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谢芫儿道:“前者只不过是生人的执念,而真正为她好的是后者。人间悲苦喜乐、滋味百态,游魂又如何能体会?”

江重烈动了动嘴,听她又道:“何况,不管我超度与否,两位老夫人逝去多年,早已往生了。我为她们诵经祈福,功德福报也只是回馈至她们往生,为她们渡往生灾厄,愿她们更加福泽深厚。”

江重烈道:“听你这么说,那我这祠堂这灵位,都没有用了?”

谢芫儿道:“当然有用,生人的祭奠、思念和祝愿,都能化解灾厄、积攒福报。我想,生人最大的慰藉,莫过于至亲亡者能够有一段更加平安喜乐的崭新开始吧。”

这最后一句话,不想戳到江重烈的心窝子里去了。

江重烈眼眶一润,望着江意她娘的牌位,道:“我有时候一边想着她还能留在身边,哪怕我看不见碰不着也好,可一边又着实想着我这般想法会不会太过于牵绊她,她若转世投胎一定要做个一生无忧的人。”

谢芫儿道:“这是人之常情,因为放不下才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全文完整版

会有祈愿,太思念才会怕牵绊。但都不用担心,正因为如此才会生信力,信力则会善报给往生之人。

“所以施主想谁、牵挂谁,都可以大大方方地去想去牵挂,也不用害怕提起他,因为这也是他往来人世所留下的善果。”

江重烈道:“你这么一说,我有些放心了。”他揩了揩眼角,“没想到你这么年纪轻轻的丫头,倒很有一套。”

他又道:“那么我问你,要是我太过想念她,往往触景伤情,又该怎么化解呢?”

谢芫儿想了想,道:“那我道理都讲完了,剩下的也就只能劝施主想开些了。”

江重烈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此时江意就站在祠堂外的门边。她神情安静,别说她爹满心感慨,她听了又何尝不是。

她在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来羡,得知来羡跟踪偷看这位八公主失败,居然被八公主唤作憨狗,来羡心里很不服。

不过它自己在草丛里弄得狼狈,八公主还帮它清理了干净。

她到祠堂时,听见里面的说话声,没想到她爹会在祠堂里,而且这八公主竟然还和他聊上了。

她便刻意没让嬷嬷声张打搅。在进祠堂的门之前又听见是在谈论她的娘亲,所以才稍稍停留在外。

只听聊的话题陡然一转,江重烈突发奇想又道:“近来我时常做些光怪陆离的梦,你不是懂这行么,能不能给我解说解说?”

谢芫儿道:“解梦啊,这个我不是很擅长,不过施主要是愿意讲的话,我也愿意帮着分析分析。”

于是江重烈形容了好几个他的梦境,谢芫儿擦完了龛台,在蒲团上坐下来,给他解析得头头是道。

江重烈听来,似乎有时候梦里发生糟糕的事情,反而预示着有可能有好事发生。

谢芫儿道:“施主讲述了这么多梦,看来施主精力旺盛,精神世界也颇充沛。”

江重烈道:“还有,我常常梦到我能够站起来了,不仅能跑能跳,还能像从前一样骑马飞跑。这是不是说明,我这双腿很快就能使了?”

谢芫儿看了看江重烈坐着的轮椅,道:“我以为,这也不能全然信梦吧,得信大夫。大夫怎么说?”

江重烈道:“大夫说恢复的希望非常渺茫。”

谢芫儿默了默,道:“可能施主这个梦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江重烈道:“怎么梦到好事发生反而不是个好征兆呢!那我想起来还有一个不怎么好的梦,”他紧接着又说道,“前些天的时候

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全文完整版

,我梦到我肚子很不舒服,身体很不好,那是不是就是反着来的?”

谢芫儿问:“肚子哪里不舒服?”

江重烈道:“肚子胀,胃不舒服。”

谢芫儿:“醒来以后呢,有不舒服吗?”

江重烈回忆了一下,道:“唔,醒来以后还是有点胃胀。不过活动活动就好了。”

谢芫儿:“那可能就是睡前吃多了吧。”

江重烈:“……”

江意在门边听得哭笑不得,心绪也跟着开阔起来。

两人在祠堂里聊得正起劲,她本不想打扰的,不过总归是要象征着办办正事的,所以还是从外面走了进来。

谢芫儿回头看见有人进来,在茶会上见过江意的,便起身抖抖裙角,向她见礼。

江意亦福身回以一礼,道:“我有些耽搁了,让八公主久等了。”

谢芫儿道:“也没有。”

江重烈一听,再看看谢芫儿,眼里神色不定,道:“小意,这位是八公主?”

江意道:“正是。”

江重烈连忙向谢芫儿抱拳礼道:“先前未知公主身份,实在失礼,还请公主见谅。”

谢芫儿也是一愣,道:“方才施主唤荣安夫人小名?那施主是?”

江意觉得好笑,这两人,热络地聊了半天,敢情还你不知我我不知你的?

江意道:“这位是我父亲。”

谢芫儿连忙道:“老侯爷不必多礼,我也有失礼之处,老侯爷海涵。”

毕竟她不知道老侯爷是坐轮椅的,而且一进这祠堂就看见他在尽心尽力地打扫,她还以为这位半身不遂的中年伯伯是专门负责照看打扫祠堂的呢。

后来聊天过程中,听他说起有关超度的事情,她也没往别处想,只认为他是对侯府牌位上的已故老夫人忠心耿耿才多有挂怀。

却原来,他说的是自己的亡妻啊。

江重烈摆摆手,哈哈大笑,道:“早前小意说有客来,问她她也不提竟是八公主,方才实在是让公主见笑了。”

谢芫儿见老侯爷性情着实爽快,便也放松自如,亦笑道:“我也不知施主竟是老侯爷。”

江重烈问:“公主如何会入这一行呢?”

谢芫儿道:“皆是机缘。”她又道,“夫人已至,那我便开始给两位老夫人诵经吧。”

江意问:“可要准备些什么?”

谢芫儿道:“无需夫人准备,心诚即可。”

遂江重烈拨着轮椅退开到一边,江意也拿了一个蒲团过来在边上跪坐。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