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野雨乃完整版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李桑柔看了一下午帐,傍晚前后,从顺风总号出来,路上买了几包时新的吃食,往石马巷过去。

石马巷张猫家里,院门半开,大壮正在院子里扎马步。

果姐儿站在大壮面前,九十、九十一的大声数着数儿。

翠儿手里捏着根小竹棍儿,时不时捅一下大壮,“屁股提起来!别抖!”

正屋门开着,秀儿和曼姐儿正守着炭盆,拧眉攒额的做针线。

李桑柔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抬手推开半扇院门。

几个孩子一起看向院门,见是李桑柔,翠儿一声惊呼,扬着小竹棍子,奔着李桑柔扑上去。

果姐儿一声兴奋的尖叫,“姨姨!”肩膀擦过大壮,冲着李桑柔直扑上去。

大壮正拧身往后看,被果姐儿这一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秀儿和曼姐儿扔了针线,一前一后冲出来,往李桑柔冲过去。

李桑柔高举着两只手里的点心,越过翠儿三个,递给秀儿和曼姐儿,再一只手一个,搂着翠儿和曼姐儿,一边往里走,一边看着大壮笑道:“摔疼了没有?马步扎够时辰了?”

“就算他够了!”翠儿抢在大壮前头答道。

“不疼,我天天摔。”大壮仰头看着李桑柔,倒退往后走。

厨房里,佣工老王嫂子探头出来,迎着李桑柔的目光,一脸笑容,连连点头欠身。

“大姐儿,要添菜吧?”老王嫂子看向秀儿,扬声问道。

“从缸里捞条鱼,浇汁儿吧,再杀只鸡,泡一把干菇,用大火烧,面条还没擀吧?别擀面条了,剁点儿羊肉,烙羊肉沫白菜饼。”秀儿一口气吩咐道。

“你娘在作坊呢?晚上不回来吃?”李桑柔听着秀儿的吩咐,笑问道。

“阿娘今天一早就去付姨那儿了,说要是晚了,就歇在付姨家,明天一大早就直接去作坊了,作坊里忙得很,一直忙。”秀儿话语叮咚,语速比常人快了不少。

“你阿娘呢?”李桑柔看向曼姐儿问道。

“也忙得很,这十天该我娘在作坊守夜,我家就锁了门,我搬过来跟秀儿睡。”曼姐儿笑道。

李桑柔进了屋,坐下,接过曼姐儿递过来的茶,挨个打量着几个孩子,伸出手,捻着她们身上看起来不算很厚的棉袄。

“都是丝绵!暖和得很!”秀秀拽着袄子给李桑柔看,“里头衬的是绸子,贴在身上,又暖又软,可舒服了。

“外头就不能用绸子了,要是也用了绸子,用不了一天,就勾出丝刮坏了,太费钱,有钱也不能这样泼费,我阿娘她阿娘都这么说。”

“大壮最费衣裳!”翠儿伸头挤上来,“阿娘说,大壮是牛皮都能磨穿,回回做了新衣裳,我跟果姐儿能穿三四个月,大壮三天准脏,一个月准破,准准儿的!”

“我跟你大姐,一件衣裳穿小了,还好好儿的呢!”曼姐儿在翠儿头上拍了下。

“我这个就是曼姐的,曼姐穿小了,还新着呢,阿娘说我穿上比曼姐好看!”果姐儿用力挤到李桑柔面前,揪着她身上那件小袄给李桑柔看。

“咦!这怎么破了这么一长条!你这小袄外头还有大袄,这儿怎么划破了?”秀儿眼尖,揪起果姐儿的小袄问道。

“她俩爬树!先生来了!叽里咕噜往下滚!”大壮愉快的告状。

“我穿了两个年头,好好儿的,到你身上,这才第三天!”曼姐儿气的在果姐儿头上拍了下。

“一个学里,最皮的就是她俩!上回疯玩的把上课都忘了,阿娘罚她俩跪了半宿!”秀儿在翠儿和果姐儿头上各拍了一巴掌。

李桑柔听着一群孩子叽叽呱呱,忍不住笑。

“大壮会爬树吗?秀儿小时候也爱爬树,曼姐儿呢?小时候爬过树没有?”李桑柔问了一圈儿。

“我会我会!”大壮跳起来答。

“他爬树笨得很,吭哧吭哧的爬,爬到一半还往下掉!”翠儿拍着大壮的头。

“姨姨爬过树吗?”果姐儿挤进李桑柔怀里,仰头看着她问道。

“当然爬过!论爬树,你们肯定都比不过姨姨。”李桑柔笑道。

“姨姨头一回到我家,就是从树上跳下来的!”秀儿笑接了句。

“你娘正烙油饼,举着擀面杖就打。”李桑柔笑接了句,暗暗叹了口气。

那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贪图那一大院青砖到底的瓦房,几十亩地,还有年青漂亮的张猫,托人说媒,撞门翻墙,软磨硬逼。

一条街上的人,都劝她挑一个嫁了,说一个女人家,带着孩子,没个男人,哪能活得下去?

张猫红着眼握着刀,强硬无比。

她那时候,没打算帮谁,可张猫的强硬,让她心酸。

“你付姨什么时候到的?住的离这儿远不远?”李桑柔岔开了话题。

“二月里到的,付姨到那天,我们正吃饭呢,外头叫门……”

“是我开的门!”大壮伸头抢话。

“我跟姨姨说正事儿呢!别打岔!你去看看饭好了没有。”秀儿拍了大壮一巴掌。

“付姨那时候瘦得很,一口气吃了两碗饭,喝了两碗汤,后来,我们睡了,付姨一直和阿娘说话儿。

“后来,付姨在我家住了也就一个月,是一个月吧?”秀儿看向曼姐儿。

“二十五天,没到一个月呢。”曼姐儿笑道。

“付姨说她歇好了,说是在府衙门口顶了个写状纸的摊位儿,说这儿离衙门太远,阿娘陪着她在衙门口那条街上,找了个小院,找好隔天,付姨就搬过去了。

“其实那二十来天,付姨根本没歇着,她天天往外跑,晚上就看状子,一大捆一大捆的状子。”

“付姨那个小院可小了,就两间上房,一间厢房,院子一丁点儿大。”曼姐儿笑道。“是付姨自己挑的,说挑个最小的,要是扫地,几下就能扫好,省事儿。”

“付姨就看状子看书勤快,别的,就可懒了!”秀儿唉了一声,“付姨作饭,就是把米扔锅里,把菜扔锅里,再挖一勺猪油扔锅里,阿娘说付姨做的饭,比猪食都不如。”

“付姨洗衣裳,就是把衣裳扔盆里,倒上水,用一根棍子搅一搅,把水倒掉,再倒一遍水搅一搅,拎出来甩到绳子上,就算洗好了!”曼姐儿说的笑个不停。

“阿娘说,让付姨就住在我们家,付姨不肯,说她那么做饭,这么洗衣裳,挺好,她不讲究这些,说她一个人住惯了。

“后来,阿娘没办法,就在付姨家旁边,找了个缝穷的,会做饭,也会做家务,让她每天一早去付姨那里,算是付姨管她吃穿,她替付姨做做饭洗洗衣裳。”秀儿说着,学着她阿娘,长叹了口气。

李桑柔看着秀儿这一声装模作样的长叹,失笑出声。

“你付姨那个状纸摊儿,生意好不好?”李桑柔接着笑问。

“好是好,就是不挣钱。”秀儿再一声长叹,“付姨吧,经常给人家写了状子,不要钱,还告诉人家怎么怎么打官

天野雨乃完整版在线阅读

司,有好几回,她还替人家去打官司,都不要钱!”

“张婶子说付姨跟您一样,都是败家的手!”曼姐儿连说带笑。

“论败家,你付姨不如我。”李桑柔认真答道。

“唉!阿娘也这么说!”秀儿唉了一声,“有一回,果姐儿说,她长大了,要像姨姨这样,阿娘说:那可不行!说姨姨就不是个过日子的,说姨姨能不过日子,果姐儿不能不过日子!”

“你阿娘说得对。”李桑柔点头赞成。

外面厨房里,老王嫂子喊了一声,正偎依在李桑柔怀里,和翠儿翻绳玩儿的果姐儿,欢呼一声,和翠儿一前一后往厨房跑。

她最喜欢吃浇汁儿鱼,和羊肉沫白菜烙饼!

李桑柔吃了饭,又和几个孩子说了一会儿话,起身回去。

外面街道上,远远的,三更的梆子已经敲起来。

李桑柔裹紧羊皮袄,不紧不慢的往炒米巷回去。

转过一条街,前面不远就是大相国寺,李桑柔身边,一个仿佛从黑暗中分离出来的男人,袖着手垂着头,匆匆而过。

李桑柔脚步微顿,片刻,跟着男人的方向,往大相国寺后面过去。

大相国寺后面,一大片树林中,小小的灯盏如同鬼火般,幽幽闪动。

李桑柔慢慢走近,一棵棵树下,或站或蹲着隐在黑暗中的不知道是男是女,灯盏放在地上,照着铺在地上的几枚铜锈斑斑的铜钱,一两件器物,几本书,几块玉锈斑驳的玉,以及其它说不上来是什么的东西。

李桑柔时不时顿住步,或是站着看看,或是蹲下仔细看过,偶尔,也掂起来,送到灯下细看,她掂起细看时,黑暗中的人就会闪出来,闷声报个价儿。

这是著名的大相国寺鬼市,没想到开始的这么早。

这里的鬼市,李桑柔头一趟来,却听潘定邦讲过不知道多少回。

每一回,潘定邦都是用无限羡慕的语气,说某某在鬼市上淘到古钱古物古书,几个几个钱买的,值多少多少银子。

他跟田十一也来过,回回都是花银子买了西贝货。

李桑柔慢慢看过去,鬼市边缘,靠着一棵棵的树,地上放着黄豆大的灯盏,灯盏下或是没有任何东西,或是放着块生死由命的小小木牌。

李桑柔在一盏小灯前站住,一个黑影立刻从树后闪身出来,却一句话不说。

李桑柔蹲下,拿起那块小木牌,翻过来,木牌背后,细细记着几行字,头一行是银子数,第二行是不沾官府。

“先付一半。”黑影低低说了句。

李桑柔喔了一声,放好木牌,往后退了两步,转身走了。

茶坊没有了,可市场还在,杀手们不过换了个地方而已。

第二天一大清早,李桑柔就被胖儿亢奋的汪汪声叫醒。

打着呵欠出来,胖儿听到门响,嗷一声,在院子里一个掉头,摔的狗脸抢地,连爬带爬爬起来,冲着李桑柔扑上来,站直起来,两只前爪拼命挠着,要往李桑柔身上爬。

李桑柔弯腰抱起胖儿,沿着走廊到通往厨房的宝瓶门,推开门。

刚刚被大常开辟为厨房院子的偏院里,南边一群十几头猪,北边一群几十只羊,院子正中,架着两只杀猪床,旁边已经支起了一排儿的结实架子,准备挂杀好的猪羊。

一排儿十来间西厢房门口,架着一排儿的大灶大锅,只只大灶都是火光雄雄,灶上都烧着水。

大常和孟彦清一个指挥杀猪,一个指挥宰羊。

通往二门的偏院门口,蚂蚱、大头,以及几个老云梦卫挑着一筐筐的鸡鸭进来,扯着嗓子问大常放哪儿。

胖儿激动的汪汪大叫,李桑柔吸了口凉气,缩头回去,咣的关上了门。

她还是赶紧去铺子里吧,别在这儿碍事儿!

和偏院一比,就显得十分清净的正院里,黑马已经买了羊肉包子、白菜丝拌鸡丝,和一小锅羊杂汤回来,摆在桌子上,和李桑柔一起吃了早饭,李桑柔在前,黑马抱着胖儿在后,往铺子过去。

今年办年,黑马被摘了出来,专职跟着老大,以及看着胖儿。

毕竟,老大还没好透,胖儿还没长大,都不能离了人。

吃了饭,天空阴阴沉沉,飘起了雪花。

隔壁厨房院子里,老孟扬声喊着,指挥着众人,赶紧把棚子搭起来,整个院子都搭上!

李桑柔没撑伞,裹紧羊皮袄,不紧不慢的往递铺过去。

黑马挑了个严实的笼子,铺上厚厚的垫子,再拿了块羊皮裹在笼子外,把胖儿放进去,抱着笼子,跟在李桑柔后面,往递铺过去。

顺风总号前,高的出奇的顺风大旗在旗杆顶上迎风卷雪,旗杆旁边,来递信递东西的人群,并没有被大雪阻住,依旧人满为患。

李桑柔站在旗杆下看了一会儿,进了递铺,叫过老左,吩咐他赶紧找人,搭起棚子,把外面的空地全部盖上。

老左答应一声,急忙出去找棚匠,李桑柔站着,又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往院子后面过去。

喜欢墨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