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PPT课件

弗谢奥拉夫的儿子留里克,也就是险些和大吟香成亲的那位,率众夜袭齐营。

据被生擒的同伴介绍,他是想抓住黑海亲王向齐人索要赎金,以此洗刷自己受到的耻辱。

显然,他骨子里的维京先祖的血脉在沸腾,行事也像极了维京海盗的传统。

也可以说,近乎无脑的铤而走险做出这种事。

被他召集的同伴,都是他从小玩到大的伴当,可以说是他这个未来领主的子民,但同时,也是他的兄弟和朋友,是一起流过血的战友,他们曾经被征召去前线和佩切涅格作战,都极为骁勇善战。

共三十七人。

对现今时代经常在欧洲地爆发的城邦、蛮族聚落之间的战争来说,几十名勇士偷袭对方大本营是很常见的事情,只要战斗力够强,几十名勇士往往便能扭转战局。

留里克和他的伙伴,小心翼翼躲过了佩切涅格弓骑兵营派出的哨卫,显然,留里克等认为,黑海亲王的亲卫大队,也仅仅这两营佩切涅格弓骑兵算是真正的战士,其余女卫,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但却不想,根本没能靠近亲王大营,他们的行踪就被库尔德女兵连游哨发现,随之马穆鲁克女卫和库尔德女卫伏击了这伙不速之客,排枪加掷弹,几轮下来,留里克和他的伙伴就伤亡了大半,有转身逃走的,又哪里逃得过火枪骑兵的追击?更莫说,佩切涅格游击兵也被惊动,很快派出了骑兵队来查看情况。

陆宁回来时,战事已经结束,包括留里克等十几名凶顽被当场击毙,又有数名没伏地投降而逃跑的凶顽被马穆鲁克女骑兵追上射杀,剩下十几人全成了俘虏,其中还包括数名重伤者,随后,重伤患也被人道处理,剩下了六名俘虏,几乎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

银装素裹的营帐,是内侍长努嘉哈的大帐,从这营帐多少还能看出,努嘉哈还是有些女孩子心态的。

现今,陆宁坐在桌案后,努嘉哈肃立在他身旁。

佩切涅格游骑兵营,左营指挥张保,右营指挥王横都有些惶恐又不安的站在下首。

留里克等匪徒,绕过了他们的防线,进入了马穆鲁克和库尔德两个女兵连的警戒区,却被马上发现并除俘虏外全歼,就算张保和王横是刚刚成为大齐将领的佩切涅格人,但两人也知道,这意味着他们是多么严重的失职。

他们的弟兄,或者说他们的属下,又是如何散漫,虽然,被选入大齐游骑兵营的无一不是族中勇士,但历来他们便散漫惯了,根深蒂固的思维便是上阵杀敌才是真勇士,对站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岗放哨之类的,从来不太上心。

现在,却是被些女子给比过去了。

陆宁此时,也在打量这两人。

两个游骑兵营,并没有委任大齐正卒进入各级指挥系统,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其刚刚征召成军便要进入北上作战,而在黑海行省,熟悉佩切涅格语言能和他们熟练沟通又隶属骑兵系统的汉卒极为罕有,派出那么三两人,还不如直接清一色佩切涅格人做各级指挥官了,还显得信任他们。

张保和王横,都是极为勇敢的勇士,这名字,也是自己给他们起的,典故来自野史,岳飞的哼哈二将,所谓马前张保,马后王横。

“努嘉哈,你认为,我们该当马上去攻下佩列亚斯拉夫?”陆宁收回目光,看向努嘉哈。

努嘉哈很坚决,“是的主人,弗谢奥拉夫的儿子,也是他的继承人,死在了这里,稳妥起见,奴儿认为我们当先下手为强,何况弗谢奥拉夫的长子、继承人,来刺杀主人,他也有罪,该当擒拿问罪。”

努嘉哈的齐语略显生硬,声调自然很容易听出是外国人,但已经熟练无比,已经完全可以和正常语速的齐人沟通。

陆宁微微颔首,“你和他们说说你的意思,听听他俩的想法?”当然不是真觉得张保和王横能有什么改变自己已经有了决断的主意,而是对他们的战略思维进一步的了解。

激进还是保守?考虑够不够周全?等等,通过一些突发事件,远比面试搞什么策论更能清晰的了解。

努嘉哈便叽里咕噜对张保、王横说起来,她们三个都属于突厥语系,但分支已经极为遥远,但努嘉哈到达黑海后,特意学了佩切涅格语,毕竟还算是同一个语系,学起来尚算简单。

张保和王横,其实对努嘉哈原本并不敬服。

黑海亲王大队各武装,努嘉哈作为内侍卫处的侍卫长,其实是最高长官。

包括马穆鲁克女兵连、库尔德女兵连、达荷美巨灵军团以及这两个新征募的佩切涅格骑兵营。

四个女侍连,虽然不属于战斗部队,但理论上她也是最高指挥官,但因为四个女侍连是轮流在亲王大帐当值,是以,她不会真的插手其事务就是了,而是四个副处长直接管理。

张保和王横,被她个女人正管,心下自然有些不服气,但此刻都很是羞愧,又听这位侍卫长说,亲王殿下问他俩对此事如何看,要不要去攻陷佩列亚斯拉夫。

他俩都是瞠目结舌,能被陆宁选为两个骑兵营的指挥使,他俩当然不是蠢蛋,亲王殿下当然不是向他俩问计,而是一种考核。

“我们身在罗斯人的土地上,又不知道大队现在的情形,如果进攻罗斯人的城邦,会不会被罗斯人看成我们背信弃义对他们宣战了?而且,如果不提前通知主力军团此事,我们的主力军团,不要中罗斯人的奸计而有所损失?”张保斟酌着,先开声了。

倒是很谨慎,几乎不是草原牧民思维。

王横本来想支持进攻罗斯人的,他本身就对罗斯人有仇恨,他的亲哥哥,就是被罗斯人杀死的,但听张保的话,忙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点头道:“殿下,我赞同张保所说。”

陆宁笑笑:“倒是老成持重,不过主力军团你倒不需担心,杨帅司,我信得过。”

在罗斯地,主力军团本来就将警戒程度拉高到在敌人领土作战一般,以防备罗斯人背刺。

禽女乱小说阅读全文小说完整全文

罗斯人准备的辎重,其中粮食等等,也会好生检验,煮出的饭菜,私下里有猫猫狗狗先验毒。

毕竟,黑海行省就这点家当,真被背刺损失惨重的话,那黑海行省都岌岌可危了。

罗斯大公,又实在不是简单人物,历史上没这么憋屈过,现今他的心理,做出些疯子般的举动也不是不可能。

陆宁的话,张保和王横,当然只有聆听的份儿。

“不过嘛。”陆宁看向努嘉哈,“先派出使者将他儿子和一众同伙的尸体送回去问罪,看他怎么说,同时全军戒备。”

“是!”努嘉哈躬身抱拳领命,主人有了决断,她就绝不会再多说而是不折不扣的执行。

喜欢我的帝国无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