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不是让你用以前的方法跟我见面吗?你这么直接找过来,如果被人看到就麻烦了。”

房间内,女人如墨笔绘成的黛眉微微皱起,有些不满。

虽然院内都是朱雀堂的护卫。

但之前的刺客事件足以说明这里面是有内鬼的。

见男人只是盯着她嘿嘿而笑,白纤羽无奈摇了摇头,问道:“是不是又有什么线索了。”

“没有,就是想你了。”

陈牧说道。

白纤羽芳心一甜,随即冷哼道:“有云姐姐和巧儿陪着你,你还会想我?”

“娘子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任何女人都替代不了对你的思念。每时每刻我都在想着你,就连昨晚做梦,我都跟娘子亲热……”

“行了,行了,肉麻死了。”

白纤羽搓了搓粉臂,唇角却微微翘起一抹小弧度。

不过女人觉得有必要敲打一下夫君。

以后不能让对方如此随意。

于是她可以板起脸道:“谈公事的时候就谈公事,别总是一副痞子模样,现在我是朱雀使,明白吗?”

“下官拜见朱雀使大人!”

哪知陈牧还真摆出了一副正经严肃的模样,拱手行礼,让白纤羽一愣一愣的。

旁边青萝捂着红唇偷笑。

白纤羽瞪了一眼那丫头,索性用朱雀使的口吻淡淡道:“说吧,又有什么新的线索。”

“额……下官想跟朱雀使大人脱了衣服到床上去谈,不知大人可否允许?”

“扑哧!”

青萝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副果然我就知道姐夫会这么说的表情,指着对方:“你这捕头好大的胆子,连朱雀使大人都敢调戏,我看你是活腻了,还不赶紧亲大人两口赔罪。”

白纤羽气的牙痒痒,抓起旁边的面具扔向了青萝:“滚出去!”

见陈牧真的朝她走来,忙道:“别乱来,赶紧谈正事!”

“下官刚才冒犯了朱雀使大人,所以必须亲两口赔罪,希望朱雀大人不要拒绝。”

陈牧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

对方的无赖性情让白纤羽又气又恼,抽出长鞭便要甩过去。

但看到对方不躲,又赶紧收了回来,随即自己纤柳般的腰肢被男人强势搂在怀中。

“我的女王大人,这是打算拿皮鞭跟我玩吗?”

陈牧手指摩挲着女人光洁如玉的下巴,然后低头噙住了白纤羽的粉润唇瓣。

白纤羽挣扎了两下无果,索性反搂住自家夫君的脖颈。

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

望着男人一脸的坏笑,白纤羽气的推开他,敛起颊上红晕,冷冷道:“就不该让你知道身份。”

“知不知道,反正你都得在床上跟我造孩子。”

陈牧笑道。

见女人柳眉竖起,陈牧不再逗弄她,连忙转移话题了话题:“南风舵那边出乱子了。”

“嗯?出什么乱子了?”白纤羽果然被话题吸引。

陈牧将事情的经过仔细说了一遍,正色道:“现在天地会已经陷入了危机,总舵主重伤,分舵又被分裂,搞不好马上就会有大动乱。”

“竟然还有势力暗中掌控了一个分舵。”

白纤羽同样震惊。

身为朱雀使的她曾经有过几次对天地会的剿杀,对于对方的组织严密程度很是赞叹。

没想到如此精密组织,被人不知不觉渗透分裂。

陈牧说道:“如今新空降的那位许舵主城府很深,手段比较狠辣。我推测,如果南风舵一旦失控,

宝宝你里面好暖不想出来在线全文

她会进行大屠杀,保证天地会不受外界干扰。”

“可她为什么要让你来调查幕后黑手,该不会知道你的身份了吧。”

白纤羽美眸闪过忧色。

陈牧摇头:“应该没有,不过娘子放心,即便是有怀疑我也会做好准备。按她的话来说,这个任务是天地会总舵的某一位大佬交给我的,一旦我揪出幕后黑手,那么……这个南风舵的舵主之位就会给我。”

白纤羽抿嘴而笑:“那妾身倒提前恭喜陈舵主了,若是再加把劲,以后说不定会成为陈总舵主。”

陈总舵主?

虽然是娘子的调侃之语,但陈牧听到这四个字,莫名感觉心里瘆得慌。

不吉利,太不吉利了。

白纤羽道:“听许舵主的意思,上面可能对慕容舵主开始怀疑了,所以来调查。幕后之人也害怕有变,将慕容舵主的尸体尽早拿了出来。”

“有一点不对,这次找到的慕容舵主尸体是假的。”

“假的?”

“对,九成是假的。”陈牧语气笃定。

白纤羽不解:“你怎么知道是假的,刚才你可是说,连慕容大小姐也认为是她父亲的尸首。”

“慕容萍虽然是其女儿,但毕竟平日里不甚亲近,在没有头颅的情况下,只能依靠其身形以及背后的刺青来判断。况且是她亲眼看到父亲死亡,所以基本不会怀疑。”

陈牧淡淡说道。“而我不一样,我没见过慕容舵主,哪怕尸体伪装的再像,我也会从一些蛛丝马迹去判断。”

“所以找到了蛛丝马迹?”

“没错。”

陈牧抓起白纤羽的玉手,轻轻摩挲着对方修长的指甲。“我在观察尸体时,发现指甲不对。”

望着男人自信的面容,白纤羽还是听不太懂:“就凭指甲,你就认为那尸体不是慕容舵主?”

一旁的青萝美眸亮起:“我知道了。”

见两人望着她,青萝得意说道:“人和人的指甲是有区别的,比如常年劳务的人和养尊处优的人,姐夫一定是从这里判断身份的。”

陈牧抬手刮了一下女孩的琼鼻,笑道:“你这个方法确实有用,但可惜幕后人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我之所以觉得不对,是因为那指甲是完好无损的。”

这下两女更迷糊了。

陈牧也不刻意兜圈子,主动解释道:“那天晚上慕容舵主的尸体失踪,一位侍女尸变,而我当时仔细观察了一下棺材。发现在棺材底,有一些细微的划痕。

那些划痕我能百分之确定,就是用指甲抓划出来的。

而且是人躺在里面,抓出的痕迹。”

说到这里,陈牧干脆躺在床上,双手在床榻上用指甲用力抓着,做示范:

“棺材底部的抓痕便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的。

所以我认为,那天晚上慕容舵主的尸体应该是发生了尸变,于是他的手,下意识的抓挖棺底。

以当时的抓痕来看,指甲肯定会受损。

可是今天找到的尸体,其指甲却完好无损,从这一点我便判断,它绝不是慕容舵主的尸体。

换句话来说,绝对不是那天躺在棺材里的那具尸体!”

陈牧站起身来,脸上笑容迷人。

听完男人的分析,白纤羽看向他的目光异彩连连,惊讶中难掩丝丝崇拜。

而青萝同样一脸的崇拜。

望着陈牧丰神俊秀、如琢如磨的俊美脸颊,以及无形间散发出的独特气质,小丫头忽然双腿摩挲……

下一刻,连忙跑出了屋子,只丢下了一句话。

“我去换身裙子。”

白纤羽轻咳了一声,冷哼道:“你倒观察的挺仔细。”

陈牧一把将女人搂在怀中,笑着说道:“夫君在床上观察娘子的时候才仔细。”

女人大羞,素手拧了对方腰间一把。

温存了片刻后,青萝换了一身新裙子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五彩萝,拿着点心走到角落里默默吃着。

白纤羽道:“如果这具慕容舵主的尸体是假的,那么之前在棺木的那具,会不会也是假的?”

陈牧摇头:“这个不好判断。”

他忽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拿出嵇无命给他的那张图:

“幕后之人既然找了个替代品,说明真正的尸体他们也没找到。你可以让冥卫去暗中找一找,后背有这个刺青的尸体很好辨认。”

白纤羽接过图纸,认真看着。

而这时,探头过来的青萝忽然惊诧道:“咦,这个刺青图案好熟悉啊。”

小丫头转眼一想,脆声道:“对了,昨天杜大人后背上就有刺青,而且跟这图案很像。”

杜大人?

陈牧愣住了:“你偷看过他洗澡?”

“才没有,我除了偷看姐夫你洗——”

小丫头自知失言,连忙捂住嘴巴,讪讪说回了正题。“是昨天那个世子跑来提亲,让杜大人做媒人,结果后来无意间看到的。”

“提亲是什么意思。”陈牧脸色突然黑了。

白纤羽将大概事情说了一遍,无奈道:“那位世子殿下之前在京城就对青萝表现出好感,没想到现在又缠了过来。”

陈牧皱起眉头:“为什么听你讲述,感觉那世子是个白痴啊,脑子有毛病?”

青萝撅起小嘴:“他就是个白痴傻子!”

白纤羽温声说道:“这位世子看起来确实有些傻,但他也是颇有天赋之人,具备一些军事才能,当年纸上谈兵让不少将军为之赞叹。只是太过自负……准确说是自恋,自恋的有些过头了,所以才看起来很傻。”

“他该不会是故意装傻吧。”陈牧随口问道。

白纤羽笑了起来:“若装傻能装一辈子,那就是真傻。就像他的父亲云征王,之前连太后都以为这位王爷故意让自己胆小,可这么多年来,发现他确实是一个极其懦弱之人。”

陈牧摆手说道:“管他是装傻还是真傻,若再缠着青萝,大不了直接灭了他。”

听着陈牧如此霸道之言,青萝眼眸水汪汪的:“姐夫,青萝是你的。”

“咳咳……这个,也要看你姐的意思。”

陈牧讪讪道。

青萝小脸一垮,语气满是幽怨:“姐姐才不会这么大方,她从来没把我当成自己人!”

白纤羽淡淡道:“是你自己把握不住机会,怪我?”

陈牧站在一旁不说话,假装跟自己没关系。

见陈牧没打算帮她说话,青萝跺了跺小脚,气呼呼的带着五彩萝离开了:“不理你们了!”

白纤羽笑了笑,语气捉狭:“一直想着收青萝吧?”

陈牧严肃道:“我不是那种人。”

“是吗?”白纤羽眨了眨美眸。“回京城后,我再给那丫头头一次机会,就看她能不能把握住了。”

“放心,我一定让她断绝不切实际的念想!”

陈牧拍着胸脯。

白纤羽笑了笑,眼波流转:“夫君能这么老实,妾身也就放心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夫君赶紧回去吧,免得被人盯上。”

陈牧干笑:“娘子有没有空闲时间,我现在想和你游山玩水,增进一下夫妻间的感情,如何?”

白纤羽白了一眼:“都到这时候了还想着游山玩水?到京城再闲逛也不迟。”

陈牧道:“我的意思是,游上面的山,玩……”

“滚!”

女人随手抓起床榻上的面人偶扔了过去

喜欢我家娘子不是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