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视频免费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课件模版

“簌、簌……”

瑞德靠坐在一株栎树粗壮的枝桠上,百无聊赖地咬着一根吸管,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沁凉地橙汁,视线偶尔划过树下两人激烈搏斗的身影,又嫌弃地收回目光,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慵懒、无聊地气息。

他从兜里摸出笨重的黑色甲壳虫古董机,放在掌心中摩挲了一下,又收回了手环中,反正岛上也没有信号。

离开「G·I」后去买台新手机好了,这台古董机也该退休了,听说新出的金龟06型已经有电视功能了,不知道可不可以玩游戏,要不干脆干脆买个通讯器材公司,将上一世的触屏机提前研究出来好了,能不能盈利无所谓,打发下无聊的保姆生涯也好……

就在瑞德满脑子胡思乱想时,树下两道激烈搏斗得身影似乎也将要分出胜负。

树下,原本被古座仗着速度优势压着打得郎武,骤然气势一变,瞬间跟上了对方的速度。

“你刚才打我,打得爽吗?”郎武陡然提速,游刃有余地接下古座的攻击,笑眯眯地问道。

「记录完成,上传成功。」

“额…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古座从心地说道。

感受着对方骤然加速得动作,以及隐约转守为攻得趋势,他哪里还不明白对方刚才隐藏实力了。

“道歉多没意思,让我也爽一下吧~”郎武笑得很和气,手中的短剑却越来越难以看清挥出得轨迹。

“不用了吧……其实我这个人挺不值一爽的。”古座苦笑地说道。

两人的角色逐渐交换,古座退,郎武进,古座守,郎武攻。

“叮、叮、叮……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视频免费在线全文

郎武在古座胸前快速挥出四剑,其中三剑被一把比手掌略长的匕首灵巧挡下,还有一剑将他左肩的衣衫挑破。

“啪——”

郎武的左手突然如同灵蛇一般弹起,准确地扣在古座的右手手腕上,短剑同时挥出。

古座左手抬起,却又立刻顿住了,放弃了用同样的方法控制住郎武的右手,即使他本有这个时间。

郎武反手握住短剑,冰冷锐利的剑锋贴着手臂朝向外侧,趁着古座犹疑地瞬间,将短剑搭在了他的脖颈上,却并没有斩下去。

“我输了。”古座坦然地说道,眼神中并没有什么不甘心。

郎武的战斗经验虽然相对有些单薄,但念、力量、速度、反应各方面都胜于自己,如果不是他一开始隐藏了实力,两人根本不会打到现在,所以古座真的没有什么不甘心的。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郎武没有放下短剑,不怀好意地问道。

“你要是真想杀了我,一开始就不会费那么多功夫,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地劝我和你打一场了,

而且……我猜你根本就没杀过人吧,这种故作凶狠地样子实在不适合你。”古座翻了个白眼说道。

他丝毫没有在意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短剑,但在说到‘威逼’两个字时,却小心地看了眼头顶的栎树枝桠。

头上那个才是真正可怕的杀胚,面前这个只是有些实力的小绵羊罢了。

“噗……嗤、嗤、嗤……”

一阵像是没忍住,实则根本没有掩饰得笑声,忽然从树上传来。

“我……杀过的!”郎武认真地说道,只是配上他那副难以掩盖得斯文气质,实在显得没有什么说服力,甚至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在大人面前逞强嘴硬的小屁孩一样。

树上的人笑得更厉害了,甚至头顶不时还飘落下几片树叶,古座忍不住也抽搐了下嘴角。

郎武面色一黑,放下短剑,有些烦躁地冲古座摆了摆手,没好气地说道:“算了,你走吧。”

古座和他以往碰到得那些主动凑上来找麻烦的念能力者不同,他并没有什么恶意,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仇怨,所以在收获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他也确实没想过要杀死对方。

古座奇怪地看了郎武一眼,又小心地看了眼栎树,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虽然这场架打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有树上那个家伙在,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他可不想为了满足一点好奇心,增加什么变故……

“等等……”

古座面色一僵,他很想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加快脚步离开,但身体却很诚实地停住了脚步,甚至还老老实实地转过了身,因为说这句话的人并不是郎武,而是……

瑞德从树上跳下来,吊儿郎当地咬着吸管向古座走去。

古座瞟了一眼郎武,心下稍稍镇定了些,他能感觉得到,两人还是很有原则的,虽然……瑞德之前地劝说方式激烈了一些。

“给你,刚刚硬拉着你,莫名其妙陪我们家少爷打了一场,真是不好意思。”瑞德递出一大沓卡片说道。

郎武翻了个白眼,瑞德这胡扯得毛病还真是不分对象。

古座张了张嘴,望着那一沓厚厚的卡片,下意识伸出了右手……

“啪——”

他的右手还没摸到那沓卡片,左手又狠狠地抽了自己的右手一巴掌,清醒地思考着,对方不会是等着自己接过卡片,然后理所当然地干掉自己吧。

“拿着吧,我们今天要‘离开’了,这些卡片对我们也没什么用。”瑞德看着他精神分裂似的动作,大概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

他一把将那沓卡片塞进了对方手中,又拿着两张卡片走回郎武身边。

古座愣愣地翻着手中的卡片,大部分都是各类咒术卡,其余则是一些指定卡。

骤然收获一笔不小的财富,还是以这么莫名其妙地方式,让他不由恍惚了片刻,才反应了过来瑞德说得‘离开’。

“离开?你们不玩了吗,以你们的实力,应该很有希望达成通关吧?”他疑惑地看着瑞德说道。

“我们来这里的目已经达成了,而且我也不认为现阶段有人能够通关。”瑞德递给郎武一张卡片,转过身说道。

郎武同样点点头,他们来这里的目的,可以说是超额完成了。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他知道以三人的交情,自己不该问这么多,可他一时没忍住好奇心。

“目的……当然是为了来玩游戏啊~,「G·I」难道不是一个游戏吗。”瑞德似是玩笑,似是提醒地说道。

古座无语地抽了抽嘴角,话是这么说,但能来这里的都是念能力者,有几个是真的为了来玩游戏的。

不过,他也没有追问什么,交浅言深向来是人际交往中的大忌。

“瑞德的意思是在提醒你认真玩下游戏,或者会比那些卡片收获更多。”郎武指了指四周,好心地提醒道他。

“好了,该走了,教授他们该等得不耐烦了,那么,再见。”瑞德摆摆手说道,也不管古座到底有没有听明白。

两人拿起一张相同的卡片念道:

“使用「离开」!”

喜欢猎人之消失的记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