冢不二h文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虽然,从这个小站点到河东边境海关仅仅还有五十公里,就算抵达终点河东市,也不过一百五十公里,但内侍卫处还是动用关系将祖皇帝专列里的两个车厢加挂上了这趟火车。

毕竟,哈萨克的火车极慢,停靠多,加上过海关等待检查等等因素,怕要四五个时辰才能到河东市。

其实这不起眼的小站,因为附近有祖皇帝的湖畔庄园,是以,本就有祖皇帝的专列很隐蔽的停靠附近。

现今挂靠这趟列车的两个车厢,第一个车厢,是祖皇帝的寑车,就如同移动的帝王套房,有舒适无比还可以从落地窗欣赏外面风景的卧室,有吧台、餐厅、洗漱间、健身区、宽大的沙发休息区等等。第二个车厢,主要是侍从们乘坐。

陆宁被小贵儿和小五儿搀着走向寝车车厢时,很是有些无奈。

等坐上松软沙发,小贵儿去吧台准备祖皇帝喜欢喝的健康果汁,小五儿为陆宁脖颈套上餐巾,陆宁更是无奈,年轻时身边人这样伺候是因为自己身份尊贵,可现今,怎么都感觉自己成了痴呆老人一般。

或许,是因为自己心态变了吧,自己也知道,自己现今已经渐渐走向暮年。

正琢磨间,彩珠上车,来到陆宁近前微微屈膝,“老祖宗,您看。”双手送上一个文件夹。

其实,内侍卫处各个作战单位之间,步话机应用极为普遍,而且,两个车厢之间本来就有电话线链接的电话可以互相通信,但向祖皇帝禀告事项,自不能用这些工具。

文件夹里,是两个女孩的照片和资料。

两个女孩都是从哈萨克首都新岱城上的车,一位是哈萨克军事情报局的少校副处长,叫李圆美,另一位,则是哈萨克铁道部下属铁路乘员服务公司的职员,叫童珊珊。

当然,哈萨克作为华语国家,两个女孩虽然是华名,但从不太靠谱的彩色证件照也可以看出,李圆美应该是本地人,中亚人种的混血,童珊珊则是金发碧眸的西方人种。

帝国保密局在联邦成员国的情报机构都派驻有专员,联邦本身就签订了情报共享协议。

而哈萨克作为帝国邻国,甚至保密局专员实际以总顾问的身份领导整个哈萨克军事情报局。

祖皇帝要在此登车且加挂专列车厢,彩珠自然早就与该保密局专员沟通,用的秘密代码,是最高权限的。

保密局专员虽然不知道联系他的是谁,但自然全力配合,和哈萨克铁道部联系,敲定了加挂专列车厢一事,同时,他还派来了哈萨克军情局的这位少校副处长,为贵客沟通当地事,毕竟县官不如现管,出什么事情的话如果还需要联系他,有时候怕来不及,就更莫说一些小事了,有这位李圆美少校出面处理自然方便快捷。

同时,他又要求铁道部提供一名最优秀的乘务员为齐国尊贵客人服务,为贵客讲解本地风土人情等等,如果贵客有需要,便作为贵客的导游。

听彩珠禀告,陆宁微微点头:“那就带上这个车厢吧。”

车厢内,除了陆宁和庄妃、顺妃,还有十六人,四名腰胯微型冲锋枪的特勤科女卫,两名卫生科医护,四名军艺科女侍,六名内勤科女侍。

内侍卫处编制,沿袭当年黑海亲王的悠久传承,但军艺科大大缩水,内勤科也缩小规模,外围都是合同雇佣女佣,随伺祖皇帝和两位娘娘的女侍仅仅三十人,都是自幼培养的人才,三十岁退役,当然,退役时的拿到的退役金,已经赚足了一辈子,而且,还会为她们在原东海百行分割出的那些集团安排工作。

当然,过了三十岁,如果祖皇帝喜欢其本人又自愿,还是可以继续在祖皇帝身边服务的。

如现今这自己专列车厢里的六名内勤女侍,就跟随陆宁很久了,比两位娘娘都早的多,她们都是三四十岁年纪,作为女侍的名字,也是有着光荣传承,春兰、夏荷、秋菊、冬梅、雨沫、雪烟,这六个名字是内勤科女侍中地位最高的,基本上能被祖皇帝点名授予这六个名字之一,通常也代表只要起

冢不二h文全文在线阅读

愿意,就可以终身为祖皇帝服务。

军艺科人员,人数不定,现今仅仅二十几人,但都是大有来历。

而她们,通常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轮流在祖皇帝身边服务,通常两个月更换一次,毕竟她们很多都是名人,长时间在外界没有声音,容易引起种种猜测。

如现今的四女,其中一名便是帝国最享有盛誉的高音歌唱家,又有两人,则是喜剧名家,女相声大师。

当然,现今帝国说相声最好的,都是男名家,但军艺科从来是挑选女星,而且两位女相声大师自从三年前有幸成为军艺科艺员,水平也突飞猛进,无他,本来两个人就很有喜剧表演天赋,现今收入极为丰厚,两人雇的专门为她们写本子的团队就几十人,只要能逗祖皇帝一笑,钱财之类,完全微不足道。

第四名女星是四名女星中最漂亮的,当然,其实两位相声女大师蕊官、藕官和歌唱艺术家杜鹃,本来就不已姿色著称。

第四名女星却是倾国倾城,号称帝国百年一遇的美女,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也是现今帝国影坛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但外间无数拥趸的她,在军艺科,却只是个名字叫“金莲”的舞女。

她主要便是为祖皇帝表演一些她拍的电影的经典片段,此外,祖皇帝也喜欢看她跳跳舞。

祖皇帝还说,很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她饰演潘金莲这个经典角色,你应该能演出精髓。

金莲也只能心下苦笑,若旁人说,她肯定翻脸觉得对方是调戏或者侮辱自己,但“祖皇帝”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从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她是十几天前被彩珠征募来的,恰好和杜鹃、藕官、蕊官一起轮值“祖皇帝”身边,而杜鹃好像服务“祖皇帝”身边时间最长,已经十几年了。

但便是杜鹃,实际对“祖皇帝”的活动轨迹也很模糊,每年在“祖皇帝”身边的两个月,都是无征兆的被秘密接到“祖皇帝”身边,也就不再允许和外界联系,而她跟在“祖皇帝”身边这十几年,二十几个轮值月,每次轮值,都是被接到不同的地点,从没重复在某一处待过,就好像,全帝国,不,全世界的所有城市,甚至一些小镇,大皇帝都有府邸、庄园、城堡等等。

所以,便是她们泄密,也根本没人能寻到“祖皇帝”的踪迹。

当然,直觉上杜鹃也知道,一些重要的,“祖皇帝”可能长期在的寝宫,她们也从来没被带进去过。

金莲被招募,源自彩珠的一句话,彩珠问她,以为三年前王董、一年前杜副部长,真是你运气好,谁招惹你便倒大霉?

这两个恶魔,都是曾经逼迫她要她做情人的,一个财雄,一个势大。

王董逼迫她时,她刚刚出道,杜副部长逼迫她时,她的光芒如日中天。

但却都是两人逼迫她不久,便垮了台。

从彩珠处长嘴里,金莲才知道,她

冢不二h文全文在线阅读

关注她很久了,但直到现今,她的主人才因为自己的一部电影而触动,点名想见自己。

而自己刚刚出道时,彩珠实则就将自己的资料和其她候选人的一起,交给了她的主人。

彩珠说,旁的候选人如果主人当时没看中,她通常不会再继续关注,但是她,彩珠觉得主人早晚会见她,是以一直派了密探对她持续关注。

当然,令王董和杜副部长垮台,并不是对金莲特殊照顾,而是顺手为帝国捏死两只苍蝇而已。

金莲听到彩珠的这些话,惊讶无比更满心感激,尤其是,显然彩珠的主人不是因为自己姿色,若不然,何必等到现在?

她也就和彩珠签下了两个月的合同,以后续签的话,都是看双方共同的意愿。

这份两个月的合同,主要内容便是她为彩珠的主人进行私人艺术表演,为时两个月,合同里,更规避了许多东西,很保护她,显然这份合同千锤百炼,并不是为她单独拟定。

签了合同,她便好奇又极为期待的跟着彩珠坐上飞机,经过几个机场的加油,最终飞机停泊在河东军用机场。

这也是金莲第一次坐飞机,帝国虽然有了航运公司,都是用军用飞机改装的,可主要是货运和邮件运输,客运也有,但航班不定,航线不定,普通人很难接触到,至于这种出发地、目的地明确且用军用机场的专机,更令她进一步相信彩珠的主人的能量,根本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只是,原本她以为对方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家,却不想,对方却是很俊美的年轻人。

而在他面前,好像那些条款也失效了,比如他第一次见自己,就说想看自己跳古典舞,就是电影《明日黄花》里的那种古典舞。

那部电影里,拍摄古典舞那段实则采用了特殊机位,又都是女摄影师拍摄,如此,虽然看上去穿着若隐若现的霓裳,但并没有真正暴露,可直接在人前跳就是另一回事。

但不知道为什么,金莲当时对他的要求,却没有拒绝的勇气,就好像,他的任何要求,都是天经地义,旁人便该听从,虽然很是尴尬,还是换上了霓裳为他舞了一曲,当然,里面穿了抹胸和亵裤,幸好,他没有强求自己全裸。

不过跳着跳着,才发现这位神秘男人,双眼迷离的呢喃谁的名字,显然,是因为自己舞姿,想起了某些人某些事,这才令金莲释然。

尔后,却渐渐发现,这位神秘人,竟然是祖皇帝?

而实际上,到现在也从来没人明确告诉她“陆总”就是祖皇帝,包括杜鹃也是,都是通过蛛丝马迹猜测的。

她现今还有些疑惑,但杜鹃却早就深信不疑,就是将那位老人家视作了祖皇帝。

虽然,他,实在称不上是老人家。

可他的两位妻子和女侍们,都是“老祖”或者“老祖宗”的称呼。

如果他真是祖皇帝,一切诡异的事情,也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但金莲实在不太确定,是以“祖皇帝”的身份在她心中,不免打了引号,可不管怎么说,这位“祖皇帝”,就算不是祖皇帝,身份也大非寻常,身边侍女都能轻轻松松令一名帝国内阁的副部长家族垮台,又何论其他?

金莲胡思乱想间,和杜鹃、藕官、蕊官走向了车厢里的后半部分,那里有一个小休息间,如果“祖皇帝”用不到她们,她们便在里面暂时休息,也节省了空间,免得车厢里看着人太多。

实际不仅仅她们四人,包括四名挎着冲锋枪的特勤女兵,也都各自在靠窗哨卫位置坐好,警惕的看着外间。

两名医护女兵,同样进了后厢休息间。

春兰、夏荷、秋菊、冬梅、雨沫、雪烟六名女侍,也分别两人一组,站在了吧台里、餐厅旁和卧室旁。

真正在车厢内自由活动的,便是祖皇帝和两位妃子。

此时,彩珠当先登车,跟在她身后的两条靓丽身影,自然便是哈萨克国军情局李圆美少校和该国铁道部选出的最优秀乘务员童珊珊。

李圆美深眸高鼻,皮肤白皙,穿着深蓝哈萨克军装套裙,戴着贝雷帽,很是靓丽,英姿飒爽。

童珊珊耀目的波浪似性感金发,深邃迷人碧眸,白皙耳垂戴着深蓝宝石耳坠,红裙雪白衬衣的乘务套裙,雪白丝袜水晶高跟鞋,还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两人的资料陆宁刚才都看了,李圆美的爷爷是哈萨克国防军一位上将,是以她年纪轻轻便已经被授少校军衔,当然,军情局本身也是比较容易提拔的单位,毕竟做出的贡献可以很隐晦的记录,上面认可便行了,李圆美的功劳簿,想来不会有人质疑。

彩珠和那位齐人哈萨克军情局总顾问要求提供军情局军官协助时,便是索要的女军官,该总顾问显然都没怎么考虑,便觉得李圆美是最合适人选,其军情局少校的身份已经足够唬人,更莫说其家庭背景了,在哈萨克境内遇到什么麻烦,自会迎刃而解。

童珊珊,则是平民家庭出身,今年刚刚被哈萨克铁道部下属的铁路乘员服务公司录取。

只怕这个所谓“最优秀乘务员”,容貌风情占了相当大的比重。

“陆总”,在彩珠引领下,李圆美和童珊珊向陆宁问好,李圆美更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两人又在陆宁意识下,坐在了茶几对面舒适的长沙发上。

李圆美很坦然,只是明显对陆宁有些好奇,上下打量着陆宁,现今的陆宁,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锋芒,气质更像是返璞归真了一般,看起来极为平和。

童珊珊就很是局促不安了,虽然并拢丝袜美腿很优雅的坐下,涂着彩甲的一双娇艳欲滴纤手置于小腹前,礼仪温婉而美,但那种心内的不安,陆宁自感受得到。

“少校军衔,每个月补贴多少啊?”陆宁又问童珊珊:“你每个月薪水多少?”

其实莫说在华语国家,便是全世界来说,华语都是上流阶层必须学习的语言,非华语国家也普遍将华语列为基础教育的必修课,总部在汴京的国际联盟,更是规定华语为唯一工作语言。

当然,非华语国家来说,学习书写的话,华语拼音文比较流行,但其中歧义太多,如果是严谨文件甚或合同、法律条款等等,就必须用华语正文了。

陆宁用工资开场,和两人聊了起来。

其实李圆美这种军情局工作的薪水补贴等等参考意义不大,倒是童珊珊平民出身,陆宁的问话重心渐渐转向了她。

哈萨克国,不同行业收入差距很大,以收入较高的教师阶层来说,平均月薪大概十个银元左右,而其国内这条唯一的铁路线上,能被选为乘务员的,那真就是命运的宠儿了,如童珊珊刚刚参加工作,月薪便是二十五银元,这可是相当高的收入了,在大齐都属于中上收入。

比如内侍卫处三千多正式侍卫,最低薪金也不过年薪一千银元,当然,其有各种隐形福利,一千银元基本属于每年能白白攒下的。

大齐不算大学教授,仅仅用初等教育的教师群体来说,平均薪水在每月三十银元,在大齐,同样属于中上收入群体。

其实,这种收入已经很不错。

就以汽车的价格为例,虽然域外轿车简直贵的吓人,但大齐本土来说,普通轿车也不过一千银元左右,便宜私家车五六百的也很多。

也就是,教师群体里收入较高的,一年收入便可以买一辆便宜的私家车。

现今帝国境内私家轿车拥有率,和二战后美国五十年代初期差不多。

只是,大齐起步如此之早,科技摇摇领先诸国,已经是二战时期的水准,但毕竟人口太多了,西域、南域的几个省份更拉低了平均水准,是以,取得现今的成就,陆宁还算满意。

和两名哈萨克女孩聊着,陆宁也琢磨着各种经济指标对比。

车突然渐渐减速,童珊珊啊了一声,“陆总,马上到九美站了。”

九美是一个小城镇,过了九美站,下一站就是边境海关,哈萨克这边,叫伦河市,大齐那边,是边境城市上河市。

哈萨克境内只有这一条铁路,童珊珊自也是跑这条线,自然对沿途站点如数家珍。

九美?陆宁眼神又有些恍惚,曾经赛尔柱人的聚集区之一,当年,自己可不领着一小队骑兵曾经在此威慑赛尔柱人?但现今,赛尔柱作为一个族群,已经消失不见,融合同化为哈萨克境内和大齐河东省边境的少数族裔。

“圆美少校,你去通融通融,看能不能令火车在此多停泊一段时间,还是检修吧?你再陪我去头等厢,我去寻个人。”

加挂的车厢,和这列火车原本的车厢自然不相通,要等停车,下车再上对方车厢。

这位“陆总”话说得客气,但李圆美自然明白实则就是一种命令,点头:“好,我去办。”

童珊珊在旁道:“陆总,车上的乘务和乘警我都认识,我也去吧?”

这条铁路,实则主要是货运,将哈萨克的木材、煤炭源源不断运去河东,从大齐运过来的,偶尔会有汽车等奢饰品,但最多的,还是工业民生用品,一车皮的货物,不知道交换哈萨克多少车皮了。

客运的话,就这一列火车,每三天一趟,童珊珊虽然入职不久,但几个月下来,还是混了个脸熟的。

陆宁微微颔首,看向远远坐到一旁的小贵儿和小五儿,不由无奈,好像多怕影响自己和其她女孩聊天一样,做个手势,“你俩和我一起去,去见见你们的小妹妹。”

说着话,陆宁揉揉鼻子。

像极了那小家伙的女学生,自然就是自己的小淑妃,理所应当就会嫁给自己,但自己好像从没想过,人家可能对自己不感冒。

其实现今,时代已经变了,一夫一妻已经深入人心,小贵儿和小五儿从初中时代就被直接接到自己身边成了自己的妻子,三观还未真正形成,可以说童真年代就跟了自己,是以倒没什么阻滞。

可自己这小淑妃,却已经是法学院的高材生,读法学院的,想也知道性格了,独立坚强的新时代女性,如果自己说,娶她做第三房老婆,怕是能大耳光抽过来吧?

而如果直接就令彩珠去说,什么祖皇帝,什么你像极了老祖宗几百年前的爱妃,好像,也不怎么对劲?

唉,走着看吧。

陆宁心下叹口气,不过,想到即将见到自己的小淑妃,心里又暖暖的火热一片。

因为这几百年来,还真没遇到过这般像淑妃的周氏后人。

喜欢我的帝国无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