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的征途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李成龙嘟嘟囔囔:“大把实证在手,就这么算了?老大你实在是太过于宽宏大量了,我必须得说你几句了,就算你家大业大不在乎这些个零七八碎,但那也是许多的优质资源啊,依我说就应该全抓起来……什么战神荣光,上京有如此巨贼家族,我深深为上京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感觉到了深深的忧虑……”

“拿人家东西……哼……”

“太无耻了!”

“脸皮太厚了……”

“看不下去!”

“难以容忍……”

“这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真真是让我又大大的开了一次眼界,大千世界实在是无奇不有……真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王汉再也忍耐不住,一口逆血瞬时冲到了嗓子眼,但他总算明白当前状况,竟又咕嘟一声给咽了回去。

他知道,他若是真的吐了血,不但被眼前众人耻笑之余,只怕还会再起波澜,名头都是现成的——王家主又开始做戏了,真真是演技派,难不成竟是要上演血口喷人吗?

龙雨生等人将这一切尽都收诸眼底,强忍着笑,憋得肚子都疼了。

临近出门。

众人突然发现门前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老态龙钟,仿佛风一吹就要倒落于地的模样。

此老身穿着一领青色袍服,佝偻着腰,歪在一张太师椅上,手中端着一口剑,一口连鞘长剑。

此刻,正翻着眼皮,看着左小多,喘着气说道:“你……叫左小多?是御座后人?”

“你是谁?”左小多歪歪头,皱起眉。

“我是谁……”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便是……王凌云!”

王凌云?

左小多表示没听说过。

然而一边的李成龙却是脸色一变,急忙传音告知。

“王凌云,乃是惊鸿天王王飞鸿前辈的嫡长孙,亦是王家的创始人;当初,王天王身故,留下独子;养育七个儿女,王凌云,便是老大……一手开创王家,绵延至此世。”

“此老乃是王氏家族,现在硕果仅存且辈分最老的老祖宗了。”

左小多点点头,表示了然。

“王凌云是吧,你坐在这里,想要干什么啊?”左小多仍旧一派居高临下的问道。

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左小多不敢再乱称呼了,选择了直呼其名!

这老者的年纪虽然在那摆着,但大陆战神惊鸿天王就算是与左长路同辈的话,其嫡长孙王凌云仍旧要比左小多矮了一辈。

王凌云最多不过三代,而左小多却是名副其实,百万亩地一棵苗的纯正二代!

所以,便是‘王老爷子’这个称呼,王凌云也不能在左小多这里享有!

“你无端污蔑我王家偷盗,仗着御座之名,前来我家讹诈,你可知道,这将会给左爷爷的名誉造成多大损失?!”

王凌云翻着眼皮,凌厉的眼神看着左小多,他言语间已经尽显中气不足,说一句,喘一会。

好一会才说完一句话,旋即又颤巍巍的举起手中带鞘长剑,淡淡道:“我或许没有资格管你,但这把剑,就算是左爷爷见到,也要黯然。”

“这便是我王家先祖惊鸿天王的配剑,惊鸿剑!”

“乃是当初,御座大人赠送给先祖!”

王凌云怒道:“左小多,若是你识趣,将东西留下,我王家可以赠送礼物,礼尚往来,大家乃是通家之好,并不想闹得太不愉快。”

“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左小多淡淡道:“你想要如何?”

王凌云颤巍巍的想要站起来,却委实站不起来,连连喘气不已,半晌才道:“

叛逆的征途小说完整全文

左小多,你当真为了蝇头小利,而置御座清名于不顾?这是御座的名声啊!”

左小多沉默了一下,他是真的看到了眼前这位老人眼中的愤怒与恨铁不成钢。

终于心中一软,道:“王凌云,你这样子……应该已经许久都没有出门,没有接触过外物了吧?”

王凌云闻言就是一愣:“怎么说?”

“你说我玷污了御座清名,但你对于王家的现况,却又知道多少?”

左小多冷冷地说道:“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因由何在?”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到别家去?偏偏要来你王家张扬行事?你知道原因吗?”

王凌云愣了愣,他只是得到了一个后人义愤填膺的进去禀报告状,说是左小多如何仗势欺人,现在王家冤屈至死……一时间愤怒才出来。

但对于其中内情,却是根本不清楚。

转头看着身边的王家人,苍老而浑浊的目光一个个的看过去,最终停在王汉脸上,仔细辨认了许久,才不确定的道:“你是谁?你是现在王家的家主?叫什么名字?”

他不认识王汉,但却认识家主的袍服和配饰

王汉上前跪下:“老祖宗,我是王汉,现任

叛逆的征途小说完整全文

王家家主。”

王凌云不说话了,闭上了眼睛,思考了许久,喃喃道:“你们说,巡天御座的后人,来到我们王家大肆讹诈勒索……搬空了仓库还不罢休,可有此事?”

王汉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是,确有此事,这是事实!”

王凌云喘了一口气,道:“御座爷爷还健在么?”

李成龙在一侧大声道:“巡天御座,现在乃是三大陆公认的,与洪水大巫平起平坐的第一高手!威镇寰宇,气概凌霄!在几天之前,三大陆亿万大军阵前,决战洪水大巫,平分秋色!”

王凌云眼中泛出泪光,喃喃道:“左爷爷仍旧是星魂大陆的擎天一柱,可喜可贺。”

随即他就沉默了下来。

很多事情太明白,御座还活着,天下第一,那么左小多需要讹诈谁?甚至不用张嘴要,只需要在家里坐着等着,收礼就能收到手软!

只要他肯收!

那么,这次来到王家岂能是讹诈?

王凌云沉默了许久,冷沉沉的道:“王家做了什么事?犯了什么错?被人这般登门踏户?”

这不是问左小多,而是问王汉。

王汉脸色大变,砰砰磕头,却不说话。

王凌云神色变得复杂起来,愈发的站不住了,缓缓的歪倒在椅子上,将惊鸿剑抱在怀里,怅怅叹息。

良久道:“御座依然健在,威震寰宇天下……王汉,咱们王家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居然值得让御座大人的后人,专门来到王家敲诈勒索?”

“凭王家,又有什么宝贝,是连御座大人的后人也要眼红的?这般光天化日之下,前来讹诈?”

王凌云气若游丝一般的说道:“他人还在这里,显然意犹未尽,想来东西还未得手,你……你且拿出来,我看看。”

王汉不敢说话,仍是半晌无言。

王凌云喃喃道:“罢了,你直接说给我听吧,老夫是真的很好奇,咱们王家居然有东西,能够入了御座大人后人的眼睛,为其觊觎……这真是莫大的光荣。”

王汉等人仍旧不答。

王凌云突然爆喝一声:“拿出来!老夫要看看!!”

他两眼一睁,虽然已经老迈到了不像样子,一声悍然,自有一股庞然威势冲天而起

两眼中,赫然精光四射,让人不敢逼视!

猛虎老矣,雄风仍在!

王汉浑身颤抖,仍旧没有开口说,却是无从辩解,也不敢辩解。

这时,旁边的一位王家后人,忍不住插口说道:“左小多拿走了我们的彼岸花,所有的极品星魂玉,无数天材地宝,星辰之心……甚至连仓库的铁架子都搬走了……”

王凌云沉默着,似乎没听见。

只是看着王汉,淡淡道;“王家的家规,现在已经这样了?我问的人还没回话,旁边倒是有人嘴这么快?”

疲惫的挥挥手,淡淡道:“将这个说话的,拖下去,家法伺候!行刑完毕,再拖回来我看看!”

旁边人没动。

王汉赶紧叫起来:“你们没听到老祖宗的话?将他拖下去!打!”

顿时有两人将说话之人拖了下去。接着就响起打板子的声音。

王凌云的眼神仍旧只投注在王汉的身上,但眼神里已经是蒙了一层阴翳。

“说!”王凌云道。

王汉低着头,道:“是这样的,老祖宗。”

“呵呵呵……”

王凌云忽而满面嘲讽地笑起来,然后满面万念俱灰的表情,看向左小多,半晌才沉声道:“左小多,不知道我该如何称呼你?”

左小多沉默了一下,道:“若是按照辈分来说,你应该叫我一声叔!”

你应该叫我一声叔!

这句话,端的是晴天霹雳,蓦然乍响!

所有王家人的脸色,在这一刻,脸色尽皆死寂,不见半分光彩!

这句话,内蕴无穷,亦或者说是,说得太明白了!

王凌云眼中陡然爆出亮光,突然挣扎着站起来,就要跪下去。

左小多急忙扶住了。

“让我跪拜一下。”王凌云请求道:“普天之下,没有人敢假冒这个身份的,既然身份是真,那礼数就不能缺,这是人伦,这是情谊。”

“不用了。我不想和你们王家再有任何交情。”

左小多淡淡道。

王凌云惨笑一声:“我明白了。”

他看着左小多,满眼尽是祈求的道:“能否让我与左爷爷或者左奶奶说句话?”

“不行!”

“我只是想再听听老人家的声音……”王凌云颤抖着,请求道:“我就要死了……左奶奶……在我小时候抱过我的……”

……

【还有更新,稍晚。】

喜欢左道倾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