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最新版在线 网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课件

行动计划初步拟订之后,组织参与行动的人就各自忙起各自的事。

水无怜奈要回去,继续去电视台上班,顺便安排12月3日当天对土门康辉的采访。

基安蒂和科恩两人看土门康辉的照片也好,看土门康辉的采访报道也好,需要确认好脸和体型,同时,也要了解狙击地的情况、当天大致的天气情况。

琴酒和伏特加去行动有关地点巡游,确认周边情况,安排人手去负责安全。

池非迟去接了贝尔摩德,两人去确认行动所需的东西,包括紧急撤离时有可能用到的炸弹、销毁痕迹需要的汽油等东西,安排人去筹备、布置之后,两人还要易容换张脸去悄悄查探一遍,确定不出问题。

除了水无怜奈,其他参与行动的人都很少落单,再加上在外面以一部分暗号沟通地点信息,最大程度避免有人泄密。

一天各处跑的行动确认后,池非迟送贝尔摩德到指定地点,回杯户町119号休息。

第二天一早,池非迟早起准备去晨练,卧室外圆形大厅的传声器

天堂最新版在线 网全文在线阅读

被打开。

“拉克……”

听到机械音,池非迟停了脚步,看向摄像头的位置。

“基尔说最近似乎有人在她家附近盯着她,冲野洋子委托毛利小五郎帮她调查,暗杀行动在即,她的状况很重要,我想知道,她跟毛利小五郎以前有没有联系?”

“我以前没发现他们有电话联系或者碰面,”池非迟假装考虑了一下,“如果我谎称提前从九州回了东京,跟他们偶遇,应该可以找借口参与调查,趁机监视他们,不过……”

“那就不必了,”机械音道,“九州的手机发售会今天上午才开始,既然你对外说去九州了解发售会,这个时候出现东京、说提前回来,会显得很可疑,无论基尔还是毛利小五郎,都有可能怀疑你的身份和目的,你继续去确认情况吧。”

池非迟点了点头,见传声器的红色显示灯熄灭,继续前往模拟格斗训练场,开启这一天的晨练。

不去掺和,这也正是他的想法。

这一次水无怜奈会出事,连带着毛利小五郎也会被怀疑,他这个时候掺和进去,等出了事,他也有可能被怀疑上。

所以,就算没有这个理由,他也会想其他办法,避免参与毛利小五郎这次调查……

……

日卖电视台。

水无怜奈传完给那一位的邮件后,才下车走出了停车场。

冲野洋子等在停车场外,笑着挥手,等水无怜奈到了近前,伸手挽上水无怜奈的胳膊,“毛利先生他们已经在电视台的食堂等了,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水无怜奈笑了笑,垂眸回想着自己有没有错漏的地方。

她对组织说的有人骚扰她,是事实,但她不至于没法解决那个难题,真正让她头疼的是另一个问题——她的弟弟已经多次往电视台打电

天堂最新版在线 网全文在线阅读

话,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找过来,一旦被组织发现,他们可就危险了。

利用这个骚扰事件,让她弟弟那个傻小子注意到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先让她弟弟去接触毛利小五郎的话,毛利小五郎作为名侦探,在她弟弟遇到危险、或者她为了隐藏真实身份不得不做出一些残忍的事的时候,那个名侦探应该能够护住她弟弟。

那个孩子单纯又善良,曾经作为警察的毛利名侦探肯定愿意伸出援手的。

当然,她也会想办法配合的。

她也没别的办法了,组织盯得太紧,而她这时候接触名侦探的可疑指数,低于接触警察,低于瞒着组织偷偷跟神秘人物见面。

再加上她确实有麻烦,在接到冲野洋子电话后,她已经跟那一位说过前后原因,那么……

“你怎么了啊?”冲野洋子到了食堂前,发现水无怜奈在走神,有些担心,“最近是不是那个恶作剧门铃没休息好?”

水无怜奈回神,笑着道,“没有啦,在见名侦探之前,我想该提前想好怎么说,毕竟是那种小事……”

“被人骚扰已经不是小事了,要是不重视的话,对方会越来越猖獗的!”冲野洋子正色提醒着,推开食堂餐厅的门,探头看到坐在一张桌前的毛利小五郎、毛利兰、柯南三人,拉着水无怜奈上前,“毛利先生!”

“这边!”毛利小五郎笑眯眯抬手回应,等冲野洋子和水无怜奈到了近前,打量着水无怜奈,“咦?我记得你是那个常出现在星期天晚间新闻的……”

冲野洋子介绍道,“是啊,她就是主持人水无怜奈小姐。”

水无怜奈鞠躬,声音温和道,“认识您很高兴。”

毛利小五郎一看,理了理衣领,露出深沉的表情,“咳,在下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水无怜奈对毛利小五郎笑了笑,看上去纯良温和。

“我是他的女儿,小兰,”毛利兰笑着介绍道,“这是柯南。”

“姐姐好~”柯南乖巧笑。

水无怜奈失笑,“请多指教哦。”

冲野洋子用手肘碰了碰水无怜奈,低声道,“跟毛利先生说说吧。”

水无怜奈低声回道,“我说洋子,用那种事麻烦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别担心,”冲野洋子笑眯眯扶着水无怜奈的肩膀,让水无怜奈坐下,“毛利先生一定会愿意帮忙的!”

毛利小五郎笑着主动问道,“您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水无怜奈见毛利小五郎问,也就说了出来,“其实是有人最近对我恶作剧,按了门铃就跑……”

“恶作剧门铃?”毛利小五郎有些意外,“你是希望我帮你抓住那个恶作剧的人,对吧?”

水无怜奈印象中,毛利小五郎出现在报道里都是破解各种神奇的杀人事件手法,总觉得会被拒绝,无奈看向冲野洋子,“看吧,果然对名侦探很不敬……”

冲野洋子担忧道,“可是这不是恶作剧那么简单的啊。”

毛利小五郎看着水无怜奈,“这怎么说呢?”

“啊,是这样的……”水无怜奈收回视线,微微低着头道,“经常是发生在星期六的早上,我曾经也想过要抓住那个恶作剧的人,刻意等着对方出现,等门铃一响我就马上把门打开,可是外面走廊上却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

冲野洋子见毛利小五郎一时没有头绪,提出让水无怜奈请毛利小五郎去家里看看,自己则继续去忙工作。

瘟神三人组开车跟着水无怜奈的车到了杯户町,在附近停车场停好车后,到了水无怜奈家。

进门前,毛利小五郎尝试模拟那个按门铃的人,结果被突然打开的门‘啪’了一脸,为了面子,只能假装没事。

水无怜奈带一群人进门时,毛利小五郎一回头,就看到门上足足四道锁,有些无语。

“你家装了这么多道锁啊。”

“真的耶,有四道。”毛利兰觉得惊讶。

“单身女子独居总是得小心点。”水无怜奈从容笑着,圆了过去。

卧底在一个可能有疯子半夜杀过来、拿枪破门的组织里,当然要小心点了。

等毛利小五郎、毛利兰跟着水无怜奈往客厅去,柯南一脸严肃地拿出口香糖嚼着,取下眼镜镜腿上的窃听器和发信器,把门打开一道缝隙,吐出嚼过的口香糖,用口香糖把窃听器黏在门下角外侧的墙边上。

他先装个窃听器,这样等门铃响的时候,就能听到门外面的声音,要是有脚步声,他也能及时听到……

完美!

突然间,柯南察觉对面楼房似乎有人盯着这边,猛然转头看去,不过只能看到那栋楼的玻璃窗。

不过,毛利兰很快出来,把柯南叫了进去。

楼对面,藏在墙后的FBI探员松了口气,拿出手机汇报情况——发现毛利小五郎……

……

毛利小五郎跟水无怜奈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依旧没什么头绪,想到明天就是星期六,提出在水无怜奈家住一晚,自己负责守在玄关。

柯南在水无怜奈收拾杂志时,就猜到了真相,一直等到第二天清晨,提前叫醒了坐在玄关呼呼睡着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刚迷迷糊糊睁开眼,门铃就响了起来。

毛利小五郎立刻上前,一一打开四道门锁开门看出去,却发现外面只有昨晚放在门外的杂志堆,一眼能看到尽头的走廊没有半个人影。

毛利兰探头看,惊讶出声,“骗人的吧!真的没有人……为什么啊?”

柯南走出门,到杂志堆旁看了看,发现果然有个孩子抱膝蹲着、躲在杂志堆后,对毛利小五郎等人笑道,“他在啊,就在杂志后面。”

“笨蛋!大人怎么可能藏在那种地方……”毛利小五郎走上前一看,被吓了一跳,很快,生气地把杂志堆后的小男孩拎出来,“可恶!臭小子,就是你在乱按门铃是不是?”

“这样啊,”毛利兰恍然大悟,“因为是能够躲在杂志堆后的小孩子,所以一直没找到。”

“太意外了,”水无怜奈惊讶道,“我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有人躲在那种地方。”

毛利小五郎把小男孩拎了出来,放到面前,盯着快被他吓哭的小男孩,“原来如此,你只有上上个星期六没来按门铃,是因为门口没有堆放杂志的缘故吧?那个星期水无怜奈小姐因为外出采访不在家,所以根本没有多少杂志需要处理,喂,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看你也不过是个小学生吧?你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把你交给警察和你们老师来处理!”

“叔叔,你温柔一点啦,”柯南快看不下去了,半月眼提醒着,又道,“我想他按门铃应该只是为了叫大姐姐起床吧。”

“哎?”毛利小五郎疑惑看柯南。

“为了让大姐姐赶上‘早安七点’的直播啊!”柯南装出小孩子的模样,指了指水无怜奈,转头看小男孩,“因为两个月前开始,他在‘早安七点’节目上看不到大姐姐了,又不知道大姐姐是因为工作调动的缘故,误以为是大姐姐睡懒觉的缘故,所以才会在星期六的早上六点半来按门铃,星期六不用上学,这样在按完门铃之后,就可以立刻回家看早安七点的直播了!”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