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ome玫瑰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二月十八,宋朗的西北军团最先到达了距离彭城只有不到二十里的寥县。

傅凤城和楼兰舟的兵马也在不远的地方,孙家军的地盘越来越小,原本的几十万大军也是死的死降得降跑的跑,七零八落得不成样子。

宋朗到达寥县之后并没有急着进攻彭城,而是在寥县停下来休整等着楼兰舟和傅凤城的到来。

而此时的彭城里却已经乱成了一片,孙良麾下那些将领官员再也顾不得孙良的威慑,能跑的便都带着家当跑了,而自觉不用跑的也躲在家里闭门不出,完全没有要为了孙督军的基业再挣扎一把的意思。

普通百姓就更不用说了,这些天街上太乱了,普通人几乎都不敢出门。原本还算热闹的彭城变得空荡荡死沉沉的,只有数不清的兵马严阵以待气氛肃杀冷凝。

面对这些情况,孙良也无力管束。

他知道大势已去,但现在让他主动向那些人投降他也做不到的。因为他心里清楚,就算自己投降了,无论是内阁军部还是傅家龙家宋家,谁都不会放过他的。既然怎么样都是死,他为什么不为自己谋求一条活路?

于是,面对前来请他拿主意的部下,孙良依然咬牙命令死守彭城。

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没有援兵他们就算死守彭城又有什么意义呢?刚刚得到这样的命令的将领走出书房,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书房大门,眼底闪过了一丝冷芒。

“少帅,傅少夫人求见。”寥县指挥部里,宋朗难得悠闲正坐在书房里看书,门外的卫兵禀告道。

宋朗闻言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闲书站起身来,“傅少夫人?她已经到彭城了?快请她进来。”

宋朗麾下的人都知道,傅少夫人毕竟是自家大少夫人的好友,更是自己少帅的救命恩人,因此对冷飒都格外客气礼遇。冷飒被人恭恭敬敬地请进了花厅,就看到宋朗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她了。

见她进来,宋朗立刻起身相迎,“傅少夫人,别来无恙?”

冷飒笑道,“宋少别来无恙,这段时间宋少和西北军一路攻城掠地战无不胜,令人钦佩,恭喜宋少了。”

宋朗摆摆手道,“我这算什么?要说战绩还是傅兄更厉害一些。请坐。”

宾主落座送上了茶点,宋朗才有些好奇地问道,“少夫人是刚到彭城?”

冷飒摇摇头道:“有几天了,这几天我都在城里。”

宋朗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少夫人是为了那批黄金?”

冷飒点头道,“没错,宋少这边可有什么线索?”

宋朗摇摇头道,“我们才刚刚感到,我也派人去查了,目前没有什么消息。只有一点,最近两个月肯定没有人运送大批黄金从西边出境。”越靠近边境越是乱,西南这边也是一样的。边境附近黑白两道各路人马掺杂,孙良想要将那么多的黄金运出境,不打点好这些人是不太可能的,想要完全不漏一丝风声也不太可能。

宋朗从小在西北长大,跟黑白两道也没少打交道,跟西南这边许多道上的人也很熟悉。

冷飒道:“这么说,那批黄金应该还在彭城附近。”西边没有,其他几个方向就更难了。

但是就如宋朗所说的,整整一百万两黄金,想要悄无声息地运走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孙良到底是打算用什么法子将东西运走呢?

宋朗看向冷飒,“少夫人这个时候过来,难道是有什么消息了?”

冷飒也不隐瞒,点点头道,“不错,我们刚刚得到一个消息,那批黄金离开彭城之后被运送到了寥县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我派人去查探了一下,那村子确实有点问题。我的人潜入进去,发现里面隐藏了不少全副武装的人马,村里原本的百姓可能被他们控制了,每天只有少数几个人在外面负责劳作,其余人全部下落不明。”

宋朗脸色微沉,“少夫人想让我配合拿下那个村子?”

冷飒微笑道,“确实想要向宋少借几个人,不过不着急。我想先确定那批黄金还在不在那里。只是需要宋少帮忙看着,不要让里面的人跑了。

宋朗很大方地答应了,“少夫人说的是什么地方?我派人去附近盯着。”

冷飒说了个地名,宋朗思索了一下,招来副官拿地图给自己。

片刻后宋朗的副官拿着一副地图走过来,宋朗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了冷飒说的地方。

盯着地图看了好一会儿,宋朗才问道,“少夫人,你说孙良会不会走水路将黄金运走?”

“嗯?”冷飒有些惊讶,“水路不太安全吧?”西南往外走的水路可都是通向南六省的,就算孙良在半路上卸货下船,自己跑到安夏腹地去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宋朗道,“你看这个村子外面,这条河是合江的支流正好在这个地方拐弯。而且这里距离合江主水道并不远,附近就有彭城附近最大的码头,每天从那里进进出出的船很多。如果我是孙良,我会考虑将黄金分批藏进国外公司的商船或者最不容易引起人注意的船里,从合江出发一路直接出海。”

冷飒倒是没想到这个可能,摸着下巴思索着,“这么一大笔钱,孙良能放心吗?”

宋朗笑道,“这个就不知道了,或许有他最信任的人,也或许是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呢?如果不是为了走水路将东西运走,他选这么一个地方实在有些奇怪。”

确实,这地方距离彭城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距离通向各方的道路也不怎么方便,确实不像是个适合转运的地方。

冷飒想了想,道:“先查查孙良跟那些船运公司的关系?”

宋朗笑而不语,冷飒却已经站起身来了,“宋少,借你电报用一下。”

宋朗了然道,“找卫长修?”这方面的事情,确实是找卫长修最合适了。

冷飒道:“现在确实得麻烦卫当家了。”

卫当家此时还悲催地陷在尼罗的连天战火之中,即便是傅凤城派了自己亲信的三位副官之一的夏维安来协助他,也无法抚平卫当家受到的伤害。

拿着刚刚收到的电报,卫当家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外面震天的爆炸声就震得他手抖了抖。

夏维安淡定地看了一眼窗外道,“又打起来了,卫当家不必担心,打不到这里来。”

“……”卫当家无语。

自从去年十七军团不顾尼罗国王的命令返回尼罗,发现自己的儿子被国王给杀了家人也被囚禁了,桑哈就直接炸了,双方打起来那是一个战火连天腥风血雨。

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尼罗的第二大城市,目前是被桑哈的十七军团占领的。但国王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双方为了这座城市已经打了快一个月的攻防战了。每天死伤无数不说,整个城市都快要被轰成一片废墟了。

这情景就连冷心冷肺要钱不要命的卫当家看在眼里也要忍不住叹一声作孽。

“你们家大少真是做了大孽了。”卫长修拨弄着手腕上的一串念珠道。

夏维安不以为然,淡定地道,“卫当家,我们大少什么都没做。”

卫长修轻哼一声,“什么都没做就打成这样,要是他再做点什么尼罗还不得灭国啊。”

夏维安道,“大少只是想以最少的代价将尼罗人赶出安夏,最好是让他们不要再侵犯安夏领土。至于这场战争…又不是大少逼他们的,是他们自己要打的啊。”守土卫国,有什么错呢?

在夏维安看来,大少简直就是绝世天才。

尼罗人是很惨,但那管他什么事?他是安夏人,是尼罗人想要来入侵他们的,他们都还没有派兵越境报复尼罗人呢。

瞥了一眼卫长修手里的电文,夏维安提醒道,“卫当家,少夫人的电文,您不先回复一下?”

卫长修在远处隆隆的炮火声中打量着手中的电文,道:“孙良可真是胃口不小了啊,能从西南出海的船…还要容易隐藏东西,不会被一路检查?让我想想……”

卫长修一边考虑一边抽出笔在电文背面写了起来,“是有那么两家,能有这个能耐和胆量的人想必也不多,让他们慢慢查吧。”

等卫长修写完了,夏维安接过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的两个船运公司和几艘商船的名字,点头道,“多谢卫当家,我这就发给少夫人。”

卫长修靠在椅子里撑着下巴道,“其实,孙良要运就让他运呗,等船到了江城在直接扣下,还省了你们费事儿了。”

夏维安道,“卫当家,这是西南的财政库存。”没了他们还不是得往里面添,过后西南战后恢复不要钱?难道还真的能让西南乱起来不成?

卫长修撇撇嘴瞬间没了兴趣。

“老板,尼罗国王派密使来了。”门外一个尼罗人模样的男子匆匆进来,走到卫长修身边低声道。

卫长修微微挑眉,“国王密使?找我有什么事?”

男子道,“说是想跟老板买一批军火。”

卫长修坐起身来,笑看了一眼穿着便服的夏维安,“来生意了,没想到国王竟然会来跟我买东西?他难道不知道我跟桑哈有交易?”

夏维安道:“应该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

卫长修道,“他想拉拢我?”

夏维安道,“国王一方现在的局势并不算很好。”卫当家目前已经化身尼罗国内最大的进口武器供应商之一了,如果他能倒向国王,桑哈获得武器的渠道自然要受阻。

“卫当家不想跟尼罗国王交易?”

卫长修扫了他一眼,“有钱干嘛不赚?把人请进来吧。”

这一刻,卫当家是个没有感情的武器供应商。

二月二十,傅凤城和楼兰舟的大军也相继到达了彭城附近,三面合围彭城彻底成为了一座孤城。

会议室里,傅凤城宋朗和楼兰舟再一次坐到了一起,冷飒也悠然坐在傅凤城身边听着他们的谋划布局。

“孙良麾下三个将领已经私底下联系过我们,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只要一声令下就能拿下督军府,活捉孙良。”楼兰舟道,“若是一切顺利,很快西南的战事就能结束了。”

宋朗懒洋洋地把玩着手里的军刀道,“我总觉得没怎么顺利。”

楼兰舟不解,“怎么说?”

宋朗思索了一下道,“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总觉得孙良这种祸害很容易遗祸千年,没那么容易死……”一个死字还在唇边,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

那声音大得就连他们跟前桌上的茶杯都震了震。

“怎么回事?”

傅凤城沉声道:“是彭城方向。”

宋朗猛地站起身来,低咒了一声道,“姓孙的该不会是想要拉着全城的人同归于尽吧?”

傅凤城道,“不会。”

见众人都看向他,他才又补充道,“他没有那么多的炸药。”

“……”众人无语。

众人起身走出会议室,果然看到远处彭城的方向在夜色中黑云缭绕火光冲天。

不仅是他们,其他人也都被这爆炸声惊到纷纷冲了出来,“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弹药库爆炸了?!”

傅凤城微微蹙眉,沉声道,“傅钰城。”

傅钰城立刻上前来,“到!”

“去查查。”

傅钰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下头朝身后一挥手几个人快步跟上了他,很快几个人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不仅是城外的人,此时在城里的人也被吓得不轻。

巨大的爆炸之后,姜毓原本正在喝茶的手一抖,一杯茶直接泼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身后的柜子上一个东西掉下来,若不是商绯云一把捞住险些就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怎么回事?地震了?”

商绯云苍白着脸,只觉得耳朵还有些耳鸣。

没好气地道,“你见过地震这么大的声音?督军府爆炸…爆、爆炸了?”

两人快步走到窗口,推开窗户望过去果然看到督军府的方向烈焰熊熊,烈火中甚至还有爆炸声不断响起。原本督军府那几座他们站在这里可以看到的小楼,此时却已经轰然倒塌消失无踪了。

“糟了!”姜毓道,“那些人……”

那些已经倒向他们的人,说是准备先攻下督军府活捉了孙良再投降,现在该不会都被炸死了吧?

商绯云一把抓住他往里面扯,“别那些人,还是先关心自己吧。咱们先撤,一会儿火要烧过来了。”

他们这里离督军府太近了,没有被爆炸波及到真的是运气不错了。彭城里可都是旧式建筑,再不走别搞得没有被炸死却被烧死了。

“先给大少发给电报!”

“……”

此时的孙良正站在距离城门不远的地方,心情愉快地看着这惊动了整个彭城的爆炸,眼底露出了冷酷而快意的笑容。

那些人想要背叛他,还以为他不知道么?

既然想背叛他,想要靠着他保住他们的荣华富贵,那就通通都去死吧。

可惜了…郭怀不在那里面。

想起郭怀,孙良的眼中还有阵阵杀意腾起,若不是因为郭怀的倒戈,他何至于败得这么快?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没关系,等他安顿下来了,有的是办法料理他。

“督军。”跟在孙良身边的青年跟他一样都穿着一件长大衣,头上戴着一顶帽子遮住了半张脸,“咱们该走了。”

孙良点点头道,“是该走了,都安排好了?”

青年点头道,“都安排好了,督军尽管放心。”

孙良满意地道,“那就好,走吧。”

孙良身边并没有带着任何妻妾儿女,对此他也并不如何悲伤愧疚。

爆炸发生之前,将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都派出去办事,这就已经是他所能表现的最伟大的父爱了。

至于他们以后会如此,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如果是当年的孙锐,孙良可能还会犹豫一下,但那几个问不成武不就的废物,实在没有必要多花费心思。

孙良并不担心什么,想要孩子他随

acome玫瑰完整版全文阅读

时都能再生,没有必要带着几个累赘拖累自己。

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孙良毫不留恋地转身将自己隐入了夜幕下的阴影里。

喜欢我在豪门当夫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