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还在顶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复苏!青衫在这里面!快下来!”

“好!”

…………

躺在没有温度的地面上,万物灰暗,如同反面的世界,望着黑暗的天空上,并没有喷涂着暗云的漆黑大物,只有暗世界里强烈的独有气息一刻不停的汹涌。

身体传来了近乎麻木的痛感。

被烧焦烤糊的手脚,巨大力道的斩击已经破坏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还断掉了不少肋骨,剑痕和贯穿伤烙印在胸口,而入在这一切之上....

“最后也没有出来见我一面吗?”

荒川步履蹒跚的走在一片黑暗之中喃喃自语道。

他的血停止了向外流,但身体上的伤还是很重,不过荒川的根基很牢用不了十几年他的实力就会恢复。

而与夜鸦的战斗也落下来帷幕,他最后一刻划破空间逃了进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行走着,一手紧握着龙皇。

忽然一股恐怖的气息袭来,荒川紧绷着身子抬起来拿着龙皇的一只手。

只见数米开外,一道漆黑的裂缝忽然出现,一抹妖艳神秘的紫色身影若隐若现。

漆黑色的魔气缠绕着她,和她一起缓缓向荒川靠近。

“游荡者之歌的人...也来了吗。”

雪白的一侧肩膀暴露在空气里,上面系着典雅黑裙的绳结,黑布帽兜下美的近乎妖艳的容颜上挂着微笑,紫罗兰瞳孔中炽热偏执。

魔女微笑的睁着紫罗兰光芒的妖异眼眸,口中诱惑到略微沙哑的声音炽热的开口,不断重复着执念的话语,盯住了此刻的荒川。

“在幕后干扰我人偶生活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说完这句话,魔女突然心满意足的笑了。

“意外的是个很有趣的人呢。”

然后她睁开冰冷无情的紫罗兰眼眸,仍旧微笑的开口:

“然后,去死吧。”

一瞬间,黑暗呼啸,暗世界的力量让参加者的能力更加喧嚣,七处黑暗从魔女的周围冲天而起!

最具有魔力神秘的数字,‘七’处黑暗构成的点连接成不平均却完美稳定的一体,恐怖与不详的‘玩偶们’,傲慢,愤怒,怠惰,贪婪,嫉妒,暴食,色欲在微笑的魔女的身后被召唤出现!

然后朝着荒川蜂拥而去!

古剑-龙皇不顾一切的拔起,以透支所剩无多的寿元为代价,压榨出这残破身躯的最后一分力量,荒川撕扯着喉咙大喊!

“绝剑-跃灵渊!!”

最后的一刻,本能用出来的...

被漆黑的怪物们淹没的前一秒,荒川睁大了瞳孔出神的想到。

竟然还是将燃大哥教的剑技么....

轰!

不过这一切都是垂死挣扎罢了,就算是实力巅峰的荒川也没有胜算。

而荒川也知道只是想给落荒而逃的自己找些最后的尊严罢了。

他其实也很累了。

龙皇脱手飞出,荒川半垂着眼帘,心中叹息一声,不再反抗。

可就在这一秒!

七只漆黑怪物中,最强大的那一只握着死亡镰刀、骸

吃饭还在顶全文在线阅读

骨锁链的‘傲慢’,突然身形一转,握住手中恐怖的巨镰,挥舞斥退了它的同伴!

“嗯?”

魔女妖冶神秘的容颜上微微泛起了一抹好奇的意外,挥手止住了其他玩偶们的继续追击。

只见‘傲慢’突然斩出一道裂缝,然后巨大的身躯陡然挣扎的停滞,一道身影从漆黑中勉强的浮现而出,抓住荒川往后一推。

两人贴近的那一刻,荒川不可思议睁大的瞳孔中看到的是,妖河挣扎的神情中带着骄傲和不屑,和对付出了半个世纪却沦落到这个地步的虚弱冷笑,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改变自己不善的口气。

“荒川,我不爱你。”

然后用力的把他一推,握着镰刀的傲慢再次恢复,她的身影再一次被漆黑所抓回体内,名为‘傲慢’的玩偶再次回归了魔女的控制。

妖河...

每个a级参加者都拥有过漫长的时间,每个a级参加者都有着自己的传奇...

即使是他们...也会有爱恨存在。

哪怕过于潦草。

“不逃么?”

不知什么时候,黑布斗篷遮住一边身体的妖冶身影已经站到了仰面在地上的荒川身边,看着此刻的荒川轻笑的问道。

“咳....呵,算了。”

眼前已经彻底模糊,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逼近死亡,他反倒话语清晰了不少。

魔女看着不远处漆黑的傲慢,勾起魅惑的弧度,眼眸里闪烁着神秘的紫罗兰光芒,轻声的微笑说道仿佛在看什么让她感兴趣的东西:

“她用掉了连我都没发现的、可能是她为了自己逃离准备的底牌,就为了让你活下去,这样的浪费也无所谓么?

听着夜战世界里最让人厌恶、最让人忌惮不详的人偶魔女这么问自己,荒川笑了。

“我已经浪费了很多了,从她不计回报....的加入逆水开始。”

双眼看不见东西,只有黑暗,荒川像是自己回答自己的轻笑,只不过虚弱呢喃。

“而且我也不知道活下去还能干什么了,让她自己孤独的永远受你囚禁,失去自我、失去感觉,也太可怜了些,所以.....”

眼前只有黑暗,他索性缓缓闭上双眼,像是得到了很好的休息一样满足的感叹。

“这样‘死’在一起,算是我最后能回报给她的报答了。”

“真遗憾,即使她做到了这个地步,你爱着的似乎也不是她。”

魔女看着自己的傲慢玩偶,轻笑的说道,而地上躺着的残破不堪的人影,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死掉的荒川听到魔女的这句话之后,嘶哑着喉咙。

“啊...是啊。”

泪水缓缓从他闭着的双眼无声流下,嘴角勾起的不知道是一如既往的笑意还是半个世纪的苦涩。

“我就不行么....我就不可以么....我什么都可以做....比起不知道从哪来的普通人....”

生命的最后,荒川再一次努力的睁大了双眼,哀求着、挣扎着像是想要看到那一抹深蓝色的裙摆。

“我就得不得她的爱么?”

什么也看不见,泪水无声的从他眼眶流下,伴随着他轻微虚弱的话语飘散着在暗世界之中。

“即使今晚我打算亲手毁掉夜局....她也不愿意见我...”

仿佛为了睁开双眼已经用尽了他残余的全部力量,生机消散,但是最后一刻,睁大双眼的荒川似乎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画面——

-‘我叫琳琅,欢迎加入夜社’-

“明明只要你出现的话.....无论...什么地步....”

我都愿意立刻停手....

他翕动着嘴唇,睁大祈求的双眼,失去所有力量的在心中轻轻开口,说出最后的话语。

…………

“好了,我估计你应该有什么最后的保命手段吧,这一副拼命战斗的样子装的很像嘛。”

“不想回答吗?不过我们的交易应该是完成不了了。”

“就当是我们最后那一剑一刀的惜惜相惜吧,最后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目的。”

“说的模糊点也可以哦~”

“水琳琅?和水连心什么关系?”

“哦~原来如此,那她们家是不是一个在北城区郊区的大庄园。”

“我怎么知道的?来的时候看到的,庄园上那么大的一个法阵魔力那么浓郁怎么可能看不见......”

“啥类型的法阵?只能进不能出的那种类型呗。”

“哈?交易还做不做数?你先活下来再说吧。

吃饭还在顶全文在线阅读

“等你活下来之后,我就去抓你,等你好好的被法律制裁,在监狱里呆够了向夜局的大家道完歉之后,我可能会帮你把那个封印打碎哦。”

“死刑的话,我就带这位叫水琳琅的去看你。”

“我这人说出来的话向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放心交给我吧。”

最后的最后,走马灯放完等待死亡的荒川脑子里忽然出现了自己最后和白夜之间的秘密对话。

冷漠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白夜,意外的很好说话。

…………

沫水琳琅的顶层庭园,仍旧是那个如同礼堂一般的房间,夜风从打开的窗户吹起在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的白色窗帘。

水琳琅看着那道穿着长衫的中年身影,古朴沉厚的背影正朝着那个青年拒绝了的水雾的法阵中走去,而就算听到了她的挽留,庸土的身影也不过轻轻的顿了一下。

“不必了,今夜之事已经结束,我也该返回神社了。”

“不和青釭大叔再见一面么,你们应该很久都没见,应该有很多聊的才对,他现在就在夜局。”

水琳琅笑笑说道,看着庸土沉默寡言的身影,有些怀念的想到,

即使许多年过去,这道一直为自己还有其他人遮风挡雨的前辈身影,却一直没有改变。

听到某个名字,庸土沉默了一下,然后还是缓缓摇头,声音仍旧如同古钟般厚重的低沉开口:

“罢了,他找到自己的后代,应该过的很好,我就不去打扰他了。”

说完这句话,庸土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水琳琅,对视着她的眼睛然后缓缓开口道:

“琳琅,你知道了么?”

“知道什么?”

水琳琅低头笑了笑看着自己的这位长辈,庸土也看着她,仍是如同当年一样,猜不透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在想着什么,他索性直接开口。

“荒川他死了,我没能拦住那个少年。”

水琳琅的眼神停滞了一秒,然后低头轻声的开口:

“是么,这样啊。”

“我不知道原本按照你的预测发展,那一刻油尽灯枯的他是怎么做到那种程度的,但是你说的没错,我从那个少年郎的身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力量。”

庸土转过身,不再看她,他知道他这些后辈的恩怨纠葛,但是他不能插嘴,只是继续缓缓的说道:

“今夜过后,逆水将不复存在,但是今天晚上,无论是结社执行官和a级前二十人型编号出现的目的,还是s级夜器场景的提前,都将在夜战世界掀起巨大的风波,夜战世界将不再平静....”

“而面对这些,未来他所选择的立场,或许不光决定着他的自身.....”

“果然...庸土大叔你也这么想么....”

水琳琅低垂着眼帘轻声的说道,然后抬头看向门口,在今晚这盛大一夜开始之前,那里有着一个青年带着自己伪装好的面具,对自己笑着说道。

-‘所以,我不会成为守夜人的’-

-‘...真是对不起,您来晚了...’

“真是让人不知该怎么办呢....”

“所以...白夜究竟是什么人?”

水琳琅的思绪被庸土的话语打断。

庸土也问出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一开始本以为白夜就是水琳琅所说的“那个人”,结果在夜鸦出场时忽然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

白夜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都大吃一惊,不同于夜鸦青年青女的外貌,白夜从头到尾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能从声音判断是一位男性,这让白夜从始至终都保存着一丝神秘感。

强大的实力,一无所知的神秘,外加偏向西方的能力,庸土不自觉的感觉倒了一丝不安。

本土的参加者的能力大部分都和本土地方的某些东西有着关联,而白夜表现出来的能力彻彻底底的就是西方的天使。

这样一个隐藏在华夏的神秘西方能力者,如果要对华夏不利就目前夜局的情况很难与之抗衡。

虽然在紫禁城的交涉中白夜表现出了自己的立场和对子夜较为柔和的态度,可庸土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白他的动机,和为何要参与此时。

尽管从始至终白夜都在保护夜笙,并且和拯救夜局全员的夜鸦保持有好态度,可庸土总觉得白夜在隐藏些什么东西。

“白夜....”

水琳琅听到庸土的疑问,稍微愣了一下好似在整理思绪,接着便开口道:“我也不知道...他是一个无法被占卜到和预知到的变数。”

听到这庸土也有一些惊讶,因为除非实力上的差距较大,基本上什么东西水琳琅都能占卜出个一二,而水琳琅无法占卜出来的人也只有结社、不夜宫和子夜的那几位首领这种级别的。

“他和夜鸦的关联很深,甚至可能是同时期的参加者。我无法占卜到他的信息,却可以通过占卜别人来顺带看到他的身影。”

说到这水琳琅忽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不过,我想他应该是一位温柔且对人和善的人。”

喜欢都市夜战之迪迦奥特曼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