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邪僧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宁伯瑾说完觉得不妥, 苟志对宁静芸好, 若不知府里发生的事儿, 依着宁静芸的性子, 去了福州, 又是颐指气使的姿态, 苟志心里念着宁静芸千里迢迢去福州陪他, 定会迁就她,久而久之,宁静芸变本加厉, 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情来,思虑到这些,宁伯瑾语气渐沉, 低声道, “我知道怎么做了。”

为人父母,恨不得女儿女婿关系好, 而他们, 却不得不从中挑事, 一切的一切都是宁静芸招来的, 好好日子不过, 闹出这么多事情出来,他没脸对苟志。

宁静芸回了落日院, 不知宁伯瑾的打算,正屋中央的梨花木圆桌前, 她握着茶杯的手指泛白, 而金翘跪在地上,低着头,沉默不语。

宁静芸冷冷一笑,“果真是吃里扒外的好东西,收拾东西,去梧桐院吧,我这儿庙小,容不得你这背信弃义的奴才。”

她瞒着众人去药铺买药,每一回都控制好了剂量,不会出事,事情做得隐秘,不可能露出端倪,除非一直有人监视自己,金翘是黄氏给她的丫鬟,在昆州时,什么都护着她,宁静芸以为金翘还算忠心,不成想金翘是黄氏的人,她语气阴冷至极,咬牙切齿道,“滚。”

金翘跪着一动不动,她不理解宁静芸的做法,不是黄氏察觉出来,她不会乱说,实则,她也拿不到证据,只是有所怀疑罢了,宁静芸承不住事儿,三言两语就被套出了话,怨不得她,她双手撑地磕了两个响头,喉咙有些发热,“夫人让奴婢伺候您,奴婢不敢离开。”

是不敢,而非不想。

宁静芸嘴角扯出个阴寒的笑,随手将手里的杯盏摔了出去,金翘不躲不闪,杯子撞到她额头,咚的声,不多时,鲜血顺着她额头一滴一滴流下,金翘仍然纹丝不动,宁静芸有些意兴阑珊,事情传到黄氏耳朵里,又有一场官司,她给榆钱下药本意是想搬出去,如今功亏一篑,她别无他法了,静默了会儿,失神的坐下,“你下去吧,事情传出去,我去了福州有办法叫你生不如死。”

金翘身子一颤,给宁静芸行礼后,徐徐退了出去。

宁樱在梧桐院陪着黄氏,黄氏脸色平静入场,便是宁伯瑾,愤怒了会儿也安静下来,十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坐在矮塌上自己玩自己的,不时嘴里蹦出咯咯的笑,孩子,最是天真纯善,虎毒不食子,宁静芸心肠歹毒至斯,不怕遭报应吗?

晌午时,刘菲菲带着平安来了,“祖父听说六妹妹回来,说是去荣溪园用膳,相公也回来了,三叔三婶怎么说?”

发生宁静芸的事儿,梧桐院的气氛有些低沉压抑,刘菲菲心下叹气,她怀里的平安昏昏欲睡,趴在她肩头,眼神恹恹提不起精神,刘菲菲回到二房立即给宁成昭去了信,府里有宁静芸这样心狠手辣的,她心里担忧,生怕哪日不顺宁静芸的意,宁静芸报复到平安身上,和宁成昭商量了通,决定尽快把宁静芸送出府,不过这种事不能她开口,得宁成昭出面,宁伯瑾通情达理,会体谅他们为人父母的难处。

通往荣溪园的小径上,刘菲菲将自己和宁成昭的打算说了,这件事情上她的确有私心,“她连榆钱都下得了手,对平安估计更不会手软,回到屋里,我左思右想,害怕不已,只有把她送走了我心里才踏实,我找你大哥说了,你大哥觉得可行,至于爹娘那边我没说。”

秦氏宝贝平安,若知道宁静芸坐下这等事,用不着刘菲菲出面,秦氏的大嗓门会闹得满府皆知,这等丑闻,传出去了,对宁府的名声不好,再者,往后榆钱长大了怎么看待自己亲娘,慎重考虑后,刘菲菲觉得瞒着秦氏她们比较好。

宁樱摘了朵院子里的花,叹气道,“大嫂做的事情无可厚非,换作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怀孕后才知当父母有多难,孩子在肚子里,她生怕走路不小心摔着了,又或者入口的食物有问题,身子稍微不舒服就提心吊胆的,要找小太医看过才放心,宁静芸这等人在身边,随时威胁孩子的命,撵走了是好的。

宁樱手里的花儿娇艳,却不及宁樱的容色,刘菲菲怔了一瞬,感激道,“多谢你能体谅我,我还怕这事儿让你心里不痛快呢。”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刘菲菲担心因着这种事和宁樱有了隔阂,如今话说开,她头顶的愁云总算没了,宁樱心思通透,她和宁樱先透声还有想让宁樱宽慰黄氏和宁伯瑾的意思在里边,宁樱理清楚内里利害,黄氏才不会怪自己。

刘菲菲矮一辈,被宁伯瑾和黄氏诟病不太好,尤其三房没有分家,她不想落下什么不好的名声。

宁樱把玩着手里的花儿,清楚李菲菲的想法,宽慰刘菲菲道,“大嫂别想多了,父亲说过了之后就把她送去福州,你和大哥被担心,父亲心里都明白着呢。”

刘菲菲一怔,感激的饿笑了笑,宁伯瑾懂他们的心思最好不过的。

宁伯瑾和黄氏走在前边,走出去老远才发现宁樱和刘菲菲还在院子里,他把十一换了只手,侧身抱着,和黄氏道,“我瞧着成昭媳妇约莫有些想法,找时间你和她说说,静芸是我们没教好,不会让静芸伤害平安的。”

“我心里有数。”黄氏语气淡然,明显不愿意和宁伯瑾多说,宁伯瑾大致明白缘由,不敢招惹黄氏,说完这句,抱着十一先行离开了。

有些日子没见,秦氏又胖了一圈,和黄氏站在一起,身材竟是比黄氏还丰腴些,秦氏笑眯眯的坐在宁樱身侧,心思活络道,“小六回来了,你肚子显怀了,平日多注意些,生个大胖小子才好。”

宁成昭的官职是谭慎衍从中走动的关系,秦氏没有老糊涂,知道沾了宁樱的光,且宁成德说亲,免不得要打着武国公府的名义,秦氏恨不得变成宁樱身边的丫鬟,端茶倒水侍奉在前,坐下后,她一股脑的给宁樱夹菜,嘴里振振有词,“孩子月份不小了,不能挑食,这个对孩子好,多吃些,你大嫂得知你会来,特意吩咐厨房做的,想当初,她能生下平安,多亏了这些,你多吃些,生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二伯母心里欢喜。”

看着堆得满满当当的碗,宁樱哭笑不得,对面的柳氏则极为沉默,低头吃饭,一字不吭,宁伯庸有今日乃聪明反被聪明误,宁静芳的亲事在五月,宁静芳嫁人柳氏就要离开,大房就剩下一群嫡子庶子,不知是何光景呢。

人的运道,真的说不清。

“二伯母,我自己来吧。”

秦氏哎了声,抱起平安,心肝宝贝喊着,喂平安吃饭,自己一口不吃,秦氏身上的尖酸刻薄少了许多,对平安真心诚意的好,宁樱不由得想起刘菲菲送的金银首饰,总算没打了水漂。

宁府祥和了许多,没有往日的刀光剑影,饭后,宁樱和宁静芳坐在凉亭里说话,宁静芳快成亲了,宁樱送了套足金的首饰,添妝的时候她不知自己有没有空闲,提前送总没错,来日她如果有机会再过来,宁静芳没和她客气,心安理得的收下,说了卓娇的事儿,卓娇来府里闹了好几回,被宁国忠做出撵出去了,卓娇和刘潜和离不成,回卓府闹得厉害,卓高德如今疼小儿子,哪有心思理会卓娇,而宁娥有心无力,卓娇的事情不知如何呢。

宁樱听得唏嘘不已,人情淡薄,卓高德被宁娥压迫了一辈子,如今翻身做主,宁娥没了宁府做靠山,拿捏不住卓高德,早年又和几个儿媳生分了,宁娥的境况估计比卓娇好不到哪儿去,自作自受。

闲聊了会儿,宁樱回桃

极品邪僧全文在线阅读

园休息,醒了已是日落西山,她的打算午膳后就要回的,薛墨离开前叮嘱她,宁樱紧张肚子不敢贸然出门了。

夕阳的余晖暖暖的洒下一层暖黄,院子里的花草生机盎然,罩上了层薄薄的朦胧,宁樱盯着日头,谭慎衍该是快到了,她去梧桐院给黄氏和宁伯瑾辞行,准备去门口等谭慎衍,朝堂发生了事儿,谭慎衍忙,如果谭慎衍进院,又要和黄氏宁伯瑾寒暄一圈,耽搁时间。

黄氏送宁樱出门,路上嘀咕了许多,“慎衍保证过不纳妾,你怀着身子有的事儿不方便,得想想其他法子,他疼惜你,你也该体谅他才是,你成亲前娘送你的图册你多翻翻。”

想到上午在书阁看到的书,宁樱闹了脸红,黄氏送她的压箱底她压根没看,何况上辈子她和谭慎衍就是夫妻,有些事情是明白的,没想到黄氏忽然提起这种事情来。

看女儿羞红了脸,黄氏脸上有些不自在,但男人和女人不同,憋久了对身子不好,谭慎衍虽说不会去外边找女人,若因着这种事害得小两口之间有了隔阂不太好,于是,黄氏敛了敛神,继续道,“没什么好害羞的,慎衍身边没有通房姨娘,你多上心些才好,夫妻两过一辈子,亲密无间,别不好意思。”

宁樱抬眉扫了眼边上的金桂银桂,二人低着头,面上没有一丝羞赧,可能不懂黄氏话里的意思,但宁樱心里却是明白的,想了想,道,“娘,您别说了,他不是那样子的人。”

那种事,她真做不出来。

黄氏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吧,娘与你说是让你心里有个底。”

门口,吴琅站在马车前,熊大熊二骑着马随在另一辆马车后,二人见着黄氏俱是一震,对看一眼,跳下马,走向台阶,双腿一弯跪了下去,二人眼圈有些泛红,想来是见过熊伯了,黄氏摆手道,语气不冷不热,“起来吧,是谭世子留你们一命,往后他就是你们的主子,熊伯在宁府好好的,你们帮谭世子办事即可。”

黄氏将二人的卖身契给宁樱了,熊伯留在宁府,不随二人去国公府了。

熊大熊二跪着没动,黄氏没有再说,这时候,一辆马车从喜鹊巷缓缓而来,平顶马车,蓝白相间,瞧着不是谭慎衍的,宁樱记得谭慎衍是骑马离开的,如何换了马车,还是毫不起眼的这种。

马车到了跟前,帘子掀开,露出卓娇饱满风霜的脸,等不及车夫摆好凳子,卓娇自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个踉跄她差点摔倒,明明是憔悴疲惫的神色,在看向宁樱时,卓娇挑起了眉毛,脸上面露得意,理了理半新不旧的襦裙,昂首挺胸走向宁樱,宁樱蹙眉,熊大熊二起身拦住了她,谭慎衍吩咐,不得让不相干的人靠近宁樱,二人谨遵吩咐,拽着卓娇不让她走上台阶。

卓娇扶了扶面上的鬓发,笑得志得意满,“表妹,这是怎么回事呢,许久不见,不认识我了?”

宁樱不答,卓娇感觉自己被漠视,面上闪过狞色,想起什么,又笑了起来,“你是再等谭世子吗?她不会来了,让我过来和你说声,你怀着身孕,凡事小心些,他不放心,这不让我亲自来了吗?”

说完间,卓娇有意无意扯了扯领子,露出一大片红痕的脖子,宁樱是过来人,清楚上边的是什么,她微微蹙了蹙眉,稳着情绪,脸上没有一丝不愉,谭慎衍真要是碰了卓娇,不只是眼瞎,青水院的沉鱼落雁生得花容月貌都没入谭慎衍的眼,卓娇一个嫁过人的,哪来的魅力?

黄氏在边上也瞧见了,冷声道,“卓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京兆尹衙门的人到处你,你不怕暴露行踪,一而再再而三上门挑衅,别怪做舅母的没提醒你,多行不义必自毙。”

说着话,就要让熊大熊二把卓娇送去京兆尹衙门,二人一人驾着卓娇一只胳膊就往街上走,卓娇急了,狰狞道,“宁樱,你用不着嫉妒我,谭世子说过不日把我接进国公府,你做大我做小,话是谭世子亲口说的,你不信也没关系,过几日,我好好到青湖院给你请安。”

黄氏垂眼思索了会儿,脸冷若寒霜,吩咐熊大熊二道,“把人送去衙门,哪来的疯婆子。”

卓娇兀自哈哈大笑,扯开领子,手一寸一寸抚摸着脖子上的红痕,“表妹,你不信也没关系,把我送去京兆尹府,丢脸的可就是整个谭家,左右我已经是谭世子的人了,这是事实。”

“事实?”宁樱冷笑,她一步一步走向卓娇,脸上无波无澜,语气更是镇定,“你是他的人又如何,进门不过是个妾室,你想做妾还得我点头答应,莫不是以为爬了他的床,成为他的人就高枕无忧了?卓娇,有的事儿你还是没明白。”

宁樱吸了吸鼻子,入鼻一股熟悉的味道,想到什么,她勾了勾唇,在卓娇瞠目的眼神中,一字一字道,“哪怕你如愿进了国公府的门,要生要死也是我一句话的事儿,更别说你还是全城通缉的从犯了。”

卓娇被熊大熊二紧紧桎梏着,动弹不得,她朝宁樱破口大骂,恨不能撕裂她脸上刺人的笑。

宁樱则不慌不忙的伸手替她整理好衣衫,小声道,“你可能见过他,用的事儿当初从我这里顺走的熏香吧,那些熏香是他送我的,你燃熏香,他自然会去寻你,至于你身上的印记,谁知道是哪个野男人弄的。”说完,她退后一步,言笑晏晏的朝卓娇挥手,“熊大,把她送去刑部,让她好好和世子爷说说话。”

卓娇心下害怕,朝着宁樱破口大骂,此时,远处传来哒哒的马蹄声,声音急促,片刻的功夫,黑色骏马停在了宁樱跟前,一身黑色官服的谭慎衍勒住缰绳,利落的从马背上跳下,三步并两步的走向宁樱,目光如炬的盯着她,确认她相安无事后,抬脚一踢,将卓娇踢出去十几步远。

他用了力气,卓娇躺在地上,许久没有爬起来,谭慎衍朝福昌等人扬手,语气冰寒,“把她送去刑部。”

他来接宁樱的路上,瞧见有两人鬼鬼祟祟,经过他身边时,他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樱花香,他对香味算不得敏感,但屋里常常燃这种熏香,且全京城,拿樱花做熏香的估计只有国公府的,他不由得多留了个心眼,追上去瞧个究竟,没想到卓娇对他下毒,他不知卓娇哪儿来的熏香,不敢轻举妄动,没料到卓娇是来刺激宁樱的,他怒急攻心,抬腿时没想让卓娇活命。

“你没事儿吧。”谭慎衍扶着她,上上下下检查番,宁樱摇头,回握着他的手,卓娇这点手段登不上台面,她转身和黄氏道别,黄氏知道她们有话说,没有挽留,送她们上了马车,侧目看了眼被人押着的卓娇,她嘴角溢出了鲜血,头无力的垂着,身形狼狈,由着人拖着走了。

马车上,宁樱将卓娇的话转述了番,谭慎衍脸色越来越难堪,挽着他手臂,轻声道,“你也别生气了,我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上她的当。”

卓娇估计自己都没照镜子看看自己的模样,那副样子,谁会看得上。

谭慎衍脸色缓了缓,指腹摩挲着宁樱手上的疤痕,被镜框划破的口子留下了一道疤,眼色变浅,乍一眼瞧不出来,一摸的话格外明显,谭慎衍点了点头,问道,“她手里为何会有熏香?”

若不是卓娇拿这个引他上钩,谭慎衍不会上当。

宁樱解释了原因,谭慎衍目光陡然一沉,“她真是魔怔了,亏得你聪明没入她的圈套。”

卓娇和刘潜不能和离是他插手的缘故,卓娇如果够聪明,知道做什么对自己有利,她竟主动找到宁樱,别怪他心狠手辣。

“我瞧着她是真的心悦你的,为了你可谓不折手段,连这种法子都想出来的,你要不要怜香惜玉一回。”宁樱笑着打趣谭慎衍,清明澄澈的眼底尽是揶揄。

谭慎衍拉着她坐在腿上,手放在她肚子上,笑道,“全京城上下看中你相公的人数不胜数,真要怜香惜玉的话,不用去衙门了,从城北到城南,城东到城西,够忙活好几年了。”

“你还上脸了,想得美。”宁樱和卓娇那番话可不是虚张声势,卓娇进了国公府,她有的是法子折腾得她生不如死。

谭慎衍低头,嗅了嗅她脖颈间香胰的味道,瓮声瓮气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所以我还是老实待在衙门好了,对了,宁府的事儿墨之和我说了,宁静芸还真是下得去手,这等事都做的出来。”

他呼出的热气喷在宁樱脖颈间,痒痒的有些酥麻,她挣扎了两下,缓缓道,“她是贪恋虚荣,舍不得富贵生活,父亲打定主意要把她送去福州了,榆钱养在娘膝下,来日姐夫他们回京再把榆钱送回去。”

谭慎衍冷冷一笑,“你说宁静芸给榆钱下毒是舍不得宁府的好日子?这你可想错了,她心眼多着呢,爱慕虚荣,她眼中,身份地位才是她追求的。”

听他话里有话,宁樱回眸瞅了他一眼,蹙眉道,“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

谭慎衍圈着她,答非所问道,“文宁侯府五少爷的原配死了。”

“这和她有什么......”剩下的话,被宁樱咽了回去,她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不会吧。”

“她能自己跑去清宁侯府做妾,有什么事儿是她做不出来的。”薛墨来宁府给榆钱看病,担心宁樱遭了算计,让福昌特意查了下,不查不知道,查出来的结果让人瞠目结舌,这等事儿传出去,宁静芸遭殃,宁府上上下下都完了,首当其冲被人诟病的就是宁樱,谭慎衍当然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她,她怎么敢?”宁樱实在想不明白,苟志哪儿不好,一次次被宁静芸践踏,说亲后,宁静芸去清宁侯府的事儿,苟志既往不咎,宁静芸不知悔改,又闹出这种事,水性杨花,恬不知耻,哪怕是亲姐妹,宁樱打心眼里瞧不上宁静芸,宁樱张了张嘴,声音有些迷糊,“她上辈子不是这样的。”

谭慎衍冷笑更甚,“上辈子苟志一直在京城,岳母缠绵病榻没多久就去世了,岳父又不管后宅之事,她知道没人给她收拾烂摊子,凡事自然要小心谨慎,何况苟志出息,平步青云,受皇上器重,她要的身份地位苟志给了她,她有什么不知足的?”

这个女人,谭慎衍都不得不佩服她的执着,生了孩子都不安生,想想也是,怀孕那会,费尽心思要回京,说不定怀孕也是她算计的。

不过这是没有根据的话,谭慎衍没和宁樱说。

宁樱有些回不过神,“那榆钱......”

“昆州地方的人如何入得了她的眼,榆钱是苟志的孩子,若不是你回来,没人发现榆钱是中毒,她把剂量把握得好,打的目的不只是留在京城这么简单。”谭慎衍索性把福昌查出来的事情全告诉了宁樱,宁静芸以为自己攀上了高枝,她住在宁府的话迟早会被发现端倪,她给榆钱下药,一方面是留在京城,一方面是想从宁府搬出去,搬回苟志买的宅子,她自己当家作主,方便她行事,不成想宁樱让薛墨去宁府,破坏了她的算计。

宁樱惊讶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文宁侯府家风肃然,又有长公主在,如何会让宁静芸这等人嫁过去做续弦?她忍不住问谭慎衍道,“文宁侯府夫人知道这事儿吗?”

姚志是文宁侯一个小妾生的儿子,在府里不受重用,且那名小妾怀孕时用了些法子,不得文宁侯喜欢,府里不知他的事儿,文宁侯治家严谨,我已经给他递了消息,姚志是没命活了,至于宁静芸,就看苟志了。

宁樱想问问二人成事没有,然而想想此话乃多此一举,不管宁静芸和姚志如何,偷情是铁板铮铮的事实,但凡宁静芸生出这种心思,就被人定罪了,成与不成,又什么关系呢?

宁樱为苟志感到难受,谭慎衍知道她心中所想,苟志正直憨厚,不成想落到宁静芸手上,只能说缘分的事儿妙不可言,他安慰宁樱道,“你别担心,福昌查过了,是姚志找的宁静芸,宁静芸要奶孩子,私底下甚少和宁静芸接触,两人都是书信往来,苟志那边,我寻思着和他说说。”

宁樱点了点头,她靠在谭慎衍怀里,回忆当日黄氏为宁静芸说亲的情形,如果不是她多言,黄氏说不准不会注意苟志,她后悔了,“是我害了姐夫,他本该娶一个举案齐眉的妻子,相敬如宾......”

“和你无关,上辈子岳母就挑中了苟志,苟志自有他的过人之处,再者,汝之□□,吾之蜜糖,这种事谁也说不准。”谭慎衍有感而发,想当初,他喜欢宁樱,明明宁樱没有过人之处,他就是喜欢,喜欢一个人,心会变得盲目,身在局中不知局,苟志喜欢宁静芸,注定他付出的要多些,尤其宁静芸不喜欢他,他付出的就更要多。

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尚且会伤痕累累,何况是挑担子一头热的。

因着宁静芸和苟志的事情,宁樱提不起精神,谭慎衍守着她,她靠在床上休息,谭慎衍着了本书,继续翻阅着给孩子起名,宁樱昏昏欲睡,外边传来鸟叫声,夜里寂静,丁点的声响就格外入耳,宁樱猛的下睁开了眼,谭慎衍已放下书,看宁樱望着他,轻声哄道,“你睡着,福昌找我有事。”

宁樱不是第一回听到鸟叫,猜到他们用声音传递消息,懒洋洋的坐起身,“你去吧,夜里凉,穿厚些。”

这时,门口传来福荣的通禀声,“世子爷,急事。”

不是真的急事,福荣来就是了,靠鸟声传递消息,福荣还急匆匆而来,可见事情非同寻常。

谭慎衍套上衣衫,叮嘱宁樱道,“夜里估计不回来了,你睡着,我让金桂进屋守着你。”

宁樱夜咳的毛病好了,但谭慎衍不敢让宁樱一个人在屋里睡,担心她出事,外间亮起了光,谭慎衍边走边整理腰间的束带,到了门口,他整理好衣襟,阔步走了出去,福荣等不及他出门,走进屋,然后和谭慎衍一并往外边走,声音着急不堪,“福繁回来了,城郊的宅子被人袭击,里边的人全部退走了。”

谭慎衍爱护下人,打不过就跑,留着命往后报仇是谭慎衍教导他们的,天黑十分,宅子里去了很多人,里边的人见势不妙,从暗道逃离了,宅子是老国公留下的,年轻时,老国公处理的机密要件都在宅子里,那些人有备而来,不知是哪方的人。

“你让人出城通知秦副将,他们人多,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让他带人去查。”

谭慎衍边走边吩咐,问起福繁的情况,福荣心头发麻,声音不自觉小了下去,“福繁受伤了,一路有人追杀他,去京郊大营了,秦福将托人送了消息过来,有人通知小太医去了,您看可要出城?”

谭慎衍皱起了眉头,无风无月,天际笼罩在层层黑暗中,他沉吟了会儿,忽然想起上辈子他的死来,“去把小太医拦住,暂时让他别出城。”

福荣听他语气冰冷,不敢耽误,一阵风跑了出去,谭慎衍绕过走廊,叫来身边的小厮,“你们守着青湖院,不得让青湖院以外的人出入。”

他朝黑暗中吹了声口哨,片刻,一群黑衣人冒了出来,为首的罗定看着谭慎衍,眉色凝重,“是不是出事了。”

“我料得不错的话,城外有一批人埋伏,你多叫上些人,备上弓箭,一个不留。”福繁伤势重,不会去京郊大营,除非有他不得不去的理由,谭慎衍首先想到的就是福繁知道城外有人埋伏,且人手众多,他回来的话一定会没命,而他查出来的消息就随他的死沉寂了,他问一侧的福昌道,“来送信的人是谁?”

福昌想了想,“看穿着是大营里的将士。”

谭慎衍拧眉,大步离开,“立即出城,墨之遇到埋伏了。”

福昌神色一凛,陡然明白过来,福繁受了重伤,送消息的人不可能是生面孔,京郊大营有谭慎衍的人,福繁是清楚的,怎么会随随便便让人跑腿。

谭慎衍骑上马车,出动了府兵,漆黑的夜里,街道上急促的马蹄声响彻云霄,宵禁的时辰是子时,而这会儿子时不到,城门已经关了,谭慎衍勒住缰绳,命人开城门,守门的将士看谭慎衍来势汹汹,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

“绍将军呢?”监门将军是绍家的人,和绍兴有个点关系,谭慎衍特挑南门便是笃定背后之人设计好了,不会让他们轻易出城,来府里报信的是对方的人,只怕那些人早就在怀恩侯府门口等着,他和薛墨的关系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但不是无迹可寻,对方谋划多年,一定早就安排好了。

薛墨因着他而死,六皇妃和他生了罅隙,间接挑拨他和六皇子的感情,环环相扣,幕后之人早就料到了。

士兵们瑟缩不已,支支吾吾道,“绍将军家里有事,暂时离开了。”

“开城门。”

是真的家中有事还是存心躲着,谭慎衍稍后会慢慢追究,他眉目肃然,周身笼罩着肃杀之气,士兵们往后退了两步,为难道,“前一刻,太后娘娘不太好,说是中毒,皇后娘娘下令封城,说是不准把罪犯放跑......”

他的话还没说完,谭慎衍手起刀落,对方的人头已经落地,谭慎衍森然道,“再说一遍,不想死的开门。”

绍门知道自己躲不过去,畏畏缩缩的从后边走了出来,硬着头皮道,“违抗皇后娘娘的指令,所有人都得死,太后有个三长两短,抓不到犯人.......”

“不开门你现在就得死,真以为绍兴能保住你?”谭慎衍就知道其中有猫腻,绍门不在城门这,被御史台弹劾,可不只是渎职之罪这么简单。

绍兴战战巍巍吩咐开城门,谭慎衍挥着马鞭,扬长而去,身后一群府兵紧随其后,声势庞大,不知情的还以为起战事了,其中一个士兵小心翼翼凑到绍门身边,害怕道,“绍将军,您看这事儿可怎么办,闹到皇后娘娘跟前,以为我们把下毒害太后的人放跑了,如何是好啊。”

绍兴瞅了眼地上的尸体,浑身发寒,踢了对方一脚,没个好气道,“没用的家伙,连个世子都拦不住,怎么办,还不赶紧把尸体收了。”

他收到命令关城门,事情传出来不是他的错,但心里杵谭慎衍,想了想,道,“你们守着,我先去找救兵,不想跟着一起掉脑袋,给我警醒些。”

他这个职位是靠着绍家得来的,如今只有身为内阁阁老的绍兴能保住他,他骑着马,身影很快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看谭慎衍的脸色该是发生了大事,他不聪明,但脑子还没愚笨到什么都不懂,前一刻宫里出来消息说封城门,下一刻谭慎衍就浩浩荡荡领着府兵出城。

绍门惶惶不安的去绍府找绍兴拿主意,在门房遭受诸多刁难不必提,另一边,出了城门,沿着官道走了一公里左右,打斗的声音极为明显,谭慎衍吩咐亮火把,黑压压的山头,忽然亮起了光,谭慎衍看薛墨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杀红了眼,谭慎衍厉声道,“备弓箭,射......”

他的声音振聋发聩,薛墨抬起头来,支撑到现在他已精疲力竭,身上备的□□全部用完了,他冲谭慎衍挥手,气若游丝道,“你再不来,我怕真没命了。”

听到消息说福繁受伤让他去京郊大营,他心知不好,身边只带了两个小厮,出了城门才知遇到埋伏,好在他身边的小厮机灵,身上带了烟花,引来一批人,那些人是谭慎衍宅子的,但寡不敌众,对方有备而来,且目标是他,他将平日防身备的□□全撒了,对方前仆后继,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

谭慎衍带的人多,很快就扭转了局势,谭慎衍跑过去扶着薛墨,他身上有多处上,手刚碰着他手臂,入手尽是滑腻的感觉,薛墨靠在他身上,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如此好了,我的恶那些收藏,估计真的要给你女儿了......”

“别瞎说,樱娘怀的是儿子,你的那些还是自己留着。”

“我......”薛墨想骂人,但他动了动唇,说不出一个字,身子一歪,陷入了黑暗之中。

今日朝堂动荡就有人坐不住了,谭慎衍眉目间杀气毕露,厉声道,“一个不留。”

上辈子他落入算计,听了福荣的话他便多留了个心眼,可能是有了孩子的缘故,他不容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闪失,冷静下来,快速将内里的关系捋清楚了,对方布局,是冲着薛墨和他来的,先让城门士兵拖住他,等杀了薛墨,他出城门再把他也解决了,一石二鸟,不得不说,幕后之人心思深沉,不管哪一处环节失败,都不会影响整个局,先攻击城郊的宅子,是怕他搬救兵,宅子的人是老国公训练出来的,对方连这个都知道,他不得不说好算计。

真是好。

他用力的抱着薛墨,盯着倒下的尸首,墨色沉沉的眼眸下,如鹰阜的眸子嗜血的闪烁着,阴森恐怖。

朦朦胧胧夜色中,下起了绵绵细雨,火把的烛火随风摇曳,细细绵绵的雨,如冬日的雾,悄无声息,满地的尸体,血流成河,对方的人全死了,罗定正和福昌挨个挨个检查尸体,以免有漏网之鱼,薛墨躺在谭慎衍怀里,久久闭上了眼,不知过了多久,火把的火灭了,整个山头,又陷入了黑暗。

喜欢重生之原配悍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