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 云峰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报纸?!”

李斯一脸错愕的看着洛言,不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

“恩,其实前段时间我就想将它搞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加上纸张尚未普及,现在时机成熟了,可是适当在秦国展开,咸阳城可以作为试点,之后向着秦国各地普及。”

洛言喝了一口寡妇清泡的茶水,润了润喉咙,对着李斯讲解了起来:

“至于报纸。

它的作用就是和贴在墙壁上的政令一样,不过更加民众化,定期发售,上面可记录一些国家最近发行的政令,或者一些有趣的见闻,再加上一些有用的小知识,甚至是一些文章等等。

它主要的作用是引导民间舆论。

其次,报纸也可以当做书来看,百姓对于书籍颇为敬畏,而这类报纸却可以让他们容易接受。

所谓的字,看多了,自然也就认识了,此事不急,可以慢慢来。

主要是给秦国百姓一种感觉,读书习字离他们并不遥远,这方便我们未来教化天下,这是第一步……”

这年头读书人虽然很少,但十个村子终究能找出来一两个认识字的。

就算认识的不多,只要能看懂,并且告诉其他人,这就足够了。

报纸最重要的作用便是引导风气舆论。

其次,报纸也能当做一本书来看,这年头,连竹简都是稀罕物,何况是一张记载文章的报纸,足以让一些穷苦人家当做传家宝。

“太傅大才,李斯敬佩!”

李斯并不笨,被洛言稍微解释一番,他就大致猜测出报纸的作用了,顿时忍不住对着洛言拱手作揖,动容的说道。

报纸这玩意用的好,不亚于治国神器。

洛言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报纸只是一方面,我现在还有一个想法,那便是借助报纸统一文字,越早实行其实越好,甚至可以在报纸上专门划分一部分区域,以三字经为基础,开始普及新文字。

我希望以后的孩子不用再学习繁琐的七国

乱云飞渡 云峰完整版全文阅读

文字,只需要学习一种。

李斯,你明白它的意义吗?”

文字永远是一个文明的基础,没有文字如何来承载一个文明的璀璨。

“李斯明白!”

李斯沉声的应道,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洛言闻言,很认真的看着李斯,沉声的说道:“那此事便交给你了,你先以秦国文字为草稿,拟定一种更加简便的文字,之后我会稍加修改,期间有任何需求,尽管提!

此事完成之后,我为你请功!”

“诺!”

李斯没有犹豫,直接应道,这种功在千秋的事情,他这种看重名利的读书人岂会拒绝。

“李斯,我对你有信心,加油干!”

洛言真诚的看着李斯那渐渐后退的发际线,像个无情的资本家,疯狂剥削着李斯。

只要没有死,那就往死里用。

为了日后的大秦,李斯责无旁贷,必须贡献自己的价值和精力。

统一文字,度量衡等等都是势在必行的事情,越早完成基础规划,未来就会减少麻烦,甚至洛言还打算借助商会将钱币也整改一番,让七国的货币以秦国为首,这个操作其实并不难。

而这些事情,商会无疑比秦国更适合去办。

比起秦国强硬的施展,商会潜移默化的影响才更加可怕~

是人都有逆反心理。

你越是让他改什么,他便越是反抗~

这方面,洛言很懂。

随后洛言便是将这些想法尽数告诉李斯,且与李斯探讨起了如何利用商会做到这一点。

待得一切商谈的差不多了,洛言才起身离去,他得回去吃完饭了。

李斯将洛言送至门口,目送洛言上了马车,迎着夕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算今晚也不睡觉了。

和洛言探讨一番后,他此刻正有点上头,各种思路灵感开始浮现。

不得不说。

年轻真好,精力无限……

。。。。。。。。。。。

对于李斯,洛言还是相当放心的。

历史上这些事情本就是李斯搞出来的,而现在洛言提前规划出来了,李斯只需要顺着这个路子做下去,难度自然降低了不少,若是如此李斯还做不到的话,那李斯还是李斯吗?

千万不要小瞧了这类留名千史的人物。

他们是相当能干的。

乱云飞渡 云峰完整版全文阅读

逼一逼,总会带来无数的惊喜。

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

这一点,洛言深有体会。

做上马车,一路没什么风波的抵达了自己的府邸,至于大司命,半路上已经走了。

抵达府邸之后,洛言便是来到了后院。

刚来到后院,便是看到了惊鲵的翘臀正对着自己,看的洛言愣了愣,有一种梦回韩国新郑的错觉。

定睛一看。

原来是惊鲵在教小言儿走路,一旁的侍女小鱼拿着大氅候着。

似乎是察觉到洛言回来,惊鲵将小言儿抱了起来,起身,清冷的美目看了过来,透着一抹娴静优雅之意~

“小言儿,叫干爹~”

洛言走了过去,捏了捏小言儿的脸蛋儿,打趣道。

小言儿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洛言,不哭不闹。

让洛言捏了一会儿便是无奈的松开了。

“总感觉小言儿和我不亲哎~”

洛言对着惊鲵无奈的抱怨道。

“言儿对你的态度很好了。”

惊鲵轻声的说道。

往日里,焰灵姬想要捏小言儿的脸,小言儿都是很抗拒的。

唯有对洛言才没什么抗拒。

“真的吗~”

洛言看着小言儿黑亮的眼眸,又伸手捏了捏肉呼呼的小脸蛋儿,有些好奇。

小言儿嘴唇动了动,眼眸渐渐有了几分不乐意,小嘴巴微微撅起,似乎要哭了一般,让洛言笑了起来,松开了手。

“焰灵姬?”

洛言询问道。

刚才去了一趟焰灵姬那边,没看到人。

惊鲵美眸微微眨动,倒映着洛言的身影,声音轻柔的说道:“去厨房了。”

“不会在做饭吧?”

洛言老脸一黑的问道。

惊鲵看着洛言的神情,嘴角笑意更浓了几分,微微点头,表示洛言猜对了。

最近焰灵姬有些无聊,迷上了做饭。

洛言无奈,有些头疼,更是心疼自己的胃。

因为焰灵姬真的没有做饭的天赋,偏偏焰灵姬很倔强,烧得不好吃还要学着做。

明明能以美貌惊世人,偏偏要当厨娘,何苦来哉。

最关键苦的还是自己。

难受呀~

这狗东西压根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能让焰灵姬变着法子烧饭给他吃,他竟然还不满意……

。。。。。。。。。

此刻,招贤宫。

阴阳家的宫殿之中,两道绝妙的身影正相对站立。

焱妃双手放在小腹,长裙随着冷风而动,哪怕只是站着,也美的有些绝艳,举止优雅从容,仿佛集中所有美丽的元素,犹如一只高高再上的凤凰一般,令人不敢亵渎。

这便是阴阳家的东君焱妃。

本该孤傲的俯瞰世间,可惜爱上了某个家伙……

要知道,这世间最伤人的终究是情字。

站在焱妃面前的是大司命。

大司命没有在外人眼中的冷傲凶戾妖媚,规规矩矩的站在焱妃的面前,气场完全被压制,像个乖巧的小侍女,低垂着脑袋,恭敬的汇报着甘罗的事情,此事事关星魂,她自然不敢怠慢。

“既然找到了,那便通知东皇阁下吧,如何做,你应该知道。”

焱妃眼神冷傲淡漠,听完大司命的话,平静的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似乎对星魂的事情毫无兴趣。

“是,属下明白!”

大司命恭敬的说道,随后迟疑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焱妃平静的说道:“还有事?”

“是关于太傅的,属下不知当说不当说。”

大司命抿了抿嘴唇,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她不愿继续待在洛言身边受辱,她要反击。

而想要反击,焱妃终究是过不去的一关。

必须先说服焱妃。

“太傅?何事,说!”

焱妃闻言,瞬间美目凝重了几分,远比星魂的事情更加关心,一股压迫性极强的气机锁定了大司命。

被焱妃的气机锁定,大司命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眼前这位东君阁下在阴阳家可是相当凶残的,甚至凶残程度远在大司命之上,死在她手上的人没有上百也有大几十,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主。

就像玄幻小说里那些修仙的,拍死一些蝼蚁会有感觉吗?

这年头,人命终究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她的温柔和耐心只会对某个人……

“太傅府内有两个女人,与太傅的关系不一般,其中一个还有了孩子,这是属下最近调查到的……”

大司命没敢直视焱妃的眸子,低声的打起了小报告,试图一波带走洛言。

从此便可脱离苦海。

“你为何会调查这些?”

焱妃闻言,目光渐渐泛冷,质问道:“我应该提醒过你,不该看的不要看,不该伸手的地方不要伸,你是当我的话不存在吗?”

“哗~”

话音落下,焱妃身上一股磅礴的内息涌现,金色的雾气缭绕,包裹着焱妃,长裙微动,更显几分高贵雍容,一只庞大的金乌虚影在其身后浮现,高高再上,威压世间,恐怖的压迫感令得大司命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那是一种属于阴阳家阶位的差距。

阴阳术之间也分等级的。

焱妃在阴阳术方面的修为绝对是冠绝阴阳家所有人的,唯有一个神秘的东皇太一凌驾之上。

大司命在焱妃面前耍心机显然还不够格。

“啪~”

焱妃轻轻挥舞袖口,一道凌厉的掌印直接甩在了大司命的脸上,伴随着嘴角一丝血迹的浮现,大司命半边俏脸泛红,可大司命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直接单膝下跪,敬畏的低垂着脑袋,不敢言语,紧紧的抿着嘴唇。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焱妃俯瞰着跪拜的大司命,冷漠的说道,语气之中没有一丝波动。

没了洛言在身边,焱妃的智商还是相当高的,只是听大司命的话,就知道大司命的小九九,她肯定在洛言身边待的不舒服,所以跑过来打小报告。

至于大司命所言的这些事情,洛言和她说过。

不过焱妃很大度的没有多问,她觉得两人相爱要彼此信任,而不是怀疑对方。

何况就算怀疑,焱妃也不需要大司命来说明什么。

这是她和洛言的事情。

何须大司命插手?

她有这个资格吗?!

“有些事情我不想说第二遍。”

“属下不敢!”

大司命脑袋越发低垂,敬畏的说道,同时抿了抿带着血迹的嘴唇,腥甜的味道提醒她,自己现在面对的是谁。

“你敢,但无妨,若再有下一次,阴阳家可以换一个大司命了。”

焱妃冷漠的说道。

语气霸道冷厉,透着浓郁的警告,她很讨厌大司命这种耍小聪明的行为。

“属下明白!”

大司命额头上有着冷汗浮现,根本不在意脸颊的疼痛,感受着焱妃身上那股压迫感,咬着嘴唇,应道

焱妃话语落下便是不再理会大司命,甩动袖口,转身向着宫殿内走去……

大司命捂着被抽红的俏脸蛋儿,抿了抿嘴唇,美目没什么愤怒的意思,阴阳家之中也是讲地位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焱妃东君的身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除了东皇太一,她便是绝对的王者。

冒险了。

大司命心中无奈,她没想到东君对洛言的感情这么深,甚至深到不容许外人多说一句,当真霸道无比。

“你惹她生气了~”

突然,一股缥缈的气息在身旁浮现,一袭蓝裙的月神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司命的身旁,双手结印,犹如雕塑一般神秘高贵,被眼纱遮掩的星眸注视着大司命,水润的小嘴唇微动,空灵动听的声音响起。

“月神大人!”

大司命看着月神,顿时恭敬的说道。

“你很幸运,现在阴阳家正处用人之际,不然你这个大司命就成了上一任了。”

月神嘴唇微动,淡漠的诉说一个事实。

星魂的事情救了大司命,不然以焱妃的脾气,大司命现在应该是个死人了。

“属下知错。”

“与我无关,何须和我说,做好东皇阁下交给你的事情~”

月神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美目看了一眼紧闭的宫殿,嘴角一抹弧度一闪而逝。

师姐~

你的弱点似乎很明显……

刚才大司命的话,焱妃终究还是有些在意了,月神感觉到了。

这很有趣,不是吗?

月神像个发现了小秘密的小女孩……

PS:撒泼打滚求月票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