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她体内那层薄膜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独身女子遁走后没多久,洛虹等人便渡过了轮回暗河的前半段。

进入后半段后,乐韵三人的发丝开始由白转黑,逐渐返老还童。

察觉这一现象后,四人都不由暗暗松了口气,寿元急速流失的滋味可并不好受。

到了这里,四人立刻就不显得那么紧迫了,只见洛虹取出一个玉瓶,法力一催后,一道水柱从河面上升起,被吸入玉瓶之中。

数息之后,洛虹停下收取河水的动作,神识探入玉瓶之中,发觉他所收取的河水和幕兰人交给他的一样,已无半点光阴之力蕴含其中,甚至没有一点灵气,变成了最常见的凡水。

由此可见,河水只是光阴之力的载体,其源头应是深藏于河底。

然而,河水中流淌的光阴之力,与河面上散溢的相比,不是一个级别的!

任何接触河水的人或物,不消一时三刻,都会遭重。

要想寻其根源,必须有阻隔光阴之力的方法,护身灵罩等常见的护体手段可是一点用处也无的。

想到这里,洛虹默默运起一点乾坤之力罩住自己的右掌,顿时感觉右掌与其余身体有了明显的区别。

果然,乾坤之力可以阻隔光阴之力!

洛虹眼中精光一闪,有些兴奋又有些遗憾。

他的镇海珠还未祭炼大成,所能施展的乾坤之力并不算强,掌控力度也稍显不足,此次是没机会下河探索了。

而黑域一千年才开启一次,那时他还在不在人界都不一定了。

不过此次实验出乾坤之力可以阻隔光阴之力,也算是小有收获。

又飞遁了数个时辰后,洛虹瞧见了一面高不见顶的黑色风墙,隔着护身灵罩他都能感觉到凛冽的寒意。

“穿过这道风墙便是真正的黑域了。”

已然恢复原本容貌的乐韵,沉声提醒道。

“嗯,虽说过去的记载中,风墙边缘从未出现过凶兽,但也不可因此大意。

从现在起,你们尽快不要离开卓某百丈远。”

只要在百丈之内,洛虹便能用五行遁瞬间支援,保下乐韵三人的性命却是不难。

说罢,洛虹便取出一根烫金色的绳索,令其缠绕在自己腰间后,又施法用其将乐韵三人也给缠住。

随即,洛虹手上法诀一掐,此绳金光一亮,便陡然消失无形。

这根捆金绳是白发老妇借给他的

冲破她体内那层薄膜无删减全文阅读

法宝,并无太多的神通,主要是能保证穿过黑色风墙时,四人不会失散。

施法之后,洛虹便带头向黑色风墙遁去。

越是靠近,寒意便越是厉害,不过四人都是元婴修士,这点寒意只是让他们的护身灵罩更加耀眼了几分。

冲入黑色风墙之后,洛虹发现自己的神识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且方向感大失,只能顶着狂风硬生生地往前冲。

期间,乐韵三人不止一次地偏离洛虹行进的方向,好在每次超出十丈之距,一根金色绳索便会显现,将偏离的人拉回。

黑色风墙并不算厚实,片刻后四人陡然感觉一阵轻松,确是冲过了风墙。

但显然,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他们出来的地方绝对与进入的位置存在极大的偏差。

“这里就是真正的黑域了?”

洛虹自语着环望四周,只见黑域之中并无日月,头顶有无数好似星光一般的绿色光点,那是生长在的黑域顶部的一种荧光植物散发的光亮。

而地面上的色彩就显得斑斓了许多,无数在外界难得一见的荧光植物,让黑域染上了一层迷幻色彩。

但美丽之下,潜藏着危险,洛虹用神识一扫,便发现了好几只躲在荧光植物附近的凶兽。

“界晶只存在于黑域中心的碎空深坑内,便是全力飞遁都需数日才能抵达,而我等只能在黑域逗留二十余日。

时限一到,我等便会被传送出去。”

乐韵眺望着黑域深处,眉头紧皱地道。

他们必须比突兀人早一步抵达碎空深坑,才能确保对方无法获得足够的界晶。

“就是再急迫,于这种险地中,也不可高空飞遁。”

洛虹探索的秘境也有几处了,相应的经验积累了不少。

将捆金绳解开后,他便带头朝下方落去。

接下来,四人就开始朝黑域中心飞遁而去,路上除了碰上几波不知死活的凶兽外,并未遇到什么麻烦。

这并非是洛虹他们运气好,而是现在所有进入黑域的修士,都在做和他们同样的事。

尽管千年才开启一次,但架不住大晋那些天骄的贪心,黑域外围的上古灵药早就被采摘一空,唯有中层还有机会寻得。

而要想确保收获,就必须进入核心区域。

所以可想而知,现在洛虹他们感受到的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此时,在黑域外层的某片沙地上空,数名修士正在与一藏身沙地之中的凶兽激斗。

这些修士清一色拥有元婴修为,且施展的神通法诀都颇为不凡,威力之大远非同阶修士可比。

但那沙地凶兽更是皮糙肉厚,被五人如此围攻,身上也未有严重的伤势。

“诸位师弟,这黄沙地龙太过难缠,我等不可再次耽搁太久。

你们速速施展四星连锁将其困住片刻,待我用大长老的法宝,一举将其灭杀!”

久攻不下令为首的玉冠男子不禁有些气燥,心中的不安感也越来越重,当即便要不惜法力,施展雷霆手段。

“桀桀,南海门的诸位这么辛苦,不若让我天魔宗代劳。”

突然,一道阴森的男声从五人头顶传来。

玉冠男子猛地抬头一望,看清对方的服饰后,脸色骤然大变。

大晋魔道共有十家顶级宗门,而天魔宗正是这十宗之首!

黑云上虽只立着四人,但玉冠男子丝毫不认为自己这一方人数占优,拼斗起来就会占得便宜。

只因,他在那四人之中,瞧见了一位双手抱胸,神情淡漠的红发青年。

“齐师兄,是魔子仇无极!大长老交代过,若遇此人,绝对不可力敌!”

见到红发青年,南海门众人暗道倒霉,心中退意大生。

实在是这位天魔魔子近百年来分头太盛,据说对方曾与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交手而不败,战力在这黑域之中,乃是位于顶尖的层次。

然而,还未等玉冠男子下定决心,耳边又传来一阵娇俏的笑声。

“咯咯,仇红头,本姑娘一进来就碰到你在此恃强凌弱,可真是晦气!”

随着话音,一个身穿白色罗裙,年纪看着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从远处飞至。

“殷巧!”

红发青年见到来人,顿时一改淡漠的神情,眉头微皱着唤出白裙女的名字。

太一门,殷巧?!

玉冠男子的面色更加难看了一分。

喜欢我在凡人科学修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