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来。”

钟文泽身子往前一探,直勾勾的盯着阿飞,嘴角微微上挑带着笑容,语气玩味:“你说,行业里没有人收过五成的利?”

“你说,我的嘴张的太大了?”

“你还说,我钟文泽做事不讲规矩?!”

“呵!”

阿飞冷哼一声,斜眼看着钟文泽,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你是泽哥,我怎么敢...”

钟文泽脸上笑容消失,毫无预兆的抬手:“你他妈的在教我做事啊?!”

“啪!”

大嘴巴子在阿飞脸上扇过。

阿飞不可置信的瞪着钟文泽:“你敢打我?”

耳朵里。

嗡嗡嗡耳鸣直作响。

“啪!”

阿飞身子一哆嗦,捂着生辣发疼的脸,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你知不知道我在元朗混多大的?”

“啪!”

钟文泽一言不发,冷着脸连续三巴掌打出。

最后一巴掌更是直接将阿飞给扇倒在沙发上,鼻孔两行鼻血顺着流淌而下。

右脸脸颊在承受三巴掌后,更是夸张的有些微微浮肿。

“你...”

阿飞有些不服的撑着沙发就要爬起来。

“啪。”

周克华手持大黑星直接顶在了他的脑门上:“就你这样的角色也敢质疑泽哥?”

“信不信我敢在这里开枪打死你,然后丢到门口的治安亭岗的差人面前?!”

阿飞身子一顿,僵持在原地不敢动弹:“我...”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出来混得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钟文泽冷眼看着阿飞,语气冷冽:“他妈的,我钟文泽说的话,大B哥都没有说我,你什么角色?”

“你敢在我的地盘上质疑我?!谁他妈教你的?!”

阿飞咬了咬牙,低着头。

这一次他学老实了,也不说话了。

大B脸色阴沉的难看,看着眼前一幕没有说话。

“脏了我的手。”

钟文泽不屑的甩了甩右手,走到大B的身边,拍着他的肩膀坐下:“大B哥,你这小弟没有管教。”

“我替你教育教育他,你该不会生气吧?”

“呵呵。”

大B讪笑一声,语气梆硬的回到:“自然不会。”

“不生气那自然最好了,那咱们继续来说事吧。”

钟文泽脸上的笑容再度恢复,侃侃而谈:“钞票合理化这件事情上,五成,没得谈。”

“是不是高了点?”

大B的目光与钟文泽对视:“五成的话,这件事怕是有点难办啊?”

“呵呵。”

钟文泽笑了笑并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说到:“咱们再来说说造船厂的事情吧。”

“想必你也知道了,龙四的造船厂呢现在在我的手里,不止如此,我手里还有个白沙湾码头。”

他漫不经心的抠着手指甲,一字一顿的说到:“我们西贡这边没什么好,就是沿海,而且码头多。”

“但是最大的两个码头现在都在我这里了,你们不找我,外面的货怕是进不来啊,是不是?”

语气中。

满满的狂傲。

没办法。

谁让钟文泽掌握着最大的两个码头呢,他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大B眉头微皱,歪头看向钟文泽:“泽哥是什么意思?”

“造船厂、白沙湾码头,我都可以用来帮你们对外收货与对外发货。”

钟文泽再度伸出一根手指来:“这上面,我也要抽一成的水。”

“呵呵。”

大B听到这里,不由也冷笑了起来:“看来,我这小弟说的没错啊,泽哥的嘴确实张的有点大啊?”

“按照你这么算的话,光是你的人,总共加起来就占了我将近六成的利。”

“你这么玩,大家很难玩到一块去的。”

说完。

大B甩了甩手腕,摸过桌上的香烟来点上,大口抽着,一脸的不耐。

“是么?”

钟文泽咬着香烟,蓝青色的烟雾自他眼前直摇而上:“我要这么多也是没办法的啊。”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你在跟我谈,我连你上面的人都见不到,我怎么知道他到底靠不靠谱啊?”

“我不知道他的底,那么我就多一份风险,一出事,我他妈的全摆在明面上,什么事情都是我的,你们往后一退,一点事情都不会有。”

他翘着二郎腿,两手一摊:“我要是再不多要一点,那我还玩个屁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泽哥。”

阿飞挑眉:“你一定要跟我大佬谈?”

“跟不跟他谈我没所谓。”

钟文泽咬着烟蒂,眯眼看着大B,一脸的无所谓:“跟他谈的话,价格能低一点,毕竟大家都有个底嘛。”

“如果见不到他,那价格就高一点咯,大不了我自己多担待一点风险嘛。”

钟文泽右手手背拍打着左手手心:“又想安全一点不愿意露面,又想少出一点钱多赚点,没这个道理的。”

“呼...”

大B重重的吸了口香烟,又重重的吐了出来,身提前倾,双手撑着膝盖,眼珠子瞪着钟文泽:

“价格跟我没得谈?”

“跟你谈。”

钟文泽同样身体前倾,与之对视,一字一顿道:“就是这个价。”

包间里安静下来。

两人就这样近距离对视着。

“滋...”

大B咬着烟蒂,用了的吸了吸,火红的烟头亮了几分,烟雾缭绕。

“滋...”

钟文泽同样吸着香烟,烟灰凝聚的老长也不掉。

两个各自吸着烟,谁也没有说话。

“行。”

大B掐掉手里的香烟,拍着裤腿站了起来:“泽哥的意思我已经知道了。”

“行。”

钟文泽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不送你了。”

“不敢。”

大B冲钟文泽拱了拱手,一挥手招呼着阿飞往外面走去。

“泽哥!”

周克华收好大黑星,目光看着包间门口一前一后出去的大B跟阿飞:“你说,这件事他们会怎么搞?”

“难搞。”

钟文泽摊了摊手,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们现在也是彻底盯上咱们了。”

“一方面,他们想借助咱们的盛世集团,操控钞票合理化。”

“第二方面,造船厂跟白沙湾码头这种大兴码头,最适合他们这种夹藏带货的了。”

他伸手扯了扯衬衣领口,嘱咐了一句:“你自己注意一点,我开口这么大,他们未必会松口。”

“好。”

周克华点了点头,跟着他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盛世酒吧外。

连着外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小说完整全文

面的巷子里。

大B阿飞一前一后的坐上了轿车。

“冚家铲!”

阿飞气急败坏的钻了进去,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副驾驶座的后座上:

“这个钟文泽死扑街,要不是在他们地盘上,我非得做了他不可!”

有些人有个通性:

当面缩成狗,背后能上天。

阿飞就是这种典型了。

“嗯。”

大B坐在驾驶座上,透过内后视镜,看着镜子里右边脸蛋已经完全浮肿的阿飞:“这件事你觉得咱们该怎么办?”

阿飞原本还在咒骂钟文泽的话徒然一滞,犹豫了一下说到:“要不,咱们找上面的人?”

“我觉得,钟文泽就是不想跟咱们谈,让上面的大佬下来跟他谈吧。”

“你怕?”

“开玩笑,我会怕他?”

“那你去?”

“我去..”

阿飞下意识的接口,然后又发现不对:“我不去。”

他摇了摇脑袋,直接拒绝:“大B哥你都谈不下来,我去肯定也谈不下来这个价啊。”

“真的,让上面的大佬来谈吧?”

阿飞这个人简直就太惨了,他真的是被钟文泽打怕了。

第一次来盛世酒吧,为了见钟文泽搞事情,被狠狠的揍了一顿。

这才伤刚刚好呢。

今天晚上右边脸蛋又被钟文泽给扇成了猪头,关键自己还打不过钟文泽。

这就很气。

所以。

他是不想跟钟文泽打交道了。

“不行。”

大B想也不想直接就拒绝了:“不能让上面来谈,咱们得自己把这件事情谈下来。”

大B呢。

他们原本是在元朗区混的,好不容易搭上了高英培这条线,但是这还没有表现自己的本事呢,高英培就死了。

高英培身后的大佬到底是什么角色,其实大B他自己也不知道,到现在都是单线联系。

高英培死了,但是他还得做啊,伪钞集团那赚钱速度可不是自己这十几家小酒吧能比得上的。

所以。

这件事情他大B还是想自己就给办妥的,以在背后大佬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本事。

“可问题是...”

阿飞手掌捂着脸蛋,脸蛋现在还在火辣辣的疼呢:“问题是钟文泽不肯放低价格啊,咱们怎么办妥?”

“他不肯放,那就想办法让他放!”

大B

宝贝真紧水都流出来了小说完整全文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语气不耐的说到:“扑街钟文泽,竟然敢嘲笑我文化水平不够。”

今天晚上的面谈,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大B这边都被钟文泽给压制的死死的。

钟文泽最后的话,说难听一点:你大B还没有资格跟我谈,要话事,找你大佬来。

这种态度,让大B非常的不爽。

他大B在元朗的圈子里好歹也算个人物了,手底下十二三家大大小小的酒吧。

虽然谈不上能一手遮天,但是无论是谁见了他都得给个面子叫句大B哥,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阿飞眼皮子转了转:“大B哥的意思是?”

“那个长得很瘦的周克华。”

大B语速飞快,已经有了决断:“上次他不是在酒吧里拿着酒瓶子给你的脑袋上了十几下嘛。”

“这次就拿他开刀。”

大B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先把他给安排了,钟文泽手底下才几个人,卸了他这个心腹,我就不信他不跟我谈。”

“嘶...”

阿发眼前一亮,忍不住吸了口气:“这个主意好。”

“他妈的,那个扑街周克华,老子早就想搞他了,这次就让我来收拾他。”

这可是个出气的好机会。

自己跟钟文泽不是一个段位的,搞搞周克华还是可以的。

“嗯,就你去吧。”

大B点了点头,快速的吩咐了起来:“做完以后你就回元朗,他钟文泽再牛逼,还敢跑到我元朗区来撒野么?!”

“嗯!”

阿飞信心满满的点了点头,充斥着浓浓的自信。

···

一眨眼。

三天过去了。

这天晚上。

周克华一如既往的在场子里巡查了一番。

见酒吧里面也没有什么事情,简单的安排了一下事务,夹着手包拿着钥匙就出去了。

上车。

点火启动。

轿车沿着路边缓缓的开了出去。

前面的拐角。

一台大货车熄火停在路边,完美的隐入路灯之下的大树阴影之中。

副驾驶座位上。

阿飞抽着香烟,目光一直盯着路口,看着黑色轿车出来,再核对了车牌,掐掉香烟扣着安全带:“来了来了!”

开车的马仔立刻打火起步,操控着货车开了出去,正面迎了上去,卡着距离远光一射,脚底油门踩满。

大货车对着周克华的轿车直接撞了过去。

周克华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打方向盘躲避,但是一切已经为时过晚。

“砰!”

刺耳的撞击声中。

黑色桑塔纳自侧面直接被大货车顶飞了起来,自空中旋转着翻滚了一圈,翻倒在马路上。

玻璃渣子碎裂了一地,车门也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大货车在这场撞击中,有着碾压性的优势。

桑塔纳车内。

周克华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口鼻冒血的挣扎着从里面往外爬,踹掉扭曲的车门。

整个左臂无力的趿拉了下来,在刚才的撞击中直接骨折了,胸腔里也随着身体的动作而发疼,估计断了肋骨。

他刚刚从车内钻了出来,就看到一双男人的脚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当中。

视线往上。

男人的身体边上,狭长的西瓜刀耷拉在他的右侧,锋利的刀刃在灯光下闪烁着寒光。

“哟,这不是华仔么?”

阿飞拎着西瓜刀蹲在了周克华面前,伸手扒拉了一下他的脑袋:“怎么?出车祸了?”

“你这么威的一个人,出门还会被车撞?”

周克华眨了眨眼睛,将流淌而下的鲜血挤压开,看清了阿飞的脸。

下一秒。

他整个人从地上跳了起来,直接把阿飞扑倒在地,拳头刚刚举起,就被阿飞的马仔给踹倒在地。

“扑街!”

阿飞擦了擦脸上周克华滴落的鲜血,拎着西瓜刀直接砍向了周克华的后背。

锋利的刀刃直接割开白衬衣,渗出的鲜血将白衬衣染得通红。

“衰佬!”

“扑街!”

“你给我威!”

阿飞一刀接着一刀,对着地上的周克华狂砍了起来,灼热的鲜血自翻转的皮肉往外流淌着。

周克华双目充血通红的趴在地上,感受着后背的疼痛,依靠着脑海里仅存的意识,用还能行动的右手抓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对着盛世酒吧的位置爬去。

阿飞就这样跟在他的后面。

周克华每爬一步,他就持刀砍下一刀,殷红的血迹随着移动轨迹,在地上拉开了一条血线。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