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的大白兔好软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这宸贵妃大概真是想跟儿子好好的一块用一餐饭,当时听她的语气,好像只是带了少许的膳食来,就是个借口。

然而,当这餐饭摆好的时候,进了饭厅,鹿元元才知道是自己太天真了。

这会儿才算是了解了一个母亲时时刻刻是什么样的心怀,那就是,一切从儿子出发,都是为了儿子。

鹿元元粗略的看了一下,觉得这桌上得有一半都是那种补身体的,是真不怕把她儿子给补得鼻子流血。

另外三分之一是用鱼做的不同的菜品,做成各种各样,只用眼睛看是看不出是鱼的。但是,鹿元元有鼻子,她闻得出来。

三人落座,后面,那些小宫女给布菜,动作利落又干净。

“行了,你们下去吧。”菜布的差不多了,宸贵妃开口,要那些宫女嬷嬷去外面候着。

饭厅的门被拉上了,只有这三个人,宸贵妃看着他们俩,“快用膳,一会儿凉了味道也没那么好了。”

鹿元元用眼角余光瞄着卫均,见他拿起了玉箸,她也才动手。

小宫女是极为有眼力见儿的,给她面前布的菜,都是鱼。

夹起一颗白白的圆润的鱼丸,鱼肉弄得这么精致,倒像是艺术品。不过,也的确会非常的麻烦,敲打的这么Q弹,手腕都得敲折了。

“好吃么?”卫均直接动手将那盛放鱼丸的盘子挪到了她面前。这些东西看起来是挺好看的,但是,吃起来的话……

歪头看他,她两腮还鼓鼓的,“你尝尝?吃鱼啊,对眼睛好。当然了,你眼睛本来就漂亮,不吃也没事儿。”

一脸无辜的说着撩人的话,她说完了又好像没她什么事儿了似得继续跟鱼丸较劲。

卫均看着她,下一刻就笑了。

他笑,宸贵妃也不由露出笑意来。

“说起来,这新年过了,你也又长了一岁。别的事情本宫倒是不急,就是青岭那边儿十年前可就准备好了,你和元元,也抓紧?”宸贵妃轻声的说着,她语调是那种自然的不疾不徐,听起来特让人心情好,也会不由自主的竖起耳朵去听她说的每个字。

鹿元元是竖起耳朵听了,但是,她没怎么听懂。

没听懂,她也不插嘴,也不问,就继续听呗。

总是能听着关键信息来,那时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卫均看了一眼鹿元元,“不急一时。”

“说不急一时之前,你应该看看自己的年纪。本宫也老了,虽是不能如他人一样光明正大的含饴弄孙,可即便是偷偷摸摸的,本宫也想体验一次。”说道最后,宸贵妃倒是真生出一股年迈孤寂来,瞅着叫人怪于心不忍的。

那个没抬头的人始终在听着,这回听明白了,宸贵妃着急要抱孙子呢。

刚刚在花池见面,她就说起了以前她叫卫均偷偷在外生养的事儿。这回,可是催的更紧急了,因为目标在此处呢。

宸贵妃这样说,卫均反而是真说不出话来了似得。

若是说其他宸贵妃的同龄人,这个

英语老师的大白兔好软完整版全文阅读

年纪,的确是都抱孙子了。

“元元,眼下你们家也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当年皇上给均儿与你赐婚,你年纪还小。现如今,年纪也到了,对于何时成亲,你可有什么想法?”在卫均那儿得不到什么回答,宸贵妃转而问

英语老师的大白兔好软完整版全文阅读

鹿元元。

都问到这儿来了,鹿元元也低不下去头了,抬头,她那小眼神儿,真是一瞅都叫人不忍心。她都这样懵懵懂懂呢,还叫她生孩子?

卫均睨了她一眼,薄唇也跟着弯了起来,深知她那装模作样的本事,可会骗人了。

看着她,宸贵妃轻轻地叹了口气,“有时间啊,你和卫均去青岭看看。那里,十多年前就开始准备了。隐秘,生养孩子再好不过了,是本宫那时精心挑选的地方。”

鹿元元轻轻地点了点头,“好。”

她这样答应了,宸贵妃倒是也不再说这事儿了,只是瞅着还是有些不甘。

他们母子继续的说话,当然了,大部分时间是宸贵妃在说,说事关皇上的一切。比如,后宫,比如,他的身体等等。

鹿元元就是不吱声的在慢慢的吃,耳朵里头在听着,心里不由叹气,每个人都活的不容易啊。

即便是如宸贵妃这种看起来格局非常高的女性,但,还是有许多的烦心事。

而且,那最多的烦心事,都来自于自己的丈夫。

她吃饱了,那母子俩也说完了,其实,他们总共也没吃多少,大部分都是鹿元元的战绩。

也这个时辰了,宸贵妃得回宫了,临走时,她还是又重复交代了一遍,要他们俩去青岭先看看。

鹿元元还是那小表情,不明白,不懂。心里却在叹她真是执着,估摸着是看别人都抱孙子了,心里着急,成魔了。

一直送到了庄园门口,看着那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鹿元元在心里头说了一句娘娘慢走,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

慢慢的转头,看向旁边的人,“你娘今天要来,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就等着兴师问罪呢。

卫均也转过头来看她,“还记得昨晚本王临走时说的话吗?是你自己不听,硬生生将本王推出门外。”他当时就是要说这事儿的。

本是要告诉她,他母妃必然会说青岭,以及着急于生儿育女的事儿,他想教她如何应对,如何说。

但,她没给他这个机会,怪他咯?

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鹿元元动了动眼睛,“所以说啊,还是贵妃娘娘她宽容。我这毫无准备的,也算失礼了吧,她老人家完全没计较。”

谁又想得到她会来一个突如其来的奉承,卫均失笑,“是很宽容,同时也鉴于你还算人模人样。若是丑八怪,你也见不着宽容了。”

牵着她的手往回走,卫均的话说的真真假假。

“人之常情,我非常理解她。当年为了保护你,都能想出这种永绝后患的法子,这么多年来,也必然会为了你的后半生做多种打算。不过也是稀奇了,养孩子的地儿都给你选好了,你为啥不偷偷生养几个?”他是正常的,孩子又不会从他肚子里冒出来,他去撒个种子就成了嘛。

卫均侧目看她,“你可知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守约吗?本王与你有婚约,不管你如何,本王若在外生养,置你于何地?显然,你不具备守约的精神,是个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的土匪。”

“哎,你这怎么说着说着开始骂我呢?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嘛,就如贵妃娘娘所担忧的,害怕你年迈之时孤寂。”鹿元元怪声。人啊,若是感觉孤寂,那肯定是活的不顺心,和有没有儿女绕膝没关系。

“不是有你在床前伺候吗?谈何孤寂。”卫均如是道。

“嘿,你还想着让我伺候你呢。”这人,想的倒是挺美。

“难道这不是以前你们三人暗地里商议出的结论?”他可不是胡说八道。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人,从哪儿偷听来的?

“乔小胖的册子里。”很简单啊,都在里头记着呢,什么都有。

无言以对,“你还带偷看的。”没素质。

“本王是光明正大。”他还不至于去偷看。

鹿元元哽了哽,心想八成是乔小胖也止不住的想嘚瑟自己的文采。人家卫均要看,他就给看了。

“待得过些日子无事,咱们去青岭瞧上一瞧。那地方的确是不错,清幽,安静。”牵着她的手,朝着半山的台阶上走,一边说道。

“看样子,你是之前就去踩过点儿了。”青岭,她哪知道在哪里。

“这么多年,东奔西走,何处都去过。”他可不是为了去看那养孩子的地儿的。

“你也不用解释,即便你跟我说,这么多年来,你私底下偷偷的去和美女幽会过,我也觉着可以理解。这人生在世,活的不就是个恣意嘛,我宽容你,你宽容我的,和谐。”鹿元元眯着眼睛说,这些事情,其实她能看得开。毕竟,也不能总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啊。

听她这话,卫均却是没高兴,慢慢的转眼看向旁边的人,“你宽容本王,那是你胸襟坦荡。但,本王未必会宽容你。”

这话说的凉飕飕,鹿元元斜着眼睛去看他,“你看你,又曲解我的意思。”

卫均几不可微的冷哼了一声,一手绕过她后颈,直接把她的脸给罩住了,“权当是本王曲解了你的意思,但,本王还是不会宽容你,明白吗?”

“明白。”含糊的说出明白两个字,她再明白不过了。

看吧,就说他气量小心胸狭窄,这不就来了。

慢慢腾腾的到了半山,鹿元元再次后悔当时的决定,就不该选在这个地方,太累了。

推着她后背,卫均算是借给了她一些力气,但又绝对不会全部协助,想让他背着,那是不太可能。

鹿元元就觉着他这人奇葩,自己不偷偷的去生养,反倒是对她像训练孩子似得。

“倒是今日母妃的一个提议你有没有考虑过?说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想何时成亲呢?”推着她往楼梯上走,卫均忽然问道。

那往上迈步的人动作一顿,然后慢慢的回头看他。

喜欢小王妃她甜又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