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奉恩公娶了个盐商之女。

理国公竟是个伪君子。

理国公夫人居然欺辱嫡亲外甥女儿,克扣人家二十几万两银子的巨款。

理国公夫人被戳穿,在人家的喜宴上昏倒!

……

最近京城的八卦真是一个接着一个,让一众吃瓜群众有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而作为话题中心的施韵,却格外低调。

嫁入奉恩公府后,便极少张扬,而是关起门来,伺候夫君、管理家务。

人家没有理睬外头的风言风语,也没有跑去理国公府追讨欠款。

当然了,施韵那日在堂前说的话,众人也都听到了。

施韵的态度很明确,不管是过去施伯爷给的十万两生活费,还是随后梅夫人借去的十二万两银子,施韵都不会追讨。

权当是对梅夫人的谢礼。

“施家这位姑娘,虽然出身卑微了些,倒还知书达理!”

“品性确实不错,就是性子太软了。听说新婚不到半个月,奉恩公又跑去跟人斗蛐蛐,施氏都不敢劝阻!”

“哎呀,她那哪里是不敢劝阻啊,分明就是助纣为虐。她主动出钱帮奉恩公搜罗更好的蛐蛐儿,听说,买了一只蛐蛐,就花了一千多两呢!”

“……其实,这也不能怪施氏。她出身本就寒微,又有梅夫人这样的亲戚,她一个新妇,也是艰难啊!”

“对了,提到理国公府,听说他们家又有新笑话了呢!”

话题转了一圈,又转回到屈家。

“怎么?他们家又闹出什么事儿来了?”不会是屈国公要休妻吧。

经过一场婚宴,理国公自私凉薄的性子算是被大家知道了。

所以,这样的人,不管做出什么样的事,大家都不会觉得惊讶。

“不是,听说屈国公正在卖田、卖家当的筹钱呢。”

“二十多万两银子,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这么大一笔钱,难道都用了?这、这才不到三年呢。”

“哎呀,你听我说啊,那个梅氏不是一直病着吗,听到屈国公要卖田,顿时急了,一番哭诉、撕扯之后,才知道,原来那些钱她拿去放印子钱了。”

“什么?理国公府放印子钱?”

众人都惊呆了。

早就知道理国公府跟他们所标榜的不一样,但,那般“清贵”的门第,居然还放印子钱。

这、这……

“他们竟还有脸嫌弃人家施家的钱充满铜臭味儿!”

有人实在忍不住了,脱口说出这么一句。

众人碍于情面,没有附和,但眼底的神情却都十分认可这种说法。

拿了盐商家的钱,去放印子钱,然后又转过身来说自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小说完整版

己家的门风多么清白、高贵。

理国公府的神奇操作,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跌破大家的认知。

就连皇帝都有些头疼,他挑选的这个样子货,似乎不太好用啊。

自己都还不干不净,又怎么能给新朝当门面?

皇帝不能承认自己眼光不好、选错了人,所以只能是理国公太不堪大用,辜负了皇帝的器重。

没过多久,皇帝就寻了个错处,狠狠的惩戒了理国公一番。

言辞间更是充满了对理国公的失望。

理国公被吓得够呛,他再平庸也看出来了,如果他们屈家再闹出什么丑事,定会被皇帝严惩。

夺爵、抄家,这些都不是不可能啊!

“都怪梅氏!”

理国公回到府里,就开始咒骂:“过去算计施家也就算了,那施韵都攀上了奉恩公,她、她居然还不知收敛!”

理国公总算精明了一回,好歹理清了某些因果、关系。

他觉得,皇帝之所以会对他不假辞色,还是他没有靠山。

如果他能够借由施韵的关系,跟奉恩公府攀上关系,那、那……陛下就算看在奉恩公的面子上,也会对理国公高看一眼。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说训斥就训斥,想夺爵就直接下旨。

“都是梅氏太恶毒,得罪了施韵,害得我们屈家失去了陈家这么一个有力的靠山!”

“不行,不能再让梅氏放肆下去了!”

理国公一个人在书房里转了半天,总算下了决定。

“什么?姨母病了?被送回屈氏老家休养?”

施韵正坐在廊下,含笑看着陈寿侍弄斗鸡,忽听到身边丫鬟的回禀,禁不住愣了一下。

“是啊,听说病得很重,是被人抬着上了马车。而且啊,屈国公还不许几个儿女探望,说是那病传染,怕过了病气!”

丫鬟恭敬的回禀道。

施韵眸光闪烁,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说道:“我这个姨丈啊,果然惯会‘趋利避害’,可怜姨母对屈家、对姨丈的一片赤诚啊!”

施韵敢打赌,这辈子,除非

宝贝要不要大棒棒止痒小说完整版

有什么意外,梅夫人是甭想再回到京城了。

如果屈国公再心狠些,兴许用不了多久,京中就会收到梅夫人病逝的消息。

“仙子,我、我这样,也算是大仇得报了吧。”

施韵抬手挥退了小丫鬟,用意识跟魔珠无声的交流。

“肯定的啊,梅氏最得意的就是成为国公夫人,在家里前呼后拥,出了门也能被一群女眷们围绕!”

魔珠兴奋的说道,“她算计你,试图谋夺施家的千万家产,不全是为了自己,更多还是为了屈家,为了理国公府!”

而现在,屈国公却狠心将梅夫人放逐。

梅夫人虽然还是国公夫人,但她却被困在老家的田舍,别说前呼后拥、被人巴结了,就是连好一些的日子,她都别想了。

亲自出手惩戒她的人,恰恰是她为之付出一切的夫君,而她的儿女们也都要么躲避、要么坐视不管。

魔珠十分确定,这样的报复对于梅夫人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比直接要了她的命,还要让她痛苦万分。

“仙子,我很高兴!真的,知道梅氏落得这般下场,我、我真的非常高兴!”

“我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厚道、不宽容?”

施韵有些忐忑的问了句,毕竟在这个时代,世人还是推崇以德报怨。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魔珠文绉绉的回了一句。

施韵笑了,她的内心也彻底释然了。

陈寿忽然丢下斗鸡,兴冲冲的跑了来,“韵儿,和你说件有趣儿的事,屈家那个老冬烘,亲自来咱们府上还钱了!”

喜欢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