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带袜天使h完整版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乔成本在处理一些事。

尤其是前几天跟他儿子有关的事。

需要让其他人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

按照先祖交代的,需要个模糊的说法,具体的事不能是他们说出来的。

是让别人猜出来。

这样就行,让其人胡乱猜即可。

说出来不一定有人信,但是自己揣测出来的,他们深信不疑。

只要是不好公开的,只要是让人感觉有阴谋存在,人就愿意相信。

事实太过普通,很少有人去相信。

他们情愿相信自己的判断。

这点只要利用的好,就能把真相覆盖在那些接近真相,又不是真相的事下。

适当阻止一下,他们就更加坚信。

但是事实是什么,没有人说得清。

乔成把一些事放下,内心叹息。

那天发生的事历历在目,他儿子居然跟先祖不相上下。

他从未想过,已经废掉的儿子,原来是沉于深渊的真龙。

一朝动,传天下。

然而本会继续隐藏在家的天骄,最后却被赶出了家族。

乔成摇了摇头,最后没有再多想。

隐忍到那般,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爹,出事了。”

在乔成思考时,乔倩急急忙忙闯了进来。

神色有些焦急。

“出什么事了?”乔成皱眉。

他女儿也成熟了许多,寻常事不至于如此。

“哥今天要回来,说想拜访族长,或者祖爷爷。

有要事相商。”乔倩立即道。

听到这个,乔成也是一愣,这件事可大可小。

大的是他儿子本就不简单,而且是跟先祖扳过手腕的人。

小就是他一个人,身后应该没有什么能量。

能有什么大事相商?

当然,他不敢有丝毫迟疑:

“有说具体为何而来,用何种身份吗?”

“没有。”乔倩摇头。

“你去大门附近等待,我去跟先祖说。”乔成立即吩咐道。

乔倩立即点头,她也不知道哥怎么就回来了。

万一还要跟祖爷爷打,那...

她重重摇头,然后直接去大门等待,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

只是刚刚出去的她,突然发现,原本被无视的哥哥,一下子能惊动族里。

明明是简单的拜访,却让他们这么紧张。

如果是他们这些年轻一辈,根本不足以引起长辈什么关注。

所以哥哥哪怕被赶出家族,但是影响力,却已经根深蒂固。

她需要努力赶上去。

乔无情在修炼,他的伤势恢复没多久,不过这一战对他来说是有不少好处的。

很多年没有这样跟人打了。

很难得。

只是很快有一条消息传到他这里。

在知晓消息后,他眉头微微皱起。

而后出现在无人的大厅中,是他们这些老不死的地方。

“突然出现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是女声。

“乔乾突然回来了,你们看好四周。”乔无情说道。

“啧啧,小小年纪,回来一趟,居然能要直接惊动我们三位老人家。

排面不小,有说是什么事吗?”是男性的声音。

“暂时没有,不过他不至于拿我们消遣。

现在的他,不会不知道轻重。

我去看看。”乔无情决定亲自见见。

看看这位乔少爷,能说出什么大事来。

很快,乔无情就出现在正常的大厅中,他的出现自然惊动了大厅中的人。

此时大厅中,只有乔成夫妇,以及乔译父子。

其他人基本不能参与。

因为绝大部分,是不知道乔乾的特殊。

“人来了?”乔无情坐在主人桌椅上,问着其他人。

“在路上了,先祖等待片刻。”乔成立即低头道。

乔玉在一边也有些担心。

既然离开了,就不要回来了,现在回来,可能会很危险。

但是她也没办法说什么。

尤其是先祖亲自出来,可见对她儿子的看重。

哪个年轻一辈,哪个天骄,能让先祖这般看重?

哪怕她儿子被赶出家族,依然如此。

乔译也有些难以置信,乔乾居然要回来。

一回来就直接惊动祖爷爷。

争的人一直在路上,不争的人却已经登顶。

这时候他们听到了脚步声,此时外面走来了三个人。

乔倩一人,还有两个是身穿黑袍无法看清面容的人。

不仅仅无法看清面容,甚至任何气息都感知不到。

乔译看着这身装束,就愣住了。

果然是他。

当初如果不是这个人突然出现,他们已经死了。

自己的命终究是对方救的。

乔无情眼睛也眯了起来。

这身黑袍他见过,原来他早就见过乔乾,只是在他面前她也无法认出。

哼!

真是出息啊。

乔乾跟林欢欢走了进来。

他们一进来,大门便直接关上。

乔乾跟林欢欢或多或少有些紧张,不过乔乾还是稳了心,他把黑袍帽子摘下。

林欢欢跟着做。

“见过前辈。”乔乾跟林欢欢恭敬的开口。

对着的自然是乔无情。

乔倩回到了她娘亲身边,她们虽然有问题想要问,但是没人敢先开口。

祖爷爷坐在前面,谁能开口?

看着乔乾跟林欢欢,乔无情脸上不再有任何表情。

他也没说任何客套的话,直接入主题:

“乔少爷来是为自己来?”

“并不是。”乔乾摇头回答。

其他人看着乔乾,有些意外,这是加入了谁的势力?

乔无情微微皱眉,随后道:

“那么乔少爷可以说说代表谁而来,并不是谁都有资格跟乔家搭上关系。”

此时他的声音冰冷了一些,好似有些怒意。

乔乾看着乔无情恭敬开口:

“此次找前辈,代表的是隐天宗少宗主,流火。

或者说,是流火有事想与前辈合作。”

流火!

这个名字出现的瞬间,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原来哥认识流火,乔倩闪过这个念头。

是的,乔乾居然认识流火,这个讯息直接席卷了乔家所有人的意识。

流火的神秘,流火的强大,毋庸置疑,也无人有资格质疑。

前不久才看到流火镇压诸天,天地在他脚下颤抖。

万物在他面前低头。

这种人,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认识的,更别说搭上关系。

而乔乾认识这种存在,还代表流火而来。

这说明什么?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强者身边自然聚集着强者。

这一刻原本眼眸有些冷意的乔无情,恢复正常,不再有任何情绪。

“乔少爷还当真了得,这是用流火来压我们吗?”乔无情轻声道。

“晚辈不敢。”乔乾低头,带着恭敬。

他确实不敢。

不过流火之名,确实能压过无数人。

不管是一流势力,还是顶级势力。

很少有人敢跟流火对着干。

人的名树的影,流火就是一棵苍天大树,影响着整个修真界。

无人不在其阴影下。

“说吧,所谓何事。”乔无情没有再多说别的,他也很好奇,流火会为什么而来。

“想在乔家范围内,建造一些祭坛...”乔乾大致说了下情况。

不过也说的很清楚。

片刻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惊讶。

“建造祭坛,祭坛对乔家无害,建造者,最后成功便能问流火一个问题。

或者要功法灵石?”乔无情听着这个,带着有深意的笑意,道:

“这种事,我怎么感觉听着有些耳熟。

那么乔少爷说说后果吧。

想来这件事并没有这么简单吧?”

其他人也不懂,怎么看也不可能无害。

这样需要动用他们这种势力?

随便找一家就好了,不至于找他们。

“有一个正常势力,无法接受的危机。”乔乾看着乔无情道:

“做这件事,有一定可能被远古三大势力盯上。

虽然只是可能,但是这种可能性就是存在。

无法知晓概率。”

被远古三大势力盯上?

然而这句话只有乔无情知道什么概念,而其他人甚至都不知道远古三大势力是哪三大势力。

更不知道那三大势力有何威能。

这已经不是寻常人可以知晓的话题了。

乔无情看着乔乾,声音有些低沉:

“那么,陆家参与了吗?”

乔乾摇摇头:

“没有接到这类消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剑一峰已经参与。”

陆家没有参与,他知道为什么。

别人可以知道流火动手了,但是其他人不能知道陆水动手了。

这事关重大。

决不能有丝毫问题。

不然无法预料后果。

所以陆家应该不会参与其中,陆家动了,三大势力会跟着动。

陆家没参与,这让乔无情眉头皱起:

“流火给的报酬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没有任何限制?”

“理论上是没有。”乔乾思考了下,道:

“如果关于他本人的事,不一定会回答。

但是关于修炼这类的事,就一定会回答。

比如...”

乔乾看了乔无情一眼道:

“进阶的可能在哪。”

听到这句话,乔无情怔了下,随后继续道:

“几个人都可以?”

“一个祭坛最少一个。”乔乾回答道。

乔无情沉默了。

这一刻大厅都陷入了寂静,无人说话。

也没人敢开口打扰。

不过乔成他们倒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果最后先祖答应了,他们占了一个问题,那么...

乔成看向乔玉。

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不过就是先祖说的那样,这件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原先是去仙庭...而现在是流火。

两件事可能本质是一样的,但是行为不同。

乔无情想的自然更多。

这两件事的本质一样。

那么乔乾阻止他是因为陆家,而这次乔乾表明自己站流火。

间接说明,流火跟陆家有关。

那么是陆家的人,还是陆家暗中培养的人?

又或者是陆家先祖?

一切都有可能。

先祖的可能性最高。

“那么你站的是流火一队?”乔无情问道。

乔乾只是低头道:

“如果需要站队的话,是的。”

“他跟陆家有关?”乔无情问道。

乔乾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没说是无关,还是不能说。

乔无情也没有多问,只是试探一下。

“如果我们拒绝呢?”乔无情又一次问。

“以晚辈个人的倾向,希望前辈答应。”乔乾声音传遍大厅:

“但是前辈无法放心,选择拒绝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前辈放心,不管如何,只要不对外宣传这件事。

流火就不会把目光投放过来。

他不至于对乔家有任何危险想法。”

陆水根本不在意其他,这次行动,如果他们几个没有收获,陆水也不会说什么。

计划最后肯定会成功。

但是拒绝流火,之后想站队,就没有那么容易。

目前中立看似更好。

可到了站队,就不一样,如果真的需要站队的话。

但是不管如何,他也不能让乔家站远古三大势力,陆水的可怕他从初羽哪得到了新的认知。

没有提供帮助不可怕,可怕的是站到了对立面。

乔无情看着乔乾,沉默了片刻后,方才开口:

“告诉你背后的人,我们答应了。

届时,请不要食言。”

呼!

乔乾心里松了口气,卷入这件事不算好事。

但是这个决定,也不算太坏。

三大势力下亲自下场,也没那么容易。

“请放心。”乔乾开口低头恭敬道。

“送客。”乔无情的声音响起。

乔成本想开口,最后什么也没能说出口。

随后他看着一眼自家夫人,想让自己夫人送一下。

但是乔无情却直接道:

“倩儿,你送。”

乔玉本打算动身,最后还是安静的站在原地。

随后乔乾告了一声别,便跟林欢欢带上帽子,退了出去。

“今日之事莫要声张,想参与你们也能参与。”乔无情开口说道。

参与必须亲自搭建。

这应该是必要条件,至于怎么问问题,他们也不知道。

乔乾也没给出答案。

随后乔无情让其他人离开。

乔玉突然发现,自己的伤可能要恢复了。

至少有个希望。

只要问出这个问题就行。

丹药法宝,他们也不是很在意。

能问那种强者一个问题,本身就是巨大机缘。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乔无情才开口道:

“感觉如何?”

“跟仙庭一样,也不一样。

如果流火真的能够每个问题都能回答。

那么我们三个都将得到一份机缘。

这比仙庭大方。”女性声音传了出来。

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

“他们已经安全离开了,下一站大概要去冰原雪域。”

“那边可没有我们这么好说话,他们的分量不够。

应该会失败。

不过这个流火真要是每个势力,每个参与的人都要给出一个问题答案。

那他真是大方到极致。”男性声音随之响起。

“但是也是巨大的旋涡,而旋涡中心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乔无情摇头叹息。

是的,他们都知道仙庭,或者佛门,神众,都在做不正常的事。

这次隐天宗流火,也是如此。

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干嘛,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中心是什么。

但是他们知道,这就是顶级存在的博弈。

除了陆家,其他势力,应该都无法窥得这件事的全貌。

“你们觉得流火跟陆家是什么关系?”女性声音问道。

“流火的强大有些超出寻常,应该不是普通人,最有可能的是,陆家远祖从沉睡中起来。

陆家后山的秘密可不少。”乔无情说道。

“远祖啊,那之前远古三大势力围攻,你们觉得又是为了什么?”男性声音响起。

这下所有人都没有开口。

无法理解。

陆家的情况,完全不对劲。

“有没有可能流火并不是陆家的,而是跟陆家达成了某个合作,陆家有个核心,得到可得天下。

流火需要用这个,除掉三大势力?”女性声音问道。

其他两位没有人开口。

因为没有任何答案。

他们再这么猜测也无效。

去问,更不可能问出答案,能做的就是等待。

这次他们参与其中,也得承受这方面的后果。

想独善其身,就要有足够的实力,乔家目前还没有这种绝对实力。

所以站队流火,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至少从明面看,流火跟陆家,很可能会站在一起,哪怕不没有站一起,两方也不会为敌。

——

——

次日清晨。

陆水坐在院子看书,刚刚从慕雪那边回来,等下又得过去。

今天慕雪回慕家,他得跟过去。

再过两天,他就要晋升6.2,实力又一步提升。

慕雪应该还是打不过,但是绝对能吊打老爹。

娘亲更不是他的对手。

三长老目前也打不过。

思来想去,好像谁也欺负不了。

有些无奈。

不过他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

那就是,他要是每天都在家,或者都在慕家。

是不是每天都要猫到慕雪房间?

当然,这不算什么。

主要是,这样猫过去,要是都没有打脸直觉,那...

那就能晋升七阶,去完成大计划了。

至少把风声弄出来,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未来需要靠自己争取。

一念至此,陆水便是一声叹息,而后开始看天地阵纹。

天微微亮。

本在看书的陆水,看到真武走了进来。

他没有继续看书,而是把书放在桌面上:

“有消息了?”

三颗明亮的星一到晚上,便会挂在天上。

而且陆水能够感觉到,力量在一天天的增加。

他妹妹目前确实还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时间久了,就难了。

不过是刚刚怀上,就惊动了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外加他这个哥哥,还有她嫂子。

排面大的离谱。

“少爷,有些地方已经传回来了消息。”真武站在陆水身边开口道:

“剑一峰已经答应,正在建造祭坛。

乔家也已经答应,随时可以建造祭坛。

天女永也已经应下,目前还没有建立祭坛。

她们高层好像外出了。

说是有人去了海妖,帮忙当说客,还有的去了虫谷,想问问虫谷的意愿。

叶新已经前往了彼之海岸。

净土一切顺利。

乐风他们已经去了海外,跟进祸乱古城。”

陆水点点头,这才两三天。

进度很快了。

不过建造祭坛也没有那么快,还是需要等一段时间。

再者,他要外出去海外一趟。

这个需要不少时间。

是最后的步骤,等最后时机即可。

“三大势力呢?”陆水问。

“暂时没有任何异动,应该也还没发现少爷做的事。”真武解释道。

“隐天宗呢?”

“隐天宗的进度是个迷,不过根据那两位前辈所说,很多人接下了任务。

最后是否成功,都会在一个月内反馈。”

这样啊。

陆水了解差不多了。

总体来说,进度还可以。

道宗跟百花谷,以及秋景宫还没有声音。

这些势力都不容易。

海妖跟深海水龙。

说难也不难。

‘慕雪肯定知道我要干嘛,在她的推动下,海妖肯定没有问题。

深海水龙难是难了,但是就看海妖的积极程度了。

虫谷随缘。’

“对了少爷,现在他们都有个问题。”真武看到陆水示意他往下,便继续道:

“他们都很想知道要怎么问少爷问题。

是将问题写在书上,统一送过来?

还是少爷一个个见过去?”

真武觉得这是一个大问题。

听到这个,陆水也有些诧异,这个很难吗?

“有多少人?”陆水问道。

这个他确实没有仔细想过了。

“如果按一座祭坛一个人来算的话,光剑一峰,已经一百人了。”真武想了想又道:

“隐天宗人数也不少。”

陆水:“......”

他不用这么多啊。

在他看来,有个几十座就差不多了。

这些人一人一座是想怎样?

受得住吗?

不过...

既然这么多,那么刚刚好可以窥探一下帝尊等人的位置。

或许有更多的收获。

实在不行,就利用这个余泽,试图窥探明的位置。

或许就能知晓迷都存在。

不过要怎么回答所有人的问题,一个个见过去,一个个写出问题上交。

全都不切合实际。

需要找一个办法,让所有有资格提问题的人,连接到他这里。

而后统一回答所有人的问题。

那么有什么办法呢?

沉默了片刻,看了看衣服,随后有些想法。

他带着笑意看着真武道:

“听说过许愿吗?”

真武突然有些诧异,他不懂。

“少爷说的是许愿神灯这类的?”真武问道。

为什么不是许愿牙神呢?

神灯能跟牙神比?

无知。

当然,真武不懂也算正常。

不过陆水打算用类似的办法:

“先统计吧,至于问题,会用个他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进行。

等一切结束后,再统一处理。”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