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住胸前的两个红点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倒不是汉室没有其他的内气离体,或者破界什么的,实际上在场诸如夏侯惇,张绣这种内气离体的顶级高手,或者另类破界的存在,去殴打贵霜的内气离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然而一般情况下,汉室的内气离体都是各管各的,任由吕布被围攻,这并不是针对吕布,而是吕布自己在享受这种状态,更何况吕布一群人围攻吕布,本身就是对于吕布战斗力的承认。

再加上大多数情况下,一群人围攻吕布也基本不可能打赢吕布,早早将吕布从围攻之中释放出来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反倒会让军团攻势出现一些小问题。

毕竟吕布的带兵水平在一众将帅之中是偏弱的,这家伙强的是个人战斗力,所以曹操等人历来的做法都是拿吕布作为士气拔升器使用,看看我军最强正在同时殴打对方十几个猛将。

没有什么比这种奇怪的现象更能提升士气了,对方十几个人一起围攻反倒被吕布持续性殴打,这简直赞的不能再赞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吕布被围攻的时候,汉室将校是完全没人管的,反正也没人能打死吕布,干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别管吕布。

加之围攻吕布的人越多,前线士卒看的越清楚,抬头就能看到我方大佬在猛力输出,在这种环境下依旧保持着极强的压制能力,更相当于给士卒加了一个buff,将军尚且奋战,我等何须惜命,干!

以至于吕布在殴打贵霜将校的时候,汉军这边的将校都默默的殴打他的对手,毕竟大多数的将校在战场上不会穿的那么骚,一般也不会被人找出来围攻,吕布那身造型,就是为了让敌人围攻,让己方围观的,不这么干,简直对不住吕布那身造型。

“杀杀杀!”吕布现在真的非常振奋,越杀越觉得心气大振,士气大振,原本因为天变被压制的神意,也得以释放,恐怖的力量结合自身的信念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赛罗那的脸色都有些泛青,吕布不是神破界吗?天变不是专门削神破这种神经病吗?怎么这家伙还这么强,怎么我感觉削的好像是他们这群人啊,怎么对方越来越强了。

吕布的作战方式从虎牢关就一直如此,心气越盛,战力越强,正向循坏开启之后,对手能遇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根本没办法打垮的怪物,要击败吕布,首先要动摇吕布的心态,否则什么都是扯淡。

方天画戟带着绝对的威势朝着赛罗那砍杀了过去,周围的四五杆长枪拼命阻拦,吕布不管不顾,准备先一个力劈华山干死赛罗那,后一个横扫千军将这群人一起打飞。

至于招架,散了散了,吕布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

“死吧,赛罗那,你的姓名我会记住的!”吕布狂笑着一戟砸下,赤兔马人立而起,人借马力之下,这一击的威力足够当场将破界干死,然而就在吕布狂猛一击砸下的时候,巴拉斯的目击箭如同雨丝一样出现在了吕布的周围。

这一刻吕布周围三尺的距离出现了密密麻麻如同雨丝落入湖水一般的涟漪,烦躁,虽说这种玩意儿对于神意璀璨的吕布而言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但是上千目击箭就这么打过来,吕布也心生怒火。

临时变招,横扫千军,将周围围攻的长枪扫开,吕布远远的看向巴拉斯,记住了,等死吧,别被我逮住!

赛罗那也够呛,吕布的攻击实在是太过凶残,哪怕已经交手过数次,但是这天变之后第一次交手却让赛罗那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所估计的情况和现实的情况根本就是两码事,至强者依旧是至强者,履凡神人依旧也是履凡神人。

战争在持续的推进,吕布更多的作用是作为士气拔升器,以前曹操还喜欢拿吕布作为锋头,但是后来发现吕布对于战线破绽的把控有些小问题,所以后来更多是将吕布作为优秀的猛将使用。

这样的话,既能减小不必要的损耗,也能持续性的拔升汉室士卒的士气,曹操对此颇为满意,

只不过局势的变化并不明显,汉室的士气大胜,但是汉室前线士卒的斩杀能力并不强,重装步兵的杀敌效率就在那里,外加对手也多是拖延招架,导致的结果就是汉室占优势,但距离压垮贵霜还有相当的距离,毕竟乌尔都这次带的都是骨干精锐,实力还是很硬的。

“扎萨利做好准备,需要你上场了。”乌尔都神色沉静的对着扎萨利下令道,他不懂大军团指挥,但他至少能看懂战局的发展,汉军在逐步的将优势化为胜利,再这么下去,局势就有些不妙了,所以必须要投入新的力量进行介入了。

兴都库什山脉的内侧,奥斯文率领着三千多太阳骑士正在绕路,之前他们已经绕懵了,说实话,奥斯文这个时候已经怀疑自己要将自己坑死了,他的向导也不太确定现在走的这条路到底对不对了。

毕竟这些山间小道走的次数很少很少,奥斯文之前是抱着死志来绕路的,结果怎么说呢,抱着战死沙场

咬住胸前的两个红点小说全文

的想法来参与战争,结果现在有可能饿死在山间小路,前者算是英雄,后者……

总之最多再有一天半,奥斯文就绝粮了,瞎走没有走过的路线,随意执行没有实际测定过的计划,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么坑爹了。

奥斯文现在实际上也有些绝望,而麾下跟着奥斯文一起前来赴死的士卒心态也有些崩,他们的想法是跟着奥斯文一起战死,可现在这种情况,妥妥是要饿死的节奏,这简直憋屈的不像话了。

“咦,将军,你听是什么声音。”就在奥斯文烦躁下阶段应该走那条路的时候,一个士卒突然跑过来对奥斯文招呼道。

奥斯文一愣,没明白什么意思,然后静下心来,就听到了喊杀声,而在这个范围,能出现这么大规模的喊杀声,想来也就真的只有汉室和贵霜了,当即奥斯文大喜,快到了。

“所有人准备,走这条路,我们已经能听到交战双方的怒吼了!”奥斯文大声的招呼道,这是绝处逢生的狂喜,身后因为这几天行军已经明显有些沉寂的士卒当即欢呼了起来。

毕竟相比于饿死在这兴都库什山脉,他们更希望和汉室放手一搏,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在他们选择追随奥斯文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但是饿死山区,变成豺狼的口粮,那真就太惨了。

“冲冲冲,所有人随我冲!”奥斯文大声的招呼道,选定了一条山路,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经由赫尔曼德河河谷传递,回音遍传十余里,在赫尔曼德河中游的阿尔达希尔甚至都听到了这种喊杀声。

面对这种声音,阿尔达希尔不惊反喜,机会来了,真的是机会来了,贵霜果然玩命拖住了汉室,现在就看他阿尔达希尔致命一击,直接击溃曹操,那么胜利就真的到来了。

“所有人随我冲,胜败在此一举了,最后一个弯的时候,做好防箭的准备。”阿尔达希尔对着身后的圣殒骑大声的招呼道,终于看到了希望,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调骑兵压制扎萨利。”在扎萨利的具装重骑出现之后,曹洪的攻势瞬间被压制了下去,战线甚至出现了明显的回笼,贵霜的气势些微回升,这对于曹操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可是抱着如果有可能的话,先行击溃贵霜精锐的想法,故而见此直接调动阎行的本部出击。

阎行听到指挥未有丝毫的犹豫,先手搬运云气固化军阵,大规模的如同幻念战卒一样的东西直接从空中朝着扎萨利的位置冲了过去,这是阎行军团天赋的常规用法,简直是战场阻击的一大利器。

然而早已换成具装骑的扎萨利根本没有闪避,直接靠着自身强大的防御力和硬刚这种幻念战卒,战局一片混乱,曹洪得以脱身,毕竟重步兵和重骑兵对战,那是真的占不上什么优势。

就算曹洪的军团天赋能汲取对方的五金之气,这也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短时间想要奏效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而重骑兵的攻势一贯以狂猛著称,曹洪的天赋根本来不及发挥作用。

阎行的天赋也就牵制了不长的几分钟,战果很少,但这点时间让曹洪成功的退走,而阎行自身也冲到了扎萨利的面前,双方的绞杀寻思的展开,阎行虽说落入了下风,但是花里胡哨的天赋运用,让扎萨利率领的具装骑也很难拿下应有的战果。

“司空,做好防御法尔贡的准备,他应该是没在对面的北贵之

咬住胸前的两个红点小说全文

中,否则对方应该已经开始了箭矢反制,估计对方应该也已经提前躲入到了山间小道,很有可能在我们的身后。”陈宫一边观察,一边对曹操通知道,而曹操点头表示了解,他之前也在找法尔贡。

喜欢神话版三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