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尿奴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sm尿奴小说完整全文

昙花一现为韦陀,痴情不悔是婆娑。

这句话里有个典故。

古时候,有个青年人经常去花园给花浇水,久而久之,花园里的花神,就爱上了这个青年。

后来,这件事被玉皇大帝知道了,龙颜大怒,他把花神变成了世间开放时间最短的昙花,又把那个浇花的青年,送到灵山跟随世尊释迦摩尼修习佛法,并取名:韦陀。

再后来,韦陀成为了佛前护法罗汉,同时也把花神给忘了。变成昙花的花神,依旧在花园里面等着青年的归来,期盼着青年归来再给花浇一次水。

二百四十年后,有一聿明氏于心不忍,随变成老者,将昙花带到了西天大雷音寺,我佛如来之处。诉说前因之后,世尊命韦陀下凡,了却这段尘缘。

坏可以改正,蠢可以开悟明理来纠正,唯独痴无可救药。

然而世间最难是痴心,最难得的也是痴心人。

谢壁父女两个都是痴人。

婆娑天奴痴迷于信仰,谢壁则痴于他做人的信条。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痴人固然可怜可恼,但也有其可爱的一面。

这种可爱未必所有人都能发现并接受。

张潇恰恰是能发现并且能接受的少数人之一。

谢壁出手无情嫉恶如仇,不甘同流的道德洁癖,刻板近乎死板的原则,死要面子不近人情和宁折不弯的傲骨在,在潇哥看来都是绝佳的品质,对武神门而言,这壮心不已的老光头就是最完美的金字招牌和金牌打手。

“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张潇站在一旁看着。

谢壁也不多说,直接一步来到那棺椁旁,伸手抓住盖子一掀,居然纹丝不动。继续发力,把整个棺椁都提起来了,那盖子却依然。心念一动发出指令,紫龙吐出一道白光,这强大的力量射在棺椁上,漆黑如墨的棺椁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的,竟然安然无恙。那漆黑的表面仿佛有吞噬一切的力量,将那道强光尽数吸纳。

谢壁见状,意识到这棺椁是个异物,说不定与刚才那道门是相同材质。又把龙虎放出来,试图让它去触碰棺椁以便开启。但龙虎一出来看到棺椁后居然多了几分骨气,说什么都不肯动,眼泪汪汪在那里宁死不屈。

“你就别为难它了,如果这棺椁里就是鬼母,那也就是它的前主人,这小东西怂的很,却能做到对前主人这般忠心,也算很难得了。”张潇道:“要不然这法阵就留着?”

“有地灵宗的这座法阵在这里,这地方就会随时吸引大量鬼物在此聚集不散。”谢壁否决道:“你我师兄弟常居于此自然是没问题,但武神门若是选址在这里,普通凡人弟子住进来,必然会受其害。”

“说的也是。”张潇挠头想了想,问道:“这地灵宗的法阵运转是不是离不开这棺椁?”

谢壁道:“地灵宗法阵是鬼母建立的,鬼母陨落后残躯和残魂都留在了地灵宗,法阵才得以延续。”

张潇道:“那就简单了,咱们把这棺椁从这里带走不就完了?”说着,神念一动,小秤砣立即出来干活了。

“哎哟,这怎么有一张玄虎皮在这里?”小秤砣不愧是这个时代最权威的宝物鉴定专家,一眼认出棺椁的来历,道:“玄虎是神佑时代的异兽,玄就是黑中带红的意思,玄虎就是黑虎,在神佑时代的妖族当中它们的攻击力不算最厉害,但防御力却是排在第一位的,那时代的异人强者无不希望能搞一张玄虎皮做护甲。”

张潇有些诧异:“这看上去明明是板子嘛,怎么看都不像一张兽皮。”

小秤砣传声道:“玄虎皮可柔可硬,水火不侵,表皮变化如意,用来做护甲都不用手工裁剪。”

张潇吩咐道:“那就收了吧。”

谢壁不知道张潇打算黑吃黑了,还问:“这东西带到哪里都是祸害,你打算把它弄到何处?”话音未落,棺椁已经被小秤砣收进称天下。他吃了一惊,看着张潇惊讶道:“好厉害的空间法宝。”

张潇一拍腰间,道:“这东西叫称天下,是从前瀛国的镇国之宝,以后有机会再详细跟你说。”又道:“走吧,这里的事情差不多了,剩下的收尾工作交给许六安处理,明早十八行的人会过来配合他,需要我们去做的

sm尿奴小说完整全文

大事太多了,按察司衙门那边还有一件事没做完,现在是时候去看结果了。”

......

次相府别苑,大门口,婆娑天奴正从坐骑白玉麒麟背上跳下。

“龙女从何归来?”易静海显然已经恭候多时,迎上前来问道。

婆娑天奴深深看了他一眼,道:“去见谢龙煌打听羽圣的消息去了,怎么?转轮王找本座有何赐教?”

易静海道:“不敢,在下岂敢在龙女战仙面前言赐教,只是奉了教主之命职责所在,需要过问一下而已。”

婆娑天奴道:“教主不是还没到长安吗?”

易静海道:“教主大人无时无处不在。”

婆娑天奴淡淡一笑,道:“那本座就要恭喜转轮王了,能得到教主神谕的指点,我们就没这个福气。”做了个告辞的手势。易静海紧紧跟随道:“您是龙女战仙菩萨,八大菩萨之首,易某有幸位列八大菩萨之中,不过却是忝陪末座,要说福气,易某比您差得远了。”

婆娑天奴厌烦的瞥了他一眼,很恶心这种争名逐利者的俗气嘴脸,边往里走边说道:“转轮王若没别的事,本座要入内休息了。”

“次相大人到了。”易静海凑过来说道:“教主大人的意思是新教正式成立前,东盟国教法案务必要通过,有实力帮助次相大人推动此事的只有谢老院长和叶玄院长,考虑到您父亲谢壁和这两位的关系,此事还需您出面落实。”

“这话难道不该由次相大人跟我说吗?”婆娑天奴嫌弃的:“转轮王,我知道次相大人的会客厅在哪里。”

易静海尴尬一笑,道:“属下奉命接引而已,还请龙女莫要怪罪。”

婆娑天奴又走了几步,忽然顿住脚步,环顾四周,道:“什么时候本座与亚父见面需要这么多人接引了?”

亚父就是郝神通,名义上他才是龙母选中的第一任丈夫,龙岛在东陆的代言人。

易静海的脸上仍然保持着笑意,却有点皮笑肉不笑,道:“教主大人不日到京,之前有明令,在教主大人未到以前,您必须留在这里。”

“给我禁足?”婆娑天奴惊讶的看着转轮王,随即面色渐渐冷肃,刻意压制怒意下的声音有些阴森:“教主大人为什么会下这道明令?这究竟是教主的意思还是你们谁在擅作主张?”

“这当然是教主的意思。”易静海在婆娑天奴的逼视下有些不自然,他努力挺直了腰杆,道:“婆娑天奴,既然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不妨对你直说了吧,教主很不喜欢谢壁这个人,而你却是他的女儿,教主念你劳苦功高才放任你至今,但自从你来到长安后,多次与谢壁私相会面,教主闻知终于忍无可忍,这才命我等将你禁足在这里。”

“不觉得太急了点儿?”婆娑天奴轻哼一声,道:“招募东陆才俊入教的事才刚刚开始,争取苍穹支持的事还没落定,四日后我便要入苍穹讲道授课,你们现在把我禁足在这里,这些事谁去做?”

“嘿嘿,你莫非以为教主大人离开了你便无人可用了?”易静海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你刚才说我们太着急了,嘿嘿,如果不着急,恐怕要不了几天我们就是想着急也没机会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婆娑天奴变色问道。

易静海道:“还在装糊涂,就在今晚不久前,令尊谢壁拒绝了教主大人的诚意邀请,却跑到了北地张潇那边,帮助那位北地龙头扫平了我们一处重要的分坛,须知道,地灵宗可是教主大人重点培养的分支,教主大人效法上古经典,独创的轮回法则里,地灵宗经营的地府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对发展菩提教大业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你们莫非怀疑是我勾结谢壁做的这件事?”婆娑天奴黛眉紧蹙,厉声问道。

易静海冷笑道:“恐怕不只是怀疑。”

婆娑天奴怒极反笑,问道:“这么说来,你们还有确凿的证据了?”

易静海道:“三日前,你和秦碧如一起伏击张潇,本来已经将他控制,羽圣的魂分身也已经到手,但谢壁突然出现抢走了羽圣的魂分身,而你也让中了毒的张潇在你手中逃走,这件事你准备如何解释?”

“我做事需要向你解释吗?”婆娑天奴不留情面的冷然说道:“易静海,要解释就没有,我就不信你们敢跟我动手!”

“如果龙女大人执意不配合,说不得易某就要得罪了。”易静海说罢,解下了背后常带着的本命器魂日月五行轮。

婆娑天奴微微一笑:“就凭你们几个?”

易静海道:“龙女菩萨,你要想清楚再做决定,我们只是奉命把你禁足,绝无加害的意思,待教主大人入京后,将真相查实,届时如果你是清白的,自然无恙。”

“虽然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从没有过背叛之心,但怎奈何小人当道,让教主大人对我成见已生,现在若是束手就擒,恐怕就没有解释清楚的机会了。”婆娑天奴说罢,返身登空便要绝尘而去。

一柄天剑破空而至,当啷一声!与婆娑天奴袖子里射出的一枚金环撞在一处,结果平分秋色,却也因此阻断了婆娑天奴的去路。她黛眉竖起,娇咤厉喝道:“楚歌邪,你老糊涂了吗?”

没人回答,只有一道亮起的剑光映照着她愤怒的脸孔,四周围的伏击者们纷纷围拢上来......

喜欢武夫凶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