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课件

裴元浚是匆匆的来,然后匆匆的离开的。

曲莫影并没有多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能敏锐的感觉到裴元浚走的时候,又恢复了如玉

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小说完整版

公子一般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阴鸷和凌厉,平和了许多。

仿佛之前那些不好的感觉,都是她的错觉似的。

这已经很好了!

把裴元浚送到了庄子处,看着裴元浚离开,曲莫影转身准备离开。

忽听得前面小道上传来马蹄的声音,站定脚步后,看到辅国将军府上的那辆偏大的马车过来。

马车在庄子前面停下来,刘蓝欣扶着两个丫环的手下来,笑意盈盈。

双方过来行礼。

“曲四小姐,方才是英王殿下?”刘蓝欣抬眼看向远去,大路上这会只能看到马车离去的背影。

“刘小姐来迟了,如果再早一些来,恐怕就能遇到。”曲莫影不动声色的道。

的确是巧了,前脚才走,后脚就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景王殿下带了太医过来,替我诊治了一番,我想着曲四小姐的身体也不好,就带了太医过来,没想到英王殿下也来了,早知道英王殿下在这里,方才景王殿下也可以一起过来拜访。”

刘蓝欣笑着解释道,遗憾的很。

如果只有曲莫影一个人在,裴玉晟当然不便过来,但如果裴元浚也在,一起过来是最好的。

“英王殿下还有事。”曲莫影柳眉微微蹙了一下,看着有些忧郁。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刘蓝欣关切的道。

曲莫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王爷没说,只是……有些不适罢了。”

“正巧我带了太医过来,帮你诊治一番,看看哪里不舒服。”刘蓝欣伸手要携曲莫影的手一起进去,颇有几分喧宾夺主的意思。

这话听着也象是曲解了曲莫影方才的话。。

曲莫影往边上退开一步,正巧避开了刘蓝欣的手,笑了笑,顺水推舟:“多谢刘小姐了,刘小姐,请!”

刘蓝欣手极自然的放下,在自己的袖口处弹了一下,笑容满面的点头:“好!”

两个人一起到了曲莫影所在的院子,在主屋中坐定,太医上前诊治了一番之后,依旧是往日说的那些话,身体虚了一些,要多加休养。

这些话是老生常谈,曲莫影也没放在心上,谢过太医之后,雨春领着太医到一边去开药方,调治身体的药方开下来每位太医开的稍稍有些不同,这位太医以前没给曲莫影诊治过,开的方子当然也是不同的。

“这位太医很不错的,对于调治方面特别有效果,我现在的身体稍好一些,也全靠这位太医的作为。”刘蓝欣对这位太医一个劲的称赞道。

“刘小姐的眼疾好了一些吗?”曲莫影抬眸看向刘蓝欣,两个人同为眼疾,刘蓝欣又有旧疾复发的意思在里面,与情与理,她都得问一句。

“已经没什么事了,就是之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是好好的。”刘蓝欣叹了一口气,又对曲莫影愧疚的道,“也怪我那一日,身体后来就有些不适,否则当时一直跟曲四小姐在一处,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那天的事情,不管是刘蓝欣还是曲莫影,都明白柳景玉必然是伸手的。

就算没有证据证明柳景玉有关系,,连犯事的主要人都找到了,但这又如何,何四小姐一看就是一个蠢笨的。

“何四小姐……如何了?”曲莫影含蓄的道。

“还能怎么样,就那个样子了,问来问去,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被人推入坑还以为是自己没弄对时机。”刘蓝欣不屑的道,这事牵扯到了

201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版小说完整版

何府,就是牵扯到了景王,刘蓝欣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这位何四小姐蠢的都没边了。

这样的人不死,谁死!

曲莫影沉默了一下,情绪看着有些不安,手中的帕子绞动了两下,头低了下来,看这样子象是不知道这话要怎么继续下去。

“曲四小姐,你放心,不管这事是不是何四的事情,我必然是站在你这边的,何四自以为是,还受了别人的蒙骗不自知,就算是死,也是她自找的,若是在边境,她这样的人,早就已经军法处置了。”

刘蓝欣接了这个话题,毫不在意何四小姐是裴玉晟的亲表妹,一副义正辞严的道。

曲莫影抬眸看向刘蓝欣,不得不说这个时候这位刘小姐看着就跟京城的其他小姐不同,看着更爽利一些,也颇有几分侠气的样子。

长的虽然容色出彩,却能让人安心,特别是这种时候。

“无碍的,已经过去了。”曲莫影的长睫扑闪了一下,眼眸温和。

“怎么能过去呢,差一点点就真的把你给毁了!”刘蓝欣用力的拍了拍桌子,似乎不说裴元浚的事情,她就是那种极有正义感的人。

让人不得不感叹,果然是大将军之人,就是比一般的女子来的爽利,而且有正义感。

两个人之前因为裴元浚,若有若无的敌意,这时候仿佛也消失干净了。

“这是景王带过来的礼,原本就是想给你陪礼的,景王殿下不便过来,就让我走这么一趟,还望曲四小姐能接纳景王殿下的歉意,并且跟你说一声,景王府真的没有让何四做出这种事情的意思。”

刘蓝欣点手示意,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小丫环就上前,奉上了两个礼盒。

“真的无需如此的,景王殿下和刘小姐都太客气了。”曲莫影摇了摇手,笑着推拒,“这事既然跟景王和刘小姐都没有关系,又怎么能让景王和刘小姐破费,否则会让外面传成是景王的意思,可就不好了。”

“身正不怕影斜,而且当时景王殿下和我都在场,却没能阻止何四小姐,也算是错。”刘蓝欣站了起来,诚心诚意的对着曲莫影歉意的行了一礼,“这件事情,还有后续,总不能让曲四小姐吃这么大一个闷亏才是。”

曲莫影急忙站起来相扶:“刘小姐多礼了。”

刘蓝欣顺势拉住曲莫影的手,亲亲热热的带着她坐了下来:“这事是真的有后续,我来这里,也有这么一个原因在。”

“什么后续?”曲莫影惊讶的道,把手缓缓的缩了回来。

她并不习惯跟人这么亲热的说话,况且这个人还是刘蓝欣。

“景王殿下去了何府查过,说何四小姐经常接到边关的信,是何三公子的,可明明何三公子那边没有信过来,而在之前何四小姐收到的信里,就有了让何四小姐算计你的事情,几乎把该怎么做都说的详细,甚至于还帮何四小姐找了那么一个替死的男人。”

刘蓝欣娓娓道来,把查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对曲莫影说了一遍。

待得说完又冷笑道:“也不知道谁算计的这么清楚,不但知道当初的事情,还把整个景王府都算计在了里面,算计曲四小姐的同时,也把景王牵扯进去,所图非小。”

所图非小?又是关乎景王府的,能图什么?

况且当时还是在柳府,太子的岳家,出事的又是曲莫影和何四,可以说最无辜的就是柳景玉,但偏偏这事是被算计的,反过来说,这事最有可能的就是太子和柳景玉。

这也算是从侧面证实了这事跟柳景玉有关系。

曲莫影沉默了,柳眉轻蹙,抿了抿浅淡的樱唇,没有说话。

“曲四小姐若是以后因 为此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只管说,我和景王殿下必然会帮你的。”刘蓝欣看时机差不多,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温和的道,“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跟这件事情有关的,必然会站在你这边,总不能让人白白的欺了去。”

这话里的含义可真不少。

曲莫影自是明白她话里的含义,笑了笑:“多谢刘小姐。”

“也不必谢我,这原本也是应当的,曲四小姐被算计了,何四又何尝不是,到最后,她还是觉得那信是何三公子写的。”刘蓝欣冷笑道,她是真的觉得何四真的蠢,何三公子被发配边境,那个地方又岂能随便往家里送信。

就算是一般的兵士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说话,更何况何三公子还是一个囚犯,父亲对何三公子还算宽待,只是就算是宽待,最多也就能让他送个一封信过来,哪能这么经常送的,就算她没向父亲查证,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假的。

这事最得利的可不就是太子府!

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苦于没证据,何三现在已经处置了,更不能把事情推到柳景玉身上,刘蓝欣说这话,也是要让曲莫影明白,就算没有证据,这事情也是被人陷害的,最可疑的就是柳景玉。

“我到京城没多久,有时候想的就是自己心之所向,可能固执了一些,但慢慢的也会看透,只是没想到京城的世家圈,比之战场上也没差多少,看着象是娇弱的小姐,一个个的面目还真看不穿。”

刘蓝欣收敛起脸上的怒意,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额头上的穴道,很是无奈。

“刘小姐的执念?”曲莫影听懂了,笑了笑。

“对,是我的执念,许多年的执念,但是再执念又有什么用,曲四小姐看得懂,我也看得懂。”刘蓝欣象是真的放下了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和之前见面的情形完全不同,对曲莫影也没有半点敌意,更象是在推心置腹的说话。

“如果我有什么……让曲四小姐误会的话,以后不会了!”她郑重的看着曲莫影道,眼眸平和中带着几分愧意。

这是对之前说的一些话表示歉意了。

“刘小姐多虑了,我没什么误会,也不会误会。”曲莫影笑道。

“那就太好了!”刘蓝欣松了一口气,向身后的另外两个丫环点了点手,“既然说清楚了误会,我这里还真的有一件事情,想请曲四小姐帮忙。”

喜欢嫡女贵嫁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