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色小说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课件模版

孙骁骁自然是听见了我妈刚才说的那些话了,她的表情有些复杂,不过在发现我回头之后她又转瞬笑了起来。

我有些尴尬,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后向她走了过去。

“晓晓,我妈她……”

孙骁骁扬了扬手,打断了我的话,微笑着对我说道:“什么也不用说了,我还是走吧。”

说完,她便往楼上走,我也后脚跟了上去。

她飞快地回到了她的卧室里面,还没等我走近便关上了门,并反锁上了。

我边敲门边向她喊道:“晓晓,你别这样,我妈她……她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了。”

“晓晓,你开开门,快点!”

任我怎么喊都没有,过了几分钟后,门开了,孙骁骁拖着一个行李箱走了出来。

她带着一脸的笑容,不过那笑容很是僵硬。

“我妈她真没别的意思,你能不能别生气?”

“没生气呀!”孙骁骁依然笑着,“我只是觉得在你家住太久了,不太好。”

“没什么的。”

“是么?”孙骁骁干笑两声,又说,“你妈可不这么想啊!”

“哎……”我一声叹息,说实话,我也搞不懂我妈怎么变成这样了。

孙骁骁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真没事,我也真没生气,就是我觉得不太合适。”

我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孙骁骁便提着箱子绕开我准备下楼。

我继续跟在她身后,一直到楼下,我妈才从厨房里出来。

她看到孙骁骁提着行李箱,便立刻向她喊道:“姑娘,你这是要走吗?”

孙骁骁面带笑容的回道:“是的阿姨,我有点事要回去了,这个年打扰您了。”

我妈并没有留孙骁骁,而是对她说道:“那……那吃了汤圆再走吧。”

听到我妈这话我当时就很不高兴了,我妈以前不这样的,哪怕是我一个工作伙伴,她都会留人家的。

好歹孙骁骁还是我的朋友和老板,她不至于这大过年的赶人家走吧?

孙骁骁仍然是笑着回道:“不了阿姨,你们吃吧。”

说完,她便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还没等我开口,我妈便对我说道:“阿丰,你去送送人家。”

我心头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那也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妈无可理喻。

可还没等我把心里的火气发出来,孙骁骁便拉了我一下,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不要动怒。

然后她便对我妈说道:“那阿姨,我就先走了

色色小说小说全文

。”

我妈点了点头,孙骁骁便拖着行李箱走了出去。

我立在原地愣看着我妈,硬是搞不懂我妈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狠狠看了我妈一眼后,

色色小说小说全文

便也立刻跟了出去,可我妈却把我喊了回来。

“阿枫,你等等。”

我回过头正准备动怒时,我妈从兜里将昨天孙骁骁送给她的那个手镯拿了出来,递给我说道:“你把这个拿去还给人家姑娘。”

“妈,你到底怎么了?”我终于忍无可忍了,那也是我第一次对我妈用如此大的口气说话。

我妈愣了一下,半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可什么也没说出来。

毕竟她是我妈,即便她变成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是我妈的事实,我还是爱她的。

我只好将心里那股憋屈压了下去,继而从她手里将那手镯拿了过来,转身追了出去。

孙骁骁已经回到车上了,正将行李箱往车上搬。

可那行李箱太过于笨重,孙骁骁很是吃力地拖着。

我急忙跑过去帮她将行李箱扛进了车里,然后对她说道:“对不起,我妈她……”

没等我说下去,孙骁骁直接打断了我的话:“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就是太那啥了……算了,不说了,回头成都见吧。”

说完,她便打开车门准备坐上车。

我一把将车门拉住,对她说道:“晓晓,你别生气,我肯定是想让你继续在我们家过年的,我也不知道我妈到底怎么了,她以前真不是这样的。”

孙骁骁苦笑道:“可能是她觉得我配不上你吧。”

我一声重叹道:“你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我妈这个人很自卑,她只会觉得自己的儿子配不上家人。”

孙骁骁又笑了笑说道:“没事了,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应该来你们家过年,你看你们村里那些邻居,一个个好像都不太欢迎我的样子……”

“这你真的想多了,村里这些邻居一直都是这样的,现在还好些了。”

“好了,不说了,我又没怪你。”

我就这么看着孙骁骁开着车离开了,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虽然孙骁骁不是我妻子,可我在这一刻真的感觉到了那种无力感。

更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我妈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

难道真像孙骁骁说的那样,她觉得别人配不上我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站在原地抽了一支烟后,我才回了家。

我妈见我回来了,也没问别的什么,就招呼我洗手吃饭。

我心情很不好,也能不向我妈发脾气,只好一个人坐在外面院子生闷气。

我妈端着一碗汤圆走了出来,这才向我问道:“那姑娘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实在不想说什么。

“阿丰,我知道你现在肯定很生气,我也没有赶走她的意思只是我觉得你们既然不是情侣,那就最好不要这样子,邻居看见都会误会的。”

我冷笑道:“误会什么?妈,你是不是永远都活在别人的眼里啊?一直都要去在意别人的看法,你这样过了大半辈子了,你不累吗?”

我妈低下了头,手里端着的那碗汤圆,正随着她手的颤抖而颤抖着。

我又一声重叹道:“对不起,妈,不说这些了,我吃汤圆。”

我将碗接了过来,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我妈也没再说什么了,转身回了房间里面。

好好的一个年过成这样,搁谁心里都不好受,我并不是为了孙骁骁而生我妈的气,我只是觉得我妈有点太奇怪。

大年初一头一天,我一整天都没什么心情,也没去哪里。

傍晚的时候我给孙骁骁发了条微信,问她回成都了吗?

她没有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到了半夜,我才接到孙骁骁打来的语音通话。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