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故事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唐城第二次从上海返回重庆之后,便很少回家,跟家人团聚。这并不是唐城生性淡漠,而是因为张江和的家眷和汉斯的家人,都住在那条小街里,唐母平日里根本不缺聊天的人。而且唐家还有周红妆和唐娟,加上那对双胞胎小姐妹和黑子两兄弟也都在家,唐城也就减少了回家的次数。

唐城不回家,是担心自己的行踪,会被潜伏在城中的日伪特务得知,或者被情报机关的人盯上。但他不回家,并不代表就不关心家人,得知母亲和周红妆被中统的人从大街上带走,怒气上涌的唐城马上给张江和打去电话。留守军营的张江和,在没有接到唐城电话之前,还并不知道唐母被中统抓走的事情。

接到唐城打来的电话,办公室里的张江和,还以为唐城这是向自己邀功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从电话里听到的却是一个坏消息。“你先别着急,我这就打电话找人,先弄清楚她们被抓去了什么地方,咱们才好问中统要人!”张江和深知家人对于唐城的重要,所以他在电话里再三叮嘱唐城要先冷静下来。

交代了唐城等自己的电话,挂断电话的张江和,马上给自己在军统总部的熟人打去电话,问对方索要中统的联系方式。军统和中统是死对头,原先还在南京的时候,军统和中统之间就多次爆发冲突,甚至多次闹到了委员长的面前。可是在私底下,不少军统的人,都跟中统那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张江和现在找的这个熟人,就跟中统那边的一些人私交甚好。

“老赵,别的先不说了,我问你一个事情!中统那边是不是有一个姓钱的行动队长,个子不高,左眼下面有一道疤痕!”带走唐母和周红妆的是中统的人,为首的姓钱,而且左眼下面有一道疤痕,这些情况都是黑子提供给唐城,唐城又在电话里告知给张江和的。电话那头的人,听张江和描述的如此清楚,就知道一定是出麻烦事情了。

“老张,你先跟我说,是不是出啥麻烦事情了?你也知道,中统那边的人最近得意的很!你问的这个人,我不熟悉,不过我知道中统那边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因说是从北面才回来的!”张江和的那个熟人在电话里虽然没有说的太多,不过在他话语结束的时候,在他最后那句话里,北面这两个字却是被他故意重重的咬了字音。

电话这头的张江和马上就明白了对方话语中的暗示,但他马上不加丝毫停顿的开口言道,“老赵,我实话跟你说,唐铁头的老婆,就在刚刚,在大街上被中统的人带走了!唐铁头的儿子,也就是唐城,是他给我打来电话,我才知道这件事情的!我可跟你说,老唐是咱们的老兄弟,他的儿子可是喊过你赵叔叔的,这件事情,如果你不伸手帮忙,以后可别怪我不给你脸!”

唐城的父亲,是追捕日伪特务牺牲的军统烈士,只要是和张江和同期的军统老人,没有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电话那头的老赵,听张江和说唐城的母亲给中统的人带走了,马上就变了一个口吻。不但拍着胸脯向张江和做了保证,还在电话那头对中统很一顿叫骂,“老张,你放心,我马上就找人问这个事情,你等我电话!”

张江和明面上看着是被军统总部的人排挤,才调来搜索队坐了冷板凳,虽说是被局座看中,可张江和毕竟也少了一条胳膊,以后再想往上升迁恐怕会很难。可这些人都小看了张江和在军统内部的人脉关系,因为张江和拨出的这几个电话,军统总部里的很多人忽然变的忙碌起来,而中统那边也很快就接到了很多电话。

“老钱,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了?怎么有这么多的电话,都是问你的?”中统在重庆城郊的一处关押点里,才从市区回来时间不长的钱秋成就接到了好友打来的电话。钱秋成才被调来重庆时间不长,但是在中统总部也有那么几个好朋友,此刻给他打来电话的,便是好友中的一个。接到好友电话的钱秋成,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才来重庆时间不长,怎么可能就得罪了人。

钱秋成摸不着头脑,可是给他打来电话的好友,却隐隐觉着这些打问钱秋成情况的电话,并非是打问情况那么简单。“老钱,你再仔细想想!我可跟你说,重庆现在是陪都,南下来重庆的什么人都有,说不定你在大街上无意间,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人,就会是哪位大佬的亲戚!”好友的善意提醒,让钱秋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今天可是在大街上抓回来了几个人。

莫非真的是因为那两个女人?钱秋成努力回想自己当时抓人的情形,自己今天从城里抓到的人当中,有一对貌似母女的女人。当时自己带走这两个女人的理由,只是因为手下的队员,认出那个年轻女子身上戴着的那块玉佩很值钱,觉着吓唬一下她们,说不定就能昧下那块玉佩。利用职权给自己谋私利这种事情,钱秋成也没少干,只是他现在有些后悔了。

谁也不会想到,只是在大街上遇到的两个有钱女人,居然会是如此麻烦!心中有所怀疑的钱秋成挂断电话之后,便马上叫了手下心腹之人过来询问,得知手下的队员还没有针对那两个女人做出些出格的举动来,钱秋成这才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队长,那个年轻些的女人一直说,她们是军统的家眷,咱们这次会不会惹上麻烦了啊!”

钱秋成这边才刚刚松了一口气,一个坏消息马上接踵而至,他手下的一个队员跑来报告,那个年轻女子已经闹开了。“什么?你说仔细了,她们真的说她们是军统的家眷了?”钱秋成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冷汗来。虽说军统和中统一直不对付,可这种对立状态并不会涉及到双方人员的家眷,如果对立双方开始拿对方的家眷作为筹码,那么冲突便会立刻升级到不可控的地步。

跑来报告的中统特务再三保证是自己亲耳听到的,钱秋成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心说自己这是抓来个麻烦啊!就在钱秋成急不可耐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来,这次打来电话的正是钱秋成的顶头上司。“钱秋成,你还想不想干了?谁给你的胆子,光天化日从大街上随便抓人的?”钱秋成才在电话里表明身份,电话那头的上司便是一顿破口大骂。

钱秋成虽说职务不高,可他在中统多年,而且在关外潜伏期间,利用生意人的身份,没少做走私生意。钱秋成做生意赚来的那些钱,大部分都被他用来走关系和结交同僚,要不然他也不可能被派去西北潜伏两年之后,还能顺利的调回重庆总部来。虽然上司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可钱秋成却听出电话那头绝对不止上司一个人在,所以钱秋成判断上司的破口大骂,很可能只是为了演戏给别人看的。

心中有了判断的钱秋成,马上明白了上司的意图,所以他在电话里不惜跟上司爆发口角,更是固执的认为那两个女人有地下党嫌疑,所以一口回绝了上司要求马上放人的

农村性故事全文完整版

命令。“何老弟,你看这,这个钱秋成就是厕所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也没有办法…”果然,电话那头的上司无奈挂断电话之后,对着身边的人苦着一张脸,将责任都推到了钱秋成的身上。

只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同样黑着一张脸的何宽出言冷笑道,“马胖子,咱们两个认识十几年了,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的什么屎!你跟我这玩黑红脸的把戏,你觉着我能信你不?”何宽黑着一张脸,看向马胖子的眼神中更是透出一丝戾气来。“我实话跟你说,你手下从大街上带走的那两个女人,是军统烈士的家眷,你手下的人动了她们,好日子就算过到头了!”

何宽口中说出军统烈士家眷的时候,原本想憋着劲从何宽这里要好处的马胖子,这才终于意识到,事情恐怕是要闹大了。从马胖子此刻的眼神中,何宽看得出马胖子这是害怕了,随即冲着马胖子继续冷笑道。“马胖子,你知道城里有支搜索队吗?你手下抓走的就是搜索队唐城的母亲和女人!你在中统这么多年,我不信你不知道唐城是谁!”

贪财怕死的马胖子算是中统的老人,南京还属于国统区的时候,唐城就因为自己的母亲,跟中统多次发生冲突,最后都不了了之,马胖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唐城是谁。“怎么是他!”马胖子终于慌了手脚,他马上拿起电话打给钱秋成,电话虽说通了,可电话线那头却始终没有人接听电话,原本还认为轻松掌控全局的马胖子这才可算是彻底傻眼了。 

农村性故事全文完整版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