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逃妃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谢芫儿在中庭花园走着走着,总感觉身后有家伙鬼鬼祟祟地尾随。

她回头看了好几次,但都只看见些花草树木,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她便继续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彼时来羡躲在一棵树干背后,暗自唏嘘,幸好它躲得快,这公主还挺警觉。

不过,这真人果然比画像上还顺眼得多啊。

后来谢芫儿走两步就猛回一次头,搞得来羡左躲右闪,终于躲不下去了,叫谢芫儿总算

至尊逃妃小说完整全文

瞅见草木间的一张沧桑狗脸。

一人一狗相对无言。

侯府嬷嬷见状笑道:“小姐莫怕,它叫来羡,不咬人的,它可能只是比较好奇。”

谢芫儿对着来羡道:“你再偷偷摸摸,小心那草丛里有花刺扎你屁股哦。”

来羡:……嘶,她怎么知道它一屁股坐进花刺里了?

侯府嬷嬷便唤道:“来羡,快出来吧。”

来羡这才从草丛里出来。

它屁股上可不就是一屁股的木刺。

谢芫儿道:“你这憨狗,怎么专往那月季藤里钻?”

憨狗?

来羡有点懵,她是在说自己吗?

钟嬷嬷看见来羡这么大条黄狗,还是有点唬人的,将谢芫儿往身后护了护。

谢芫儿反安慰道:“莫怕莫怕,都说了它不咬人。真要是咬人的狗,早就拴起来了。”

钟嬷嬷道:“还是当心些好。”

谢芫儿道:“无妨,它对我并无恶意。”她敛着裙角便蹲下身,对它招手道,“过来。”

来羡心想,敢说它是憨狗,叫它过去它就过去啊?

没门儿!

谢芫儿叹道:“果然是有点憨的,叫不动。嘬嘬嘬,嘬嘬嘬。”

来羡:“……”

谢芫儿见它不动,她只好朝它挪两步。

来羡朝她呲牙,吓唬她。

她没被吓到,倒是钟嬷嬷遭吓到了,连忙道:“公……小姐快快别过去了。”

谢芫儿笑了一声,道:“莫慌莫慌,这憨狗吓唬我呢。你看它眼睛,岂有半点凶狠之意?”

来羡:“……”

侯府嬷嬷便笑道:“它是我家小姐养的狗,平日里很好相处的。”

然后谢芫儿就又朝它挪两步,到它跟前了,道:“我说吧,它只是有点警惕。”

她试着伸手摸摸它的头,并未见它有任何攻击的架势,便算是跟它打了招呼。

然后她又给它屁股上把木刺都一根根摘了,又拍掉了泥土木屑,顺了顺它浅短的黄毛,道:“好在是皮糙肉厚,没给你屁股扎肿了。”

说罢,她便起身跟侯府嬷嬷一道继续往前走了。

来到祠堂那边,谢芫儿远远就闻到空气里有一股香火气。

嬷嬷在外门前止步,道:“里面便是祠堂了。小姐可进这庭中等。”

这祠堂里外十分敞亮,进了这道外门,里面还有一处方方正正的小院,院中草木长青。

钟嬷嬷见侯府嬷嬷未曾踏入,便也十分有矩地守在外门另一侧。

谢芫儿抱着匣子先行进入。

她本是在庭院中等候的,可进去庭院以后,她发现祠堂的门开敞着,祠堂里似乎还有人。

她便再往里走了几步,于祠堂门前,见得一中年男子正在打扫。

他拨着轮椅,正把怀里的牌位摆回到灵台上,又细致地动手擦拭龛台,听到身后有动静不由缓缓回过身来,边道:“你还没说今日开祠堂是……”

江重烈以为来的是江意,哪晓得来的是一位陌生的姑娘,当即吓了一跳。

他一吓,谢芫儿也跟着唬了一跳。

江重烈问道:“你是何人,怎么跑到这祠堂里来了?”

谢芫儿应道:“我是受荣安夫人相邀,前来为夫人亡母和婆母诵

至尊逃妃小说完整全文

经祈福的。”

江重烈顿时恍然,原来小意说的客人就是她啊,他说怎么还开祠堂呢,原来是请她来诵经祈福的啊。

江重烈不由打量起这丫头片子,道:“我见你年轻,你还会这个?”

谢芫儿道:“施主,这佛门中的事,不能看年纪的。虽说我看着年轻,可我说不定比佛门中的那些僧人更早入这一行呢。”

江重烈就问:“那你是几岁入的行?”

谢芫儿道:“自我有记忆以来,我便在佛前蹲着了。”

江重烈想,他女儿请这姑娘来,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谢芫儿也不识得江重烈,虽然外面的人都知道老侯爷战时负伤现如今腿不能行,可是她身在后宫深居简出,哪里知道这些。

谢芫儿见他擦拭龛台不方便,便放下匣子,过来搭把手道:“为什么不叫其他人来打扫这里呢?”

她以为他只是负责洒扫这祠堂的人。

江重烈道:“交给其他人我哪放心。”

谢芫儿表示理解,点点头:“也是。人都有自己放不下的东西。”

江重烈道:“你这丫头,怎么比我还老成?”

谢芫儿要帮他擦龛台,江重烈想自己来,谢芫儿道:“你交给别人不放心,那我替你做,你就在旁边监督我总放心了吧。横竖今日我也是来替两位老夫人诵经祈福的,荣安夫人也是看重我的水准才邀请我的。”

然后谢芫儿就拿了抹布,替他把龛台擦得干干净净的。

江重烈看向她带来的匣子,问:“这匣子里装的是什么?”

谢芫儿道:“抄给两位老夫人的经卷。”

他拨着轮椅过去弯身捡起来,打开匣子,取出其中一幅展开来看。

看了片刻,江重烈赞道:“你这手字写得好,看起来舒坦。”

江重烈难得仔细地看了一会儿这经卷上的内容,忽问道:“你来诵经祈福,是不是就是要超度她了?”

谢芫儿道:“理论上是的。”

江重烈神情寂寥下来,道:“你要是念完经了,她是不是就不会再在这里了?那不行,我不能让你这么干。”

谢芫儿问他:“若要是非常重要的故人,是想故人做一缕游魂,还是往生极乐,施主会如何选择?”

一下子把江重烈问住了。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