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住她的腰紧紧的顶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辛若听着,对展墨羽更加的疼惜,有这么残忍阴毒的姨母,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辛若扶着王妃,真怕王妃会气的冲过去杀了温贵妃。

辛若轻声宽慰着,“母妃,相公虽然受了六年轮椅之苦,可现在他已经好了。

温贵妃犯下那么大的错,岂是死了就能恕罪的,活着才能为自己犯下的错恕罪,咱们走吧。”

辛若说着,扶着王妃转身,王妃随着辛若就走了,那边温贵妃气的想冲过去,为什么不杀了她,为什么不杀了她,这些日子她受够了!

辛若扶着王妃出了浣衣院走了约莫百步,王爷从那边走过来,看王妃眼睛有些红,眼睛撇都不撇王爷一眼,由着玉苓扶着就走远了。

王爷不解,在后头蹙了眉头问辛若,“你母妃怎么了,温贵妃欺负她了?”

辛若不知道怎么回答王爷好,最后言简意赅的说了一下。

“温贵妃说当初她害相公是因为嫉妒相公是您的儿子,气愤王妃占了原本属于她的王妃之位。

她要逼王妃恨您,还有当初的雪莲,被她吃了一片,用来去除手背上的疤痕,还把所有的过错全推在了母妃身上。”

王爷听的额头直突突,这才是温贵妃的本来面貌。

她和国公府已经害了他和云谨二十年,现在她都被关进浣衣院了,还不愿意他有安生日子过吗,王爷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讨厌过一个女人。

自己以前是瞎了眼还觉得她好,善良贤良,王爷丢下辛若,三步并两步去追王妃。

拦住王妃的去路,隔得有些远了,辛若没听到说的什么,最后王妃由着玉苓扶着走了,整个背影那么凄怆,看的让人心疼。

王爷落后五六米紧紧的跟着,神色如何,辛若难以揣测。

王妃此刻伤心,心就跟被什么剜了一下,二十年前在自己的嫡姐和母亲心里。

祖母的命还抵不上她手背上一条伤疤来的重要,全是因为祖母疼她吗?!

王妃从来没想过第四片雪莲就是这么没了,哪怕是被拿来救人,她都不会有现在这么伤心,为祖母伤心。

当初祖母疼她是不错,可也没待温贵妃

扣住她的腰紧紧的顶全文完整版

刻薄过,她有的她都有,除了最后的琉璃,她有什么不满意的?!

何况琉璃是祖母临去前才给的,王妃从未像此刻这么恨过,为了那么一条无意造成的伤疤,赔上了祖母的命赔上了她最美好的二十年!

王妃就那么走着,眸底全是氤氲之气,要不是玉苓扶着,估计王妃都能走岔道。

那边太后的贴身宫女过来请安时都被吓了怔在那里,王妃估计都没瞧见她,直接就走了。

宫女只得起身继续去阻拦,可后头王爷走了上来,宫女不得不继续福身行礼,王爷摆摆手,“不许去打扰她。”

宫女瞧王妃那样子也知道有事,可她是奉了太后之名来请的,就这么回去怕是不好交代。

宫女把太后抬出来,希望王爷能给点面子,这会儿辛若上来了,王爷便道,“你母妃心情不好,你代你母妃去一趟太后那儿。”

辛若点点头,宫女也没再敢继续纠缠。

万一福宁王的暴脾气上来,她可没那个胆子招架,再说了,福宁王世子妃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了,又是王妃的媳妇。

太后有什么话与她说也一样,宫女领着辛若就往永宁宫走去。

永宁宫里,气氛倒是绵和,欢声笑语不断,辛若才从浣衣院气闷一路,这会儿竟然有些些的不适应。

只听淑妃笑道,“还是太后皇后有眼光,给二皇子挑了一门好亲事,那慕容姑娘臣妾瞧着委实不错。”

皇后叹息,不过眸底有笑,“也是没办法的事,之前早说了三个月他没有中意的人选,就给他赐一个,这回晾他也无话可说了。”

淑妃将慕容湮儿一顿好夸,面上有笑,只是眸底有些僵硬。

皇后给二皇子挑了个如意的,她的四皇子呢,左相已经被撤职了,虽然她身处后宫,也是听到一些风声的。

左相对洛亲王府掌握的什么东西存了觊觎之心,还被逮了个正着,连着科举贪墨甚至温贵妃谋反都有他的份。

原本还想四皇子娶了欣然,将来封王后能不做一个闲王,混吃混合一辈子,现在呢,只要一想到这些,淑妃脑壳都生疼。

贤妃知道淑妃的担忧,怕四皇子受温贵妃和左相影响,只轻摇了下头。

端起手里的茶轻啜一口,放下就瞧见方才春梅领了人进来,却不是王妃。

不由的轻怔了一下,似乎太后想请谁请不来的,就是福宁王不给皇上面子也不会不给太后面子的,怎么福宁王妃?

春梅上前给太后行礼,才回道,“福宁王妃心情不大好,福宁王爷让世子妃代王妃来一趟,奴婢没办法,只得……”

春梅话没说完,太后摆摆手,春梅就止了话,福身退了下去。

辛若在一旁行礼,春梅已经禀告过了,她就无需多说什么了,但还是恭谨的提了一两句意思意思。

“母妃在浣衣院被温贵妃气着了,不便带着怒气来见太后,太后有什么吩咐辛若会转述母妃的。”

太后点点头,让辛若坐,温贵妃住的浣衣院皇上派了人看守,太后自己也另外派遣了人把手,宫里谁知道还有没有温贵妃的人。

她不允许温贵妃踏出浣衣院半步,更不许皇上有事没事就去看她,免得脑袋一懵又受那女人蛊惑,尽管这可能微乎其微。

可温贵妃是太后斗了二十年的对手,要不是她弑君被发现,太后压根就拿她没办法,所以得防了又防。

何况像福宁王妃这样若非宫宴是绝计不会进宫的人一旦进宫自然会有人来禀告,宫里还没人敢慢待她。

太后也知道王妃进宫不大可能是给她给皇后请安的,所以她去见温贵妃也多大的意外。

温贵妃她是派了专人贴身看着的,一有风吹草动都会禀告与她知道。

就在刚刚她知道温贵妃和王妃的谈话,整个人震惊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她知道展墨羽是温贵妃害的,苦于没有证据,不然早拉她下马了。

更让太后好奇的是,温贵妃到底有何原因必须要害自己的侄儿断自己的后路,今儿一听那原由,太后对温贵妃的恨意又上了一层。

自己儿子的枕边人,被自己的儿子捧在手里宠爱了二十年的女人,心里最爱的竟然不是她儿子,还为了那点嫉妒之心害自己的嫡妹和侄儿。

破坏福宁王爷和王妃的和睦,这样的女人难怪能对皇上做出弑君夺位的事来,可恨如此狼子野心竟然隐瞒了她二十年。

太后一想到皇上曾经为了这么一个蛇蝎跟自己翻脸,还不是一次两次,太后都恨不得活刮了她!

太后想着就暗气,稍稍稳稳心神才看着辛若。

“浣衣院内的事哀家都知道,温贵妃如此待王妃,的确让人匪夷所思。

国公府也帮着温贵妃隐瞒,王妃还想方设

扣住她的腰紧紧的顶全文完整版

法救他们,这已经不是心软了,而是笨,回去你好好劝劝她。”

辛若听的挑了下眉头,太后找王妃来就是因为求情一事么,王妃也没求皇上啊,要改变主意应该劝服王爷才是。

太后迂回找王妃,结果这事却是落在了她头上,辛若在心底轻叹一声,太后这是想斩草除根呢。

辛若抬眸看着太后,“太后所说的可是温大老爷一家?母妃的确求过父王帮着在皇上跟前求过情,皇上似乎也应下了。

国公府犯下大错是真,只是大老爷一家委实无辜,按理母妃与国公府早断绝过关系,国公府是死是活都与母妃无关。

可大老爷和大太太从来没有对母妃苛责过甚至还因为指责国公夫人对母妃太狠而受过责罚。

母妃性子虽然淡薄了些,但不是一个心狠无情的人,受人滴水之恩定当以涌泉相报。”

辛若说话比较公正了,太后也无话可说,还是觉得留下总是祸害。

可现在难办的是,王妃竟然认了逆臣贼子做义子,王爷就更是了,还举荐他去武举。

太后倒不是怕王爷有叛逆之心,要真有那心,大可不必一而再再而三救皇上,完全可以先让七皇子登基,他再把温贵妃弑君一事闹出来。

以他和世子的威望,想必朝廷还没人不赞同他,再说了,一个连上朝都得皇上逼迫的人,谁愿意天天对着一堆奏折看。

太后对王爷放心,可对国公府的人不放心啊,在太后心里,王爷虽然不差,可也顶糊涂的了,跟皇上差不多。

放着好好的王妃不爱,偏去对个蛇蝎上心,还连累自己的儿子差点丧命,虽然这里面有皇上的错。

辛若就那么看着太后的眉头松了蹙蹙了松,最后只得叹息一声。

太后哪里不知道王妃和大太太的关系,当初大太太吐血差点被二太太气死,君瑶就是求的王妃才会救衡儿一命。

如此关系,让都已经认了义子的王妃改变主意怕是有些难,是她不死心想试一试。

连辛若都能接受,温贵妃和国公府可是害了她相公苦了六年啊。

如此大度善良又有谋略还敢做敢言的女子,若非早已嫁人,倒是母仪天下的最佳人选。

喜欢重生嫡女炸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