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h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小家伙说:“在山里盖着……我人小,挖不了大坑,埋不了娘,想出来找姥爷家帮忙,可遇上林家坡的坏人。”

说到这里,小家伙有点得意的笑起来,对顾锦里道:“他们想抓我去卖钱,可他们不知道,我饿坏了,挺乐意被他们抓的。跟着他们有黄豆吃,不用吃草了。”

顾锦里听得难受:“以后不吃草,也不吃黄豆,咱们吃肉!”

田大花死后,这孩子一定吃了很多苦。可他没有饿死,也没有被吓疯,还很聪明懂事……或许是过的苦日子多了,他见人先是三分笑,生怕苦着脸会遭人嫌弃。

“真的?”小家伙很高兴,又压住高兴,小声道:“不用吃肉的,吃杂粮粥就成……我吃过杂粮粥,是同路的老爷给的,很好吃,有些甜呢。”

“同路的老爷?你们是跟着商队来的?从哪里过来的,是东北还是中州?你知道东北跟中州吗?”顾锦里问着,问得很慢,生怕问得快了,孩子会反应不过来。

小家伙倒是听懂了,点头道:“嗯,跟着很多人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有很多老爷愿意带我们来……可老爷们不好,老是会欺负我娘,我娘都哭了……”

“什么!”顾锦里已经猜到

佐樱h小说完整全文

是什么欺负,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想要跟着商队过来,还要有饭吃,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转过头去,又泛起恶心,干呕起来。

“小鱼别气。”秦三郎急忙抱住她,拿过空碗放到她嘴边,预备她吐出来。

顾锦里没有吐,她忍住了,可她忍不住心里的杀心,怒红着眼睛问小家伙:“那些老爷在哪里?你还记得他们叫什么吗?”

要是记得,她就算不宰了他们,也要让他们的生意损失惨重!

可小家伙说:“打仗,好多老爷都死了。”

没死的他也记不得了,他脑子小,被娘亲逼着记住姥爷家的情况,其他的事情忘记了不少。

“死得好!”顾锦里痛快了,虽说那些老畜生帮了田大花,可也作践了她。

帮人就帮人,为什么要糟践别人一番?就因为对方是个女子,所以就欺凌她!

“你爹呢?”顾锦里还是问出这个问题。

“小鱼,太晚了,明天再问吧。”秦三郎担心她,不想她再被恶心吐。

顾锦里摆手,对他笑道:“已经这样了,不如一次问完,不用明天再吐一回。”

秦三郎听罢,只能答应,代替她问小家伙:“你爹叫什么?可还活着?”

小家伙听到爹字,黑瘦的脸上很迷茫,想了许久才道:“不知道,没见过呢,娘她不说……应该是死了吧。”

问爹的时候,娘会很生气。

又补了一句:“娘说我就姓田,不用知道爹叫什么。”

得,不用说,这孩子的来历并不光彩。

顾锦里不再问这个,而是问起田二花、顾翠妞、顾红妞、谢氏等人的消息。

可小家伙并不清楚,只知道田二花是他姨:“娘跟姨走丢了。”

没消息?

顾锦里又问:“你跟你娘是从哪里过来的?”

要是知道地方,她们就往田大花来的方向去找,或许能找到其他人。

小家伙还是摇头:“好远好远的地方呢,走了好久的路,忘了。”

说完见顾锦里脸色不好,又被吓到了,忙道:“夫人别生气,我,我会努力想的……是我不好,只记着姥爷家在哪里,没记其他地方。”

顾锦里握住他的手,安慰道:“别怕,我没生气。你很好,很聪明,我很喜欢你。”

“真的?”小家伙很高兴,眼睛亮亮的问着。

这孩子很没有安全感,遇到惊喜的事情时,会追问是不是真的,定要求个肯定的答案才能心安。

顾锦里点头:“真的,我很喜欢你,会养着你们,不会再让你们去流浪。”

小家伙很高兴,谢了她,又纠结的道:“可我还是想找姥爷……这是娘交代的,一定要找到姥爷家的。”

顾锦里:“你姥爷他们在南边河安府的大丰村,跟我家在同一个村子里,我们一块合伙做买卖,等明天我就写信让人送回去给他们,他们会把你接过去教养的。”

“真的吗?”小家伙又不安的问:“姥爷他们,会嫌弃我吗?会,会嫌弃娘吗?”

他虽然小,可经历的事情多了,听得多了,也知道别人看不起他娘,看不起他,很怕姥爷姥姥也嫌弃他们。

“不会,你姥爷姥姥都是忠厚人,这些年一直拜托过路客商寻你娘跟你姨……你是你娘的孩子,他们会喜欢你的。”

不是因为你懂事听话,而是因为你是田大花的儿子,所以大家不会嫌弃你,会喜欢你。

小家伙很高兴,高兴过后,又道:“要是,姥爷家不好接我回去也没事,我,我再长两三年,就能自己找活干了,能养活自己。”

快到高水县的时候,娘老是哭,生怕见到姥爷他们后,会被姥爷家嫌弃。

他天天看着,也害怕被姥爷家嫌弃。

顾锦里听不得他说这些,道:“在你十五岁之前,都不用你去找活做,会有我们养你!”

她说得掷地有声,小家伙听得心里安稳,笑了:“谢谢夫人。”

“不用叫我夫人,我也算是你姨,你可以叫我顾二姨。”顾锦里问完话,见这孩子是个不错的,放下戒备,说了这番话。

小家伙看看她,又看看秦三郎,见秦三郎点头后,下了椅子,站在顾锦里面前,恭敬的拱了拱手:“见过顾二姨。”

顾锦里抬手,拍拍他的脑袋,笑道:“乖。”

见他很困的样子,算算时间,这孩子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时辰的工夫,天晚了。

“困了吧,跟陶嬷嬷去隔壁厢房歇着,把这盘饼子带上,夜里饿了就吃。”顾锦里见他饿伤了,是不想让他再饿着肚子睡觉。

小家伙拿了饼,却不愿意去厢房睡觉:“琼姐姐没了,瑢哥哥一直在偷偷掉眼泪,我想去陪他,可以吗?”

是个重情义的。

顾锦里答应了:“可以,要是缺什么就过来找二姨。没事也可以过来,咱们算是亲戚,没事也可以多说说话。”

小家伙笑了:“嗯,知道了,谢谢顾二姨。”

言罢,捧着装着饼子的盘子,给顾锦里、秦三郎躬身行礼后,后退着出了门。

等出了门口后,才转身离开。

顾锦里看得皱眉,知道他这规矩应该是跟那些老爷的下人学的,只有下人才会后退着走到门外后才转身。

顾锦里想到那些老爷、想到田大花的遭遇,又想吐了。

秦三郎抱住她,哄着:“别想了,早点睡吧,明天还得派人去山里找田大花的尸首,给她收敛安葬。”

这话一出,果然让顾锦里逼着自己不再多想,趴在他怀里,没多久就累得睡着了。

秦三郎是松了口气,亲了亲她,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回里屋床上,夜里也是一直警醒的守着她,生怕她会惊醒。

好在她除了睡得不太安稳以外,倒是没有做噩梦。

翌日一早,顾锦里早早就醒了,把小家伙叫来一起吃了早饭,说了要上山找田大花尸首安葬的事。

小家伙道:“顾二姨,我还记得路,我带你家下人去。”

顾锦里笑了:“好。”

等跟小家伙吃完早饭后,收拾了一番,还没上山,张忠就来了,找到秦三郎。

“大人,村口来人了,说是县里的县尉,来捉拿私自扣押衙门衙役的将士!”

喜欢重生农门小福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