

于是就只能派兵看着,听说洛阳的战俘营已经遍地开花,今日起码又逮了上万,未来可能还会抓住十万几十万,这又该如何处置?

第五伦的想法,今日也有了点小小的变化,沉吟许久后,说道:“天灾无情,但吾等毕竟是人。”

“且先收拢着,予自有计较。”

等耿纯他们退下后,第五伦一个人站在小丘上,感受扑面而来的寒意,以及那些混在冰水里,已经分不清究竟是魏兵,还是赤眉的尸骸,越看,眼睛就越是模糊。

好歹是惨胜,但为什么他如此愤怒?为什么他如此难受?

因为习惯了有一个强大国家将一切天灾都挡住的现代人,将很多事情当成了理所当然,几乎忘了,霜雪、凌汛、洪涝、瘟疫,是五千年文明史里,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的天灾,绝大多数时候,绝大多数邦国,能做的事有限,不过是躺平等死而已。

帝王将相,自以为组建了强大的军队,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天不怕地不怕的草莽豪杰,张口闭口“席卷天下”。可在河流颦眉发怒时,却一起丢盔弃甲,原形毕露,渺小的人类啊,在自然的洪流下,不堪一击!

风呜呜地吹,仿若大河在放声嘲笑。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小说完整版

反贼、豪强、皇帝?在这滔滔大河面前,不过是一群孱弱的可笑小虫!

第五伦就这样在上面站了许久,也不知想了些什么,耿纯倒是匆匆过来向他报喜。

“陛下,城头子路,抓到了!”

……

城头子路是在一片残存的里闾屋顶上被发现的,遭到逮捕时,他只愣愣地捧着手中的傩面,没有做出任何反抗。

仿若一场凌汛,就把这个坚持与第五伦斗争数年,百折不挠的汉子,脊梁骨都冲断了。

他戴着沉重的镣铐,举着木制的桎梏进入第五伦的行在大帐,魏军的校尉对这个反贼唾骂不已,他们多是冀州豪强出身,可没少吃城头子路的亏,对他喊打喊杀的人更不计其数。

城头子路恍若未闻,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步入帐内后,却见里头灯火通明,身材不算高的第五伦正穿着一身便服,负手看着墙上的地图,身边只有几名郎官和亲卫陪着。

“城头子路,又名爰曾。”

“大河赤眉统帅。”

第五伦回头打量着城头子路,本以为他会抬头怒目而视,骂声不绝,可城头子路却面色晦暗,一副等死的架势。

第五伦遂摇头:“本以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却如此无精打采,遭此大败,汝莫非是服输了?”

“败?”城头子路终于有了点反应,冷笑道:“我深入魏郡,烧了沙麓,满获粮食而归,若非运气不好,遇到开河,遭大水所冲,冀州兵又算得了什么?”

第五伦道:“既然如此,予今遣汝归营勒兵,鸣鼓相攻,决其胜负,负者皆杀,汝可愿与?”

这下城头子路不再嘴硬了,他本就是知道正面打不过才跑路的,赤眉也听说魏皇没有大肆屠俘的习惯,过去被抓的人,干几年苦力就能重新当编户齐民,他城头子路倒是没有生念了,又何苦拖着兄弟姊妹们一起死呢?

于是只闭上眼道:“既然为汝所擒,要杀要戮随意,休得多言!”

第五伦笑道:“你城头子路亦是善将兵之人,能与文渊将军纠缠许久,足见不凡,就此丧命多可惜,予还想用汝及大河赤眉,替予对付大敌呢。”

“哈哈哈哈。”他说得如此直白,让城头子路大笑起来:“第五伦,汝虽逼死了迟妪,但也将魏地治得不错,以至于吾等深入后,连穷苦之人亦不愿加入,本以为乃是帝王里的佼佼,不曾想,却如此可笑。”

他咬牙切齿道:“汝欲以我为刀,替汝去打樊巨人?还是吴王刘秀?休要假装慈悯,汝等这些满心只有帝王霸道的所谓英雄,不过是想将赤眉当成刀,去一点点消磨殆尽罢了!”

第五伦却道:“你却是料错了,予最大的敌人,并非樊崇、刘秀、公孙述。”

当然,王莽就更不配不上了,第五伦甚至连派人“造谣”田翁真实身份的欲望都没有。

“今日观此凌洪,予算是明白了。”

“予之大敌,天下之大害,便是黄河!”

这话是吼出来的,带着今日目睹种种的愤慨与不甘。

城头子路颇为惊诧,却听第五伦道:“予审讯过几个被俘赤眉三老,听彼辈说了迟昭平与你的夙愿,汝等皆是沿河灾民,为河患所迫,最初多半指望新室朝廷治河赈济,但等来的却是愈发繁重的杂税,不得已而反。”

嘴上天天喊着要改天换地的王巨君,这个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在黄河决口面前原形毕露,直接顺势躺平,这是第五伦最鄙夷他的地方。

彼时彼刻,恰逢此时此刻。

第五伦道:“汝等遂深恨新室,以为毁了沙麓,就能让大河平息怒意,如今沙麓已毁,王莽宗族坟庙尽隳,然大河又如何?安分了么?”

丝毫没有,黄河用一场突如其来的凌洪,彻头彻尾地嘲笑了赤眉的愚昧和天真。

原来,他们只是为了一个虚假的谎言而努力,如今一切落空,城头子路也垮了,甚至连提刀再战的念头都没有,只想一死了之。

“先前说你大败,并非指为予所败。”

“而是说,汝等为河所败后,就要甘心做安安溺鬼了么!?”

第五伦的话,一句句撞在城头子路胸膛上,让他死寂的心重新跳了起来。

“皇帝,指望不上。”

“神仙,亦对汝等死活无动于衷。”

“怎么办?”

“怎么办?”城头子路若是知道,他也不必如此绝望啊!他们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包括残忍地将童男童女投入河中祭奠河伯,俯首祭拜,求她别生气了,但黄河从未听过,依然我行我素,自从决口改道后,没了限制,几乎年年都在闹。

“还有一个办法!”

第五伦道:“既然古有大禹治水,近有汉武瓠子堵口,河水未必不可治。”

“爰曾,城头子路。”

“汝等祸乱魏郡及河北,罪孽沉重,百死不枉,但如今有一个让所有赤眉将功赎罪,活下去,甚至能回归家园的机会。”

第五伦向他伸出了手:“予与王莽那直接归降绥靖于河的庸君不同。”

“大河泛滥十数年,毁良田无数顷,害灾民数百万,因此而死者不可计数,予深恶之!”

“予不相信什么圣人降世,拯救万生,只有靠吾等自己的双手,才能让她重新安分。”

“予欲以大河赤眉为长缨,一起缚住这条‘黄龙’!势要让她从天下之大害,变成天下之大利。”

这就是第五伦在小丘上,对黄河说的话。

没错,我们是虫子,个体永远渺小,永远无法征服自然。

但我们也有生存的权力,宁做奋臂螳螂,也要在汹涌大潮中挥舞双臂挣扎!

人类的制度、文明,也在这一次次挣扎中螺旋向上!一点点升阶超越。

“古有后羿射九日,舜帝除四凶,周公驱猛兽。”

“今人,岂能不如前人?”

第五伦的话,掷地有声,让城头子路有那么一刻,也只有一刻,恍惚觉得,眼前这位,可不就是那降世的圣人,是赤眉一直盼着的救世主么?

“予在此,代受苦受灾的天下万民,对黄河,传檄宣战!”

……

PS:晚上有两章。

喜欢新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