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身一挺重重一压撕裂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想到自己终于挤身一米八大汉的行列,宣少心情棒棒哒,果然小萝莉就是旺他的福星!

宣少笑容灿烂,乐韵心情失落:“你喝一碗汤长五公分,我一餐喝了十来碗,连喝五天,莫说长一公分,连一粒儿那么长的长度都没长,人比人气死人。”

她天天喝苦如万胆的药不皱一丝眉头,结果喝再多骨骼都不长,头发倒是长了十几公分。

还有就是哪怕她用了针灸刺穴术阻止胸部再长,仍抑不住又长大了一点儿。

该长的地方不长,不必再增长的地方尽情的长。

别人说“有心栽花花不活”,到她这里有心增长长不了。

摔,她是注定要当一辈子的万年小矮子了吧!

心情悲愤的乐韵,气成了一只气球,她耗费了成千上亿的灵植连一厘米都换不来,苍天啊,人家还是你的亲闺女吗?

宣少沉浸在长高的喜悦中,听到小萝莉幽怨的语气才明白她醋了,一蹿蹿到栏干前,伸手就揉小姑娘的脑瓜子。

小萝莉人长得嫩,可可爱爱的,总让人把她当成小小孩子,下意识的就想摸她的脑袋。

她的头发光滑如丝,揉起手感超好。

“不难过哒,你喝了没效果,大概是老天爷觉得你这样是最完美的,完全没必要长高变成电线杆子。

小美女,你瞅瞅你现在这样子多萌多美好,别人盼都盼不来呢,身高说明不了什么,实力才是一切。

你身长一米五八,有着两米八的气场,有些女孩子身高一米八,气场还不到一米零八,所以嘛,是高是矮不重要,关健在才华。”

宣少在灌心灵鸡汤,乐韵翻白眼,她没有被安慰到!

以前还觉得有个不到一米八的宣少当参照物,她也不算太惨,现在众少中最矮的宣少都成了一米八五拔长拔长的大汉了,再一对照,她更惨了。

她怎么就突然想起拉来宣少来试药效呢?

如果不让宣少试药效,至少她还有点盼头,可以理

腰身一挺重重一压撕裂小说完整版

直气壮地安慰自己说“没啥没啥,矮点就矮点,宣少他也不是没一米八嘛。”。

如今,因为自己拉了他来试试药效,他一夜增高五厘米,也意味着她的参照物在一夜之后就没了。

幸福是对比出来的。

悲惨也是对比出来的。

一对比,乐韵的心灵受到了十亿点的暴击值,瞬间悲伤那么大,一个贝尔加湖都装不下。

小萝莉眼神忧伤,宣少很急,摩娑着小萝莉的头顶,絮絮叨叨不停地劝,实在没办法,就拿自己来说事,说自己以前比别人矮一截,他从没为自己比别人矮而难过。

身高不高没关系,天赋高就行。

宣少主在给人灌心灵鸡汤,声音一波一波的传至了乐善的耳朵里。

乐善练完煅体术,也不打坐了,跑出卧室,穿过柱廊下了台阶到了院子里,迈着小短腿朝姐姐的方向飞奔。

小乐善终于冒头,在忙着安慰小萝莉的宣少,顿觉压力大减。

乐善飞跑着绕过了院子中的假山,跑到姐姐呆着的东厢廊前,再迈着小短腿爬过几个台阶,跑到姐姐身边,从栏杆的孔里钻过去,扑姐姐怀里当挂件。

“姐姐,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姐姐永远长不高了,有点不开心。”弟弟奶香奶香的,乐韵抱住弟弟,嘟了嘟嘴,情绪还有点点低落。

“姐姐不用再长高了啊,姐姐在弟弟心里很高很高,谁也没姐姐高!弟弟以后尽量长高点,背着姐姐看风景。”乐善搂着姐姐的脖子,凑过去就亲姐姐的脸。

小萌娃又奶又暖心,宣少都被暖到了,他也想要个这样的弟弟,要不回去劝劝叔伯们努力一下再生个弟弟或妹妹?

“乐善长大了,到时会有女朋友,然后又会有老婆,你不可能总是背着姐姐看风景,你女朋友、老婆会吃醋。”

弟弟是个暖心牌弟弟,可弟弟也不能总背她到处晃啊,乐韵也不想变成破坏弟弟小家庭的刽子杀。

“如果背姐姐会让女朋友或老婆吃醋,弟弟也没必要跟她谈朋友,更不能结婚,姐姐是弟弟最敬爱的姐姐,有没有女朋友老婆无所谓。”

乐善抱着姐姐的脖子,小手箍得紧紧的,要是长大了谈朋友就必须跟姐姐生分,他一辈子不要耍朋友不结婚,以后给姐姐带宝宝就行了。

小萌娃在哄他姐姐,宣少听得目瞪口呆,哎妈呀,这娃姐控性属性太重,将来能找到女朋友吗?

宣少主只是震惊,乐韵则是被吓到了,弟弟这思想有点偏了,这可不是好事,必须得给及时纠正!

她也顾不上自己的小郁闷,赶紧苦口婆心地规劝:“乐善爱自己姐姐的没错,姐姐也很开心,但是,乐善不能因为爱自己的姐姐就不谈对象不结婚。

姐姐是乐善的姐姐,不可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将来老婆才是要和乐善过一辈子的人,她为你生儿育女,与你荣辱与共,老婆也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家人。

乐善爱姐姐的同时也同样要爱你的老婆,做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要学会在家人与老婆之间找到平衡点,姐姐爸妈与你有血缘,是你的亲人,你老婆与你没血缘,可她嫁给了你,是陪你一生的人,是你儿女的母亲,同样是你的亲人。

有凝聚力有向心力的家才是家,一家人有矛盾了不能唯血缘关系而论,唯理而论才是化解一切矛盾的途径,就事论事,不偏不移,公正公平的处理家庭矛盾才能让一家人和睦相处相亲相爱。

乐善要学会明辩事非,如果你的女朋友或老婆因为你背姐姐而吃醋,你要分清她是不是在无理取闹,如果你因为姐姐忽略了你的老婆,你老婆吃醋是正常的,你得及时改正,最好以充足的理由让你婆娘知道没必要吃醋。

如果你的婆娘不分场合不分时段,时时刻刻的盯着你,她容不得你与亲人关系好,那是一种病态,她是把你当作了私有物,想要掌控你的人生,霸占住你所有的关注,那样的话,你与你老婆也没必要再维持婚姻关系,及时分手离婚才是上策。

不能因为有可能找到不好的女朋友就不找,乐善找对象只需沉住气,从各方面了解一个人,辩别她是否表里如一,行为举止、性情喜好等方面有没有刻意伪装,确定她是个值得你爱护的人才谈恋爱。……”

小萝莉在给乐善讲道理,宣少听了一阵,拔腿就逃之夭夭。

他还以为小乐善露出了超强的姐控属性,小美女她会很开心,谁知她竟然相反,反而提心她弟弟将真可能不找女朋友,开启了长篇大论的教育。

宣少表示,他最怕听思想教育课了,所以溜了溜了。

一溜烟儿跑走的宣家少主,跑回西院找到衣服先去冲凉,昨晚喝药汤时热出了一身汗,衣服离湿透也没多远了,他自己也能闻到身上的汗味儿。

汗不是寻常流的那种汗,是黄汗。

冲了个澡,焕然一新,宣少照镜子整理仪容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头发也长了一截。

好在头发长是长了一些,并没有特别长,不特别明显。

他决定明天再去理发。

某个集团上午要送书籍来乐园,他要是出去了,又少了一个搬运工。

宣少整理好了仪容,才晃去厨房帮忙打打下手,华少等人问起来,他也没隐瞒,说是帮小美女试药去了。

华少等人并没有发现宣少长高了一截,只羡慕他又给小姑娘当了一次药人。

宣少主溜走了,并不妨碍乐同学继续给弟弟上思想教育课,她做了半天思想工作,才带着弟弟进餐厅,让弟弟在餐厅坐着打坐,她进厨房做早饭。

乐善听了一个早上的思想课,脑袋没糊,就是没全部记住而已。

因为喝了长高药也没效果,乐小同学放弃继续治疗,反正喝再多都无用,没必要再浪费自己的珍贵灵植。

不用再喝长高药汤,饭后带弟弟散步、监督他练习剑术和步法。

乐善学习能力不错,用了半个月就学会了三招剑术,余下的就差火候,唯有天天练习,练到一定程度自然就熟能生巧。

在小乐善上文化课时,送书籍的车队也抵达乐园。

共有五部厢式货车,从西大门鱼贯而入,停在西院门前的月台之前。

管厨的青年们和做木工活的工匠们负责缷载,先将扎成捆的书捆搬到西院大门的门洞里,等晚上或中午休息时再抽空再分门别门的搬去院内藏书室上架。

在众人刚缷载完了一车书籍时,蓝三押着一辆运送电池的货车也抵达乐园,停在东院月台前再缷货。

腰身一挺重重一压撕裂小说完整版

电池用箱子装载,缷截下来搬去乐院外院东边的客厅。

东厅内放着配备电池用的各式各样的宫灯,电池也放东厅,方便装配。

乐同学给弟弟上完了文化课,也去帮忙搬电池箱。

电池数量有限,先一步搬完,开车的司机和蓝三帅哥也去帮搬书籍。

将全部书籍全搬下车,也将近中午,送货的司机们也顺便留在乐园吃午饭。

蓝三刚吃饭便趁着午休时间去东院帮忙安装电池。

乐小同学带着弟弟和蓝三帅哥给十几盏宫灯、挑杆灯装上电池,分别放在上房东侧间、西侧间和知味斋,东厢房的三思堂和厨房也各放了几盏。

电池密封性很好,不拆包装也不会受潮,暂时仍放外院的东厅。

忙完了,乐同学在三德堂款待蓝帅哥,款待的方式就是请帅哥喝凉粉。

乐善扶着自己的一碗消暑品,拿着瓷勺子一勺一勺的勺凉粉往小嘴里送。

挨着小娃娃坐的蓝三帅哥分到是一只大海碗,他也学着小乐善那样一手扶着碗,用勺子勺起一勺一勺的白色果冻似的凉粉往嘴里送,幸福地眯起了眼儿。

“你们队长是不是送证据去了E北?”燕某人最爱刷脸,像给乐园送东西这种机会,他在京必定不会放过的。

“队长从乐园回去的第二又出任务去了,西南边境有几个地方频频有可疑人氏出没,那一带比较敏感,队长亲自过去侦察,有可能没法在黄老杂毛案二审前回京。”

若是别人问,蓝三肯定有所保留,只说队长出任务了,不会说去向,小萝莉问,他自然不会隐瞒。

“又去了西南向?”乐韵皱眉,她闭关回来那时就提醒过燕某人不宜去西南某些区域“探秘”,他不可能忘记,除非不得不去。

“是的,对岸那边国内矛盾难以调整,摩擦不断,在距我们不远的边境区频繁交火,很不安宁。”

“哦。”乐韵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句,没再继续问。

蓝三美滋滋地吃完凉粉,整个人都觉得爽歪歪了,又坐了一会儿便出去与司机离开。

送书籍的司机们也与他们一起踏上回去的路程。

待燕帅哥离开了东院,乐韵右手捏诀,飞快地掐算,越推算越纠结,算了一回,再换左手掐算。

左手掐算出来的结果与右手掐算出来的结果一般无二,燕某人的西南之行大凶!

以她的推算,燕吃货本人虽有凶险却并无性命之忧,那么,大凶之兆只能应在他的队员身上。

他们的一趟西南行任务必有牺牲。

她虽然窥破一丝先兆,却不能泄露天机,如果让蓝三通知人撤退能避免一次凶险,但不会有好结果,最终反而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乐韵捏着指诀,秀眉紧蹙,沉吟半晌,立即找到手机查阅航班信息,订购了一张下午两点从首都去Y南省的机票。

预订了机票,告诉弟弟在乐园勤加练习剑法,她有事要外出一趟。

“姐姐放心吧,我不会偷懒的。”乐善知道姐姐是干大事的,就算舍不得姐姐,绝不当嘤嘤怪拖姐姐后腿。

“乐善是姐姐最贴心的宝贝弟弟,姐姐有可能要出去好几天,姐姐去请你师兄师叔们晚上轮流来东院给你做伴。”

弟弟从不拖后腿,乐韵抱着弟弟亲了几口,弟弟太小,她不在家,他可能会睡不安稳。

“好。”乐善无异议,他一个人也不怕,有师门长辈做伴,能让姐姐放心,那就听姐姐的安排。

喜欢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