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肥臀无删减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凌夫人喜欢下厨,厨艺都是请了名师指点,凌画自小被凌夫人亲自带着教导,方方面面都要让她精通,所以,学厨艺时她虽然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得了她娘亲传,学了个精通。

厨房按照她的要求采买了各样材料,她来到厨房后,厨娘们便让出位置,给她打下手,她亲自掌勺。

蒸煮炒炖,糕点小吃,天南地北的口味,她觉得自己做的好的,每样都打算做一道,这就需要功夫了。

琉璃胳膊还没好,吊着胳膊帮着厨娘给凌画一起打下手,看着凌画忙了一身的汗,小声说,“小姐,您这是要做一席宫廷御宴吗?咱们就十几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吧?”

“吃不了这么多也没关系,他虽不喜欢设宴庆生,不喜不相熟的人来摆排面给他庆生,但该有的席面,总要有,这是我第一次给他过生辰呢,总不能躲懒讲究。”

言外之意,吃不了不怕,席面要绝无仅有的好。

琉璃服气,“您说了算。”

反正受累的是您。

宴轻来到厨房的时候,时间还早,但是厨房里已忙的热火朝天,凌画身量纤细,手腕更细,站在面板前,在揉着很大的一团面粉,面粉在她手下像是生了花一样,不多时,便灵巧地被她捏出了想要的形状,看起来栩栩如生。

就这一手,让厨房里的厨娘们一个个眼睛冒光,心服口服,不停的夸,说真没想到,咱们掌舵使竟然有这么好的厨艺,小侯爷能娶到掌舵使,真是天大的福气云云。

宴轻站在门口瞧了半天,厨房里该忙的忙,该夸的夸,都聚焦在凌画身上,没人发现他。

过了一会儿,凌画将各样式的糕点放进了蒸锅里蒸上,然后抬起胳膊想要袖子擦额头上的汗,琉璃已快一步上前,掏出帕子,给她擦汗,口中还是那句话,“这也太辛苦了,自从夫人去后,小姐有多少年没下过厨房了?真该让小侯爷过来看看。”

凌画瞪了她一眼,“我如今灰头土脸的,让他来看什么?没地嫌弃我难看。”

琉璃也瞪眼,“是为他下厨哎,小侯爷有多没良心,才会嫌弃您难看。”

凌画想想也是,不由得笑了,“那也不让他看了,他等着吃就好了。”

二人说着话,自然没人注意门口,琉璃擦了汗,凌画又去忙别的。

宴轻的眼神顺着琉璃的动作转到凌画的脸上又转到她的身上,那挽起的袖子更看得出她手腕子纤细的根竹节似的,她走过去站在大锅前,手里又拎起了大铁勺,比揉面时,更对比强烈。

那么细的手腕子,不知道哪里来的拎大勺的力气。

他收回视线,转身走了。

云落默默地跟上宴轻的脚步,心里猜想着小侯爷这么一声不响地来,又一声不响地走,压根就不进厨房,如今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宴轻走离了书房,转路去了水榭里的一座凉亭里,坐在了吹风。

今日虽然天气晴好,但毕竟是冬日,又是雨后,还是有些微微的凉意,尤其是坐在水榭里,湖里的水汽冒上来,更多了几分冷。

宴轻坐下身后,便静静地看着湖面。

云落难得地从他的脸上看出了几分静默,这种静默搁在宴轻身上,是自从云落跟在宴轻身边以来绝无仅有的,小侯爷多数时候,都是懒懒散散,随意而为,或无趣或悠闲或无聊或愉悦或开心活欺负人,但从来没有如今日一般,这般地一个人沉默地看着一处,整个人过分的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落默默站在一边,心里想大约是主子亲手给小侯爷下厨,对他心里的冲击应该很大,否则不会让小侯爷这般。

过了许久,宴轻终于不看着湖面了,开口问云落,“她都给谁做过饭?”

他想知道,萧枕吃过她做的饭菜没有,看过她下厨没有。

“夫人在时,主子给老爷夫人做过,给长辈们也做过,不过那时是学做饭练手,夫人要求的,做出来总要有人吃,趁机孝敬长辈们了。”

“我问是她特意给谁做过?”

云落想了想,“三公子和四公子吧,过生辰时,主子会亲手下厨做一道菜,不过也就一道而已。”

“还有呢?”

“没有了吧!”

宴轻终于忍不住,“我想问的是萧枕。”

云落心想我就知道

操肥臀无删减全文阅读

您想问二殿下,您最在意二殿下了,他立即说,“二殿下没吃过主子亲手做的饭菜,主子也不曾给二殿下下过厨,二殿下更没看过主子下厨做饭时的样子。”

小侯爷想知道什么,他索性一次性都说了好了。

宴轻点头,“萧枕知道她会做饭吗?”

“知道的。”

“没要求过吗?”

云落还真不知道这个,诚实地摇头,“属下不知,反正主子没给二殿下做过饭,就连二殿下过生辰的时候也没有,主子会请最好的厨子,送他想要的生辰礼,给她庆生。”

“萧枕高兴吗?”

云落默默道,“二殿下自然是高兴的,过生辰嘛,鲜少有人会不高兴。”

宴轻长叹一声,“那我怎么就不太高兴呢?”

云落“啊?”了一声,“小侯爷您这是不高兴吗?您为什么不高兴?不喜欢主子下厨给您做饭?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太开心。”宴轻身子向后一仰,“有人特意给我过生辰,我却也开心不起来,好像还不如每年在京城时,纨绔们包了个酒楼,吃喝一日,能让我开心。”

“不、不会吧?”云落心想完蛋了,“主子今日可是很辛苦呢,您可不能不开心啊。”

否则主子可就白费辛苦了。

“我从小到大,都没真正过过生辰,不开心不是很正常吗?”宴轻又看向湖面,“去捡点儿小石子来。”

云落小心翼翼地问,“您要小石子做什么?”

“扔到湖里打水泡玩。”

“属下多捡点儿,给您扔着打水泡玩的话,您打完了,会开心起来吗?”

宴轻也不知道,“也许会吧!”

云落赶紧转身就去捡。

总督府的花园里,地面一砖一草一木,都是有人精心打理的,上哪里去找小石子,且还找一大堆,云落自然没法在干干净净的地面去找,只能跑去了假山,拿了一块石头,利用自己的武功,将一块大石头劈成了无数个小石头,然后拿了个大篮子盛着给宴轻送到了凉亭里。

宴轻瞅了一眼,夸奖云落,“你还真是个人才。”

云落腼腆,“小侯爷过奖了。”

谁让他脑子好使呢,把他送到小侯爷身边,主子看重的就是他脑子好使。

宴轻随手拿了一块小石子,扔进了湖水里,看不到他是怎么扔的,只见他一扬手,小石子便落到了湖水面,然后连翻的弹起又落下弹起又落下,一连气的打出了十多个小水泡。

云落佩服,不愧是小侯爷,只要是玩的东西,他什么都能玩的最好。若是让他来的话,他也就能打出六七个小水泡,已算是极致了。

宴轻一个一个的小石子扔进湖里,云落便在一旁瞧着,看他竟然可以将小石子扔去湖里,力道落在水面上,或直线或曲线这他也能做到,但是他竟然能让小石子在湖水里弹跳转圈的如捻捻转一般的画圈,如转着圈的跳舞一般,他便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这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一篮子小石子被宴轻扔完,他拍拍手,对云落说,“我心情好了点儿。”

云落松了一口气,“那可真是太好了。”

宴轻笑了一声,“你这么怕我心情不好?跟在我身边这么久了,对你家主子倒还是很忠心。”

云落默,这话他没法接。

操肥臀无删减全文阅读

显然宴轻也没想他接这话,用帕子擦了擦手,站起身,“走吧,我再去厨房看看她。”

他的妻子在厨房为他起了个大早又忙又累的干活,他总不能真的当做不知道,他想告诉她,她一点儿也不灰头土脸,就冲她这份心,她算计他的那些事儿,都可以一笔勾销。

正如厨娘所说,能娶到她,他真是天大的福气。

喜欢催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