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课件模版

梦里?

槐诗瞬间恍然,反应了过来:“你把我拖进这个梦里来了?”

“不,正好相反。”

彤姬半强制性的将他推到了一边,挤到椅子上来,揽着他的肩膀感慨:“是你的梦在呼唤我啊,槐诗。

所以,我才能来到这里来。”

她回头,看着槐诗,似笑非笑:“承认你想我了就这么难么,槐诗?”

“我没有我不是你不要乱说!”

槐诗下意识的摇头反驳,正准备再说什么,却听见身旁感慨的话语。

“说起来,你最近似乎变得有些阴沉了呀。”彤姬轻叹,“连梦都是这么惨不忍睹的样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以前的时候,好歹偶尔还会有一起和小姐姐们去海滩的梦幻场景呢,哎呀,炎炎夏日,欢声笑语,海浪和冷饮,潮声和排球……现在想起来,真是怀念。”

“呃……”

槐诗的身体下意识的紧绷起来了。

不知是因为彤姬靠的太近,还是因为她的话语。

惊恐又紧张!

“嗯?别害羞呀,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哦。”

她拖着奇怪的长调,笑容也变得越发愉快:“虽然人数有点多,但内容还是蛮健全的嘛,最多也只有16+的程度,实在是太纯情了点吧?哈哈哈,真可爱。”

“你这不是什么都知道了吗!”

槐诗一阵气冷抖,眼泪几乎流下来。

“我这不是想要给你留一点隐私吗?”

彤姬无辜的眨巴着眼睛,一脸诚挚,浑然不顾自己契约者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创伤,“我还没说在图书馆、课间操时间、统辖局的休息室还有烛光晚餐的梦呢……”

“是我错了,求求你别说了,绕过我吧。”

槐诗双手合十,再不敢造次:“你专门来一次,难道就是为了催我上吊么?”

“不,只是好久没出门,感觉你似乎很需要人陪伴的样子,就顺带过来看一看啦。”

彤姬端着一杯不知道哪儿来的奶茶,滋溜的吸了一口,“正好,也让你休息一下。”

槐诗的手中忽然一沉。

凭空多了一杯奶茶。

双倍珍珠,三分糖,完美符合他的口味,而且热气腾腾,就像是真的一样。

他有些好奇的尝了一口之后,却品尝出了自己未曾想到的醇厚和美味。

“梦境连这个都可以模拟出来?”

“唔,你就当做某位好心人看到你难过送给你的吧,要记得说谢谢哦。”

彤姬感慨着,看了一眼远处,就好像能够看到另一个现境的梦里,某个排队等了好几个小时的奶茶结果惨遭横祸的倒霉鬼一样……

她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欲哭无泪的排队者就感觉自己被一个沉重的箱子砸在头上,箱子落地,里面的钞票便落了出来,将他淹没。

而在又一个梦境里,一群正在和警方激烈交火的抢劫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怀里的箱子重量忽然轻了不少……

无数梦境的泡影仿佛近在咫尺,可又随着她手指的运转而重新隐没在了白银之海的虹光里,归于虚无。

“补充点糖分和热量,对改善心情有好处。”

彤姬将手中的杯子吸空了,随手丢在了空空荡荡的世界里,端详着眼前的地狱,忽然问:

“因为疤痕区?”

“是啊。”

槐诗叹息:“有时候,虽然早已经知道了,也有过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和触摸到的时候,却依然会感觉难过。”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为自己选择了结局。”

彤姬说:“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再没有比那样的结果更加让人满足了。至少,胜过无所作为的度过一生,在病床上默默无闻的死去。”

“或许吧。”

槐诗沉默片刻,轻声问:“彤姬,为什么会有地狱这样的东西呢?我知道,万物都有结局,可为什么就……”

“因为它同样是世界的一部分啊,槐诗。”

彤姬理所当然的回答,“就好像现境一样。灾厄和奇迹一体,苦难和救赎同存。没有什么是凭空出现的,这个世界上也并不存在没有代价的奇迹。

难道你从没有奇怪过么?蛇人、鼠人、米诺陶斯大群……为什么那么多地狱的生物会有现境痕迹?

还是说,你觉得地狱里的大部分智慧生物都长得类似人形其实是天经地义?”

槐诗愣住了。

无法回答。

“不论是人也好,野兽也好,一切生命都因奇迹而成,可奇迹都究竟源自于何处呢?”

彤姬的笑容神秘:“万事必然有因,槐诗,哪怕是远来的风和潮汐,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也一定有蝴蝶煽动翅膀,鲸鱼搅动波涛。

你应该去探究原因才对。”

槐诗摇头,越发无奈:“别卖关子了彤姬……难道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答案么?”

“当然不能啊。”

彤姬爱莫能助的摊手:“有些答案可以直接告诉你,有些答案却只有你自己思考所得出的结论才有意义。

唯独这个,槐诗,自己要去想,你要有自己的答案才对。”

“……”

槐诗没有说话,沉默里,他喝着奶茶,许久,摇头:“忽然感觉,还是以前当工具人更方便一些。

至少不用面对这些难题。”

“工具之所以是工具,就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棋子被摆在棋盘,士兵被投入战场,神明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本质都是一样的,被别人的意志和被命运驱使从来没有差别。

槐诗,你一直都觉得一切不由自主,可当你真正具备抉择权力的时候,为何又开始眷恋过去了呢?”

彤姬看着他的眼睛,问:“你在担心什么?”

“我……”

槐诗欲言又止,不知如何去告诉她,自己在害怕。

害怕失败。

哪怕表现再如何强硬,哪怕再如何冷酷,可一旦想到失败的后果,便不由自主的想要逃跑。

倘若有一日,自己辜负了这一份交托在自己的手中的重任,一败涂地,他又该去如何面对那些将生命交托给自己的同伴,还有那些为了他们的未来而牺牲在地狱中的人呢?

“你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吗,槐诗?”

彤姬忽然问。

当槐诗疑惑抬头时,便看到了彤姬严肃的神情。

“槐诗,如果你爱别的什么胜过爱自己,那么总有一天会为了你所爱的牺牲一切,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说:“可当这些人牺牲的时候,却很少会想,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也在爱着他们,甚至更胜过自己的生命……

在我看来,曾经理想国的失败,正是源于这一份过于傲慢的‘无私’。

总有人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一切,自己能够搞定所有的问题,然而并不可能——承认自己存在极限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就算是强大如过去的神明,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我没办法教你如何避免失败,但我必须提醒你——那就是不要成为那样不负责任的‘渣男’,明白么?”

当说话的时候,她的脸颊便靠近了,轻柔的吐息吹拂在了槐诗的面孔上,那一双眼睛倒映着自己的模样,如此郑重又认真。

如此的,接近。

槐诗僵硬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艰难点头:“我……尽量。”

于是,彤姬满意的颔首,伸手,扶了一下他的领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保持这样的心态,记住我所说的话,我保证,槐诗,你一定会有幸福的人生和结局。”

她停顿了一下,笑容越发的愉快:“最后,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儿上,再给你一个提醒吧。”

在寂静中,彤姬问:

“——你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槐诗,你要解决的问题,只有你所知道的这些么?所谓的弄臣,所谓的敌人,所谓的地狱军团……

你在害怕的,是这样的敌人么?”

彤姬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呢喃:“还是说,有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被你抛在了脑后?”

她停顿了一下,笑容越发的促狭:“以及,当年深度倒灌所引发的井喷,真的没有任何东西残存下来么?”

伴随着那轻柔的话语,梦中的世界剧烈的动荡。

有什么隐藏在思绪最深处的东西,被彤姬的话语唤醒了。

那些一直以来由本能和潜意识所触发的不安和焦虑此刻凝聚为了切实的轮廓,从梦境的最深处升起。

某个被他下意识的遗忘和忽略的东西!

穹空颤抖,大地龟裂。

荒芜的世界泯灭与虚无之中。

伴随着彤姬的离去,梦破碎了。

可在梦境的底层,在更深的梦里,却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恶寒涌现。

无穷尽的深渊碎片中,纯粹的黑暗在涌动着,有恐怖的阴影从地狱的最深处升起。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度之间的风暴只是它行进时所掀起的涟漪,庞大的地狱在它的面前不过是泡影。

满怀怨憎和饥渴的鸣叫声扩散开来。

那样的庞然大物,只是惊鸿一瞥,便已经烙印在了槐诗的灵魂中,再无法遗忘——哪怕只是以回忆去呈现轮廓,也足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完整版全文阅读

以令整个梦境分崩离析。

此刻,在彤姬的引导之下,它再次出现在濒临破碎的梦境尽头。

再度的,向着他投来冷漠一瞥。

那个怪物……

太阳船上,槐诗猛然睁开眼睛,剧烈的喘息。

在短短的瞬间,便已经汗流浃背。

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那个在他们逃出雷鸣白原时从深渊最深处所浮现的暗影,掀起深度风暴的庞然大物……竟然还追在他们身后?

不,说到底,那一瞬的相逢,真的是偶然的么?

那么夸张的恐怖之物,是被那群潜伏在深度猎食者吸引过去的?还是说,被太阳船的存在所惊醒?

莫名的直觉告诉他,这并非是什么妄想。

在经历了一度的错失之后,那一片黑暗未曾归去,反而嗅着那些残存在深度之间的熟悉气息,满怀着怨憎和饥渴,正向着他们紧追而来!

喜欢天启预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