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荷小说林致远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敖夜是个平权主义者。

在他的心里,男女平等。

所以,他打坏男人,也打坏女人......做坏事的人,不分男女,都要挨揍。

他不能因为对方是女人就不动手打人,这是对女人的不尊重。

“她不会游泳........”

包厢里面有人惊呼出声。

很快的,外面就听到「扑通」「扑通」的响声。

显然,这是餐厅的工作人员以为有客人落水,然后第一时间跳海营救。

敖夜并不在意,反正那个王盼已经是个「死人」了。

然后,包厢里所有人都眼神诡异的看向敖夜。

「这家伙.....出手如此狠毒?」

「连女人都打......」

敖夜对此已经习以为常,鹤立鸡群,还不允许鸡多看几眼?

哦,鱼闲棋不是鸡,金伊也不是.......

“敖夜......”金伊扯了扯敖夜的衣袖。

敖夜转身看向金伊,问道:“还有人欺负你?”

“.......”

这句话让瘫倒在地上的曹锐以及他的小弟们身体猛一哆嗦。

他们倒是想欺负来着,没欺负成......

“没有了没有了。”金伊急忙说道,她也担心敖夜再次大打出手。“就是......接下来要怎么办?”

该打的人已经打了,该丢的人也已经丢了,接下来要如何善后?

总不能当真把人给丢到大海里面喂鲨鱼吧?

“接下来要怎么办?”敖夜想了想,问道:“我们的酒是不是还没有喝完?”

“是的。没有喝完.......”金伊茫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眼神幽怨的看向敖夜,现在是聊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那我们接着回去喝酒吧。”敖夜出声说道。“达叔一脸心疼的样子,证明这酒确实不错。浪费了可惜。”

“......”

金伊可没敖夜这么心大,更不具备他这种笃定从容的心理素质,她走过去从地上扶起姚海峰,关心的问道:“姚导,你没事吧?”

“没事。”姚海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水,瞬间便变成了一张大花脸,模样看起来狰狞又滑稽。他摆了摆手,说道:“我没事,皮外伤......一会儿去医院处理一下就好了。”

“不用去医院。”敖夜说道。“我就能帮你处理。”

他对姚海峰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明知道有危险,还愿意挡在女士前面,愿意为朋友出头。这样的男人还是很有责任感的。

比那个躲在自己身后不方便透露姓名的苏岱要强多了......

“你是医生?”姚海峰问道。

“我不是。”敖夜说道。

“......”

鱼闲棋走到姚海峰面前,轻声说道:“姚导,感谢你刚才出手相助......”

姚海峰一脸羞愧,打断鱼闲棋的话说道:“也没帮上什么忙,被人一推就倒了......”

每个男人都有自尊,女人越是漂亮,男人的自尊心就越强。

鱼闲棋是个女人,而且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就算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很少见到她这种颜值与气质俱佳,而且身上有一股子浓浓书卷味的女人。

所以,身体的「柔弱」让他很是难堪。

他怕别人觉得他不行......

谁不想像敖夜那般一拳把人全部打飞?谁不想像他一样一出手就把人给丢到大海?

“姚导已经尽力了。”鱼闲棋出声说道。“更何况刚才王盼的事情,你也愿意仗义直言帮助小伊.....作为小伊的朋友,我们也同样的感激不尽。”

“客气了客气了。”姚海峰连连摆手,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可就当真了,笑着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和金伊认识很多年了,也是很好的朋友。再说,金伊也是因为知道我在这里,才特意过来打声招呼的......细说起来,反而是我害了金伊。要没我在,也就不会出现今天晚上这一摊子破事了。”

这一笑起来,就更像是地狱恶鬼了。

金伊摆手,说道:“姚导,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有些人衣冠得体,但是骨子里却是个臭流氓......姚导也是被人蒙蔽了而已。”

金伊转身看了敖夜一眼,介绍说道:“他是敖夜,也是我和闲棋的朋友。”

又介绍鱼闲棋,说道:“这是我的好闺蜜,每次到

碧荷小说林致远全文完整版

镜海都是为了见她。”

姚海峰和敖夜眼神对视,然后赶紧转移,说道:“敖先生好,敖先生......英雄出少年啊。”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你也是。”

在敖夜眼里,姚海峰这样的年纪也不过只是「宝宝」。

“......”

鱼闲棋和金伊对敖夜的说话风格有了免疫能力,看到姚海峰哑口无言的模样,鱼闲棋出声说道:“敖夜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他懂医术......姚导还是让他帮忙处理一下伤口吧。一直流血也不是个办法。”

“是的。”敖夜点了点头,说道:“我往她嘴巴里吹一口气,就治疗好了她的失眠。”

“......”鱼闲棋。

“......”金伊。

“.......”所有人。

姚海峰大惊,一脸为难的说道:“难道敖夜先生......敖先生的治病方式就是往嘴巴里吹气吗?”

敖夜看了一眼姚海峰的「丑」脸,冷声说道:“你想的美。”

“......”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小瓷瓶,从瓷器瓶子里倒出一颗黑色的小药丸,用手指头把药丸捏开成为粉沫,然后伸手按在姚海峰破裂的伤口上面。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药粉按在伤口上面的一刹那间,伤口便不再向外面渗出新鲜的血液。

一股子沁凉的感觉涌入脑海,袭向全身,额头上面那火辣辣的疼痛感也就消失不见了。

姚海峰满脸震惊,惊喜的看向敖夜,说道:“天啊,我的额头不疼了......这药太神奇了吧?这是什么药?在哪里买的?”

“这是丹药,我自己炼出来的。”敖夜说道。

“......”

姚海峰心想,这家伙长得眉清目秀的,没想到是个神经病。

敖夜看了姚海峰一眼,说道:“你去洗把脸吧,还有更神奇的呢。”

“我带导演过去。”陈歌主动说道。

姚海峰开了一盘矿泉水洗脸,然后用纸巾轻轻的擦拭额头,果然,更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导演,你的伤口......”陈歌大惊失色。

“伤口怎么了?”姚海峰伸手想摸,却又停住。他怕还有更加可怕的事情发生。

“伤口竟然愈合了。”陈歌说道。他瞅过去仔细打量一番,说道:“只有一条红斑,完全看不到伤口了......天啊,这药也太神奇了吧?”

“不可能吧?”姚海峰伸手摸了一把,发现伤口果然消失不见了。他瞠目结舌的看向敖夜,说道:“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神药?这个药叫什么名字?你一定要告诉我.......”

要知道,拍戏也是一桩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古装戏或者爆破戏,稍有不慎,就会有演员受伤。

前几年一对发展势头很猛的年轻演员,就是因为拍戏的时候被火烧伤,直接毁掉了他们的星途,也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倘若有这样的神药帮助,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家的演员伤着碰着了。

“我说了啊。”敖夜说道:“这是丹药,我自己炼的。”

“......”

正在这时,餐厅外面响起刺耳的警笛声音。

听到警笛声音,曹锐等人面露喜色。

「救星来了!」

作为一名职业流氓,他们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的期待警察叔叔的到来。

傅玉人一脸尴尬,解释说道:“我怕出事儿,过来的时候提前报警了.......”

金伊脸色微变,急声说道:“敖夜,你快带着小鱼儿他们离开......”

这件事情因她而起,所以她要留下来承担所有的责任。

敖夜瞥了金伊一眼,指着地上的曹锐等人,说道:“说他们都是被你打伤的......你觉得警察会信吗?”

“......”

敖夜看着鱼闲棋,说道:“你们回去喝酒吧,这里交给我......我一会儿就过去。”

“不行。”金伊出声拒绝,说道:“你刚才已经救过我,我不能再把你给陷进去......你还是学生,要是档案上留下一个打架斗殴的案底,以后毕业了怎么找工作?这对你发展不利,对你的前途也有影响。”

“我不需要找工作。”敖夜说道。他唯一的工作,就是为那些想找工作的人多提供一些工作机会。

哦,还有如何拒绝敖心对自己身体的觊觎......

“你们快走吧。等警察冲进来,想走也走不了了。”

“小鱼儿他们走吧,我留下来把事情说清楚。”金伊说道。

“我也不走。”鱼闲棋出声说道:“我是证人。”

敖夜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一起留下来吧。我们是受害者,警察来了也不能把我们怎么着。”

“......”

敖夜这番话说的大家都很心虚。

我们是受害者?哪里有受害者的样子啊?

躺在地上的这些倒是更像受害者。

唯一受伤的姚海峰导演,也被你一颗丹药给治好了,连个疤痕都没留下......

早知道先不治了,让姚导多流一会儿血。

敖夜想了想,又给敖屠打了个电话,说道:“你到观海潮一趟,有点儿事情需要你帮忙。我伤了一个叫曹锐的人,他好像有点儿背景。”

“曹锐?一会儿就到。”敖屠声音微冷,出声说道

碧荷小说林致远全文完整版

他从来都不会拒绝敖夜。

当然,也不敢。

砰!

包厢门被人撞开。

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喝道:“都不许动.......”

看到躺倒在地上的曹锐等人,声音再次拔高,还有人拔出手枪,喊道:“举起手来。”

------

三号包厢,这是苏岱之前订下的包厢。

敖夜让人把之前凉掉的菜都撤下去了,再把刚才点过的菜重新上一遍。

这样就避免掉了点菜的麻烦......

敖夜不喜欢点菜。

现在,包厢里不仅仅有敖夜鱼闲棋金伊等人,连姚海峰和陈歌也一起被邀请过来了。

姚海峰和陈歌坐在包厢的角落,眼神一直在敖夜的身上飘来荡去的。

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同样一个问题。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富二代?或者是顶级权贵家的公子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一句话就把曹锐给灭了?」

------

是的,曹锐被灭了。

他们原本以为等到警察来了,凭借曹锐多年经营的关系网,这些流氓混混倒打一靶,说是敖夜出手伤人......

任谁看到现场的情况,都不会怀疑曹锐这番话的真实性。

再说,就算怀疑也不会「质疑」。

谁让人家是镜海一霸呢?

到时候曹锐等人无事释放,敖夜以伤人罪被警方拘留。而他们《夏日恋情》剧组则再也没办法在镜海拍摄,只能重新转移拍摄场地......

所有人都损失惨重。

可是,意外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一个叫敖屠的年轻人带人赶了过来,历数曹锐的多宗罪,并且把已方搜集到的证据提交给了警方。

曹锐被警方当场带走,即将面临牢狱之灾。凭那个小子搜集到的那些证据,怕是这辈子都休想出来了......

敖夜没事儿,金伊没事儿,他们的剧组也不会有事儿。

所有人都没事儿,反而是曹锐他们有事儿?

他们明明被打了那么惨,难道大家都可以当作没有看见?

这个世界......

真是美好啊!

砰!

包厢的门被人推开,敖屠笑呵呵的走了出来,看向敖夜说道:“大哥,都处理好了。”

“嗯。”敖夜点了点头,说道:“忙活了大半天,还没吃晚饭吧?坐下来一起吃饭吧,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好的。”敖屠拉张椅子坐到门口,看到桌子上的红酒,眼神微亮,说道:“哟,1949年的白马?我厚着脸皮找达叔讨了好几回,他也就分了我两瓶。没想到今天见着了一瓶......现在这酒都四十几万一瓶了吧?还有价无市。”

“......”

姚海峰和陈歌满脸震惊的看向桌子上那瓶红酒。

四十几万?一瓶?

这是什么家庭啊?家里有矿吗?

又看到放到旁边的香槟酒瓶,敖屠更是表情痛苦,说道:“沉默之船?达叔把沉默之船都贡献出来了?今天是什么大喜的日子啊?”

敖夜指了指鱼闲棋,说道:“鱼小姐的生日。”

“哦,鱼小姐生日快乐。”敖屠说道:“这瓶酒得小两百万了吧?绝版了啊,怎么都没给我留一杯?”

敖夜瞥了敖屠一眼,说道:“之前并没想过让你过来。”

“......”

姚海峰和陈歌已经麻木了。

到了们这个层次,每年的收入都不是一笔小数目。

但是,和敖夜这样的人比,一年的收入也就够人家买几瓶酒吧......

姚海峰看向金伊,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要看公司怎么处理。”金伊说道。

“以我对他们的了解,公司肯定是想息事宁人。”姚海峰出声说道:“培养一个艺人不容易。更何况王盼现在也是他们家的准一线,每年也为公司带来不少利润......他们常规的操作方法自然是给你一些补偿,然后请求你放过王盼一回。这样,他们即给了你一个交代,也保住了公司的一棵摇钱树。”

金伊摇头,说道:“如果公司当真这么处理的话,我不接受。我和王盼已经结了死仇,如果再在同一家公司的话,心里非常的别扭。再说,她能害我这次,也一定会害我下次......我不可能接受公司这种「两全其美」的安排。”

“是啊。”姚海峰轻轻叹息,说道:“可是,对资本家而言,又哪有人情可言?所图的,无非都是利益。”

“那我宁愿鱼死网破。”金伊一脸倔强的说道。

敖夜看向金伊,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喜欢龙王的傲娇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