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族的新娘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我......烤......”惊月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他盯着陈六合,旋即说道:“小子,你怎么就醒了?还能下地走路了?”

“额......晚辈也是刚醒的,感觉没什么大碍了,就起身活动活动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陈六合不明所以的说道。

只见竹篱四人几乎是同时间倒抽了一口凉气,枪花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变汰。”

季云丛也道:“太不可思议了,那么重的伤势,几乎快要了你一条小命,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转醒了过来,还能落地走路,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拥有的能力。”

竹篱也开口说道:“果然,陈家的血脉之力果然是得天独厚非同一般,拥有着逆天之能,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难怪当年陈家能有那般鼎盛。”

听到这话,陈六合的眉头都猛然上挑了几分,他道:“前辈,你们对我的来历很了解,连我出自什么地方都被你们调查出来了。”

惊月笑了起来,道:“这很奇怪吗?小子,现在不光是我们了,这整个黑狱,只要那些上得了台面的人,都已经知道你的来历了,你是陈家遗孤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这回轮到陈六合惊诧了,他瞪大了眼睛,满是惊疑。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们,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季云丛笑着说道:“那晚所发生的事情掀起了太大的波澜,动静闹得太大了,所有人都对你这个能一下子牵动斗战殿、梁王府、古神教、南北两域的家伙都非常感兴趣,所以许多人都极尽所能的动用手段去调查你。”

“在你昏迷的期间呢,你的底细基本上都已经被挖了出来。”季云丛解释道。

闻言,陈六合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转念想想,这也实属正常。

再说了,他陈六合的身份,又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被简简单单的调查出来,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耸了耸肩,陈六合苦笑道:“黑狱的强者们还真是看得起我,我这样的一个小角色竟然能让大家这么感兴趣,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小角色?以前是,现在可不是了,不论是你在炎夏的地位,还是你是陈家后人的这重身份,亦或是你能让太上家族们如此嫉恨,都证明了你绝对不是一个小角色。”

竹篱说道:“况且,一个能够把我们斗战殿和梁王府都惊动的人,可能是个小角色吗?”

惊月跟着说道:“说实话,当知道你的底细之后,我竟然还有点佩服了,你的履历不得不让人心生几分敬畏啊,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你也算是真有种,

巨人族的新娘小说全文完整版

敢正面叫板一众太上家族,这勇气,匪夷所思。”

陈六合说道:“这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我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能让自己好好活下去而已。”

“可你知道,你掀起的波澜有多大吗?啧啧啧,谁能想得到,当年被灭的陈家,居然还幸存了一个人下来。”惊月道,在提起陈家二字的时候,惊月的脸上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一瞬间的敬仰之色。

陈家,那是传说一般的存在,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世人无不对其敬仰万分。

“那有什么用?当年再厉害再风光不也是过去式了吗?不也是成了一堆堆的黄土吗?何况那跟我也没半毛钱关系,陈家存在过的唯一作用,只是让我活的比常人艰难

巨人族的新娘小说全文完整版

了千倍万倍而已。”陈六合说道。

“你似乎对陈家的怨气很深。”竹篱轻声问道。

陈六合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怨气说没有,那是骗人的。”

竹篱等人审视着陈六合,皆是轻轻摇了摇头,在这个话题上,他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的确,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什么过错都没犯下,可生来就有杀身之祸,就不被这个世界所容忍,就注定了要成为太上家族们猎杀的对象,并且是斩尽杀绝的那种!

要知道,那可是太上家族啊,不是单单的一家,而是所有太上家族。

这是什么概念?这是何等庞大的一股势力?说一声顷天压迫也不为过了,任何人对上,都会感觉到绝望无比。

想到这些,竹篱几人不免都有些同情起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同时,他们心中更加疑惑,这样一个不能招惹的年轻人,那个男子为什么要对其这般关心?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

要知道,陈六合是太上家族们必杀之人,帮助陈六合,无疑就是在跟整个太上家族为敌,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情,哪怕这里是黑狱,不是太上家族所能管到的地方。

可是,太上家族若动真怒,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对谁来说,都会有巨大灾难降临!

竹篱几人审视着陈六合,偶尔有那么几个瞬间,他们从陈六合的身上,竟然又看到跟那个男子十分神似之处,这太让他们心头巨震,太惊奇了。

难道说,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这个想法刚刚冒起,就被他们直接给否定了。

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说在知道陈六合是陈家后人之前,他们还敢有那样的猜测,可知道了陈六合的真实底细之后,他们就根本不会往那方面去想了。

陈家血脉,是极具特殊性的,他们所敬仰的那个男子,不可能跟陈家有半点关联!

竹篱四人走进了卧房,竹篱让陈六合坐下,她手掌搭在了陈六合的脉搏之上,查探陈六合的身体状况。

陈六合的脉搏跳动的强有力,整个人生命气机都非常的旺盛充实,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刚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

这情况不由再次让竹篱惊叹不已,忍不住叹了一声:“陈家血脉果真埪怖啊.......”

“怎么说?”惊月好奇的问了声。

竹篱道:“才仅仅不到两天的时间,这小家伙的垂危伤势,已经被修复的七七八八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完全痊愈,这种自我修复的速度,太过可怕。”

喜欢都市狂枭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