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体内乖吃饭h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心理压力这种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可是压力带个人的影响都会很大却毋庸置疑。

李叱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杨丁方他来了,其实他更想告诉杨丁方的是,既然我来了,那么这一仗我就必须赢。

不出预料,杨丁方没有出营地来见李叱,并不是没有个人都有勇气面对未知的危险。

天知道外边会不会有埋伏,李叱会不会有什么奸计,不出去比什么都好。

可对于李叱来说,他出来,有出来的对策,他不出来,也有不出来的对策。

若是没有想好怎么打,李叱在豫州城看似发呆的那两天,岂不是浪费了。

于是,李叱看向余九龄,余九龄立刻就懂了,这个时候,轮到他来发挥一下独特的能力了。

于是余九龄催马就冲了出去,跑到距离天命军大营大概一箭之地外,骑着马来回溜达着喊话。

溜达着喊话第一是显得比较有气势,第二是比站在那不动被人家射死的概率低一些。

“你们家的将军杨丁方是个怂货吗?!”

余九龄在那扯开嗓子大声喊起来。

“我家宁王都敢来这里见他,他却不敢出去见我家宁王,怎么,你是怕被吓死吗?!”

这家伙一开始喊,就好像打开了大水的闸门,滔滔不绝连绵不尽。

杨丁方就在木墙里边看着呢,自然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一开始还好,觉得这宁王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幼稚的可笑。

他是万万都没有想到,那个在外边叫骂的人词汇量那么丰富,比泼妇对骂还要丰富一万倍。

他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余九龄足足骂了半个时辰了,却还没见有什么词是重复使用过的。

这家伙骂的啊,杨丁方明知道这是敌人的挑衅,可还是越来越压制不住想把那人嘴撕碎了的冲动。

他快忍耐不住了,他手下的人早就忍耐不住了。

不等杨丁方下令,有弓箭手感觉自己耳朵都要炸了似的,忍不住一箭射了出去。

余九龄多狡猾,他算好了弓箭的射程,远远的看到那箭掉在地上,他更来劲了。

“杨丁方,你自己疲软无力不敢出门,你家的兵也是这般疲软无力吗?我看你就不是什么领军之将,你就是他们的奶娘,那放箭的小儿,快去你家奶娘胸脯上嘬两口补充一下力气,然后再来射你爷爷我。”

本以为结束了,可是余九龄却好像找到了一个新的宣泄口,话是越来越密,越来越刺耳。

“你不敢出来,是因为你的胆量都变成了奶量,用来奶你这十五万的好大儿吗?你这些好大儿,吃了你的奶,也是娘们唧唧的,手上力气都没有。”

杨丁方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回头喊了一声:“把弩车推上来!”

手下人早就气的够呛,费力的把一架弩车挪动到了辕门那边,调整角度瞄准余九龄。

余九龄知道这玩意对付密集阵列的士兵那是大杀器,可是用弩车瞄准单独一个人,还是骑马的人,哪有那么容易。

除非是傻的,顺着弩箭激射的方向跑。

这种事他又没少干,自然心里有底。

所以他朝着大营那边又开始喊了:“是要用重弩轰你爷爷我吗,来来来,看爷爷我怎么一屁把重弩给你崩回去。”

他喊完之后就拨转战马,屁股对着天命军大营辕门那边,屁股离开马鞍,朝着那边来回晃。

“来来来,看看是你的箭瞄的准,还是你家爷爷这一屁瞄的准。”

杨丁方手下一员将军实在是忍不住了,抱拳道:“大将军,请让末将出去杀了那狗贼!”

杨丁方摇头道:“不要上了宁军的当,他们必有埋伏。”

随着他一声暴喝,那弩车将一杆重型弩箭轰了出来。

余九龄拨马往旁边跳跃出去,那弩箭就砰地一声戳在地上,距离他也不算有多近。

“哎呦,把你家爷爷我的屁都给憋回去了,来来来,我来还你一招。”

余九龄从马背上跳下来,解开裤子朝着天命军大营那边,就把某器露了出来,然后就来回摇晃着撒了泡尿。

宁军这边。

谢秀看着这一幕,抬起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说好在我不是天命军的大将军,不然的话,可能此时被气的心脏都疼了。

其实若只是疼了也还好,就怕被余九龄给气停了。

余九龄一泡尿撒完,第二支重弩调整角度后又激射而出,余九龄拉着那马往前跑了一段,这弩箭再次落空。

巧不巧的是,这次倒是准,居然戳在余九龄洒的那泡尿上。

余九龄可乐坏了:“哎呦呦,瞄你家爷爷洒的尿倒是挺准,你们是想用箭蘸我的尿,一会儿拿回去嘬嘬味道吗!”

夏侯琢在李叱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以后还是多给九妹配一些亲兵护卫吧。”

李叱叹道:“你以为我的亲兵营是保护我的?不,那是我特意用来保护九妹的。”

夏侯琢噗嗤一声就笑了。

他笑道:“差不多就让他回来吧,我怕一会儿天命军那边不能把他怎么样,但是保不准一会儿会打雷。”

在李叱身后,谢秀压低声音问谢怀南:“这位余将军......是历来如此吗?”

谢怀南摇头道:“我也不是很熟悉余将军,但从他如此......咳咳,如此熟练来看,当是历来如此。”

见差不多了,李叱让人把余九龄喊回来,余九龄听到之后朝着这边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可他却没有急着回来,而是跑到自己撒尿那个地方,把那根重型弩箭拔了出来,然后在撒尿那画了个圈。

“弩箭我带回去了,谢谢你们,要尝你爷爷我的尿,我给你们画了个圈,你们来圈里找,不用谢,想用这玩意蘸你爷爷的尿尝,想的美!”

喊完之后又把那边的弩箭捡起来,骑马美滋滋的回来了。

他这一回来,宁军这边的将军们纷纷抱拳,一个个的都在说余九龄勇猛,余将军厉害厉害。

余将军则很客气的说,术业有专攻,没什么没什么。

回到大营里,所有将军们都在大帐内两侧分开站好,等着李叱吩咐。

李叱坐下来后笑了笑道:“都站着干嘛,去找一些马扎来,大家坐着聊。”

余九龄立刻吩咐亲兵出去找,不多时搬回来不少马扎,将军们一个一个的坐下来,围成个半圆。

李叱笑道:“你们猜猜,余将军这一闹,对面杨丁方会怎么想?”

谢怀南坐在谢秀身边,用脚碰了碰谢秀的脚,示意他要主动一些。

谢秀连忙道:“回主公,余将军大展神威,杨丁方那边一定会以为,主公是要逼他出来决战。”

李叱点了点头。

杨丁方当然会这样以为,他知道自己手握十五万精锐,又有地势可以依托,只要死守,宁军再善战也没那么容易攻上去。

所以如此一来,他更会坚定判断,绝对不会轻易出大营来战。

李叱看向谢秀:“那你可想到是为何,我本该诱敌而出,在营外决战,可如此故意激将后,杨丁方必不会轻易外出?”

谢秀俯身道:“回主公,臣下以为,他不敢外出,正好可分兵去截断谢家和天命军大营那边的联络。”

李叱笑着嗯了一声,谢秀这心思还算敏锐,可是还差了些。

谢怀南却想的更多,俯身道:“主公的意思是,杨丁方不敢轻易外出,我们......我们分兵攻打庭阳?”

若是把谢家庭阳老宅打下来的话,杨丁方就失去了后援,也失去了物资补给,再打的话,更有

还在体内乖吃饭h全文完整版

胜算。

只是谢家在庭阳的老宅修建的那般坚固,实在不好打。

庭阳城依照山势而建,背后是湖,前边修建了一圈围墙,城墙高大坚固,士兵们进攻是爬坡向上,本就艰难,再被守军居高临下反击,必会损失惨重。

所以谢怀南问是问了,但他不确定李叱是不是真的这么想。

李叱笑了笑道:“现在你们可知道,为何我要带船来了吗?”

众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全都恍然大悟。

从豫州城出发来这,走的是水路,之前大家都以为,宁王是为求快。

因为走水路确实比走陆路要节省至少十几天的时间,而且走陆路对于士兵们来说,体力消耗太大。

长达一个多月的跋涉,到了这也是一支疲惫之师。

“柳戈。”

李叱看向随军而来的将军柳戈。

柳戈立刻俯身道:“臣下在。”

李叱道:“船上的队伍交给你,从这走水路绕路进湖大概也就是三四天时间,你带兵过去。”

柳戈俯身:“得令!”

李叱看向谢怀南问道:“若我没有推测错的话,庭阳城修建于半山腰处,并无井水可取,对不对?”

谢怀南连忙回答道:“回主公,庭阳城里确实没有水井,毕竟是修建在山坡上,但在湖边有数十架很大的水车,将湖水引入庭阳城内,城内水渠......”

他的话说到这,戛然而止。

李叱笑了笑,看向柳戈问道:“知道打什么了吗?”

柳戈也笑:“臣下领命。”

说完后转身离开。

李叱道:“谢家庭阳城和天命军大营之间,有大概四十几里的间隔,切断这粮道并非难事,谢家和杨丁方都会有所戒备,且天命军中此时所储备的粮草物资,早已够用。”

“切断粮道,对杨丁方并无多大的影响,可我们还是要分兵过去,而且不能多,只派一军骑兵即可。”

他看向夏侯琢:“带上所有骑兵,在天命军大营和庭阳城之间驻扎,不用攻城,不用叫战,只驻扎于此便可。”

夏侯琢笑起来:“若是谢家的人在庭阳城高处,看着我们只有一军兵马驻扎于此,天命军却不敢来攻,大概心

还在体内乖吃饭h全文完整版

里就会发寒。”

谢怀南和谢秀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里都有些震撼。

这支军队放在那,就是在羞辱谢家的,也是在羞辱杨丁方的。

我就摆在这一万多人的队伍,你敢来打吗?

只要你敢,我就敢攻你的大营。

且看,是你敢还是我敢。

喜欢不让江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