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我在桌子做在线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造物炼士遁光急驱,半途不停,两日之后又是来到了前线。

待回到了帝舟之中,他取出符箓,向熹王禀明情形道:“陛下,陶上师未至,但却给了臣下这枚符箓,说是可在那迷雾之前展开。”

熹皇道:“既然陶上师说有用,那你就拿此符前往阵前。”

造物炼士应命下来,他持符出了帝舟,往天中而来,到了那还在往前涌动的迷雾之前,他将这符箓展开,随后浑身忽然生出一阵透彻神魂的寒意,恍惚之间,仿佛见到一道白色剑气射入了那浓雾之中。

张御给予他的这道符箓,乃是由一道剑光所汇聚而成,并且他还将“启印”之力附着其上。

“启印”即是“我”,故将此印加于剑光,那但凡剑光所至,他亦能凭空将自身力量灌输其上,从而达到身虽不至,却力能至的手段。

随着这一道剑光斩入了迷雾之中,初时不见什么动静,但仅是片刻之后,便见整个迷雾都是翻腾了

抱着我在桌子做在线全文

起来,虽然没有就此散去,但却停止了向前涌动,并且开始逐渐稀薄了。

而此刻在迷雾深处,正站着一名三旬上下的束发修道人,其浑身上下正笼罩着一团气璧。他此刻神情严肃,却又带着稍许紧张,因为在气壁正前方,正有一道剑光钉在上面。

虽然气壁厚重,可那剑光正在一点一点往里缓缓推进,看得出来,他此刻正鼓起全身法力加以抵御。

他不知道这一道剑光自何处而来,只是一晃之间就到了他的面前,根本不及反应,若不是守行派明掌门给予了他这件法器,恐怕这一剑就已然将他的世身斩杀了。且他感觉,便是自己再借助天外那件宝物归返回来,恐怕也是同样躲不开这道剑光的。

他知道自己现在十分危险,因为他全副身心都是拿来应付这一道剑光,他现在根本无暇去驾驭外面那些迷雾,而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过来对付他,那他也是无力应付。

不得已之下,他转挪了一个法诀,刹那间,有一缕藏匿于他身躯之中的力量猛然膨胀爆发了出来。

这是宿靑宗祝掌门给他的一缕精气,能够令两人的功行于瞬间连接在一处,从而到达击破当面之敌手的目的。

两股力量合于一处,气壁顿时厚实了许多,然则令他吃惊的是,那剑光之上亦是爆发出一阵光亮,非但没有如他想象中那般被顶开,反而剑上力道又大了几分。

这两股力量这一交汇,顶在中间的那面气壁顿时难再坚持,霎时就被洞穿,他顿时心知不妥,那剑光却是从面前一闪而过,他愕然片刻,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身躯已被洞穿,停滞片刻后,整个人就爆散了一团气烟。

但在几个呼吸之后,忽然有道道光芒凝聚,又有人影自里浮现,可是剑光回转,又是一斩,再是将之杀散,随后兜空一转,倏然一闪,凭空越去不见,却是直接跃入了神寄之地。

可见这一处地界之中,有一团白色气雾在此,剑光停也不停,直接上去一削,便即将上面攀附的气意斩落下来。

这一刻,那名道人的世身再度化显出来,可其气机却是一阵衰落。

他察觉神气牵连已断,知悉下来那剑光若是再奔自己而来,则必能一剑要了他的性命,于是顾不得再留在此地,趁着还有气雾遮掩,便化一道遁光往天外遁去了。

阳都之外,张御收回了意识,虽然方才是一道剑光在外,可也是勾连上了他的气意心光,与他亲身在那里差别也是不是太大,只不过除了剑光再难用其他手段罢了。他没去追剿此人,只要其人不阻路,他自也没必要去斩尽杀绝。

而这名阻路修道人一去,阻碍熹皇大军的雾气也是淡散了去,前方显露出了旷阔澄澈的蔚蓝天空。

那造物炼士见状,急忙回了帝舟之中,禀告道:“陛下,前路已是打通。”

熹皇道:“非常好。传令,恢复进军!”

随他谕令传下,天中集结起来的飞舟重又向前挺进,它们就像是闪烁着银光的无边海浪朝着北疆的防线冲涌而去。

五日之后,煌都军议厅中。

薛治道正严肃各方送递来的军报,西边还好,辅授长老经验丰富,既不冒进,也不保守,和熹皇的侧翼打得有来有回,凭着守御优势还略占上风。

而前方则有些危险,特别这半月以来,除了后撤就是后撤,精心构筑的防线似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至多迟滞下熹皇正军的脚步。

但是东面,确切是东北角上的大后方很不安稳,姚贞君所在的那支舰队到处飞窜,搅得腹地大乱。

他道“熹皇这一出手,可是正在命门之上啊。”

身边弟子道:“师父,那到底不过一支不到千人的舰队,就算攻到煌都城下又如?岂能攻破城域?他们后路都被堵死了,根本回不去了,迟早是被剿灭的下场。”

薛治道摇头道:“若是如此,便就糟糕了。若你是一个军卒,在前线征战,后方却遭人突袭,且还大摇大摆冲到都域之下,你会如何想?事情虽然不大,也能应付,可对军心士气却是打击极大,此事轻忽不得,必须尽快剿灭才是。”

他皱眉道:“此舰队之上有一个了得剑修,先前所去之人俱是奈何不得她,反还被她击败,这等人物不是三两个人就能解决的,而我们前面又无法抽调太多力量回来……”

那弟子道:“那老师,那该如何是好?”

薛治道言道:“皇帝这个时候该是承担起职责的,他当是迅速而果断派遣出身边得力人手,平定此支分舰队,这般才可镇定人心!”

一如熹皇身边曾经的卫道人,烈皇身边也是有着一个强力护御之人,只是这个人负责保护其人,平时并不露面。可这个时候,却有必要令其出动了。

那弟子试着问道:“要是皇帝不愿呢?”

薛治道用丝毫不见情绪的语声道:“那就只好由我们代劳了。”

那弟子心中微微一紧,他能听出来,这里的代劳,似乎还有另一重含义。

薛治道决定下来之后,他当即差那弟子执一封呈书去往烈皇处。

烈皇很快收到了书信,可见到上面的请议后,却是怫然不悦,道:“为何要是从寡人这里抽调人手,煌都不需要守卫了么?寡人的安危不需要人来维护了么?”

他身边这个护卫道人的存在,不仅是他需要有一个人来确保自己的安危,也是他关键时刻能对底下那些修道人进行反制,这本来是他与六派修道人之间的默契,现在却要他把人支开,这是要干什么?这如何令他不恼?

那弟子振振有词反驳道:“老师说了,护卫疆域自有干城,护卫煌都,护卫陛下有我等难道还不够么?陛下,老师说了,我等都是在维护陛下啊。时局艰难,陛下千万不能因为一己之私,弃臣民于不顾啊!”

烈皇搪塞道:“不是还有辅授那一路,只要辅授那边取得胜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身侧吴参议也是站出来道:“治道之意,陛下已然知悉,也自会有所考量,陛下近来抱恙,至今未愈,这位道长还是先退下吧。”

那弟子看向烈皇道:“那就请陛下尽快拿出主意!”言毕,他对座上执有一个道礼,就甩袖离开了。

烈皇等他离开,倒是变得冷静了下来,道:“吴参议,如今该怎么办?”

吴参议道:“陛下不用理会,便不把林上师派遣出去,他们又能如何?不过是反复逼迫那一套了。”

烈皇思索了下,道:“可林上师恪守的是护持烈皇的规矩,其余并不过问,若是他们设法换一个人来坐到此位之上,那林上师可就没有理由再为我效命了。”

吴参议道:“陛下那些子嗣无有一个成器的,除了陛下之外,还有谁能坐此位置?”

烈皇摇头道:“实在不成,无非是用我精血再炼造一个,也非难事。”

吴参议这时深深看了他一眼,才是缓缓道:“可是陛下,你又怎知,自己不是被造的那一个呢?”

“这……”

烈皇听了这话,悚然一惊,脊柱上不禁升起一股寒意,手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根本不敢深入去想,勉强镇定心神道:“吴参议,寡人此刻方寸已乱,不知参议可有教我?”

吴参议想了想,低声道:“或许有一个办法……”

烈皇道:“不知何法?”

吴参议道:“陛下不妨见一个人。”他走了出去,对守着门口的亲信叮嘱了一声,那亲信点头出去。过了一会儿,那亲信带着一个修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对着烈皇一礼,道:“宿靑派修道士刍岸,拜见皇帝。”

烈皇看了看吴参议,不知后者唤一个宿靑派修士来此作甚?吴参议则对那修士道:“刍道长免礼,你有什么话可对陛下说了。”

刍岸道:“在下奉师命而来,来给陛下指一条明路,六派不得信任,陛下随时有危险在身,不过陛下若是愿意奉出一物,家师定能想办法保护的陛下周全。”

烈皇并不先去问那东西什么,只道:“尊师何人,却敢夸下如此大言?”

刍岸直起身子,道:“老师名讳不便明告,我等都以金师称呼之,但老师还有另一个身份,”他顿了下,拉长声音道:“天……人!”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