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绳结磨花蒂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是这样的。”

银爵士点了点头,毫不避讳的说道:“以前她在的时候,我们聚在一起、多么团结。就是因为她离开了我们,《纪年法》才有存在的意义。

“因为我们已经不再拥有‘王’了,所以我们才必须联合、为了防止互相残杀。我们之后分散而居,也是因为我们之间绝对不能吵架、也绝对不能有所偏私——不能你支持他、而我支持她。

“但是就算这样,如果我们在一起、凡人一旦吵起来最终也一定会波及到我们……所以在能够掩盖矛盾的‘皇帝’的统治结束后,我们就必须分开了。直到下一位皇帝的到来。

“必须将正神之间的矛盾,用国家之间的矛盾来掩盖。否则这个世界将会陷入巨大的混乱。‘十二正神必须团结一心’,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但是,她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不过现在安南来了——结果还是一样的。

“你可能不知道,安南他已经接触了恩底弥翁。他早晚会开始重建统一大结界的——你还能阻止他不成?”

“恩底弥翁……精灵皇帝制作的‘天车之子’?”

神秘女士眉头紧皱:“是你让他接触的?”

“怎么会,他又不是在诺亚接触的。恩底弥翁在凛冬……就在炉山的不远处。”

银爵士叹了口气:“所以我才说,她可能早有预料。那并非是一次谋杀、一次突如其来的死亡。她多半是想要做什么事。

“我越来越觉得,安南可能就是她。有没有可能是……诗寇蒂已经找到了她,但那家伙想要给我们一个惊喜、或是做一个恶作剧,才把她改头换面、以安南的身份再重新拉回来?”

“你这是在说什么怪话。”

神秘女士毫不客气的说道:“安南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又不是这副模样。他是被另外一个世界的‘诗寇蒂’察觉到的才能、并共享给了这个世界的‘诗寇蒂’。她只是桥梁而已,别老是觉得她是什么幕后黑手。”

“只是猜想而已啦……我觉得那些老东西没来,可能就是单纯不希望听到我讲这怪话。”

“你心里有数就行。”

神秘女士吐槽道:“因为我也不想听。你们生意人都是这么黏黏糊糊犹豫不决的吗?她当年的确是死了,或者是离开了这个世界,安南与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你必须正视这个事实,不然你对安南的感情、就像是把他当做替身一样——就和你的单片眼镜一样虚伪。”

“我其实也知道……”

“行了,别吵了,两位——我记得这里的统治者,应该是叫费利克斯伯爵吧?”

无面诗人打断了火药味越发浓郁的话题。

她没有理会银爵士,只是凑到神秘女士身边询问道:“我们要先去找伯爵阁下吗?”

神秘女士双手抱胸摇了摇头,银白色的长发可爱的晃动着:“没必要,我们直接去炉山。

“根据安南那边的情报,这件事里还有一位巫师直接参与其中。他是‘滞时之眼’的学生,镜中人的仪式开启之前,他就已经离开了凛风白塔。

“他的父亲是联合王国的建筑家,母亲是诺亚的画家,都是雅翁的信徒。我觉得雅翁他不过来,应该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嫌。”

“咿……那老头子还这么温柔的吗?”

无面诗人一脸嫌弃。

“应该说是别扭吧。老鸽子一直都是这么温柔的。”

银爵士倒是对神

走绳结磨花蒂小说全文完整版

秘女士的话毫不在意,只是露出一如既往的温和开朗笑容,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啊,你们两个再陪我逛一会嘛……阿曜已经过去待命了。他可比老鸽子可靠多了、肯定已经把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咱们

走绳结磨花蒂小说全文完整版

到时候直接去扫墓就行。”

“你其实是找我们陪你来玩的吧……”

银发的少女叹了口气,指出了事情的本质:“所以他们才懒得来。”

“一部分原因。其实这也能算是老朋友的聚会。咱们已经几百年都没聚过一次了,而等精灵们灭族后、咱们之间的交际其实也就是没事念念共同的老朋友了吧。

“只是,很可惜……现在看来,就算是她的残骸,也没法把咱们都聚在一起了呀。”

银爵士感叹道:“也不知道以后安南行不行。”

“安南肯定是可以的。诗寇蒂也很喜欢他,她会选择将安南送到这个世界,肯定不是让他来送死的。你当年不也是被诗寇蒂拉来的吗?”

神秘女士异常肯定的说道:“所以就如同你相信诗寇蒂一样;我也相信着安南。我对安南的信任,就像是对阿南刻一样。”

“你还说我呢,你这话也开始渐渐的怪了起来。我和天车可没什么太过激烈的情感,我们只是【合作伙伴】而已。但你把安南当成儿子,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不对劲。”

银爵士一脸嫌弃:“安南可不是你母亲,你也不是他母亲——说到底,你们两个根本就没什么关系吧?就连纸姬和他都稍微有点关系。”

“但他的冬之心,可是我亲自给他扭转的。他的忘却仪式也是我主持的,这具躯体也是我帮他复活的。”

神秘女士不满的念叨着:“这是再造之恩。四舍五入,我也可以是做安南母亲的神嘛……”

“但安南身高可比你要高哦。”

“儿子比妈高不是也很正常嘛。又不是高很多。”

“还有,”无面诗人提醒道,“安南复活之后,就没有再见过你吧。他的记忆全部都献祭给了阿南刻……他还能记得你吗?”

“——啰嗦!”

瞬间破防的神秘女士,顿时恼羞成怒:“我们当年能成为朋友,现在一样能!你只是比我早见到他那么几个月而已,一滩黑泥而已……修格斯你不要太嚣张了!”

“哎呀?”

无面诗人怪笑着,身体突然破碎、化为一滩粘稠而浑浊的黑色粘液,又汇聚成了只有一米四五左右、以绸缎般的黑色长发作为衣服的幼女。

她的上半张脸被黑鸦假面所遮蔽,脸上的笑容却是相当恶劣。

她发出了尖锐而明亮的稚嫩声音:“我可不是用这个样子认识他的哦?他是看着我从本体变成这个模样,也没有对我生厌哦?

“倒是你——在我们这一代神里,好像只有你的心理年龄永远停留在十六岁吧?以安南的成熟心理,可能你才是被照顾的那一方?”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这家伙太坏了!”

神秘女士越想越气,顿时忍不住伸手抓向修格斯。

而无面诗人嬉笑着、躲到了银爵士身后。银爵士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

但他反而显得有些放松。

他那总是挂在脸上的温和假笑,也变淡了一些。但他给人的感觉却反而变得更温暖了。

——果然。

大概也就只有“天车”,才能让身份、种族、出身、立场不同的神明,全部聚在一起了。

从这点来说,就算安南不是她……那又有什么不同呢?

银爵士脑中忍不住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